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温柔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我不够体贴,不够温柔,不够俊俏?谢腾以手扶额,突如其来地觉着有些头痛。还得想法子赶紧把这异想天开的小女人迎进将军府才是,再放任她住在外头,保不住真会出什么事。

    姚蜜自和范晴说得高兴,并不知道谢腾刚刚潜到了房门外,很快又走了。

    那一头,谢胜和史绣儿缠绵了一番,自以为降服了她,便柔声道:“绣儿,我明儿再请人上门来提亲,你答应下来,我好叫人择吉日迎你过门。”

    “谁说要嫁了?”史绣儿懒懒地道,“现下不是挺好的吗?”

    “你……你刚才不是说……”谢胜气结,指责道,“你只是看中我的男色,不是因为真的想成亲?”

    “我可没说。”史绣儿拉过被子盖好,打个呵欠道,“我睡了!”说着闭了眼。

    当我是什么人了?谢胜纠结无比。这样子挺好?好在哪儿了?

    第二日一早,姚蜜和范晴却听说卫七和卫青半夜里巡府,莫名其妙地掉入荷花池里,半天上不来,差点没了命。

    范晴极是奇怪,托着腮道:“卫七和卫青不是会游水吗?那天捉刺客时还下水了,怎会突然掉到荷花池里上不来?”

    姚蜜也一头雾水,见得顾夫人时便问道:“娘,卫七和卫青是怎么回事?”

    虽则姚蜜等人才是宅子的主人,但现下顾夫人等人未走,姚蜜等人又要潜心写书,便让顾夫人操持家事。护卫出事,下人只禀告了顾夫人,并没有打扰她。

    顾夫人心知这事儿跟谢家兄弟有关,只是不好明说,便道:“昨夜大雨,他们巡府时,巡到荷花池边,见得荷叶乱颤,想及先前有刺客,便生了疑心,下水去查探,不想绊了水草,便沉了下去。只是他们毕竟水性好,很快便爬了上来。虽如此,还得休养几天才能来轮值了。”

    姚蜜道:“自要放他们的假,让他们好好休养。”

    顾夫人点头道:“我已吩咐下去,请了大夫帮他们诊治,幸好他们习武之人体健,也没什么大碍。”

    搬来这宅子不过几天,又是刺客又是府里侍卫落水的,总显着不吉利。姚蜜沉默一会儿道:“娘,咱们挑个日子请庙里的大师来做场法事吧!毕竟这是老宅,有些年份了,就怕……”

    顾夫人自然应下,又道:“再过半个月便是老将军的生辰,还得好生备下礼物才是。你也得抽空先备起来,省得到时候手忙脚乱的。”

    姚蜜一算日子,这才惊觉,喃喃道:“居然差不多一年了。”认识谢腾差不多一年时间了呢!

    母女两人正说着话,张府差人来催书,道突花王爷过几日要离京,让姚蜜等人尽早把写好的书交过去。

    姚蜜忙和史绣儿及范晴到书房,把写好的书交给来人,又另写了一张字条,道有意写部传奇,到时候还要和张大人合作卖书,张大人若有空,还请来府上商议合作事宜。

    张大人看到字条很快便来了,双方商议着,还是照着先前的例子,姚蜜等人写书,他负责刊印卖书诸事,收益五五分成。

    姚蜜知道张大人是得了惠宗皇帝授意,一意要为国库筹银子的,本身并不贪财。但既然想长期合作,总得给人家一些甜头,便悄悄地道:“张大人,到时候你再从我们那五成里扣下半成,就当是你的辛苦费了,此事不需上报,我们也绝不会说出去。”

    张大人一听,心中不由得惊喜,只是脸上不露出来,却道:“夫人好意,自然要领。”心下暗暗决定,不管姚蜜等人写的传奇好看不好看,都要极力推销出去。

    姚蜜等人这里忙着写书,谢腾等人也忙着军营诸事,又因突花王爷和使者不日要离京,唯恐他们在离京之前还会搞小动作,于是命人密切监视着,半点不敢大意。虽如此,他们每晚还是照样来姚府安歇,至早方走。

    外间诸人见谢家兄弟这阵子宿在姚府,说什么的都有。但大部分都认为,谢家兄弟虽还没有正式迎娶姚蜜她们过门,却已有夫妻之实,现下宿在姚府,那是他们夫妻之事,外人也不能干涉。

    突花王爷这几日却一直在琢磨着姚蜜当时朝他脸上喷的是什么香,只暗暗心惊,不单谢腾的武功了得,就连姚蜜等人也不简单,想对付他们,只怕讨不了好。一时又见大魏朝君臣团结,皇后贤明,上下一心,便息了想挑事的心思,不几日便领着使者离京了。

    谢腾送走了突花王爷,又得了暗报,知晓大金国战败之后,一直内乱不断,短期内再无力挑起战争,便放下心来。

    这期间,在史绣儿的家乡青州却发生了一件事:两百位年满十五周岁的姑娘,因为怕被官府强配婚事,结伴跑到大明湖畔,言道官府若要强配了她们,她们便结伴跳下湖。此事闹得轰轰烈烈。有了第一宗,紧接着便有第二宗。这一次是某地的三百位姑娘结伴要跳湖,官府为了安抚她们,便言明将此事上报朝廷,若朝廷恩准,便不再强配婚事。

    惠宗皇帝听得此事,忙召了户部大臣商议,最后商定,废除原先的旨令,不再强配婚事,愿意什么时候嫁、嫁什么人,由姑娘自己和长辈们做主,官府不再干涉。

    此令一下,京城里一片喜气,许多即将年满十五周岁的姑娘喜上眉头,相约着庆祝。孟婉琴正帮顾美雪到处物色对象,听得旨令,也松了一口气,差点喜极而泣,拉了顾美雪道:“娘还提心,最后不得不草草地将你配人,现下好了,可以好好地挑了。”

    顾美雪却是涌出了泪,哽咽道:“我还想着,再找不到合适的人家,便要狠下心,当二表哥的妾侍了,总好过随便配人。”

    姚蜜等人虽已不怕被强配,但是听得这条旨令,也高兴得举杯相庆。

    一些有想法的小姐想着官府不再强配婚事,便不打算嫁人,只把手底积蓄下来准备当嫁妆的银子拿出来和人凑份子办绣庄,招了许多姑娘当绣工,风风火火地做起了生意,半点不输给男子。

    顾氏族中的人,却有一位绣工出众的小姐,早前被草草配人,这会儿听得旨令,硬是悔了婚,不肯再嫁。却来寻姚蜜,道希望姚蜜领头,也办一个绣庄,专为富贵人家绣些高质量的绣品,又暗示可以进宫求张皇后,专为宫妃绣些精致的物件。

    姚蜜一听,也动了心,因此和史绣儿、范晴商议。三人一合计,觉得此事可行。一时便进宫求了张皇后。

    张皇后一听她们要办绣庄,自然极表赞成,也道要入股。有了张皇后撑腰,什么绣庄办不起来?姚蜜等人不由得大喜。

    顾氏族妹听得好消息,也喜上眉头,笑道:“三位夫人只管入股,等着拿红利就成,其他的事儿交与我办便是。一应杂事,我自会让父兄办得妥当。”她不过一个小官儿之女,若要办绣庄,只怕办不长。有了姚蜜等人及她背后的张皇后和谢夺石当靠山,谁敢来动她半分?

    姚蜜暗地里已访查过这位顾氏族妹,知晓她不比顾美雪娇纵,却是一个妥当的人。因此和她细议了入股条约,两下里请了范老夫人并两位舅母当了中人,正式签下合作条约。

    谢腾听得消息,喃喃道:“好了,会写个书已经觉得自己了不得,不肯嫁人了,现下再办起绣庄来,尾巴还不得翘上天?”

    谢胜听得消息,进了谢腾的书房,嚷道:“大哥,不能任由她们闹腾下去了,得赶早娶进门是正经。”

    “她们不肯嫁,我们能怎么办?”谢腾摇头叹息,又一次觉得头痛,捶着案台道,“究竟要如何,小蜜才肯改变主意?”

    谢腩也跑了进来,抹汗道:“反天了,三位小女子,居然又要办绣庄。”

    因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想法,谢家兄弟越来越勤于往姚府跑,不单夜里宿在姚府,白天没事时也待在姚府。一干人开始有些愕然,没几天便也习惯了。

    谢夺石早晚冷清着,不由得仰天叹道:“孙媳妇没娶着,却白白折了三个孙儿,这是为何?”

    他是行动派,很快便让管家收拾了衣物,也打算搬到姚府去住。于是先使人去跟顾夫人通气,道喜欢姚府园子里的花草,想在姚府住一段时间,到时办寿辰也在姚府办。

    顾夫人一听,便知道谢夺石这是要帮着孙儿撮合姚蜜等人了,急忙打扫厢房,又问了谢夺石的喜好,领着人帮他布置房子。

    姚府有顾夫人等人操持家务,衣食住行皆有条理,早晚又有人嘘寒问暖,谢夺石一住下,却真有些不舍得走了。

    待谢夺石住进姚府,姚府更是越来越热闹了,每天人来人往的。又有端郡王并罗瀚打着来拜候谢夺石的名义,常出入姚府。再有顾东瑜和顾东瑾兄弟,也常往姚府跑。他们却是帮着顾氏族妹打理绣庄,跑来跟姚蜜商议绣庄开办诸事的。

    谢腾瞧着端郡王、罗瀚、顾东瑜等人来得太勤快了些,心下不快,又不好说出口。只暗中盯得更紧,就怕姚蜜突发奇想,又生出什么事来。

    眼见姚府热闹,谢夺石候个机会,叫了谢腾三兄弟进房,指着他们道:“叫祖父怎么说你们呢?这都多长时间了,怎么还没搞定自家媳妇?小心她们被别人拐了去啊!”

    谢腾三兄弟终于不得不承认,于情事这方面,他们不在行。

    谢夺石笑道:“有我在,包你们很快便能抱得美人归。”

    “请祖父赐教!”谢腾这回是实心实意地讨教。

    至晚间,姚蜜等人在书房中写书时,谢家三兄弟又出现了,只殷勤地打扇、添香、端茶,伺候她们,尽显温柔体贴。

    谢腾更是悄悄附到姚蜜耳边问道:“我这样的,够体贴、温柔、俊俏不?”

    耳边细语,含情挑逗,热热的呼吸轻轻拂在耳郭边,拂向鬓角,漫上腮边。姚蜜的俏脸瞬间变作了桃花色,心下嘀咕:这厮现下不再自大,改走柔情路线了?不过说真的,他这个样子,还真适合当面首啊!

    见姚蜜俏脸生霞,却只抿着嘴写书,并不回应他,谢腾又取过扇子,轻轻给她扇起来,并附在她耳边道:“堂堂将军给你端茶倒水,捏肩执扇,感觉如何?”

    姚蜜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眼波流转,嘴色含春,嘉奖道:“服侍得不错。”

    烛光里,美人娇笑,声音婉转,含情带俏。谢腾心口一热,便有些控制不住,待要再挑逗两句,却又觉得书房里不止他们两人在,便忍住了。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