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惊讯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宴席散时,还未及告辞的宾客听得端郡王等人酒醉留宿将军府,焉有不明白其中的道道的?不由得相视一笑,很快便凑在一起押起宝来,大家都押端郡王胜出。不多时,就有几个爱热闹的也假意醉酒,倒在地上不动,让人抬着去厢房安歇,打定主意今晚要现场见证端郡王巧妙会佳人。

    等送走所有宾客,酒醉的宾客也被安排在厢房,厅里静下来时,谢夺石这才吩咐管家,另在园子的凉亭里摆上一张长案,另置新鲜酒菜,他要和三个孙儿及三个义孙女一家团聚,自家人好好玩乐一番,这才安歇。

    若是以前,宴席散了,自有府中女眷照料一切,谢云再另给谢夺石上醒酒汤,撒着娇递上亲手做的香包等物,可是现下……

    管家想着,自家老将军是一个看得开的,但今日生辰,又喝了一点酒,难免会思念女儿等人,这会儿叫新认的义孙女来凑趣玩笑几句,也能宽怀一二。

    姚蜜等人因为兴奋过头,自然还没有睡着,正在厢房打闹。史绣儿和范晴打趣道:“大哥让你去他房里睡,你怎么就不肯去了?”

    姚蜜见史绣儿和范晴似乎话里有话,不由得啐了她们一口道:“你们爱睡你们去,别扯上我。”

    她们正打闹着,便有丫头来请她们,道天也不算很晚,老将军让她们去园子里团聚一会儿再安歇。她们一听,忙收拾一番,随丫头到了园子里。她们到时,谢腾三兄弟已先到了,正各自递了早备下的礼物给谢夺石。谢夺石见她们来了,让她们在身边坐下,指指腰上新挂的一个香包和一个荷包对姚蜜道:“绣儿和小晴都亲手做贺礼给我了,小蜜的呢?那玉雕虎虽不错,却不是亲手做的,不能算数。”

    姚蜜不由得苦了脸道:“我本是绣了一方手帕子的,今儿早上遇刺客时晕倒了,醒来后,就找不着了,只怕是混乱中遗落在哪儿了。等我手臂的伤好了,再绣一条给祖父。”

    谢夺石突然站起来,一个黑虎掏心,掏向谢腾的胸口,待谢腾急速一避,他五指一伸,已探入谢腾怀里,扯出一方手帕子,随手一抖,展开在姚蜜跟前问道:“丢的可是这方手帕子?”

    小凉亭的四角挂着灯笼,借着光亮,姚蜜瞧得清清楚楚,这确实是她绣的那方手帕子。两天前她绣这方手帕子时,谢腾曾进房和她说话,是见过这方手帕子的。他既然捡到了,明知道是她的手帕子,怎么不归还,而是私藏在怀里呢?

    史绣儿和范晴面面相觑,相互捏了捏手指,诧异万分地瞧了瞧谢腾,转而又去瞧了瞧姚蜜,突然有个念头一闪,只是不敢置信。

    谢腾一个不妨,眼见手帕子已经展开在姚蜜眼前,没法隐瞒,俊脸起了一丝暗红,低声道:“这帕子绣得不错。”

    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方帕子怎么到你怀里了好吧?姚蜜一抬头,视线撞上谢腾黑幽幽的眸子,只觉心底有一处地方猛地怦然一响,想相信,又不敢相信,喃喃道:“这是给祖父绣的帕子。”

    “老将军,将军,宫中密卫到!”管家匆匆跑进来,压着嗓子,语气里带着惊慌道,“皇上有口谕。”

    这么晚往将军府传口谕,且不让惊动人,定然是出大事了。

    “我去迎进来!”谢腾脸色一变,才要随管家出去,高侍卫已进了园子,眼见园子里只有谢夺石几人,并无下人,又看着管家在凉亭外把风,也顾不得避忌,站定方向道:“边关八百里加急,有敌袭。皇上口谕,让老将军和将军做好准备,明早进宫。”

    众人脸色全变了。大魏朝和大金朝十年战争,好容易休战,订下盟约,这才半年时间,居然就毁约打过来了?

    高侍卫宣完口谕,这才道:“据情报说,大金朝皇帝崩,太子被杀,皇叔即位,杀了一干老臣并撕了之前跟咱们大魏国订下的盟约,派大将偷袭边城,边关告急。”

    谢腾握紧了拳头,怪不得今日祖父生辰,府中突然来了四位刺客,看来大金朝的皇叔早有预谋,那边夺位,这边就派了刺客来杀自己。只要自己一死,祖父已年老,谢胜和谢腩威望不足,必然影响军心……

    高侍卫说完情报,上前一步对谢夺石行礼道:“老将军,皇上另有话嘱咐,道明日朝议,募军资,只怕大军很快就要出行。只是现下将军府无后,却是……”

    谢夺石明白,这回大金朝偷袭,大军出征,一定要狠狠地打一仗,到时候将军府四人,能生还几人还是一个未知数。偏现下谢腾等人尚未娶亲,若他们有个损伤,将军府就是绝了后。先前一订下盟约,皇帝便宣将军府诸人回京,也是有意让他们在京城娶妻生子,诞下子嗣,同时也想以妻儿来牵制他们。不想大半年过去了,他们三人还是没有娶亲。如今边关告急,他们三人须得出征,一旦……

    高侍卫看了一眼姚蜜等人,声音不大不小地道:“皇上听闻,有姚氏、史氏、范氏三女因爱慕将军府三兄弟,不惜卖身进将军府为丫头,幸得老将军疼爱,收为义孙女。现下出征在即,老将军自当成全他们,或能为将军府留后。”

    姚蜜和史绣儿及范晴一下子呆了,心下惊涛骇浪,百般翻涌。好容易才得谢夺石认为义孙女,眼看好日子在即,不想大金朝又来偷袭。若是谢夺石等人一战不回,她们失了倚仗,自然要被打回原形,也别妄想能挑挑拣拣选夫婿了。且这几日相处下来,内心确实把谢夺石当了亲人,也把谢家兄弟当了亲人,怎忍他们无后?

    高侍卫说完便告辞了,临走时扫了姚蜜等人一眼,皇帝虽没有明说,却也是暗示你们献身的。你们就乖觉些,今晚赶紧献身吧!今晚献了身,大军出行前,宫里定有旨意下来,少不得给你们三人一个诰封,以后你们有子无子,都是将军府正正经经的夫人。

    “小蜜,你们先回房安歇吧!”谢腾见她们呆呆地坐着,温声道,“你手臂的伤口还没有好,不宜熬夜。”

    姚蜜突然就落下泪来,不顾众人还在,抬头道:“大哥,我其实一直爱慕着你,只是不敢说。”

    星光下,玉人带泪,梨花带雨,我见犹怜。谢腾深情地看了她一眼,唇边绽了笑意,道:“我明白。待我得胜归来,便娶你;若没有归来,你就嫁与罗瀚吧!几位提亲的男子中,他是最可靠的一位。”

    大战在即,儿女私情便是奢侈的。谢夺石朝谢胜和谢腩看了一眼,站起来道:“我到书房去,你们待会儿也过来。”

    却说孟婉琴和顾美雪听得谢夺石把姚蜜等人另外叫去团聚,却不叫她们,不由得气愤。她们在将军府操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老将军怎么就忘记她们了呢?

    一会儿,孟婆子悄悄进来道:“夫人叫老奴来,有何吩咐?”

    孟婉琴指了指桌上两碗汤道:“你待会儿给醉酒的宾客送醒酒汤,把其中一碗送给顾东瑜喝下,另外一碗想法子让小丫头端进去给小厨娘喝了。”说罢又低声嘱咐了几句。

    孟婆子本是孟婉琴的心腹,眼看着谢夺石收了姚蜜等人为义孙女,一心怕谢夺石接着会把管家的大权交到姚蜜等人手上,到时候孟婉琴失势,自己也没好处。因此一听孟婉琴的话,再一瞧那两碗汤,已是心领神会,端着汤下去了。

    孟婆子走后,另外有一个丫头来密禀,道:“夫人,小姐,有一位宫中侍卫打扮的来访,管家迎了进去见老将军。老将军送走侍卫,现已领了将军等人到书房中说话。姚小姐三人到将军房中安歇下了。”

    侍卫?孟婉琴一听,也不以为意。谢夺石为将多年,手上一些副将之子也有进宫为侍卫的。今日是他的寿辰,有侍卫下值,特意赶来相贺,也不足为奇。

    姚蜜本来不想安歇在谢腾房里的,但是现下却改了主意,心情沉重地拖着史绣儿和范晴一同进了谢腾房里,掌起灯,关好门说话。

    “史姐姐,范妹妹,你们怎么想?”姚蜜瞪着烛火,犹自觉得不真实,怎么又要打仗了呢?

    范晴的眼睛全红了,咬着手帕子道:“我不要老将军他们出事!”

    史绣儿一把捂住她的嘴巴道:“吐过口水再说。老将军这么神勇,将军这么威风,不会有事的。他们只会把大金朝的人打得哭爹喊娘,然后后悔偷袭的事。”

    范晴眼泪一下就流了下来,却不忙擦,直往地下吐口水,顺着史绣儿的话再说了一遍,哽咽着和姚蜜及史绣儿搂在一起。

    史绣儿心下酸楚,却忍了泪。十年战争折了无数好男儿,致女子难嫁,这回再打仗,只怕又要再折些好男儿,战后,女子肯定更难嫁了。与其日后被打回原形,不如今夜与谢胜成亲,不管能不能给他留个后,自己都算是将军府的女眷了,起码不用愁嫁,而且,也算是为将军府做了点事。

    姚蜜轻轻挽起袖子,露出手臂上的伤口,出神了半晌道:“史姐姐,范妹妹,我决心已下。只是要防着别人坏事。”

    史绣儿轻轻捂她的嘴道:“明白的。他们三人今晚会各自安歇在书房,咱们就逐个击破吧!我和小晴陪你到大哥的书房外,我们就在外头把风,你只管做。待你完事了,我再到二哥的书房去,你们在外头把风。然后就是小晴扑倒三哥了。”

    姚蜜还好,范晴却是赤红了脸,喃喃道:“三哥要是不肯怎么办?我又不会武功,没法推倒他。”

    “你一进去,双手这么一扯,把领子扯开,露出……”姚蜜也红了脸,捂着眼睛道,“反正,你一扯,他必定不敢碰你,你就趁机扑上去,然后就行了。”

    范晴的小心肝扑扑地乱跳,羞得不敢抬头,又怕自己得不了手,只慌张地问道:“他会不会挣扎?”

    史绣儿安抚道:“应该不会的。男子很怕羞的,你一扑,他就任你鱼肉了。”

    她们正说着,便有小丫头来敲门送醒酒汤,可她们此时哪儿有心思喝?只让小丫头放下,道待会儿再喝,见着小丫头下去了,这才关了门,重新谋划起来。

    才密谈了两句,窗子一响,便听见顾东瑜在外面喊道:“表妹,小蜜!”

    姚蜜吓一跳,还没有出声,只听罗瀚的声音响起:“小蜜别怕,我帮你拍晕他。”

    罗瀚的话音才落,只听一声闷响,端郡王的声音不疾不徐地响起:“姚小姐,我帮你把两个登徒子都拍晕了。”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