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媚香 第83章 番 外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一梦

    月色姣好,太子魏衡抬步走在花丛间,嗅得一阵异香,不由得停了脚步。循香看去,只见一朵拳头大的粉色花儿颤动着,花瓣猛地张开,露出里面的花蕊,芬芳袭人。

    “这是什么花?怎么从前没有瞧见过?”魏衡自言自语了一句,抬手去抚花瓣。触手柔嫩,温温软软,渗出一股好闻的奶香味,似乎在什么地方也曾嗅过这种味道。

    魏衡有些睖睁,缩回手揉了揉鼻子。却见那花蕊突然幻化成一个小小的婴儿,那婴儿嘟起嘴,冲他吹了一个气泡。一股异香袭来,他不及闪避,一时手足麻痹,动也不能动。

    魏衡挣扎了一下,从梦中惊醒。这才发现自己枕在手臂上睡着了。忙抽出手臂,只觉得一片酸麻,于是唤了一声,见值夜的宫女绿意探头进来,便问道:“什么时辰了?”

    “丑时末刻。”绿意撩开纱帐,见魏衡的额角微有汗意,忙把帐子挂到银钩上,转头下去拧了一条巾子来给魏衡擦汗,擦完又执了扇子轻轻给魏衡扇着,温声道,“天还早着,殿下何不多睡一会儿?”

    魏衡摇摇头,坐起身来,出神了一会儿道:“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谢将军家的小女儿了。”

    绿意自小便服侍魏衡,情分颇厚,且白天也跟了魏衡到谢腾府上去观看谢瑗抓周,自然也见过谢瑗了,这会儿听魏衡提起,便笑道:“谢将军的小女儿确实可爱。”

    魏衡点点头。是啊,确实可爱哪!按理来说,周岁的婴儿是不会算计人的,但是她张口吹出气泡时,自己手足却一阵麻痹,这个又作何解释呢?

    绿意见了魏衡的神色,却有些嘀咕。皇后娘娘是跟将军夫人开过玩笑,道将军府若有女儿,当许给太子为妃。但太子今年已经十一岁,再过两年便可以议亲了。可是谢瑗不过周岁,过两年也才三岁,再如何,宫里也不会议定一个三岁的女娃为太子妃吧?难道太子是担忧这件事,以至于睡卧不安?

    她斟酌言辞,终是开口安慰道:“太子爷无须担忧。那谢瑗年纪还小,皇后娘娘往日之言,应该是玩笑。”

    魏衡怔得一怔,很快会意过来,不由得伏枕闷笑。这绿意,想到哪儿去了?

    绿意见魏衡开颜,便放下心来,少不得又劝他再睡一会儿。

    魏衡见天还早,倒也体谅服侍的一干人,怕自己这会儿起来,会闹得众人不安生,便又躺下了。一时睡不着,只闭着眼睛细想白日到将军府的事。想起谢瑗,不觉默然一笑,不过周岁的婴儿,何须放在心上?

    二夜

    咕咕——

    呱呱——

    虫鸣蛙叫,此起彼伏。

    这是一个热闹的夏夜。

    魏衡站在窗前,朝外看了看。不远处有一个荷花池,荷花开得正好。数只青蛙在池水与荷叶间上蹿下跳,不时发出欢快的呱呱声。

    他点头笑道:“这避暑山庄全然不似皇宫,连夜里也热闹如此。”

    绿意笑道:“可是吵着太子爷了?要不要让人把那些蛙捉起来?”

    魏衡摆摆手道:“若是把它们捉走,虽然清静,却少了一番景象。由着它们吧!”

    绿意笑道:“听闻谢小姐也被蛙鸣吵得睡不着,道明儿要换个宫殿住,不住玉泉殿了。”

    因张皇后不堪京城夏季闷热,便带了太子等人到山庄避暑。临行恩典,特许几家功臣的女眷同行。更特意口谕,让将军夫人姚蜜带小女儿谢瑗随同到山庄避暑。

    谢瑗如今已十岁,虽则是女孩儿,却比别家府里的小姐还要活泼些。张皇后甚为喜欢,安排住处时,特意把她安排在离自己宫殿不远处的玉泉殿,就在魏衡所住的天竹殿的左侧。此处近着一个大荷花池,夜里自是一片蛙鸣。魏衡既受蛙鸣吵闹,谢瑗也不能例外。

    魏衡听得谢瑗不堪蛙鸣吵闹,不由得笑了笑道:“既这样,那还是让人把这些青蛙捉了放到别处的池塘吧!”

    绿意忙应了。一时抬眼看看魏衡,心下暗忖:太子爷今年二十岁了,还没立正妃。这几日瞧着,似乎对谢瑗这个十岁的小女孩极为照顾。莫非……不过,这个却不好揣度。因为皇后娘娘喜欢谢瑗,每逢年节时总要召进宫去说话,谢瑗也时常碰见太子爷。太子爷也算是看着她长大的,情分自然不同一般。

    绿意再细细思考了一下宫内现下的形势,不觉又皱起眉头。太后势大,皇帝根基还不算稳。若是太子真能定下将军之女为妃,则……只是那谢瑗还是小了一些。且慢,皇后娘娘平素又不是爱开玩笑的,为何会开玩笑说要定下谢瑗为太子妃呢?莫非是试探将军夫人,并不是玩笑之语?其实太子自可以立侧妃,只虚着正妃之位待谢瑗长大便是。

    魏衡躺到床上时,心下却想:谢瑗不过十岁,却已亭亭玉立,若是长大了,还不知道是何模样呢?唉,好端端的,我想着一个十岁的女孩做什么?

    三痣

    魏衡坐在张皇后的下首,眼见着殿下美人一个个鱼贯从眼前而过,只是不说话,手里拿着的一块白玉佩硬是没有递出去。

    太子今年已二十二岁,立太子妃之事再拖不得。张皇后略略焦急,小声说:“皇儿,别的美人还罢了,张府的张小姐性子沉稳,却……”

    魏衡虽不喜欢张小姐,却也不明说,只看看身边的相师,微微笑着问道:“相师大人,你觉着张小姐形貌如何?”

    相师道:“张小姐别的还罢了,就是眉头处有一颗黑痣,似乎……”

    张皇后打断了相师之言,笑道:“前几日将军夫人携女谢瑗进宫,相师无意间见了谢瑗,道谢瑗眉间那颗痣为‘稻草埋珍珠’,大吉。现下张小姐既是眉间也有痣,岂不是也为吉?”

    相师摇摇头道:“谢瑗眉间的痣细小精致圆润,又被眉毛所覆盖,潜伏低调,不易被看到,因此才称为埋珍珠。张小姐的却不同,她的痣不在眉间,而在眉头,过分突出,就算名为珍珠,却太招摇,失了埋的意思。且那颗痣颇大,眉毛根本盖不住,喧宾夺主,生怕无人注意。一旦为贵人,只怕……”

    相师说着,有些避忌,便咽了底下的话。

    张皇后低头不语,半晌道:“皇儿,为了太子妃之事,朝野已经吵闹了几年,再拖不得了。”

    魏衡沉声道:“容儿臣想想!”

    是夜,魏衡问绿意道:“绿意,你觉着谢瑗如何?”

    “很好!”绿意回答简洁。心下暗忖:看来,谢瑗真的会成为太子妃了!

    魏衡有些纠结,相差十岁呢!不知道瑗瑗会不会嫌我太老?

    四迷

    美人如花,教人心思荡漾。魏衡含笑看着谢瑗,见她垂了眼,眼睫毛轻颤,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抚在她的眼睫毛上。一时指腹朝下,移到鼻子处,又抚在她的红唇上,哑声道:“这一等,便教我等了十几年。”

    谢瑗虽有羞意,终是比平常女子大胆些,抬眼道:“我才十五岁,你就等了十几年了?难不成我一出生,你就开始等了?”

    今儿是谢瑗的及笄之日,魏衡来观她的及笄礼。待得宾客散,他却留了下来,用了一些手段,才得以与谢瑗独处说话。因他们已订婚两年,过了年便要大婚,将军府的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得他们私会。

    魏衡难得和谢瑗如此独处,说着话,不由自主地凑近了,低声道:“自打你周岁,我便开始等了。”

    “胡说!”谢瑗心里虽然甜蜜,嘴里却笑骂道,“哄我呢!”

    “没有哄你。”魏衡附在谢瑗耳边道:“你周岁时吹一口气,便迷倒了我。”

    眼见魏衡越靠越近,气息袭在口鼻间,谢瑗有些心慌,一时脸红耳热,呼吸急促,半开玩笑道:“那我再吹吹,看看还能不能迷倒你?”说着含情带俏地朝魏衡脸上轻吹一口气。

    只听咕咚一声,魏衡手足麻痹,一下滑倒在地。

    “啊,真迷倒了啊?”谢瑗吓了一跳,慌忙去扶魏衡,嘴里道,“我不是故意的。”

    魏衡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心口乱跳,有一股异样的情绪在胸间涌动,低着嗓子道:“瑗瑗,你再吹吹看。”

    谢腾和姚蜜在窗外偷窥,见得此状皆摇头:小子,等着再次软倒吧!不过,自家女儿既然迷倒了人家太子爷,也留不得许久了,少不得赶紧备办嫁妆,准备嫁女。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