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大赛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谢夺石听得贵女闹事,甚至不让大夫到顾府帮姚老爷治病,不由得诧异:什么时候贵女的胆子这样大了?且不说他们刚打了胜仗回来,皇帝不敢怠慢,单提姚蜜等人已是封了诰命,这些贵女的此等行径,就是打皇帝的脸,这事由不简单。

    待得谢腾回府,谢夺石喊了他进书房,踱着步道:“阿腾,咱们这次得胜回归,却是忘了一件事。”

    谢腾早醒悟了,点头道:“皇上登位不过三年,大事有一半决于太后手中。这次得胜归来,宫里赏下不少东西,我们只在皇上跟前谢了恩,却忘记到太后跟前谢恩了。太后不爽,这也是有的。”

    太后不满他们,却不能明着来,怕被人说打压功臣,只能借着贵女之手给谢腾一个警告。谢夺石见谢腾明白,便笑道:“太后老了,心眼儿越来越小。皇上亏得有张皇后辅助着,还有几分贤明。”

    论起来,太后却是惠宗皇帝的大嫂,占不着生恩,也占不着养恩,眼看惠宗皇帝渐渐坐稳了皇位,她难免要借机发挥一番,让一些不敬她的人知晓,她这个太后还有几分人脉。

    谢腾摇摇头道:“就怕小蜜看我不护着她,会生气。”

    至晚间,姚蜜和史绣儿、范晴在房里聊天,看着没有其他人了,方各自叹了一口气。要不是怕贵女们针对顾府,给顾府诸人带来麻烦,她们才不会答应参加什么百花赛呢!若是赢了还好,若是输了,岂不是坐实她们才貌平平,只靠着献过身方能坐上将军夫人之位的传言了?

    姚蜜道:“到时候看情况吧。要是能赢,咱们就撑着;要是不能,半途就走人。”

    史绣儿幽幽地道:“其实,咱们还不如嫁给老将军呢!要是跟了老将军,这会儿肯定享上福了,也不会有这么多糟心事,更不必怕老将军纳妾。”

    范晴想到李凤那张嘴脸,再一想被众贵女逼到这份上,偏生谢腩一点法子都没有,不由得也点头道:“咱们要是老将军的女人,老将军定有法子让那些贵女知难而退,而不是要咱们自己去面对,还得参加什么百花赛。我琴棋书画样样稀松,可没一样能拿得出手,能赢才怪呢!”

    姚蜜脱口道:“要是官府不强配婚事,咱们又有钱,就自己过,不嫁人,一样可以逛街、种花、喝茶、养面首。”

    范晴眼睛一亮,接嘴道:“咱们是老将军的义孙女,将军的义妹,反正有他们护着,除了贵女,也没人敢欺负咱们,索性就不嫁了。那些贵女想嫁,就嫁去,咱们才不稀罕呢。”

    史绣儿觉得自己献了身,又在将军府操持了半年,谢胜回来就该捧着她。结果谢胜不单带了苏玉清回来,现下还让贵女这样欺负顾府,早气炸了,听得范晴的话,大力点头道:“就是!”

    范晴一听史绣儿赞同,马上拉了她道:“其实,我不想跟谢腩过,我就想和你们过。”

    “呃!”史绣儿和姚蜜面面相觑。

    范晴委屈地擦擦眼,垂头道:“我怕谢腩不是真心的。而且那个李凤很厉害的样子,还是跟着你们才觉得安心。”

    姚蜜抚了抚心口,发怔道:“真的哟,我也觉得,嫁到将军府其实也没什么好的。相夫教子,一辈子为夫君劳劳碌碌,他们要是想纳妾,咱还得装贤惠,帮着纳进去。嫁人后,没有自己的生活,光照顾他们了。咱们究竟图什么呢?”

    三人发了一阵子牢骚,终于还是无奈,各自安歇了。

    因姚蜜等人答应参加百花大赛,众贵女也就消停了,不再针对顾府。

    顾夫人候着谢腾来了,便让他不必忙着请媒婆,待开了春再说。自家女儿之前献身,又在将军府守了半年,现下要正式进门,还得看众贵女的脸色,这好没道理。将军打仗虽然厉害,这方面却有些迟钝,须得好生想一个法子,一劳永逸。

    不管如何,姚蜜等人却是积极准备参赛,并仔细打听了历届比赛的赛题。听得比赛时并不侧重琴棋书画,另有一些稀奇古怪的题,一时吁了一口气。还好,题目古怪的话,她们反而有几分把握。就怕正正经经地比琴棋书画什么的。

    转眼过了年,百花大赛也拉开了序幕。初赛却是比女红和字帖,以及每人各画一幅自画像,姚蜜三人轻轻松松就进了前一百名。

    惠宗皇帝对这一次的百花大赛也上了心,召见了筹办的官员,让官员找京城首富合作筹办,所有的经费只让首富出。而且言明,赛事完毕,除去经费,若还有收益,宫里和首富五五分成。

    官员有些傻眼,历届百花大赛都是图个热闹,花费不菲,哪儿还能有收益?这不是明摆着要让首富出银子嘛!

    现时国库空虚,惠宗皇帝差点急白了头,早想逮个机会捞一笔银子。一听姚蜜等人要参加百花大赛,不由自主就想起上次她们筹集军资的事,因此和皇后提及。皇后回忆当年,想起她的祖母那一代也参加过百花大赛,曾有一届美女如云,那些观看的人为了接近美女,使了银子要求坐在前排,让官员捞足了银子。一时两人皆眼睛一亮。这一届百花大赛,参加的贵女极多,且有姚蜜这风头正劲的未来将军夫人,到时候观看的人肯定挤破了头。若是圈定比赛场地,设出入口,收费才准观看,必然就是一笔收入。

    官员听完皇帝的话,一时大喜,连连道:“皇上英明!”

    三月初八这一天就是百花大赛复赛。复赛地点设在离皇宫不远的广场上。时辰还没到,一拨一拨的人已赶到了,进场时各出示一张铜制的牌子。

    有人笑道:“我这个牌子雕了花纹,能坐在前三排中,这可是花了一千两银子才购到的。”

    有人道:“我的花了一百两,只能坐在后排。”

    另外一批人购得的牌子没有花纹,只花了十两银子,却没有座位,只能站着。

    各府里有姐妹参赛的,却是咬着牙根,费重金购得前排的座位,只为了给姐妹打气。

    顾东瑜和顾东瑾忍痛各自花了五百两银子买了中间的座位,进场找座位坐下,嘀咕道:“不知道第一场比什么呢?”

    “比什么?当然要比谁更会赚银子。现时不是风花雪月的时候,银子才重要。”惠宗皇帝在宫内笑眯眯地和张皇后道,那十场赛事的题目,都是细议了的,定要借此赚一笔。”

    这会儿,广场中早有人敲响了锣鼓。待众人一静,便有官员捧了一个盒子走到台上,当众撕下封漆,揭开盒子,拿出一张字条念道:“第一场比赛,名曰兰心蕙质。一百名选手,按所发给的物件,当在半个时辰内发挥绣、写、画、做等才艺,各弄出一物并展示之。场下观众观摩后,有意购下此物者,可先付银子,做下登记,一人限购一次。所做的物件获得银子最少的十位出局。”

    官员这里宣布着,早有人把广场的动态报到宫里。惠宗皇帝一听入场人数有三千人,不由自主地算了算所得的银子,一时心跳:哇,好多银子啊!光是入场费,就很可观了。到时候选手卖出的东西,再抽抽水……

    张皇后却道:“人这样多,可别生乱才好。”

    来人道:“凭牌子入场,又调了好些兵丁维持秩序,且将军在场内坐镇,乱不了。”

    待来人退下了,张皇后才道:“皇上,若是姚蜜等人出局了,那……”

    惠宗皇帝嘿嘿笑道:“她们当我这个皇帝是摆设呢!出局就出局,我赐婚就是。谁敢抗旨?”

    “皇上英明!”张皇后夸了一句,看看四周无人,又悄悄问道,“太后那边要如何交代?”

    因贵女反对姚蜜嫁与谢腾一事,虽看着似是小女儿家赌气撒泼,惠宗皇帝也不能拿这事跟太后较真,少不得和稀泥。这会儿听得张皇后的话,笑道:“太后不过想刁难一下朕,只要常过去请安,她的气也就消了。”

    张皇后一听,笑道:“我还想,贵女们欺负姚蜜,谢腾怎么没动静呢!原来他……”

    惠宗皇帝点点头道:“这才打了胜仗,可不宜内乱。将军是一个明白人。”

    皇帝皇后在这里说话,广场那儿已是白热化了。一百名选手各自坐在案台上,看着跟别人一模一样的各式绣线、一方绣布、各式画具并一沓白纸等,皆绞尽脑汁地想着,要如何凭借得到的东西做出与众不同的物事。

    观众席上的人,皆对坐在台上的选手指指点点,一时讨论道:“这一百名选手中,贵女占了多数,只有几个小家碧玉呢!”

    一名才子道:“听我母亲说,以前的百花大赛,美女如云,小家碧玉中也常有令人惊艳的才女。这一届选手的资质,看着却是贵女更胜一筹。”说着压低声音道,“三位将军夫人也很不错,只是不知道她们能否胜出。”

    有几名贵女胸有成竹,早拿了白纸画了起来。另有一些针线好的,早捻了线穿针,想着要在半个时辰内绣出一件精致的小绣品。

    姚蜜自忖针线功夫也不错,急忙拿出针线,挑了一方绣布,寻思着绣件什么方能引人买下。想了半晌,皆否决了,一时发急,难不成第一轮就要出局?这可太丢脸了。有什么东西能让人一看就想买下呢?

    要不,画个将军的**像?姚蜜有些恶意地觑着不远处的谢腾,俏脸起了红霞。谁叫他看着贵女欺负我们却毫无动静呢?哼哼,那些贵女不是想得到他吗?要是看着他的画像,马上就会抢着买下吧?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