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只如初见
    div  ign”ener”

    林如海回信中没有提他如何了,只希望薛虬能来扬州一趟。

    看到这里,薛虬的心就不知不觉地沉了下去。并没有提林如海如何了,只希望自己能赶过去。这信中的意思实在是让人不得不多。但在薛虬的记忆中,林如海是将近年底去世的。现在才七月,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想到这里,薛虬心里放心不少。薛虬急忙跟母亲了这件事,表示自己要去一趟扬州。

    薛太太看完信,叹了一口气,“你多带几个下人,以防路上出现什么事。去准备吧只是别忘了一个月后的乡试。”

    薛虬点点头,又道“不需要带那么多人,就只带白夏吧”

    薛太太却担忧道“只带白夏这路上万一发生点什么事,可怎么办”

    薛虬道“母亲不用担心,儿子学武也有三年多了,不会有什么事。人带多了,反而不利于赶路。”

    薛太太听薛虬这么,也只能勉强同意,只是心里还是不放心,一个劲地叮嘱薛虬路上注意安全,要记得加衣别受凉了。

    薛虬只能一一应是。

    薛宝琴听哥哥要去扬州,心里也很担心,但知道这件事哥哥已经决定好了,只好在心里期望一路顺风。

    绿莲和蓝蕊正替薛虬准备着一些衣物,忙碌着也不断地着,“大爷,路上注意安全,在船上晚上很冷别忘了加衣。还有”

    薛虬笑了笑,打断道“放心,我又不是孩子。”

    一切准备好后,薛虬就和白夏二人,乘着去扬州的客船往扬州去了。

    诗人李白曾有诗曰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现在薛虬虽然是七月下扬州,但心里对于扬州美景还是很期待的。瘦西湖,观音山还有大明寺,都是不可不去一看的美景。

    白夏是第一次跟着薛虬出远门,心里很是兴奋。在甲板上闲不住一会这瞧瞧,一会那看看。古代客船有两层和三层之分,最底下一层是放货物,上面的是住人。当然也有一些贫苦人家只能坐最底下的一层。

    薛虬身是第一次出远门,但前者曾经跟着父亲到处行商。薛宝琴后来所作的怀古诗就是跟着父亲到过那些地方。薛虬心里也有点兴奋,在甲板上望着渺渺无边际的秦淮河,水光接天,沙鸥时而掠过水面,好一派美景。薛虬觉得自己好像要融入这片天地,化身成一只沙鸥在风中飞舞。薛虬身着一件青白色长衫,头上是白玉冠束着,青丝垂在背后,在甲板上,风很大,衣衫青丝顺着风飘起,俊美的容颜,超凡出尘的气质,远远看着给人一种飘渺欲飞的感觉。

    白夏担心薛虬受凉,问道“大爷,要不要进船舱歇息一会,这里风大。”

    薛虬摇摇头问道“船家要几天才到扬州”

    白夏道“船家因为是顺流而下,只要五天左右就会到。只是回来的时候,只怕要八天。”

    薛虬点点头,叮嘱道“你不要到处跑,心晕船。”

    白夏浑不在意,靠在护栏上,望着水中,“大爷,你就不要担心我了,我还替你担心呢”

    的确,白夏的话很快就应验了,薛虬从第二天开始就晕船一直吐,脸色苍白实在是没有第一天那样精神。薛虬也为自己晕船感到憋屈,白夏依然生龙活虎的,而自己却是浑身无力。白夏看着薛虬那苍白的脸色,心里也很担心,好在旁边有一些老道的船家要薛虬含着姜片,又叫白夏给薛虬揉一揉头部上的一些穴位,薛虬才好受些。

    就这样薛虬在苦苦煎熬中盼望着早点靠岸,早点到扬州。

    脸色苍白的薛虬靠着窗子旁,呼吸着新鲜空气,望着墨色天空中的点点繁星。白夏这时候走过来给薛虬披上一件外衣,提醒道“大爷,你可别受凉了。不然太太知道了,会要了我的命。”

    “哪里就那么严重了”薛虬笑了笑,裹上那件外衣。

    白夏瘪瘪嘴,道“你还为了我好,多注意自己的身体。明天天亮就到了。”

    薛虬现在真的是面容憔悴,脸色没有了苍白,却是蜡黄的,整个人就像是大病了一场,没有了第一天的英俊与飘逸,有的只是憔悴。薛虬听见天亮就会到扬州了,一双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神采奕奕,“天亮就到了”

    白夏看着薛虬那激动地眼神,心里也明白大爷这番坐船可真是受罪了,知道要靠岸了,不难怪会如此激动。白夏点点头答道“是的,所以大爷今晚早点睡吧明天就要到林大人府上了。”

    薛虬点点头,脸上满是笑意,一夜无梦,睡了一个好觉。

    第二天一大早薛虬就醒来了,似乎是听到了靠岸的好消息,没有前几天晕船那么厉害,虽然脸色不太好,但整个人透出一丝精神。

    扬州码头很是热闹,一天来来往往的商船客船非常之多,看着非常繁华。扬州不愧是一个繁荣之地。

    下了船,白夏去雇马车。薛虬呆在一旁等着白夏雇好马车过来。上了岸薛虬的精神好多了,看着两边商贩贩卖的东西,都是一些古制玩意,看着别有一番趣味。

    薛虬挑挑拣拣,商贩没有怪薛虬,反而是十分开心,热情地简绍着。毕竟这些商贩都是很有眼力劲的,一看薛虬的衣着气度就知道是富家子弟。薛虬手里把玩着一支玉葫芦,玉质不怎么好,但胜在玲珑巧,雕刻的十分精细,薛虬不禁问道“这个玉葫芦多少钱”

    贩一听,笑开了嘴,连忙道“这个玉葫芦可是上好的玉,卖的不贵,只要五两银子。”

    薛虬笑了笑不置可否,掏出了五两银子,刚准备给那贩。抬起头往身旁一看,就看见几名年少女子错身而过。中间的少女着了一身深蓝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腰带上缀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将乌黑的秀发绾成如意髻,仅插了一梅花白玉簪虽然简洁,却显得清新优雅对镜梳洗面容被帷帽遮住了,看不清样子。浑身散却发着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薛虬猛地失神看着那女子。

    恰在此时风轻轻吹过,纱巾被掀起一些,从薛虬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见其容颜。

    刹那就像时间静止,天地万物都归于平静。

    薛虬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感觉,从第一眼看见那容颜,仿佛天地万物都失了颜色。薛虬不知道这是不是世人所的一见钟情,但他知道了何为惊艳。

    三步距离,薛虬呆呆地着。突然心里就冒出一个想法,我要知道她是谁。这种想法像血液一样流到他全身各处,疯狂地冲击着他的心脏,冲击着他周身的穴位。

    四步距离,薛虬张了张嘴,可没有声音。我一定要知道她是谁,一定。薛虬像是中了毒,浑身无力,迈不开步子,发不出声音。这种毒深入骨髓,渗入心脏,无药可解。

    五步距离,薛虬望着她的背影忘记了呼吸,喘不过气来。薛虬感觉自己像是被人勒住了喉咙,而自己一直压抑,压抑,在压抑。再也压制不住。

    薛虬放下手中的玉葫芦,几步赶到那女子身前,望着眼前的女子,忐忑地问道“我能知道你是谁吗不跳字。

    那女子被这突来的一少年,突来的一问,吓了一跳,透过纱巾模糊地看出薛虬的样子,刚想什么,旁边一位丫环怒喝道“哪里来的登徒子”

    两名丫环赶紧扶着那少女,绕过薛虬,往前走去。

    薛虬呆呆地着,喃喃念出一句话,“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那少女也听到了薛虬所念的这句诗,心里猛地一颤。

    少女轻轻回头。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福利 ”hongcha8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