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荷包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答应吧,答应吧,别扭捏了!罗瀚被谢腾等人落了面子,好不容易抛出了诱饵,正想借此扳回一局,见得姚蜜的表情,心下大爽。我就说吧,这个丫头有眼力,慧眼识珠,知道我是一个良人,已经一副很想答应,但又怕你们反对的表情了。姑娘啊,不要畏强权,要主动追求自己的幸福婚姻啊!

    史绣儿和范晴两人则手拉着手,无助地看向姚蜜。呜呜,咱们月下结盟,说好一起当谢老将军的夫人,以后一起养面首的啊,你要是答应了罗瀚,我们怎么办啊?

    姚蜜顶着罗瀚的期望,顶着谢家众人眼神的威压,顶着史绣儿和范晴可怜兮兮的凝视,款款而出,朝罗瀚福了一福,先来一句场面话道:“能得罗二爷的赏识,实在荣幸。”

    能与谢老将军把茶谈笑的男子,想来家世也不会低到哪里去,再加上他相貌俊俏,谈吐风趣,这般的男子,当着谢老将军等人的面许诺大红花轿迎我当正妻,怎能不动心?但我若是爽快答应了这桩婚事,一来掉身价,二来弃史绣儿和范晴这两个盟友不顾,也太不厚道了。所以,还得要求他不经过我的同意,不得纳妾,然后再把史绣儿和范晴也一并带走,答应给她们安排一桩好婚事,这样才能答应。

    罗瀚见姚蜜出来行礼说话,虽还没有开口答应,但这姿态和语气,分明准备答应了,不由得得意地瞟了一眼谢腾等人。瞧吧,爷是不施展魅力,施展了魅力你家丫头能抗得住?瞧你们家四口人,老的老,小的小,哪儿留得住这般如花似玉的丫头?

    这当下,姚蜜顿了一顿,又接着道:“像罗二爷这般的人才,当着谢老将军的面许诺我正妻之位,我自然……”姚蜜后面的“受宠若惊”四个字还没出口,就感觉眼前一花,有一物被塞进她的嘴里,满当当地塞住了她的嘴,让她再发不出声音来。

    “谢腾,你干什么?”罗瀚正期待着姚蜜当众说出“我答应”几个字,却见谢腾手一动,接着就看见姚蜜嘴里被塞了一个大荷包,荷包红色的抽绳还垂在姚蜜的嘴角,轻轻颤动着,那情景分外滑稽。

    “我在自己家干什么还用跟你交代呀?”谢腾见罗瀚恼怒了,他自己胸口的郁气马上就消了,皮笑肉不笑地道,“况且,姚蜜可是我家的丫头,就算我对她干了点什么,也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来质问吧?”

    罗瀚愤怒了。他当年追求谢云时,就受到过谢腾这些小屁孩的百般阻挠,一副“我家姑姑会一直住在将军府,外人休想娶走”的模样,害他百般讨好他们,到头来还是鸡飞蛋打一场空。现在呢,不过想要讨个丫头,谢腾还要出手破坏。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于是,罗瀚再也镇定不了,大吼一声道:“谢大郎,你别太得意了!”

    谢夺石但笑不语,呷茶看戏。战场上千军万马、血雨腥风,他老人家眉头都没皱过一下,何况这只是家里的两个小屁孩互吼几声?不就是两个都喜欢小厨娘,要见个高下吗?争吧争吧,看谁有本事争得小厨娘的欢心。但于私来讲,他老人家还是非常看好自家孙儿谢腾的。

    谢胜和谢腩朝着罗瀚嘘了一声。有种上啊,和我大哥打一架啊!看不把你打成猪头!什么不好做,居然想抢我们家未来的大嫂,还想把另外两个小厨娘也一起打包要走?当我们将军府的人好欺负啊!

    谢腾抬起右手,横了一根食指在嘴唇边吹了一口气,拿眼斜睨罗瀚。我就是得意怎么了?敢上来看看,一根手指就捅倒你了!

    罗瀚再愤怒也还有一丝理智在,他这是在别人家的地盘上,而且这一家老老小小四只老虎,全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不管他动嘴皮子还是动手,都注定是讨不到好处的。

    姚蜜捏住荷包的一角,把它从嘴里扯了出来,一时气得俏脸通红。不带这样欺负人的啊!她正要把荷包往地上砸,却听得谢夺石喊了她一声,只得拎了荷包走过去,委屈地道:“老将军……”

    谢夺石招手让姚蜜靠近些,压低声音道:“这荷包是腾儿的母亲绣给他的,很少离他身的。今儿抛了出来,想必也不好意思再要回去了。你帮他收着,将来留给他的媳妇儿。”

    姚蜜一听又愁又喜。愁者,看谢腾的行径和谢夺石的意思,似乎不同意自己跟罗瀚走,看来这事没戏了。喜者,谢夺石语气亲热,又让她收着谢腾的荷包,大有把她看成自己人的意思。也罢,罗瀚提出的条件虽然诱人,但毕竟才第一次见面,不知根不知底,难保对方事后不反悔。谢老将军不同,他是英雄,是可靠的人。难得他不责怪自己刚才差点“变心”,还愿意接纳自己,连谢腾的荷包也先交给她保管了,她还想如何?得,自己还是安安心心地服侍他,争取早点当上谢老夫人好了。

    史绣儿和范晴见谢腾打断了姚蜜的话,谢夺石又招手让姚蜜过去说话,看着是不同意姚蜜答应罗瀚了,不由得差点拍手欢呼。两人互视一眼,都暗暗决定,为防夜长梦多,得撺掇着姚蜜早点下手,尽快当上谢老夫人。至于这个罗瀚嘛,看在他相貌确实俊俏的份上,待谢老将军百年之后,可以让姚蜜考虑着和他偷偷情啥的!种种花,喝喝茶,逛逛街,养养面首,偷偷俊俏郎君,这般美好的中老年生活,不能丧在姚蜜的手上了。

    在罗瀚看来,姚蜜对自己分明是芳心暗许了的,只可惜被谢腾破坏掉了。哼,当年他失去谢云,那是无可奈何的事。如今,他不能再一次失手,不管用什么方式,他一定要得到这个丫头。谢腾,你等着瞧!

    谢夺石眼看自己的孙儿大获全胜,一时抚抚掌,决定安慰罗瀚一番,便道:“罗二哪,我们将军府的女人一向都是最漂亮的,就连丫头也不例外,也难怪你会动心。这样吧,除去这三个丫头,其他丫头任你挑两个走,如何?”

    才不稀罕呢!罗瀚差点捶胸,握了拳头道:“老将军的好意,我心领了,告辞!”

    “慢走,有空过来坐坐啊!”谢夺石示意管家赶紧送客出门。孩子哪,别的可以相让,孙媳妇可不能啊!

    罗瀚一走,谢腾突然记起自己的荷包,于是,走到姚蜜跟前,略显尴尬地道:“我的荷包。”刚才扔什么不好,怎么就扔了荷包呢?

    姚蜜紧紧抿了嘴,只看向谢夺石。老将军,荷包要不要还,就看您一句话了。

    谢腾见得姚蜜的神态,这才意识到自己破坏了人家一桩好事。论起来,罗瀚这般的世家子弟,肯许诺娶一个丫头当正妻,已经是抬举这个丫头了。自己适才怎么就鬼迷心窍,硬是破坏了这桩好姻缘呢?看样子,这丫头是恨上我了。

    谢夺石没好气地瞧瞧谢腾,哼道:“扔出来的东西,还想讨回去?你想得美!”

    这荷包是母亲的遗物,这般扔出去塞住一个丫头的嘴,确实不妥。谢腾见谢夺石语气不对,又不敢反驳,只好赔笑道:“既然这样,那祖父帮我保管着吧。”

    谢夺石鼻子里哼了一声,转头便跟姚蜜道:“小蜜好好保管着。”

    姚蜜点点头。好啦,祖母就帮你保管着啦!将来等你娶媳妇,给我敬茶时,我再把它搁在茶盘上还礼就是。

    刚说完话,孟婉琴和顾美雪便来了,她们见罗瀚不在,姚蜜还好端端地坐在房里,不由得愕然。啊,那罗瀚讨要一个丫头,居然没讨着?

    谢夺石见孟婉琴来了,笑道:“你来得正好,以后小蜜她们三人的饭菜,跟我们摆一起。天也不早了,摆午饭吧!”

    因谢府的女眷俱没了,若没有应酬等事,谢夺石和谢腾等人俱是一道用餐的。孟婉琴听得谢夺石这般说,意思是以后姚蜜等人就跟着他们祖孙四人在一处吃饭了,不由得吃惊,提醒道:“老将军,姚蜜她们不过是丫头,跟您一起上桌,于礼不合。”

    谢夺石最烦这些礼节,摆摆手道:“什么狗屁礼数!在我眼里不值一文。吃个饭就是要团团圆圆、欢欢喜喜地吃。只管照我说的去做。”

    “是!”孟婉琴无奈,只得应了。好吧,将军府没了主母,就是这般的乱,没法子。待得谢腾娶了亲,有了主母,会慢慢好起来的。

    正说话,谢腾见得自己一个长随在外探头探脑的,便出了房门,和长随走到一边,低声问道:“查得如何了?”

    长随回道:“三个厨娘确实是顾府的亲眷,都是因年近十五周岁,婚事还没有着落,借着给顾老夫人贺寿,随母住到顾府,想谋一桩好婚事的。先几日三个厨娘明着到西山别院学艺,暗地里却买通了孟忠,进咱们将军府当了厨娘,似乎要借此避过官府的强行婚配。”

    谢腾听得长随的回禀和姚蜜先前说的一致,这才松了一口气。现下大魏国和大金国虽订了盟约,但难保大金国不会再生事,不会送奸细入大魏国。若是来历不明的女子,将军府无论如何是不能留的。既然真是顾家的亲眷,她们爱在将军府当厨娘也罢,当丫头也罢,便随她们了。

    谢腾问完话进房时,见饭菜已经摆好了,谢夺石坐了上首,姚蜜坐在他右手边,史绣儿和范晴坐在左手边,另一头坐了谢胜和谢腩。他看了看,只有姚蜜旁边有空位,只得过去坐下。

    见人到齐了,谢夺石这才举筷。史绣儿和范晴待看清谢夺石爱吃何菜后,赶紧示意姚蜜给谢夺石夹菜。

    夹个菜而已,也不用扭捏了。姚蜜从善如流,夹了一筷子鸡丝到谢夺石的碗里,甜甜地道:“老将军吃这个!”

    谢夺石不由得心情大好,笑眯眯地道:“小蜜也给腾儿夹些菜,你看他只顾着吃饭,都忘记有菜了。”

    姚蜜还没如何,史绣儿和范晴已经用眼神示意她了:祖母给孙儿夹个菜,很正常啦,夹吧,夹吧!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