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送别林海
    div  ign”ener”

    竹青和紫玉被薛太太叫过去了,薛虬现在屋里伺候的是丫环蓝蕊和丫环绿莲。

    薛虬坐在书案前看了一会书,抬头向蓝蕊问道“竹青紫玉她们回来了没有”

    蓝蕊才十三岁,正事爱玩闹的性子,穿着一件蓝色的春衫,头上扎着两个辫,一晃一晃,很是可爱,笑着回答道“早就回来了,一直呆在屋子里没有出来。”

    绿莲比蓝蕊大一岁性子比较沉稳,也模糊知道了一些事,插着话笑道“只怕是偷懒去了。”又问道“大爷可是有事找她们”

    薛虬摇摇头,“没事”只是心里却想着,莫不是竹青紫玉她们两个都想着当姨娘要真是这样薛虬实在是不知该做些什么。薛虬心底默默地叹了一口气,为自己也为竹青紫玉。

    薛虬心里有些烦闷,放下手中的书,起身准备去看一下她们。但又想到这时候还是先让她们自己好好想一下吧又坐了下来。

    绿莲看着薛虬起身又坐下,心里愈加肯定自己的猜测,对薛虬建议道“大爷,要实在是看不下去,就出去走走吧”

    蓝蕊听后也插道“是啊大爷,不要整天只知道看书。”

    看着蓝蕊那一副不知忧愁,整天只知道笑的样子,薛虬的心情也变好了一些,嘲笑道“那你也不要整天只知道玩”

    蓝蕊吐吐舌头,“我哪有”

    绿莲笑着道“是,你没有。不知道是谁昨天烧水,水都烧干了,都还不知道。”

    蓝蕊被中糗事,脸一红,强辩道“我那是,那是”

    薛虬打断道“好了,不要了。”罢了,自己何必自寻烦恼。桥到船头自然直,相信竹青她们会想明白的。复又想起来一件事,问道“昨天西街的绸缎庄是不是送来几匹上好的云锦,等下给妹妹送过去,顺便将乐谱交给她。“

    薛虬刚完,蓝蕊就抢道“我去我这就去”着就跑到柜子里面找云锦。

    绿莲提醒道“在暗紫雕花的那个柜子里。”

    就在这时,一个丫环跑进来,道“大爷,刚才林大人派人来一声,今天他就要回扬州了,现在只怕已经在码头了。”

    薛虬一听这话,实在是太突然了,心里很是奇怪,怎么昨天都没听义父提起今天要走。但还是吩咐那个丫环,叫薛管家马上备好马,等换过衣裳就过来。

    绿莲也早就在替薛虬解扣子,准备换上另一件暗红色长袍。不一会就换好衣裳,薛虬急忙赶到正门前。薛管家早就备好马匹,交代大爷路上一定要心。

    薛虬二话不就翻身上马,驰马疾走,赶向金陵最大的一处码头。路上薛虬一直在想义父究竟是怎么死的。想到义父不久之后就要离去,薛虬心里很害怕。

    码头处,来往的商家船只很多,岸上都摆放着许多货物。熙熙攘攘的码头很是热闹,薛虬翻身下马,将马匹交代给附近的一家茶棚,给了那伙计一些银钱,要他看好马匹。而自己则飞快赶向泊在码头旁边的一艘大客船。

    甲板上林如海穿着一件靛蓝色长袍,外披着黑色袄,迎着风,发丝被吹得凌乱,目光却是盯着岸上,像是在等什么人。

    一旁的济舟也穿得很厚,对林如海劝道“事情太突然了,云啸只怕赶不过来,还是进船舱里面吧外面风大。”

    林如海摇摇头,没话。

    济舟也不好再劝,只问道“你可知为何圣上这么快要你回扬州”济舟也望着岸上,但心里却是在想着这次来金陵被刺杀的事情应该已经被圣上知道了,但圣上并没有什么回应。想来是对于义忠老亲王还是很忌惮并不敢为林如海出头,因为并没有实实在在的证据。

    林如海冷笑了几声,“肯定是扬州出了什么事”

    济舟没有接过这话,只道“只怕扬州又会发生和金陵一样的事。”济舟这话并不是无的放矢,管理江浙一带盐商的巡盐御史来就是一个肥差,很多人都眼红着,而现在又是圣上又刚继位不久,朝廷上真正支持圣上的只怕没有几个,而林如海的这个位置就是圣上的钱袋子,异常重要,那些个心还没死的王爷就像一匹狼,暗地里不知道在打什么注意。

    林如海问道“圣上没有传什么消息来”

    济舟摇摇头,叹道“只怕那里也很乱,抽不开身。”

    林如海没有话,他也知道圣上的处境,继位时并没有诏书,只有口头上的遗诏,因此弄得人心不稳,谣言四起。不再想那些,林如海现在期待的就是薛虬能够赶来,送一下他。认下薛虬这个义子,只怕是林如海此行来金陵最开心的事。

    济舟毕竟是练武的,眼睛很尖,一眼就看见了薛虬。转头对林如海笑道“如海,你这个义子,可还真是快啊只怕是马不停蹄地赶过来吧可见是把你放在心上了。”

    林如海一听这话,就知道薛虬来了,仔细朝人群中看去,就发现了薛虬。一身暗红,修长的身形,英俊的相貌,与众不同的气质,在人群中异常显眼。很难不发现他。

    薛虬也看见了甲板上的林如海和济舟,赶紧朝着他们那边跑过去。

    望着薛虬脸上的汗水,林如海心里很是欣慰,解释道“事发突然,我们也是才知道要回扬州。”

    薛虬望着林如海,想到不久之后他就要离开人世,而自己根就不知道该如何救他,心里又是惭愧,又是难过。

    看着薛虬红了的眼睛,济舟笑道“云啸,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因为离别就伤感流泪。”

    林如海也道“你自己也要保重。乡试一定要努力,考中解元。”

    薛虬点点头张开嘴,声音有些哽咽,“义父放心,儿子一定会努力的。只是义父自己一定要心,金陵发生的事,扬州不定”

    林如海自是点头。济舟也道“你放心,有我在他身边保护他,不会有事的。”

    薛虬不知道该如何出自己的担心,只能一个劲的叮嘱林如海要心。

    船家提醒薛虬快要开船了,薛虬无奈只能下船,在码头边上一个劲地挥手,望着渐行渐远的船只与人影,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祈祷义父能平安。

    对于林如海,薛虬真的感受到父爱,这是他很久都不曾有过的感受,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因此他特别珍惜,希望林如海能长命百岁。只是他不知道自己如此单薄的话究竟能不能改变林如海的命运。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美女 ”songshu5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