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圆满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那丫头跑得急,说话又急,不仅被谢腾打断了,还被自己的口水给噎着了,咳嗽了好一会儿,仍然说不出话来。

    谢腾哪儿等得?不顾房内全是女眷,已揭帘进房,一迭声问道:“小蜜,你怎么样了?”

    谢腾的乳母谢嬷嬷听得喊声,起身出来拦住谢腾,责怪道:“三位夫人都有了喜,正怕她们受到惊吓,将军大呼小叫的做什么?”

    三位夫人都有喜了?也就是说,小蜜也有了?谢腾半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地问道:“小蜜也有了?”

    “不是让点菊出去报喜了吗?那丫头没说清楚?”谢嬷嬷笑得眉眼生花,只是不让谢腾进房,小声道,“可不是有了,都一个多月了呢!”

    谢腾的呼吸声全停了,好一会儿才顺畅起来,眼睛里透出笑意来,很快脸上便堆满了笑容,倒退着出了房门。见谢胜和谢腩还在,一手扯住一个道:“两个小子,打一场去。”

    “大哥,大嫂现下就算没有怀上,以后也会怀上的,你别打我。”谢胜忙告饶。

    “就是就是,我家小晴好容易怀上,你要是把我打成猪头,回头吓着她怎么办?”谢腩也讨好告饶。可怜的大哥啊,这一回居然要落后了吗?

    谢腾闻言,仰天大笑了一声,一时又怕笑声太响,吓着房里的姚蜜等人,少不得忍了笑,伸手去捶谢胜和谢腩,得意万分地道:“说什么呢?你们大嫂也有了,我这是高兴呢。”

    至下午,将军府人来人往,全是来道喜的。

    范老夫人听得消息,又另派了三位老嬷嬷过来,嘱咐她们好好看着姚蜜等人。

    姚蜜三人一起有喜,谢夺石怕她们劳累,便想再次请孟婉琴过将军府帮忙掌管家事。谢腾知道后阻止道:“祖父,之前将军府没有女眷,才不得不请了孟夫人过来照应。现下小蜜她们虽有了喜,但是有丫头和婆子服侍着,也能照应一些事的,不须请孟夫人过来。这个时候,她要是过来了,没准儿会生事呢。”

    谢夺石被谢腾一提醒,也想起来了,现下姚蜜等人有喜,心思难免重些,孟婉琴要是带了顾美雪过来,万一……因此也点头道:“罢了,只得让婆子丫头小心些,你每日巡完军营也早些回府吧!”

    谢腾点点头,究竟还是把上回出征前孟婉琴下了药在解酒汤里的事说了,皱眉道:“小蜜有了喜,就怕一些人又不安于室,故意生出事来,还得防着。”

    谢夺石一听,站起来道:“既然这样,便不要让孟夫人她们上门了。”

    第二日,谢腾却亲自上顾府,请了姚蜜的大舅母苏夫人到将军府照应着。

    孟婉琴本来准备领着顾美雪上将军府去的,一听谢腾请了苏夫人到将军府帮忙,便知道自己的打算落了空。没奈何只得苦劝顾美雪,让她息了心思。恰好有人上门提亲,男方看着也算忠厚老实,孟婉琴便息了想攀龙附凤的心思,把顾美雪许了出去。过后又叹息道:“姻缘之事,却是强求不得。不是你的便不是你的,是你的,轻轻松松就到手了。”

    姚蜜见孟婉琴没有趁机上将军府,又把顾美雪许了出去,悄悄松了一口气。这个隐患终于消除了。

    因有苏夫人帮着掌家事,姚蜜孕吐也不明显,好吃好睡的,得闲时还能继续写情语录二。

    转眼便过了年。开春之后,姚蜜已经写完了情语录二,听张大人说道卖得极好,又说道大家还期待着传奇,只怕姚蜜等人临近生产不能写出来。

    姚蜜笑道:“寻常民妇临近生产了还在挑水种田,我们离生产还有几个月,哪儿就娇贵成这样了?张大人放心,这传奇我会赶在五月之前写完的。待我们生下娃儿,那时要带孩子,反而没空写这个呢。”

    张大人一听,笑道:“我只怕将军怪我,说我撺掇着三位夫人写书。”

    说着话,谢腾果然进来赶人,瞪着张大人道:“张大人,这京城里多少才子才女,你不去让他们写书,老来烦着我家小蜜,这样可不好。”

    “谁叫京里这些人就爱看夫人写的书呢?”张大人暗汗,不敢久留,说完话急忙告辞了。

    谢腾见张大人走了,这才蹲下去帮姚蜜揉小腿,一时见她的小腿肿得厉害,不由得埋怨道:“那太医真是吃干饭的,这腿肿成这样,他愣是没办法。”

    姚蜜不由得失笑道:“太医说了,须得多走动,活动活动气血,才不会肿得太厉害。偏生我才走了几步,一群人便抢着扶着搀着,都没真正地活动过。”

    “得,我早晚陪你走动走动。”谢腾不放心别人,坚持要自己陪着姚蜜早晚在园子里散步。

    姚蜜悄悄笑了。先头还怕自己一怀上,就有女人来打谢腾的主意,不想这阵子以来,府里一直清清静静的,便笑道:“我还怕自己一怀上,你就搂上美人了,不想这会儿还有心陪着我。”

    谢腾一边给她揉小腿一边道:“打我主意的姑娘多了去了。前儿去赴宴,还有人灌酒,又让美人侍酒。我只把酒杯一摔,道我家夫人有喜,闻不得我身上的酒味,那人就把美人唤下去了。看,我这样一心一意,待娃儿生下来,你要好好地报答我。”说着站起来,瞧瞧无人,迅速在姚蜜的唇上香了一口,又耳语道,“我晚上去你房里。”

    “别,小心又闹得不安生。”姚蜜不由得娇嗔。

    姚蜜一怀上,就和谢腾分了房,偏谢腾忍耐不了多长时间就要偷偷跑到她房里去,虽然没做什么,却会弄出些动静出来,害得几个守夜的婆子老是疑神疑鬼。后来知道是谢腾偷偷跑进去的,便防得死死的。谢腾却自有办法瞒过她们,继续偷偷跑进去。结果那几个婆子一直警惕着,杯弓蛇影的。

    六月底时,姚蜜等人临近生产,众人不由得严阵以待。

    谢夺石一想着马上就可以抱上三个曾孙,不由得眉开眼笑,转而又暗暗忧心:一人待产也就罢了,三人待产,就怕忙不过来。

    姚蜜的两位舅母却早早地就在将军府坐镇了,只让谢腾等人安心静坐,道生孩子没那么快。偏他们还不肯走,只在产房外不远处坐着,听得姚蜜等人的喊声,就一惊一乍地想往产房里跑。

    苏夫人见了,有些头痛,里面生孩子就够乱的,这三兄弟还在这儿添乱!

    还是婆子报到谢夺石处,谢夺石才让人来把三兄弟叫走了,苏夫人和胡夫人这才吁一口气。

    到得傍晚,谢家三兄弟又跑来产房不远处待着,才没有待多久,就听得一阵凄厉的叫声。叫声已经变了调子,甚至分不清是谁叫的,接着便没了声音。他们正胆战心惊,忽然又听得嘹亮的婴儿的哭声,稳婆在里面报喜道:“生了,生了,是一位小少爷,母子平安!”

    “我的儿子啊!”三兄弟异口同声,一时便要冲进产房,却被苏夫人拦下道,“还不能进去,只有一位生了,你们……”

    “定然是我家小蜜生了。”谢腾自信道。我是老大,我家儿子也定然是老大。

    谢夺石在书房听得生了,不由得捻须大笑:“将军府有后了啊!”接着又问道,“是哪个孙媳妇生的?”

    婆子还没答,又来了一个婆子,喘着气道:“老将军,二夫人和三夫人同个时辰生出了小少爷。”

    姚蜜生下孩子后,便疲倦地睡了过去,待她醒来,见谢腾抱着娃儿坐在床边看着她傻笑。

    婆子见她醒来了,忙端了汤进来,又去拧毛巾给姚蜜擦脸。姚蜜让谢腾抱过娃儿给她瞧,虽然很虚弱,却还是问道:“绣儿和小晴还好吗?她们生的是男娃还是女娃?”

    谢腾一一答了,笑道:“她们同个时辰生下娃儿,两人都不服输,都要做老二,不肯做老三。还是祖父说了,阿胜的孩儿就叫二少爷,阿腩的孩儿叫二倌[这好像是个不好的词啊。],两个都是老二。她们这才不再吵嚷。”

    姚蜜一听,不由得失笑,于是问道:“祖父可给娃儿赐了名?”

    “咱们娃儿的大名叫谢琅,阿胜的娃儿叫谢玮,阿腩的娃儿叫谢琮。”

    说着话,谢琅却是醒了,哇哇大哭着。奶娘忙来抱去喂奶。谢腾接过婆子手中的碗,亲自喂姚蜜喝汤,又让婆子在门外候着,悄悄摸了摸姚蜜的头,低声道:“你辛苦了!”

    嫁得如意郎君,又一举得男,姚蜜心里极是甜蜜,嘴里却道:“满头油腻腻的,全是汗,你别摸。”

    “我不嫌弃。”谢腾又摸了摸,终是没忍住那份得意,俯上前道,“小蜜好样的,硬是比阿胜和阿腩的媳妇早生一刻。我是老大,咱们娃儿又是老大,想想都威风。”

    第二个产房中,谢胜也得意,赞史绣儿道:“绣儿好样的,终是让咱家娃儿当上了老二,跟咱一样。上有老大护着,下有老三敬着,不错。”

    第三个产房中,谢腩正嘿嘿傻乐着,直夸范晴争气:“小晴啊,你这回动作快啊!终是和二嫂同个时刻生下娃儿。咱娃儿不用跟咱一样当老三,而是当了老二。你看,咱家娃儿俊啊!肯定比他们的娃儿俊多了。”

    一个婆子在旁边默念:这刚出生的娃儿皱巴着脸,毛团团一个,哪儿看得出俊不俊?还能看得出比大将军、二将军那两个娃儿俊?

    将军府三位夫人同一日产子的消息,不几天工夫就传了出去。各府里的夫人小姐皆羡慕道:“她们好运气,不单觅得如意郎君,且一举得男,这下子,再没人撼得动她们在将军府的地位了。”

    另有夫人悄悄讨论道:“三位将军夫人原是拜了干姐妹的,感情好着呢!后来做了妯娌,又互相提携着,本就没人能撼得动她们。现下再同一天生了男娃儿,这地位更是稳妥了,再有贵女又能怎么样,也动不得她们了。”

    “虽如此吧,除了好运气,却也得说她们能干。先前敢献身,不怕当寡妇。后来又写书赚银子,敢拒婚不嫁。逼得三位将军当众求亲,又当众发誓不纳妾。这份本事,不是人人都有的,合该她们当上将军夫人。”

    这会子,姚蜜正在给谢琅打扇子,看着小娃儿睡得香甜,便感叹道:“嬷嬷一直说奶娃没有六月天,不怕热,硬要拿被子裹着他,结果就一直哭闹不休,连奶也不吃。还好听了舅母的话,拿走被子,换了小衣,打了扇子。这不,一凉爽,吃也吃了,睡也睡了。”

    苏夫人笑道:“我是看着娃儿壮实,想着他气血足,虽然才出生几天,只怕也像大的娃儿一般怕热来着,不想还真的是。”

    看完了姚蜜和谢琅,苏夫人又赶去看史绣儿和范晴,也指导了她们一番育儿经。

    一时却有丫头来报,道罗瀚已择了吉日,待要迎娶德兴郡主过门。姚蜜虽未出月子,一听这个消息,也忙使人备了一份厚礼送过去。

    苏夫人见了,一时想起顾东瑜的婚事还没有着落,不由得感叹:早知道姚蜜这样能干,当初就该让东瑜娶了她才是。想着刚才瞧见谢琅,忽然就起了心思:小娃儿才十天工夫,眉眼稍开,看得出是一个俊的,将来定然也是一位将军了。东瑜虽没有娶小蜜,这会儿也正该赶紧娶亲,生下个女儿来和将军府联姻才是。顾府的男儿想娶将军府的女儿有点难,但是顾府的女儿想嫁将军府的男儿,这个就容易多了。且看小蜜这般的身份,不也得了将军的青眼?

    谢夺石这些天却是笑得合不拢嘴,一下子多了三个曾孙,到时候左手抱一个,右手抱一个,膝上再坐一下,肯定热闹极了。因此想着要好好办一回满月酒,于是少不得要请苏夫人来商议如何下帖子请人等。

    待办完三个小娃儿的满月酒,很快便是中秋节。看着三个曾孙,谢夺石欣喜之余又道:“如果再多几个曾孙女,就更圆满了。”

    晚间,姚蜜安抚谢琅睡了,嘱咐奶娘好生看着,这才回房。谢腾等了良久,见她进来了,一把搂住。气息喷在她的口鼻间,见她呼吸急促起来,脸如桃花,宛如当时未嫁时,不由得情动,附在她耳边道:“咱们赶紧再生一个女儿吧!”

    姚蜜轻吹了谢腾一口,见他双手依然有力,紧紧环在她的腰上,不由得轻笑道:“又吃了解毒丸?”

    “没吃。我这是锻炼出来了。只要咬紧牙关,生生受着,几次下来,便不怎么怕你这迷香了。”谢腾俊脸暗红,低语道,“现下嗅着,只觉筋酥骨软,倒不至于马上倒下。”

    姚蜜含笑捶打着谢腾的胸口,轻轻道:“儿子不好吗?非得赶紧生女儿。”

    谢腾应道:“儿子有了,自然就想要女儿了。且前儿李副将的夫人抱了女儿过来,那女娃娇娇嫩嫩的,乖巧极了。我瞧着眼红,也想要一个那样的女儿。”

    姚蜜不由得笑了,点了点谢腾的额头道:“你要喜欢李副将的女儿,就讨来给咱们阿琅当媳妇好了。”

    谢腾哈哈笑了,点头道:“这个主意不错。”

    两人说着,相拥上床。

    到得谢琅一岁时,太医又诊出姚蜜有喜,这一回,众人皆道:“顶好生一位小姐哩!”

    第二年四月,姚蜜产下一女,取名谢瑗。合府欢腾,都说这个女娃像极了谢云。谢夺石更是宠爱谢瑗,一时之间,几个曾孙倒是靠后了。

    谢瑗一岁时,已看得出眉眼精致。众人皆道:“看这模样,长大定然比她的娘亲还要出众,将来求亲的只怕要踏破门槛了。”

    至她抓周这一天,各府的夫人和小姐都来观礼,一见她小小人儿却一点儿也不怯场,更是啧啧称赞。

    几位夫人在旁边悄悄说话,其中一位笑道:“最新消息,最新消息,你们可要听?”

    “快说,再卖关子就真不听了。”

    “刚听到消息,道皇后娘娘有意和将军府联姻,之前使人探听将军夫人生的是男还是女。戏言若是生了男娃,长大便是驸马;若是女娃,就留着当皇子妃。现下谢瑗这个模样,只怕真中了皇后娘娘的意也未定。”

    “哈哈,你还当真了?先不说皇上只宠爱皇后一个,后宫所生育的皇子和公主极少,就是现下的皇子和公主,年纪都是十岁以上的。待得将军府的小少爷大了,公主早嫁人了。就是皇子,也不会到了二十几岁还不娶亲,等着娶将军府的小姐为妃啊!”

    众人一想,太子今年十一岁,谢瑗才一岁,相差十岁,似乎不大可能,一时都笑了笑,不再理论。

    她们正说着,外头已有人通报进来:“太子到!”

    听得“太子”两个字,众人急忙站起来迎了出去。

    太子魏衡今年十一岁,相貌极像张皇后,俊俏异常。只是他毕竟自小得封太子,多年的宫廷教养下来,一举一动,自有一股不同寻常少年的威仪。一时进来,笑着说了几句,便去观看谢瑗抓周。

    谢瑗的左手抓了一本书,右手抓了一支笔,正煞有介事地拿着笔往书上戳。

    众人见了,笑道:“哟,抓了笔和书,这长大了必定是才女啊!”

    谢瑗一抬头,见得魏衡腰带上系了一个金薰球,微微晃动着,却生了兴趣,举着笔和书,示意魏衡抱抱。

    魏衡见谢瑗可爱,忍不住伸手抱起她,笑着问谢腾和姚蜜道:“她叫什么名字呢?”

    “大名叫谢瑗。”谢腾见谢瑗坐在魏衡的膝盖上,只用笔去拨他腰带上的金薰球,怕她有一个闪失,便伸手要抱。不想谢瑗别开头,根本不要他抱,谢腾不由得笑道:“怎么,不要爹爹了?”

    旁边的一位夫人插嘴道:“她和太子爷有缘呢!”

    魏衡毕竟是太子,这是第一次抱婴儿。一时觉得谢瑗温温软软的,身上有一股奶香味,忍不住又捏捏她的小手指,惊奇道:“她的手背上还有酒窝呢。”

    谢瑗见魏衡捏她的手指,以为他要抢她的笔,不由得气恼,张开小嘴做了一个欲咬人的动作。

    姚蜜见了,忙伸手去抱她,并道:“瑗瑗这阵子长牙,牙龈痒,喜欢咬人,太子爷小心。”

    谢瑗被姚蜜抱起,一时没有咬中魏衡,却犹自不甘心,在姚蜜的肩膀上探出头去,猛地冲魏衡吹了一个气泡。

    魏衡嗅得一股异香,手足一阵麻痹,他反应快,已把背抵在椅背上,只一瞬间就恢复了过来。眼见人多,却是不动声色,装作若无其事,嘴里笑道:“瑗瑗脾性挺大。”

    姚蜜眼尖,却是看出不对来,一时心虚。天哪,瑗瑗莫不成也会吹迷香?但是她这么小,这事儿……

    待得抓周结束,众人告辞,姚蜜便把这事情告诉了谢腾。谢腾也大为惊奇,自是想了法子逗引谢瑗吹气泡,却没什么异常,一时道:“莫非她这个时灵时不灵?或是气恼时才灵?”

    两人又逗弄了好一会儿,眼见谢瑗再无异状,只得作罢。

    正说着,却有丫头递了信进来。姚蜜展开信一看,不由得惊喜,跟谢腾道:“我娘准备上京,已择了日子出发,大概五月中旬就到了。”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