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后果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大魏朝女多男少,结果就造成了两个后果:其一,女子难觅夫婿;其二,女子色胆包天,为了觅夫婿,敢说敢做敢表白。

    据谢腾观察,灵芝这阵子却是和方副将“眉来眼去”,颇有情意的样子。只是灵芝做惯了丫头,不像苏玉清等人那么大胆,看着像是不敢表白。而方副将一回京,便有大把的机会选择合适的女子,也并非定要选灵芝这个丫头不可。灵芝真要是对方副将有意,便该趁着机会,求皇上赐婚,这样一来,大事也就定了。而至于方副将方面,因是皇上赐的婚,也不敢嫌弃灵芝丫头的身份。灵芝到了方府,也能挺起胸做夫人,不必受气。小姑姑已没了,他为小姑姑的丫头谋一点幸福也是应该的!

    灵芝其实冤枉啊,她哪里有跟方副将眉来眼去了?她只不过是听闻方副将祖上曾有人做过御医,手里有一套美肤的法子,这才和方副将多接触了几次,想把美肤的法子弄到手而已。

    眼见灵芝颤着嘴唇,就是说不出话来,惠宗皇帝体谅地一笑,摆手道:“好啦,没有中意的人也不用急。待寻到中意的,再告诉你家将军就是了。”

    灵芝不由得急了:啊啊,我还没说呢,怎的就不让我说了?错过今日的机会,只怕后悔终生呢。不行,我得说。

    “禀皇上,奴婢自小在将军府长大,别的地方不想去。”灵芝情急之下,顾不得斟酌言辞,脱口道,“奴婢只愿意服侍将军。”够明白了吧,皇上快为我赐婚吧!

    怎么回事?这丫头瞧中谢腾啦?惠宗皇帝一愣。咦,这可不行。将军夫人多聪明的一个人,上次亏得她,才筹齐了军资。且也因为她的法子,朕才能多卖出二十柄葵扇,赚了几个私房钱。所谓床头有金,睡着安心。现下谢腾得胜归来,正该让他正式迎娶姚夫人,怎能反而塞一个丫头到他们中间去捣乱?

    大好的日子,可不要叫小丫头坏了心情。惠宗皇帝笑眯眯地道:“灵芝,你现下既然不想嫁人,还想服侍你家将军,朕就准了。待他日有了中意的人,再告诉你家将军,你家将军自会为你做主。”好啦,要不要纳你,由你家将军自己决定,朕不掺和。

    惠宗皇帝说着,不待苏玉清和李凤开口,已挥手道:“都起来吧!想嫁谁,自己告诉你家将军,你家将军自会安排,朕就不夺你家将军喜欢给人牵线这点爱好啦!”开玩笑,若是你们真的爱慕谢腾,开口求朕赐婚,姚夫人怎么办?

    谢夺石一听灵芝的话,已明白过来。心下直埋怨:阿腾什么都好,就是在男女情事方面特别傻。回头得嘱咐小蜜看紧些,不要弄得府里三妻四妾的烦人。

    谢腾却还迟钝着,只有些感叹:灵芝这丫头对将军府真是忠心啊,居然放弃方副将,只想守在将军府。待回了府,让小蜜劝劝她,择个人嫁了才是正经。

    苏玉清还没有开口,就被拦住了话,一时怕被送回自家府里,只好不怕死地抢了一句话道:“禀皇上,民女情愿在二将军跟前当个丫头。”

    李凤见苏玉清开口,也壮起胆儿道:“禀皇上,民女爱慕三将军英雄,也情愿在他跟前当个丫头,不想回府。”

    得,这三个丫头,分明是瞧中谢家三兄弟了。惠宗皇帝心下嘀咕一句,脸上不动声色,假意糊涂,笑眯眯地道:“既然是你们的心愿,我自然要成全。”说着转向谢腾等人道,“将军,这三个丫头有心,就让她们进将军府服侍你们吧!他日她们选了夫婿,将军自行帮她们做主就是。”三位丫头,瞧在你们也是功臣的份上,朕就开个金口,让你们进将军府去服侍谢家兄弟,至于你们能不能得手,朕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惠宗皇帝说着,不待谢腾反应,已招手叫过高公公吩咐道:“拟旨,因灵芝、苏氏、李氏有功于国,现求入将军府为丫头,朕准之……”

    姚蜜瞧完谢腾祖孙四人凯旋的英姿,心满意足地和史绣儿及范晴回府,领着人洒扫庭院,置办酒食,准备给谢腾等人庆祝。

    值此时刻,顾夫人却嘱咐姚蜜道:“小蜜,待得将军归来,咱们也该回顾府,让将军正式下聘礼,大红花轿迎你过门,你才是名正言顺的将军夫人。”说着又吞吞吐吐地道,“上一次未婚先洞房,那是因为将军临出征,急于留后的权宜之计,也没人会因此取笑你。这次不同,可不能再未婚先腻在一处了,须得正式过门后方能洞房。”

    先前因姚蜜出嫁无门,顾夫人就顾不得节操,只要姚蜜能勾到合适的夫婿,就是未婚先孕也不算什么。现下她的想法又不同了。女儿是将军夫人啊,是能和皇后说上话的贵夫人啊!怎么也要矜持些,婚前有孕这等事,最好还是不要发生。还是应该像个贵女一样,正正经经地嫁过将军府,做个受人尊敬的将军夫人为佳。

    史姨妈、范姨妈和顾夫人的想法大同小异。之前因觅不到夫婿,才狗急跳墙,耍尽百宝,现下不同啦,女儿都献过身,封了诰命夫人了,女婿就是那囊中之物,跑不掉的。值此人生大事、婚姻大事,若能矜持些,过门后也受人尊敬些。因此也劝了史绣儿和范晴,让她们这回不要腻着谢胜和谢腩。这会儿吃饱了,待大红花轿过门时,男人就不稀罕她们了。

    她们正说着,见去宫门口探听消息的管家已经回来了,进来禀道:“夫人,皇上在宫门外亲自迎接老将军和将军,明晚宫中设宴给老将军和将军等人庆祝,现下先放将军回府洗漱,人马已到了半路。另外有一件事要告诉夫人。”管家看看姚蜜等人,见她们毫无异状,便把灵芝等人的事说了。

    姚蜜一听,不由得和史绣儿及范晴对视一眼:啊,那三个丫头居然不是大金朝献上来的,而是咱们大魏朝的功臣?

    待管家出去了,顾夫人皱眉道:“小蜜啊,这三个姑娘在御前不求个好夫婿,却求着来将军府当丫头,这事儿有些不对路啊!”

    姚蜜笑道:“娘,将军那样的人,想凑上来的,岂止一个丫头?要是现在先忧上了,以后就不用过日子了。关键在于将军身上,而不在于丫头身上。将军想要,我也拦不住;将军不想要,不要说一个丫头,就是郡主,也照样不能得手。”

    史绣儿和范晴也点头道:“要说大魏朝的女人多的是,何止这三个丫头?这还没进来,咱们就先忧虑上了,可不好。再说了,那三个丫头又黑又瘦又老相,也没什么看头。”

    顾夫人和史姨妈及范姨妈相对无言:这三个丫头怎么就没有危机感呢?算了,别家府里有危机感的夫人多的是,结果她们照样防不住她们家的相公纳妾。这事儿确实像小蜜所说的,关键在于男人身上,而不在那些想歪了心思的女人身上。

    说着话,大家急忙到府门口候着。姚蜜心急,让管家赶紧往前头去瞧瞧来了没有。管家去得一会儿,策马跑来,高声喊道:“夫人,来了,老将军和将军他们来了!已过了街角。”

    姚蜜一听,顾不得许多,提了裙子就往前跑,史绣儿和范晴也激动了,牵了手向前跑去。

    谢夺石和谢腾三兄弟到了街角,拉住缰绳,让马缓了下来,一时转过街角,却见三个俏丽的人影飞奔着跑来,仔细一瞧,正是姚蜜等人。

    谢夺石哈哈大笑道:“三位孙媳妇等不及了,跑来相迎了。久别重逢,你们还不主动些?”

    谢腾嘴角含了笑,一提缰绳,马儿一跃向前,驰到姚蜜跟前,一个俯身,已抱起姚蜜放到马背上,把头搁在姚蜜的肩上,轻轻道:“我回来了!”

    “嗯!”一股男子的气息袭在口鼻间,姚蜜满腔的话突然说不出来了,鼻子酸酸的,声音低低地道,“回来就好!”

    谢腾策马奔到府门口,先翻身下马,又抱了姚蜜下来,这才细细看了一眼。见她打扮得俏丽,手一伸,又牵住了她的手,并肩进府。

    姚蜜小手被谢腾握着,脸红心跳,忘了去招呼身后的其他人。

    顾夫人等人见姚蜜像新妇一样羞红了脸,只得忙着招呼身后的人,见得众人全进府了,这才令人帮着搬行李,喊小厮帮忙牵马进去,一片忙乱。

    谢腾等人还没有落座,早有亲友诸人来道贺。男人们聊着战场之事,姚蜜也忙着招呼女眷,一时见得灵芝等人站在旁边,笑着问谢腾道:“将军,这三位就是皇上赐下的丫头吧?”

    谢腾这才想起灵芝她们三人,喊过来介绍了名字,又指了指姚蜜、史绣儿及范晴对灵芝她们道:“这三位,便是你们的主母了。”

    灵芝早瞧见了姚蜜,等着谢腾喊她,这才过来行礼,不卑不亢地福下身道:“见过夫人!”还没有正式过门呢,什么夫人哪?仗着样子像咱们家小姐,就大模大样了?要是小姐还在,你当个丫头也不配!

    苏玉清也拜见了史绣儿,心下总有些微妙的感觉,因此拿眼角去偷觑史绣儿,心下嘀咕:她不过和二将军相识十几天而已,怎比得我和二将军一路相随这几个月的情谊?

    李凤已探知范晴的出身不如她,心下有优越感,虽然是丫头的身份,但是也没觉如何掉价,于是,随便行了一个礼就退到谢腩身后。她是谢腩的丫头,又不是范晴的丫头,要讨好,也是讨好谢腩,而不是她范晴。

    至晚间安歇,谢腾等人还是睡了各自的房间,姚蜜自和顾夫人睡了一间房。

    谢腾躺下去时,左翻右摆,仍是睡不着,一边嘀咕:还以为回来了就能搂着,谁知道还得等正式拜堂成亲之后!这些时日如何熬?

    先前没有尝过滋味,也没觉着如何。那会儿尝了,这会儿一想,只是忍不住。

    谢腾正难忍,突然听得门外有细碎的脚步声,接着有人轻轻敲门。他不由得一喜,翻身坐起来,暗暗想道:哈,小蜜知道我想她,又来献身了!因此压了得意,沉着嗓子道:“进来!”

    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一个怯生生的身影端了一碗红枣粥进来,柔声道:“将军,您晚间吃得不多,这是奴婢给您新熬的红枣粥。”

    谢腾一愣,垂了眼道:“放下吧!”

    灵芝忙把碗放在案上,轻声道:“天冷,将军趁热吃吧。”

    谢腾听得灵芝的声音有点颤抖,这才抬眼瞧她,却见她衣着单薄,不由得一皱眉道:“天这么冷,你快回去吧。”

    灵芝今日见了谢腾和姚蜜的亲密样子,心内的自信已失了几分,这会儿狠下心来,应了一声,抬步就往外走,脚下却一滑,向后就倒。

    谢腾手一伸,在床边拿了一个枕头抵在灵芝的腰上,见她稳了身子,便缩回手中的枕头,随便丢回床上。一时正待说话,却听得有细碎的脚步声朝这边走来。他分辨出是姚蜜的脚步声,正要站起来,一眼见到灵芝衣裳不整地站在房内,饶是他迟钝,也觉得不能让姚蜜看到此时的场景。一时想也不想,便指指衣柜的门道:“端了粥藏进去,不要出声!”

    灵芝听得脚步声,也有些慌,顾不得细想,急忙端起粥,拉开衣柜门就藏了进去。

    谢腾见灵芝拉紧了衣柜门,这才想起,自己和灵芝清清白白的,慌张什么呢?

    姚蜜手里拿着一套衣裳及这阵子做的鞋袜等物,敲响了谢腾的门。她本来安歇下了,谁知顾夫人硬是扯起她,一阵嘱咐,只让她拿了衣裳过来给谢腾,道虽然不能再献身,但是自己的男人凯旋,女人总该安抚一番的。然后又暗示,要给男人一点儿福利,又不能太多,拿捏好分寸,让男人牵肠挂肚,速速下聘,速速正式拜堂成亲才是。姚蜜一则被顾夫人嘀咕得无奈,二则也是有些想念谢腾,因此才含羞地捧了衣裳来敲门。

    听得姚蜜的声音,谢腾心里跳了跳,一把拉开门,手一伸,已牵了姚蜜进门。回身关上门,一时双眼灼灼地细细打量着姚蜜,见她随便绾了一个发髻,碧色的玉钗子发出莹润的光,越发衬得她脸颊霞红,眉如黛,眼波如水,一时间看呆了。

    姚蜜一对上谢腾的眼神,立时心肝乱跳,呼吸略乱,微垂了头,把手里的衣裳递过去道:“这是给你做的,你试试!”

    谢腾回过神来,含笑展开双手道:“你帮我穿上。”

    呃,好吧!之前看也看过了,摸也摸过了,现在帮他穿一下衣裳也不为过。姚蜜把其他衣物放在案上,抖了抖衣裳帮谢腾穿上。指尖一触谢腾的肩,临出征那晚的情景便一一涌上心头,一时不敢看谢腾,只默默地给他套上新衣,套到一半,手却被谢腾握住了。

    姚蜜脸上发烫,嗓子微沙,极是紧张。啊啊,快不行了,什么声音这么响?天哪,是心跳声。

    “小蜜,你想我吗?”谢腾说着,不待姚蜜答话,已拿起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接着摸出一物放在姚蜜的手上。

    要淡定,淡定!姚蜜努力镇定了自己,只去瞧手上的东西,见是一颗拇指大的蜜蜡色珠子,不由得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蜜蜡,据说经常佩戴能防病消灾。这次无意得了一串,这一颗是从那一串上掉下来的,留着给你玩。”

    姚蜜举起珠子对着光瞧,见珠子色泽鲜艳,光润异常,一时极是喜欢,笑道:“到时候穿了线就戴上。”说着又问,“那一串呢?”

    “在行李中,还没有找出来。”谢腾一笑道,“放心,不会给别的女人得去的。”

    你又知道我想什么了?姚蜜横了谢腾一眼。

    谢腾待姚蜜藏好珠子,又拿了她的手含进嘴里,舌尖在她的指腹上滚过,含混道:“想死我了!”

    要拿捏分寸,要拿捏分寸。姚蜜嗅得谢腾的气息,呼吸又急又烫,却只是侧开头,另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一只小香包,递过去道:“给你!”

    谢腾接过一瞧,只见小香包上绣满了“谢腾”两个字,每个字都是不同的颜色,再细看,才发现那些线组成了一个心形,一时惊叹道:“好精致!”

    “你喜欢不?”姚蜜熬了许多晚才绣成这个香包,只想得谢腾一句夸奖。

    “何止喜欢,简直喜欢死了!”谢腾把香包放进怀里,看着身上还有一半的衣裳没有穿上,左手只一张,便把衣裳张开,裹在姚蜜身上,把她裹进自己的怀里,低声道,“想我了没有?”嘴里问着话,一只手却牵了姚蜜的手探向自己的下面,这句“想我了没有”似乎另有所指。

    那晚,谢腾临出征,姚蜜顾不得害羞,只想帮他留个后。如今,情形已不同,一品他的话,只羞得耳朵根也红了,半推半就地道:“不想!”

    “真不想?”谢腾见姚蜜含羞带怯,与那晚全然不同,另具一番动人的韵味,一时浑然忘记了藏在衣柜中的灵芝,只拉紧姚蜜,轻轻俯下头去。

    一股异香袭在鼻端,谢腾一阵眩晕,一时把下巴抵在姚蜜的头上,只去嗅她的发香,好一会儿才喘过气来,低笑道:“你这迷香确实厉害,把我迷得神魂颠倒的。”

    谢腾又热又烫的呼吸拂在耳际,姚蜜的心尖犹如有猫爪在抓,痒酥酥的,一时轻轻挣了挣,却被谢腾猛地扳转了身子,从背后紧贴着搂住了。

    “小蜜,小蜜,蜜……”谢腾先亲了亲姚蜜的头发,然后嘴唇滑行至她耳边,舌头伸出,舔了舔她的耳垂,感觉到她身子发软,有些站不稳,于是搂得更紧了。他轻含了她的耳垂吮了吮,又有羞死人的情语款款送到姚蜜耳中,待姚蜜不再挣扎,才半拖着她往后退,直退至床边。

    姚蜜一时惊觉,不由得轻挣,不想谢腾双手一合,只搂在她的腰上,任着她上半身向前倾。一时之间,便有一件又热又硬又烫的东西,抵在她的双股间。她不由得有些失魂,轻轻喊了一声。

    这一声如猫啼,撩拨得谢腾更是热血沸腾,一个退步,已坐到床上,把姚蜜抱起放在膝上,百般挪着她的身子,想引她动情。

    姚蜜一颗心乱跳,晕晕乎乎地从喉底透出一句话道:“咱们还没有正式拜堂。”

    “生完孩子再拜也不迟,反正我早是你的人了。”谢腾不肯放开姚蜜,微微喘气,附在姚蜜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姚蜜大羞,含娇带嗔,动情地道:“你好坏!”

    灵芝藏在衣柜内听得他们互相**取笑,一张脸早已红得像个苹果,手里无意识地弄着调匙,一时狠狠把调匙往碗里一摔,调匙碰着碗边,发出当的一声。瞬间,外间的调笑声便停止了,静默一片。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