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表白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虽已酉时初了,太阳却还明晃晃地挂着,闷热异常。姚蜜有些心慌,匆匆赶到园子里,一眼望见史绣儿和范晴坐在凉亭内,这才吁了一口气。一时提步上台阶,进得凉亭内道:“今儿人多眼乱,只怕有人要陷害咱们,可得小心。”

    史绣儿笑道:“我们正说这事呢!别的人还罢了,苏玉清和李凤她们上次在咱们这儿吃了大亏,丢了脸面,今儿又结伴而来,只怕不简单。”

    姚蜜便把收到字条的事跟她们说了,史绣儿和范晴一听,有些愕然:这等下三滥的手段也使出来了?因此道:“字条既然是假的,到书房去的人,便定然不会是将军,还不知道是哪个臭男人呢。究竟是谁要害你?若是查出来,定然不饶她。”

    姚蜜这会儿回过神来,笑道:“这是咱们的府里,在咱们的地盘上,没得教外人陷害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的道理。走,一起到书房瞧瞧去。”

    若真是有人要陷害她,那么这会儿在书房的,定然是另一个男人。待自己进书房后,那男人定然有所行动。再然后,谢腾出现,定然当场捉住自己和那个男人。姚蜜越想越生气,咬牙道:“我倒要看看,那些所谓的贵女,除了这些手段,还有别的手段没有!”

    且说小刀拿着字条左看右看,却研究不出什么来,只脚步不停,一会儿工夫就到了书房外。先从窗口朝里一看,见端郡王敞着衣裳,摇着扇子,脸色赤红,在里面踱步,便一怔,一时也不进去,转身就走。

    这个时候,谢腾也接到一张字条。他脚步快,三两下就绕过园子,往书房这里而来,到得半路,却碰见了小刀。

    小刀先不行礼,只把手里的字条递过去,开口道:“夫人接到字条,心下疑惑,交给了我。我代夫人往书房里一瞧,见端郡王在里面呢!”

    谢腾看完字条,脸色一沉道:“很好,算计到我和小蜜头上来了。不知道死活的东西。”

    小刀提醒道:“还算计郡王爷。”

    谢腾点点头:“敢算计我们的,除了太后的那几个侄女,还有谁?这一回,要教她们知道厉害。”

    “将军,您终于要为夫人出头了吗?”小刀笑嘻嘻地道,“据丫头们讨论,皆因您上回不为夫人出头,夫人这才拒婚的。”

    那一头,灵芝悄悄拉了苏玉清和李凤问道:“怎么样了?”

    苏玉清附在灵芝耳边道:“我只把咱们受的委屈跟文小姐说了,文小姐便大包大揽,道事儿包在她身上,定教姚蜜她们也落一回水。要教她们知道,不是谁都能当将军夫人的。”

    她们嘴里的文小姐,正是当今太后的侄女。文太后连着死了两个儿子,当时战争频发,朝不保夕,不得不扶植了皇叔坐上皇帝之位。至现下和大金国订了和平盟约,朝政渐渐清明,惠宗皇帝也渐渐势大。她虽名为太后,其实只是惠宗皇帝的大嫂,免不了要扶植娘家人。因着种种因由,惠宗皇帝对文家人却极是纵容。这文小姐在京城中,便是比公主郡主还要嚣张的人物。先头欺负姚蜜等人的贵女中,文小姐便是带头之一。

    听得苏玉清的话,灵芝这才松了口气。说起来,她们虽然想让姚蜜等人出一回丑,却没人撑腰,一旦事败,就怕会被未来的夫婿责怪,将来进门不受待见。现下文小姐揽了事儿过去,到时她们只轻轻一推,便能撇个一干二净。

    李凤也悄悄地道:“听说,文小姐先头也频频上将军府,将军却不理她,于是便怀恨在心。至姚蜜等人献身,将军出征,她几次想难为姚蜜,却被端郡王拦下了,因此连带也恨上了端郡王。”

    她们说着话,便往园子里去了。

    且说姚蜜等人到得书房中,推门进去,却见里面空无一人,一时面面相觑。莫不成只是有人开了个玩笑,并不是真的要陷害他们?正猜测着,却见一个丫头寻来,惊惶万状地道:“夫人,夫人,有人在园子里落水了!”

    “谁落水了?”姚蜜一惊,上回入宅有人落水,这回办寿辰又有人落水,真是邪门了。

    丫头脸色苍白着道:“两位苏小姐并一位李小姐,好端端地走着,突然脸色赤红,身子乱抖,跑到荷花池边,一头就跳了下去。她们才跳下去,文小姐转眼间也跑了过来,咚的一声跳进荷花池里。这会儿惊动了许多人。”

    这当下,端郡王泡在浴桶中,对谢腾道:“下在酒里的,是火龙散?”

    谢腾点点头道:“这火龙散,顾名思义,便是燥热之物。嗅之便全身发热,更不要说喝了。一旦喝了,神志便会迷糊,见着水就想跳,只有泡到水里,散了全身的热气,神志才会清醒。”

    端郡王也感觉到身子渐渐不再燥热了,哼哼道:“文小姐越来越嚣张了,不教训她一下看来是不行了。”

    谢腾皮笑肉不笑地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即可。”

    “你下手了?”端郡王笑道,“敢对我们下手,很快她就会后悔莫及。”

    谢腾一笑,听得脚步声,扬声问道:“如何了?”

    小刀在门外停住脚步,禀道:“照将军的吩咐,已令人斟了一杯茶端给文小姐。文小姐一喝,果然控制不住,跑到荷花池边,跳了下去。”他说着,顿了一下,嗓子稍低,这才继续道,“在文小姐跳下池水之前,苏玉清、李凤及灵芝已先跳了下去。瞧着,也是中了火龙散之毒。”

    “看来这事跟灵芝还有关系。”端郡王接嘴道,“小刀,她可是你的未婚妻,你徇私了没有?”

    小刀避而不答,只应道:“我没下池救她,皆是几个会水的婆子下去捞了她们上来的。这么一耽搁,她们可是喝了不少水。”

    谢夺石等人听得有人在园子里落了水,也急忙赶了过去,眼见婆子把人捞了上来,便让人把她们抬到厢房中去,又让人去请大夫来诊治。一时苏府和李府的女眷不依,哭诉道:“老将军,我家姑娘一片赤心来给老将军贺寿,好端端的却跌进池里,只怕是有人暗算她们。求老将军彻查,还她们一个公道。”

    文府的人更是不依,早派人去告诉了文夫人,又道要上报太后,让太后主持公道。话里话外又说姚蜜等人之前受过文小姐的排挤,这会儿特意报仇,让她落水出丑,居心险恶等。

    正吵嚷着,却见谢腾和端郡王一起出现了。谢腾一拍手道:“事情如何,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你们无须吵嚷。”说着一拍手,“来人,把红叶和小刀请出来。”

    待红叶等人站到跟前,谢腾又道:“把苏小姐和文小姐她们也请出来。”

    文府的人道:“将军,她们刚落了水……”

    “大热天的,刚落水就捞上来了,这会儿换了衣裳,灌了姜水,死不了的。”谢腾冷冷地看了文府的人一眼,那婆子受不住他眼神里的威压,低下头去,这才吩咐人道:“请她们出来!”

    一时丫头扶了文小姐等人出厅,搀着坐在椅子上。谢腾这才挥手,让红叶先说话。

    红叶胆子极大,当着众人的面便把她如何遇到灵芝,灵芝如何让她端了茶给姚蜜等人喝,姚蜜等人如何不喝,她因要回厨房,便又把茶端了回去,结果那三杯茶又被灵芝等人喝了之事一一说了。说完又补充道:“苏小姐她们喝了茶,便逛到了园子里,接着就跳到池水中了。”

    众人一听便明白了过来,苏玉清等人想害姚蜜,结果反害了自己。

    红叶说完,小刀站了出来,从怀里掏出三张字条,展示在众人跟前道:“有人模仿将军和夫人的笔迹,写了三张字条。先是约郡王爷到书房去,接着约了夫人,最后约的是将军。幸好夫人机警,把字条递给我瞧了瞧,我说那不是将军的笔迹,夫人便没去书房。将军到书房中时,郡王爷已先到了,喝了一杯酒,那酒却被下了火龙散,他神志便有些不清,见人就搂,说身上热得不行。”小刀说着,冷冷扫视了一下文府的人,接着道,“文小姐善于模仿别人的字迹。且今儿文小姐的丫头曾摸进夫人的书房中。”余下的不需多说,已是明明白白。

    灵芝等人脸色惨白,半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文小姐受了惊吓,这会儿也说不出话来。

    谢腾待小刀说完,扫了文小姐一眼,冷冷地道:“文小姐模仿的笔迹再像,总还有一些自己的笔风在内,只要叫人鉴别一下便知道了。”说着语气肃杀,低沉地道,“文小姐,这一回若不是看在你父亲和母亲的面上,绝不止让你自己喝一杯下了火龙散的酒这么简单。再有下次,绝不容情。”话音一落,已举起椅子砸在文小姐跟前,那椅子瞬间碎成几大块,有几片碎片还飞到文小姐身上,吓得她闭上了眼睛。

    眼见文小姐等人脸色惨白,厅里的贵女也垂着头。姚蜜只觉扬眉吐气,捏捏史绣儿的手道:“我家将军好威风!”

    谢腾说完,转头看向姚蜜,脸色变得柔和,当着大家的面道:“自打我出征,小蜜筹集军资,在将军府操持半年家事,无怨无悔。直至我回来,她未分享半分荣耀不说,还被贵女欺压。至现下,文小姐等人还不放过她,怪不得她一直不敢答应我的婚事。”

    史绣儿听到这儿,附在姚蜜耳边道:“你家将军终于明白了。”

    “我也明白了!”谢胜走向史绣儿,扯扯她的袖角,见她白眼,却不肯放开,轻声道,“没人欺负你吧?要有的话,我也砸她椅子。”

    谢腩也走了过来,直接牵起范晴的手,问道:“你受委屈了没有?”

    “委屈死了!”范晴心中甜蜜,嘴里却埋怨,“你都不帮我出头。”

    姚蜜却呆呆地站着,心中百味杂陈,原来谢腾明白她的处境!

    谢腾说着,转头走向姚蜜,拉起她的手,当众道:“小蜜,嫁给我吧!我会好好待你,不让别人欺负你。再有欺负你的,全让她们喝火龙散。”

    一众男宾客突然起哄道:“姚夫人,嫁给将军吧!我会帮你好好看着他,不让他拈三惹四的。”

    “姚夫人,答应吧!若是再有姑娘想近将军身边,我会告诉她,让她等着喝火龙散的。”

    “姚夫人,嫁吧!不嫁不行啊!将军说了,他一天娶不到你,我们也一天不用娶亲了!为了我们,你就答应了吧!”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