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怨气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老将军,能不能借府里的几位副将用用?”罗老爷谄媚地凑过去。唉,为了儿子的婚事,脸面问题先搁一边吧!

    “你想干什么?”谢夺石只一看罗老爷就明白了过来,笑道,“你想让人扮刺客,再让你家儿子搂了德兴郡主跳下荷花池?我说,这可不成。”

    “别人能成,轮到我家儿子,怎么就不成了?”罗老爷也知道此举有些荒唐,但一想连小刀等人的婚事都有着落了,罗瀚却还是单身,却是焦心。

    谢夺石悄悄道:“这真的刺客和假的刺客能比吗?而且,你不要忘了,你想帮你家儿子拿下的是一位郡主,而非普通人家的姑娘。闹得不好,就和宣王府结上仇了。”

    罗老爷一想也是,不由得沮丧,叹气道:“那该怎么办?”

    “我有一个好法子,要不要听?”谢夺石老顽童心起,伸手招罗老爷靠近些,附耳道,“女孩子是最怕虫子、老鼠这些小动物了,这会儿大白天的,捉个老鼠招人眼,捉几只虫子却容易……”

    罗老爷一听,眼睛一亮。先引德兴郡主和自家儿子单独相处,再使人悄悄甩了虫子到德兴郡主的脖子里,姑娘家一惊慌,自然要捉虫。自家儿子要是心底里有情,自然会帮着捉虫,而不是避嫌走人。人家姑娘要是有心,也不会忍着虫子在身上蠕动的恶心感,只会让自家儿子帮着捉。这一来二去的,不就……

    “好计,老将军不愧兵书看得多,肚子里有料。”罗老爷连夸带赞的,又道,“若是事成,我家那副凉玉棋子,就是老将军的了。”

    “我稀罕吗?”谢夺石偏答道,“我很快就要抱上曾孙了,只怕不得闲下棋子呢。”

    “不得闲下棋,那留着以后给曾孙玩也行啊!”罗老爷对姚府不熟悉,还要仗着谢夺石安排,才能引德兴郡主和罗瀚单独处一处,这会儿便赔笑道,“不单棋子,还有那串老灵骨佛珠,也是老将军的了。”

    “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好了。”谢夺石这才笑了。

    正说着,外间有人通报道:“苏府的两位小姐和李府的小姐到。”

    却是灵芝、苏玉清和李凤来了。因灵芝和苏玉清结了姐妹,苏府要接苏玉清回府待嫁,便也顺道接了灵芝一道过去,又道灵芝既然没有姓氏,就随了苏姓,以后就当苏府是娘家。灵芝自然感激不尽。

    谢夺石本要让孟婉琴接灵芝回顾府待嫁的,见灵芝更愿意到苏府去,自然不拦阻。

    一时灵芝等人进来,给谢夺石贺寿,祝道:“给老将军贺寿,祝老将军寿比南山,福如东海。”

    谢夺石笑道:“好了好了,起来吧!只是你们来迟了,却没赶上宴席,还是让人给你们另上一个席面吧!”

    灵芝、苏玉清和李凤给谢夺石叩了头,站起来道:“我们又不是图着一个席面过来的。我们只是亲手绣了贺礼,要亲手呈给老将军,这才来的。”

    “好,好,你们有心了。”谢夺石先头还怕这三个丫头会搅乱谢腾及姚蜜等人的好事,现下这三个丫头的婚事有了着落,却是欣慰。

    顾夫人见得灵芝等人这么迟还赶来,有些嘀咕,却又忙着让人收拾了一个席面,请她们用饭。再如何,陈伟、陈明及小刀是将军府的得力干将,姚蜜以后免不了要和灵芝等人接触,还得笼络着才是。

    小刀自灵芝进来后,便有些心神不宁,偷看了好几眼。自他们定下亲,苏府便把灵芝也接到府里住,跟着苏玉清一道办嫁妆,许久不得见一面。现下好容易见了,却是心痒,只寻思如何找个机会和灵芝说上话。

    眼见小刀偷觑灵芝,罗老爷戏言道:“小刀,你再瞪下去,眼珠儿就要掉在地上啦!”说着又哈哈笑道,“是你的就是你的,飞不掉。”

    孟婉琴见灵芝等人来了,却有些诧异。按理来说,这三个丫头正待嫁,且之前在姚蜜手里吃了亏,是不会来贺寿的,这会儿却来了,心胸真这样宽?

    却说众人在园子里走了一会儿,还是出了一点儿薄汗,有些不耐热的已嚷嚷着要歇一会儿。

    姚蜜忙领了人上凉亭,又让丫头撷了鲜花给众人别在鬓边,笑着让座。早有管家娘子领着人送茶果过来,只一会儿,就在凉亭内摆放停当,先给几位夫人、小姐斟上茶,又持了扇子给她们扇风,伺候得妥帖。

    有两位夫人却认出,这位管家娘子原是宣王府的人,不由得讶异,笑道:“我要没有看错,这位妈妈原先是宣王府的吧?”

    姚蜜笑道:“正是。宣王妃却是割爱,让张妈妈过来伺候我。”

    端郡王本要凑热闹认下姚蜜为义妹的,却被姚蜜婉拒了。宣王妃听闻,便对端郡王道:“论起来,我和谢腾的母亲是堂姐妹,谢腾的母亲去了,将军府没个得力的女眷,连求亲诸事也胡来,不像个样子。那姚蜜既然和谢腾有夫妻之实,自是你的表嫂了,还认什么义妹?倒是送个得力的管家娘子与她用,将来进将军府,也能助她一臂之力,好生管理将军府,也算是我的一片心意。”

    端郡王听得宣王妃这样说,自然令人送了管家娘子过姚府,又把宣王妃的话复述了。

    姚蜜正愁身边没有一个得力的管家娘子,听得如此,自然收下,又亲自去跟宣王妃道谢。

    宣王妃体弱,平素极少出府,见得姚蜜来了,却是盛情相待,免不了要教导一番话,姚蜜自然受教。

    众人听得宣王妃把身边得力的张妈妈让给姚蜜,一时又各有不同滋味。像这样子,就算姚蜜不正式嫁进将军府,又有谁敢不认同她将军夫人的身份呢?

    顾美雪见姚蜜身边围满了人,心下不是滋味,悄悄下了凉亭,自行往另一边去赏花。一时见四周无人,忽然起了玩心,掐了一小段柳枝,往地下去捅蚂蚁。正捅着,却听得花丛后有声音传来道:“瞧她那得意的样子,看她待会儿还能不能笑得出!”

    “若不是她,我何至于要下嫁陈伟?总要让她也丢一丢脸面。”

    “她上回让婆子戏弄我们,害得我嘴巴豁了口子。这会儿嘴巴虽然好了,可是这笔仇我可没忘记。”

    顾美雪一听,却是灵芝、苏玉清和李凤的声音,不由得愕然:这三人不是在家待嫁吗?怎么跑来了?

    只听灵芝道:“若不是她在帖子上写明可以带女眷,将军怎会带咱们过来?咱们若不过来,又怎会遇到刺客,又怎会落到荷花池里,让人占了便宜,不得不下嫁?”

    “若不是她让婆子下了泻药害咱们拉肚子,又害咱们受了伤,咱们又怎会惊慌之下跑出来找将军,致使落水?”苏玉清磨着牙道,“她现下可是风光着,可是咱们呢?就这样灰扑扑地等着嫁人。”

    李凤恨恨地道:“凭什么啊?那范晴哪一点比我强了?不就仗着献过身,这才得了便宜吗?”

    灵芝更是难掩恨意,啐一口道:“你们还好些,配的人是有名有姓的。可我呢?我自己是一个没姓氏的奴婢不说,还要嫁一个没姓氏的小厮。虽说老将军赐了小刀谢姓,但到底他还是将军府的一个奴才。纵然是脱了奴才身,这奴才相是说脱就能脱去的吗?”

    “现下宫里不是下了旨,以后不再强配婚事吗?咱们若不是落了水,还有机会慢慢选,何至于如此狼狈?”

    “一报还一报,总要让她们试试滋味。”

    顾美雪越听越心惊,这三人如此恨姚蜜等人,这会儿借着贺寿的机会进姚府,藏匿在园子里,还不知道要搅出什么事呢。

    待灵芝等人说完话,从花丛后走了,顾美雪这才揉着腿慢慢站起来,嘴角起了笑意:闹一闹也好。

    谢夺石这回办寿辰,姚府人手不够,却是把将军府的婆子丫头都调过来使唤。灵芝本是将军府的丫头,这个不说,就是苏玉清和李凤,也在将军府当了半年丫头,和一众婆子丫头混得极熟。她们逛完园子,又回前头来进厨下帮忙,也没人觉得奇怪,只笑道:“哟,你们现下是娇客,怎敢让你们帮忙?”

    灵芝帮一个婆子泡了茶,抢着端出去道:“嬷嬷就别笑话我们了。”说着话,已走远了。

    孟婉琴听得顾美雪的话,大吃一惊,道:“她们不过是要让姚蜜丢一下脸,就是被识破了,老将军也不会把她们如何。且她们于国有功,这会儿又待嫁,要嫁的又是将军府的副将,咱们且看看再论。”说着又嘱咐顾美雪道,“她们既然说了一报还一报,只怕也要下巴豆在茶里,让姚蜜她们喝上一杯的。你小心些,别喝经过她们手里的茶水。”

    顾美雪想不通,道:“她们就不怕得罪了姚蜜,以后不好过?”

    孟婉琴摇摇头道:“她们三人先是落在大金国手中,折腾了那些时候才逃回来。今番又被婆子戏弄,还差点让刺客杀了,再至被草草配人,也是命道不好。现下心中生怨,不出了这口怨气只怕没法安生。哪儿还顾得着想以后?”

    灵芝端了茶往园子里走,眼见一个熟悉的丫头经过,便拉住道:“这是新沏的茶,你帮着送给几位夫人喝吧!”

    那丫头笑道:“适才已送了茶过去了,这会儿又送?”

    灵芝淡淡地笑道:“这是解暑茶,厨房特意给三位夫人准备的。”

    这会儿天热,确实需要喝些解暑茶的。丫头笑着接过茶盘,端着走了。

    “不管是你们喝,还是你们让其他夫人喝,总之,有好戏瞧了!”灵芝喃喃自语一句,回身往前头去了。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