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花嫁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小蜜,小蜜!”谢腾见三位喜娘扶出三个装扮一样的新娘子,根本分不清哪个是姚蜜,不由得喊了两声,指了指自己跟前的轿子吩咐喜娘道,“把小蜜扶到这里,不要弄错了。”

    喜娘笑道:“哪能错呢?将军放心吧!”

    姚蜜听得谢腾的话,虽然蒙了红盖头,也能想象出谢腾紧张的样子,不由得抿嘴笑了。

    谢胜和谢腩也紧张地看着喜娘,眼见喜娘各自把新娘子扶上轿,他们还不放心,亲自喊了一声,确定轿内的人就是自己的媳妇时,这才释然。

    年前京城里一家人一起嫁了两姐妹,上花轿时却坐错了,后来拜错了堂,入错了洞房,可是两家人也没奈何,只得将错就错了。所以,他们眼见三位新娘子一起出来,免不了有些担心。可不要弄错啊!这最后一步,千万要顺顺利利的啊!

    谢腾在众目睽睽之下,从身上摘下一个玉佩,递在姚蜜手里道:“你拿着,我看到谁手里拿着这玉佩,便知道是你了。待会儿人多,就怕弄错了。”

    见谢腾小心成这样,姚蜜忍不住笑了,嘴里“嗯”了一声,接过玉佩,捏在手里不放,又把穗子绕在手指上,确定不会掉,这才道:“你要是不放心,拜堂的时候叫我一声就是了。”

    谢腾嘿嘿笑了,见顾夫人朝他走来,便止了话。

    到了这会儿,顾夫人又有些不舍,三两步走到谢腾跟前,低声道:“将军,小蜜性子有些倔,你多包容她。异日我们离了京城,她没有娘家人在这儿,还请你……”

    谢腾忙道:“岳母放心,我一定好好对小蜜。小蜜若有什么委屈,不是还有皇后娘娘和我祖父给她撑腰吗?”

    史姨妈和范姨妈也各自有话叮嘱谢胜和谢腩,只说把女儿交给他们了,希望他们善待等语。

    姚老爷等人站在旁边直摇头,这桩婚事从去年闹到今年,这才成功了,且自家女儿明显把将军吃得死死的,还担心什么呀?女儿能嫁得这样的人家,该偷笑才是!还不让将军赶紧把人娶走?小心误了吉时。

    一时有人来劝,顾夫人这才放过谢腾,让他骑了马,领了花轿出门。

    由于姚府离将军府太近,于是轿夫便绕了路远走,心里想着定要让京城中人好好观礼,好好看看三位将军娶亲的仪式。轿子绕至距黄鹤楼不远处,便缓了下来,鼓乐喧天。

    大魏国的三位将军同日娶亲,这等盛事,岂能不围观?才过午时,京城里的男男女女已结伴出门,就为了目睹谢腾三兄弟娶亲的盛况。有些未婚的少女更是怀了别样的心思。姚蜜等人不过是外地小官儿家的姑娘,因缘际会之下竟能嫁得谢家三兄弟,且还能让谢家兄弟发下不纳妾的誓言,这是何等福气?她们怎么着也得出门送送嫁,助助威,暗地里为姚蜜等人鼓气,顺便让自己沾沾好运气。

    一众姑娘早早候在黄鹤楼顶上,用手帕子包了桂花花瓣,眼睛却瞄着从底下经过的少年郎。

    京城向来有习俗,有花轿经过黄鹤楼,在楼阁上观礼的姑娘们,若是看中谁家的儿郎,便可以掷下手帕子,被掷中的儿郎要是也中意那家的姑娘,便折了桂花回礼。若是那儿郎不中意姑娘,便悄无声息地着人把帕子送还姑娘,言道:“姑娘的帕子不慎掉了,某某为姑娘拾回,祝姑娘异日得一桩良缘云云。”

    这会儿,楼阁顶上一众姑娘窃窃私语,都道:“姚蜜真是好福气啊,居然让将军当众表白,风光大嫁,现下京城中那些欺负过她的贵女都丢尽颜面了吧?”

    “别的小姐且不提,那文家小姐怕是再无颜出来见人了。她先前不是频频往将军府去,暗地里还扬言,定要让将军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吗?结果呢,将军瞄也不瞄她一眼。上回更妙,她要暗算姚蜜,反而害了自己。”

    “真的吗真的吗,我们怎么不知道?”

    “我那日去苏府,听苏府的女眷无意间提起的。只说当时的事不让人乱说,你们当然就不知道了。”说话的姑娘把文小姐当时在姚府想陷害姚蜜,结果被谢腾识破,喝了火龙散落水的事说了。

    另外几个姑娘听得目瞪口呆,好半晌才道:“她胆子真不小,将军在场,还敢出手暗算人。”

    “那你们说,照文小姐的性子,吃了这样的亏,真的甘心就这样收手了?”另一个姑娘有点疑惑,捏了手帕子道,“就算不敢明着来,暗地里定然还会使绊子的吧?”

    文小姐这会儿正在楼阁的另一头吩咐一名侍卫道:“待会儿花轿经过,你便把东西洒下去,洒完走你的,有事儿我担着。”

    “小姐,将军大喜的日子,若出了这样的事,不单将军要追查,就是宫里,也会着人追查的。到时候太后娘娘问起,咱们……”侍卫为难道。小姐太任性了,谢家如日中天,何必得罪他们呢?

    “你不洒,我就自己洒。”文小姐冷冷地哼了一声。她定要让姚蜜在大婚之日败败兴,一辈子回忆此事才罢!且她又不伤人害命,不过洒洒东西,就是被捉到了,最多被骂几句,难不成还会把她如何?

    楼阁的阴暗处,却有两个男人拿了望远筒,不动声色地看着花轿抬来的方向,其中一个道:“上回折了两名高手,突花王爷回去可是发了好大的脾气。”

    另一个沉默了一下道:“我们虽是暗线,但现下两国结了盟约,却不能露出形迹,教人生疑。”

    “别的自然罢了,总要让谢腾在娶亲之日吃个亏,也好报与突花王爷知道,若不然……”

    两国结了盟约后,暗线提供的东西不是特别有用,所以,这段日子没什么能让突花王爷高兴的。他们再一点成绩也没有,只怕迟早要滚回去了。有功而回,自然风光;无功而返,日子只怕会很难过。

    他们正说着,突然听到一阵哄笑声。探头一看,却是一位胖姑娘光明正大地包了一帕子桂花花瓣,掷在一位俊俏郎君头上。待那郎君一抬头,她便马上报出家门名字,好像笃定那郎君一定会上她家府里提亲一样。

    早有人笑道:“那胖姑娘是文家的远亲,自信着呢!只是她也不想想,人家俊少爷可是将军夫人的表哥啊!一样是有来历的,哪儿会看得上她?”

    俊少爷却是顾美雪的哥哥顾重华,这会儿陪了妹妹上楼阁观礼,又帮着撷桂花,想逗她一笑,不想被人掷了满头的桂花花瓣。抬头一看,掷花瓣的是文家族亲一位叫文雪梅的姑娘,便皱着眉让下人把帕子送回去,客套话也不说,掉头就走。

    笑闹声中,鼓乐渐响,花轿已朝着这边来了。

    站在楼阁上观礼的人纷纷洒下桂花花瓣,齐齐喊道:“桂子桂子,祝夫人早生贵子!”

    花瓣纷纷扬扬,桂花的香味沁人心脾。好几家府里的姑娘抖了手帕里的花瓣,转而把手帕子缚了结,看中谁家的儿郎,便趁机掷下去。

    姚蜜坐在花轿内,听得一片祝福声,鼻端嗅得桂花的香味,不由得微微笑了。又听到人群的说话声,有人嚷道:“抬稳些,不要颠着将军夫人!”

    说话声惹来一阵哄笑,有人道:“将军夫人这会儿该笑了,等了一年多,这才等来将军的花轿。”

    “啐,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应该是将军等了一年多,这才等来将军夫人点头答应嫁了。如果不是将军当众表白,将军夫人还不嫁呢!”一个婆娘泼辣的声音响起。

    “是啦是啦,你们女子厉害啦!想不嫁就不嫁,让我们苦守着。”

    “官府不再强配婚事,你们以后真的要守着了。反正女子多,大家都不嫁也没什么。”

    “别啊,要嫁啊!最多我也当众表白。”

    “啐,你以为你是将军,当众表白人家就动心了?”

    姚蜜隐隐约约听得众人起哄说话,不由得轻笑。说起来,自己虽是初嫁,却又没有初嫁的姑娘那么羞涩,只不过心口还是乱跳着呢。

    史绣儿在轿中听得说笑声,不由得垂首一笑,悄悄撩开盖头,一时又放下了。一年前,她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有朝一日竟然能嫁给谢胜。如今心愿得偿,那股喜悦掩也掩不住。

    范晴却在头巾下傻乐。就这样逮了一个好夫婿,老天真是眷顾她呢!

    顾东瑜和顾东瑾跟在送亲队伍后面,交头接耳道:“京城爱慕将军的女子众多,这会儿就怕她们突然捣乱。咱们可得小心些。”

    顾东瑜小声道:“别的自然不惧,就惧有人洒的不是桂花,突然洒下别的东西来。”

    “放心吧,将军这样的身手,不会让人乱洒东西的。且这会儿将军府的侍卫应该也上高处悄悄盯着了,不会让人乱洒东西的。”

    曾有花轿经过黄鹤楼底下,被楼阁上的人淋了尿水诅咒,之后再有花轿经过时,总会万分小心。顾东瑾不是不担心,只是一想,谢腾不比常人,应该没人敢在这当口触他的霉头才是。

    花轿既然要绕至这边,将军府众人自然是早有所防备的。陈伟和陈明早早地就潜在楼阁的阴暗处,四处巡看。突花王爷上回狼狈离京,自然会留一手。将军料着他留有暗线在京城,于是正要借着自己的大婚之日,把突花王爷的暗线引出来,一举歼灭。

    楼阁暗处的两个大汉不知道陈伟和陈明埋伏在后面,其中一个已手一扬,一把银针飞撒而下,全刺向谢腾胯下的马儿的腹部。另一名手底的两把小尖刀,也呼啸而出,分上下两路,朝花轿内的姚蜜刺去。

    同个时刻,文小姐却令侍卫把装在壶里的尿水洒到花轿上,务必要淋得姚蜜一身腥臭,毕生难忘。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