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林海垂危
    div  ign”ener”

    少女轻轻回眸,尽管遮住了容颜,但那回眸的一瞬,薛虬感觉全世界所有的花都开了,他傻傻的笑着,傻傻的看着少女走远,傻傻的看着少女上了马车,就这样傻傻得。

    旁边那贩忍不住道“走远了,别看了。你还买不买这玉葫芦”

    薛虬回过神来,笑道“当然要买”

    贩一听这话,立马喜笑颜开,赶紧道“五两银子,不贵。”那一脸的笑容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奸商。

    薛虬拿着手里的玉葫芦,笑了笑,又笑了笑。回来的白夏看见薛虬这个样子,还以为薛虬受什么刺激了,担心道“大爷,你没事吧”

    薛虬抬头笑道“我能有什么事”只是想到自己对那少女根一无所知,心又慢慢地冷了下来,叹了一口气,表情甚是落寞。

    白夏看着自家大爷由喜转愁的这变脸功夫,心里很是担心,不知道大爷受什么刺激了。

    薛虬想了想问道“白夏,是不是有缘一定会再见面”

    白夏点点头,心里一想,情不自禁地问道:“大爷,你和谁有缘”

    薛虬笑了笑,笑容中满是高兴,却道“和有缘的人有缘”

    白夏一看这样,就不再多问。带着薛虬来到雇好的马车旁,薛虬和白夏对车夫了一句去巡盐御史林如海大人家,就上了马车。

    薛虬透过车窗望着扬州的街市,一片繁荣景象。转而又想到很久不见自己的义父,心里很是高兴。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就到了林府门口。薛虬望着林府的,不禁感叹,真不愧是二品大员的家宅。光是这门口的两头大石狮子,就给人一种威严。正门比自家的门大了一倍有余。红漆大门,黄色大铜环,其营造门楼、门洞、门扇、门框、腰枋、塞余板、走马板、门枕、连槛、门槛、门簪等一些列无不显示家宅的显赫与富贵。

    正门上挂着金色渡边的梨木门匾上面大楷书写着林府。门外并没有下人候着,薛虬感到很是奇怪。一般高门大户门外都应该有护院候着。

    薛虬吩咐白夏去叩门。白夏自是上前拿着铜环扣着,连敲了还几下,可还是没有人过来开门。白夏转头对薛虬道“大爷,这怎么回事我都”

    白夏刚准备敲了这么久,都没人过来开门。大门“嘎吱”一声开了。身穿黑色长衫,年纪约四十的一男子出来,看样子应该是管家一类的人。男子神色比较憔悴,像是受过很大的打击。

    那男子上下打量着薛虬,问道“敢问可是薛虬少爷”

    薛虬点点头。

    那男子一看薛虬点头,眼泪一下子就留下来,声音哽咽道“薛虬少爷,快进去。老爷快不行了。”着擦了一下眼泪,伸手请薛虬进去。

    薛虬听到那句老爷快不行了,大脑一下就空白了,身子颤抖着,眼前一片黑暗。薛虬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但声音还是透出其震惊,“怎么回事”

    男子摇摇头,“薛虬少爷还是先进去再吧”

    白夏扶着摇摇欲坠的薛虬,跟着那男子走进去。

    薛虬喃喃道“不肯能绝对不可能义父绝对不可能这时候死去,绝对不肯能。”红楼梦中明确提过林如海是将近年底过世的,不可能,不可能现在就死去。

    白夏听着薛虬的自言自语,心里很是担心薛虬会受不了刺激。声劝慰道“大爷,不要太激动,林大人吉人自有天相,会长命百岁的。”

    薛虬恍惚间听到这句话,点点头,“会的,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带路的男子看着薛虬失态的样子,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一边为老爷的病情担忧,一边又为老爷有这样的义子而感到高兴。老爷膝下无子,林家这一脉的香火也就断了,现在有薛虬这样一个义子,也算是能有儿子给老爷送终了。

    穿过长长的回廊,拐了几个弯,过了几个角门,才来到林如海所在的正房。一进门就闻到一股子很浓的药味,屋子里有三个丫环正伺候着,一下映入薛虬眼帘的就是林如海那枯槁面容,发丝凌乱,脸色苍白,嘴唇没有一点颜色。薛虬一下子就扑到床边,轻轻喊道“义父义父”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泪水就流了下来。

    林如海恍惚中听到有人唤义父,微微睁开眼,半睁着眼就看见薛虬在哭,咳嗽了几声,张了张嘴唇,“云啸,你来了”想要挣扎着坐起来,薛虬连忙拦着林如海,让他躺好。

    林如海望着薛虬,笑了笑,“你的乌鸦嘴应验了。”

    薛虬一听这话,泪水就止不住地流着,“义父,是我不好,我不该乱。”

    林如海笑了笑,伸手抚摸着薛虬的脸,替他擦拭着眼泪,“怎么是你的错。快别哭了,等会济舟看见了又会你。”着话,语气很喘,断断续续。又对开始带路的那管家道“老齐,等会叫玉儿来看一下他哥哥。还有贾家来得那个”林如海一下想不起来,贾家究竟派的是哪个辈来的。

    林家的管家齐管家赶紧接道“贾琏。”

    “对,贾琏你给安排好,明天再见他吧”

    齐管家点点头,道“老爷,你不用操心,这些事我会办好的。你只安心养病就好了。”

    林如海点点头,挥手让其他人都先出去,自己和薛虬有话。其他人自是赶紧出去,把门带上,呆在外面守着。

    薛虬红着眼睛问道“义父,究竟是谁害得你”

    林如海摇摇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伸手握着薛虬的手,只叮嘱道“我死了,你要替我好好照顾你义妹林黛玉。”

    “义父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义妹。”薛虬连连保证道。

    林如海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望着薛虬右手上的伤疤,轻轻摩挲着,“云啸,看着你这伤疤,我心里又是高兴,又是难过。想我林如海活了这么多年,膝下无一子,临死的时候能有一个义子替我送终,我已经很满足了,没有什么遗憾了。”

    薛虬赶紧道“义父,你有,你当然有。你还没有抱上我的儿子,你的孙子呢。怎么能没有遗憾,所以啊,你一定要活得很久很久,看你的孙子长大。”

    林如海笑了,望着薛虬,笑道很开心,“是啊我要抱孙子,我要抱外孙,我还要给他们起名,给他们满月礼,给他们周岁礼。”

    薛虬笑了笑,替林如海盖好被子,并声道“所以啊,义父,你要好好地活着。”

    林如海点点头。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快来看 ”hongcha8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