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生命易逝
    div  ign”ener”

    林海对于薛虬的下跪并没有什么想法,在他看来,那是理所当然的,只对薛虬笑道“起来吧”

    薛虬握紧的拳头松开了,全身似乎都被抽走了力气,根不起,紧咬着嘴唇,薛虬使劲吸了一口气,低着头慢慢了起来。

    其实这并不是薛虬第一次给人下跪,之前拜石铁和江哲希为师,也曾下跪奉茶,但不曾有过今日如此沉重的屈辱感。

    那时候他拜他们为师,出于礼节与对他们的尊敬才愿意鬼认师。而现在只是被迫地给人下跪。

    薛虬明白这或许只是一个开始,来到这个世界,就必须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玩。

    林海笑道“其实请你过来,只是想认真看一下这个出千古绝对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薛虬低着头惨然一笑,就只是因为这件事,而让自己如此措手不及地认识这该死的封建制度。薛虬努力让自己平复一下心情,辩解道“大人可真是太高看草民了。”

    林海却似乎早就知道薛虬会否认,并不生气,只叹道“真不知你是怎么想出这么好的对子”

    薛虬并不答话。

    林海不在乎薛虬的沉默,只问道“你可有功名在身”

    薛虬略做惭愧状,歉声道“草民并无功名在身,只是一介白生。”

    林海颇为感到奇怪,问道“为何不考科举”

    薛虬低声道“刚过三年孝期,准备今年试着去考。”

    “好好”林海起身拍着薛虬的肩膀,“你有如此才华,正应当出仕做官。”

    薛虬刚想些什么,一名年轻的伙计正端着一盘菜走了上来,笑道“几位客官,这是店特别送上的菜,名叫”

    伙计穿着一件褐色麻布长褂,双手端着一食板,上面是一翠绿白瓷盘用同样的白瓷碗倒盖着,见不到里面的菜。

    薛虬心里有一丝疑惑,还没等伙计完,就道“好像醉仙居,并没有什么特别送上的菜”

    薛虬的话才出口,那伙计脸色一变,一下从食板下抽出一把匕首,寒光一闪。

    “大人,心”还没等薛虬反应过来,林海身后的那男子勃然变色,一声大喝,立马右手撑桌,横腿一踢准备飞身救人。

    林海也反应过来,有人想行刺他。侧身一避,闪到薛虬身旁,避过那伙计的突然一击。

    伙计变直刺为横杀,反手一掌对上男子踢过来的脚,男子倒退回去,伙计也一声闷哼,似乎并不好受。

    这一切都是在刹那间完成,动作行如流水,一气呵成,如果不是身处其中,看见那匕首的寒光,薛虬还会认为这都是预先排练过的,不是真的打斗。

    薛虬虽然跟石铁学过武,但这是第一次他真正地看人过招,并且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见生死搏斗。

    薛虬的大脑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回神一看,匕首已经快要逼近林海的心脏处。

    那一刻不知道是能反应,还是脑海里仔细想过之后才决定的,总之薛虬知道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林海死在自己面前,不能见死不救。

    右手徒手一伸,闪电般抓向那把匕首,左手握拳,用尽全力对着那伙计打了出去。

    那伙计似乎也没料到,旁边这名书生模样的少年居然会武功,但似乎长期训练使然,他并没有太多慌张,扺掌一推,与薛虬的拳劲对上。

    薛虬终究是学武时间很短,抵不过伙计的劲道,突地一下,血就从口中喷出,五脏六腑像是被重物使劲地给撞上,疼的薛虬直吸凉气。

    与此同时,薛虬的右手也抓住了匕首,红色的液体就从手中缓缓流下,怒喝一声,匕首被慢慢偏移了方向。

    伙计异常恼怒,就是这个人害自己行刺被发现,现在又是这个人拼命拦住自己。伙计收手,准备一下削掉薛虬的右手。

    薛虬毕竟江湖经验不够,其实不应该徒手去抓匕首。犯了这样一个错误,薛虬的右手岌岌可危。

    好在这时,开始那男子也回过头来,右手一掌横劈下,卸下伙计手中的匕首。左脚一踢,伙计在两相夹击下不敌,一脚被踢中,身子飞了出去倒在地上。

    男子得此机会不放过,纵身一跃,右手擒住伙计的右手,左脚抵住伙计的反抗。伙计并没放弃反抗,一个翻身右手反手拿住男子的手腕,左脚准备踢开男子,但男子也并不是摆着好看的,用劲一挡使劲制止住伙计的反抗。

    薛虬脸色惨白,右手还在流着火红的鲜血,空气中都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留在地上的血是那样妖艳,散发出一种寒入骨髓的凉气。

    薛虬顺着左手衣袖,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鲜血,直喘着粗气。

    林海望着薛虬,眼光中透出一丝敬佩,旋即拿出自己身上的手帕,帮着薛虬先简单包扎一下右手的伤口,不然的话,只怕薛虬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就在此时,没有人发现,开始那名带薛虬来的下人,拿起地上的匕首,走到伙计与男子身边。

    林海刚想一声,“济舟,留”

    济舟听见了林海的话,没有动手取那伙计性命,但拿着匕首的男子却一刀很快地捅了下去,捅在心口上,鲜血四溅,上好的丝绸衣上留下血红一片,点点血滴,像是梅花般绽放,妖艳无比。

    就像是男子根没有听见林海的话,捅下去之后,林海才留他性命。

    林海一看,男子已经动手了,话没有完,只是叹了一口气,“轩音,你哎”。

    济舟也就松了手,放开了那伙计,任凭他躺在地上,慢慢死去。轩音在一旁,他的脸上还溅有鲜血,衬得整个人很是邪恶。

    望着那伙计抽搐的身子,痛苦憎恨的眼神,不断从嘴里吐出的鲜血,薛虬惨白的脸变得更加惨白,浑身发凉。

    那眼神薛虬一辈子都不会忘,那是一种恨与狠交杂在一起的眼神。

    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在薛虬面前慢慢死去

    慢慢死去,一个生命就这样死去

    这过程很短,在几个呼吸之间,就没有了。

    凉气,刺骨的凉气

    薛虬看着他那死不瞑目的眼睛,没有焦距的瞳孔,急怒之下,又吐出一口血。

    薛虬愤怒地大喝一声,“你为什要杀死他”

    接着,薛虬眼前就是一片黑暗。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添加 ”songshu5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