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官至一品
    div  ign”ener”

    四月的阳光洒在青石板上,铺着淡金色的光晕,像是一层地毯。

    两边的芍药和牡丹,还有蝴蝶兰和风信子开的正艳,紫色,红色,黄色,粉红镶嵌在绿叶中,好不惹人爱怜。蝴蝶兰的淡红花瓣展开像是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紫色的风信子从远处看像是许多葡萄被串在一起。

    风吹过,花香四溢,似要醉人。

    人工湖上一座型木石拱桥架在上面,桥上两边护栏上雕刻着不同图案,简单几笔就勾勒完成,神似而形不似。从桥上往下看,湖水比较清澈,可以看见金色和红色的锦鲤在水中游来游去。

    薛虬走进正厅,两张梫木大椅摆在上方,中间是红木长案,上面放着鎏金香炉,两边是四把交椅,流紫目云八仙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两边各有几个丫环随侍在旁。

    薛太太看见薛虬进来,眉眼弯弯,笑问道“虬儿,怎么样”

    薛虬刚想回答,薛宝琴就抢先道“哥哥要是受了什么委屈,可要告诉母亲,别不做声,一个人受着。”薛宝琴穿着一件翠绿色的春衫,下面是墨绿夹着粉红的翻条百褶裙,两只辫垂在耳旁,晃悠悠的显得很是可爱。

    “是的,我要是受了什么委屈,一定求妹妹帮忙,妹妹可别推脱”薛虬走到薛宝琴旁边坐下,作委屈状道。

    这样子逗笑了所有人,一时间薛府久违的笑声出现。

    “罢了,先吃饭,吃完饭再。”薛太太笑道。

    饭桌上讲的是食不言,不要发出声音,虽然薛家只是商户,但长久的规矩早就形成,颇有大族之风。

    吃完饭,漱口盥手,丫环们端上一杯茶。薛虬三人就品茶闲话。薛虬了一下李掌柜的事。薛太太听后颇为震怒,“实在是太过分,老爷才走,他们就敢这样行事。”

    薛虬劝道“母亲不必太生气,这样的事每家每户都有。”薛宝琴也劝道“是啊,母亲,不值当。不过起来,哥哥今天可还真是厉害。”

    薛太太听到也点点头,“虬儿,你处理得很好。我也能放心把这些事交给你办了”

    薛宝琴望着薛虬,问道“哥哥,你是不是已经打算好经商了”

    薛虬想了想,“母亲,我想考科举,走仕途。”

    薛太太诧异地问道“怎么想考科举了,你以前不是不愿读书吗不跳字。薛宝琴也想知道薛虬究竟是怎么想的。

    薛虬叹了一口气,轻声道“士农工商,商在最后。薛家虽然被人称作四大家族之一,但我们薛家已经分了出来,不是皇商,只能算作普通商户。别的不,就”望了薛宝琴一眼,“这次梅家所做的,只怕是想悔婚。”

    “别胡”薛太太严厉斥责道,“哪来的这些混言在你妹妹面前都敢”

    薛宝琴身子一怔,手中紧紧抓着帕子,强笑道“哥哥可别这些”

    薛虬抬起头,沉声道“妹妹,你莫怕。哥哥一定会护着你。梅家要是敢悔婚,我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等哥哥官至一品,要不然我们退了梅家,另找好的。”

    薛宝琴笑了,“好啊,那我就等着哥哥官至一品”

    薛虬重重的点了点头,“妹妹放心”

    薛太太听着薛虬的话,深感欣慰,“虬儿果真是长大了。哎,这件事也实在是梅家太过分,就算梅家不悔婚,将来琴儿嫁过去,也不知会受多少委屈。”

    薛虬笑道“母亲放心,有我在一天,就绝不会让妹妹受委屈。”

    “虬儿,我明天就找你舅舅,拜托他为你找一个好的老师。”薛太太又对薛虬叮嘱道,“以后可不能太贪玩。”

    薛太太的兄弟陈远桥是金陵省安平县的一个县令,中过举

    薛虬笑了笑,只点点头。并未再什么,只有看到结果后,母亲和妹妹才会相信。

    待薛虬回房后,薛宝琴轻声问道“母亲,梅家真的”

    薛太太轻拍着薛宝琴的手,叹道“你父亲可能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吧就是不知道虬儿是不是真的下定决心考科举了。”

    薛宝琴问道“哥哥,会考中吗不跳字。

    薛太太摇摇头,笑道“无论他考不考中都不要紧,他有那份心就很好了。要是真的像虬儿所官至一品,那真的是祖宗保佑。一个商字,不知受多少轻视”着还感慨一声。

    薛宝琴感叹道“只希望哥哥真的能高中就是不知道哥哥能不能坚持住这寒窗苦读哥哥以前也上学过,父亲还曾哥哥没有读书的天赋。”

    薛太太一指点向薛宝琴的额头,“你呀,你哥哥还不是为了你”

    薛宝琴乐呵呵的笑,“我知道”

    旁边的李嬷嬷插嘴道“大爷不也为了太太吗太太将来不也要享大爷的福”

    “是啊,哥哥要真的是官至一品,母亲也能受封诰命了。”薛宝琴笑道。

    薛虬不知道母亲与妹妹后面的话,心里想的只是能让妹妹风风光光出嫁,母亲能平安长岁,至于那官至一品没有过多想法。梅家的大老爷梅寒之也仅仅是侍读学士从四品官。

    但事实却不是这样,不知不觉就会身不由己,只能一直往前走,往前走。并没有一帆风顺的法,有的只是保护好自己,一步一步迈好,不要掉进周围的陷阱,也不要给周围的繁华富贵迷失了性,失去自我。一不心,或许就是粉身碎骨

    薛虬抬头望着天上的风景,笑了笑,转头问竹青,“竹青,你大爷我会不会高中”

    “啊这个,奴婢不知。”竹青慌乱地答道。

    “紫玉,你呢”

    紫玉摇摇头,回道“大爷自己心里应该知道。”

    薛虬笑了笑,往前走去。

    竹青望着大爷的背影,突然觉得大爷浑身散发着一种光芒,她也笑了笑,觉得大爷不一样了,真的不一样了。但是好事

    薛虬想起以前的日子,又想着现在的日子,笑着自语道“其实我也不知道”

    但不知道却不代表不可能。薛虬心里又默默了一句。

    当大官,真的很期待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美女 ”xinwu”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