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乡试解元
    div  ign”ener”

    当薛虬再次回到薛家时,有一种茫然的错觉。薛虬仔细地看着薛家门口上的牌匾,入了神。薛管家看着薛虬呆呆地望着门口却不进去,感到奇怪,上前问道“大爷怎么了”

    薛虬回过神来,摇摇头,一边着“没事”,一边走进大门。

    薛虬对身旁的薛管家吩咐道“林家的那些人,你先安排一下,先不用指派一些活,我打算日后就带他们去京城。”

    薛管家点头应下,又道“太太已经在正厅等着大爷了。”

    薛虬点点头,径直往正厅去了。刚到正厅,就看见母亲在檐下张望着,薛虬连忙跑过去,躬身道“儿子见过母亲”

    薛太太急忙扶起薛虬,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看薛虬是否一切安好。看着薛虬消瘦的脸庞,薛太太颇为怜惜地道“虬儿,这些日子可累坏了吧”

    薛虬摇摇头,道“母亲,进去再吧”

    薛宝琴在一旁也道“是啊母亲,进去再。”

    听完这些天薛虬发生的事,薛太太不禁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神色有些哀伤地道“可怜那林大人居然就这么死了。”

    薛虬低着头,默然不语。

    薛宝琴一看,知道哥哥在伤心,赶紧道“哥哥,那林大人的独女林黛玉为何不和你一起回金陵,来我们家”

    薛太太也道“是啊你义父居然给你留这么多家产,你可要好好照顾你义妹。”

    薛虬摇头道“妹妹黛玉,毕竟和我们家关系不大,只能回她外祖母家。”

    薛宝琴想到薛虬很快就要参加乡试,接着就是会试,笑道“哥哥,想必很快就能去京城了,我也要去。看一看林姐姐究竟是怎样的美人,居然让哥哥这么夸奖。”

    薛太太笑了笑,道“你是应该去京城了,毕竟梅家已经回京叙职了。“

    薛虬问道“什么时候的事他们有没有一声”

    薛太太摇摇头,没话,转而道“虬儿,再过几天就是你参加乡试的日子,可要好好准备。”

    薛虬点点头,望着薛宝琴叹了一口气。

    接着几天,薛虬除了依旧每天和师傅石铁学武,剩下的时间就是看书,毕竟这快有一个月没看过书了,薛虬可不愿意再等三年。

    金陵乡试依旧在院试举行的地方举行,薛虬有过一次经历之后,便没多少兴奋的感觉,有的只是希望赶紧结束。乡试考的内容大体和前面一样,依旧是八股取士。薛虬之前早就背下四书五经,又温习过一遍自然是胸有成竹,大笔一挥,很快就答完。只是为了稳妥起见,薛虬并没有急着交卷,而是反复地检查着。到了交卷的时间,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有的人嚎啕大哭,而有的人则是喜笑颜开。

    薛虬这一次又碰见了薛麒,只是这一次却是薛麒转头走了。薛麒是不敢再招惹薛虬,因为金陵的文人现在都已经知道薛虬就是给出那些千古绝对的人,心里是非常佩服薛虬,简直可以是崇拜。关于这次乡试还专门设了几场赌局,赌得就是薛虬能否考中解元。薛虬知道后,只能无奈一笑。

    薛虬遇见了刘昇,两人只是相视一笑,并没有多什么。

    几天后贴出的杏榜上,果然薛虬位列第一,俗称解元。第二名还是刘昇,只称举人。

    薛虬笑了笑,毕竟他的记忆力非常好,一些见解非常独到,并且乡试的难度和院试的难度相比并不大,也只是引经述典。想必那些考官知道自己就是出千古绝对的人,也会给自己解元。

    薛太太自然是非常高兴,摆了几桌酒宴请了薛家宗族的一些长辈和一些亲朋好友。薛虬不得不出去应付,其实薛虬真的不喜欢喝酒,但母亲苦苦劝,薛虬不得不屈服,只能出去应酬。

    可是让薛太太想不到的是,薛虬一沾酒就醉了。才喝一口就倒下,这让其他人皆是大笑不止,但心里并没有觉得很是丢脸。薛虬现在可以是金陵的第一才子,没有人愿意得罪一个将来在官场上很有作为的人。

    薛宝琴看着薛虬还是一副晕晕沉沉的样子,不禁莞尔笑道“哥哥,你的酒量可真是好。舅舅都被你的酒量吓到了。”

    薛虬一听就知道妹妹在戏弄自己,却也不生气,只笑道“上次那个乐谱好像记不清了,怎么办,妹妹。”

    薛宝琴一听,急忙问道“怎么回事怎么会忘了”

    薛虬却是摇摇头,叹了一口气,“我酒量真不好,喝了一点酒就不记得了。”

    薛宝琴这才知道哥哥是在戏弄自己,撅着嘴道“哥哥可真是心眼,一点都不像一个君子。都不知道外面那些上门亲的人究竟是看上了哥哥哪一点。”

    薛虬脸色一沉,心里面很不是滋味。这些天上门给自己亲的媒人没有十个,也有九个了。母亲似乎也看中了一些姑娘。薛虬叹了一口气,心里是莫名的惆怅。

    望着薛虬的不自然的脸色,薛宝琴也明白了几分,后悔自己失言这些让哥哥心里不舒服了。但转而一想,问道“哥哥,心里可是有人了”

    薛虬脸色慌乱,呵斥道“什么呢好好的这些,心我告诉母亲去。”

    薛宝琴心里更加明白了几分,只是在想究竟是谁让哥哥动心了,似乎哥哥没认识几个女子。转头不经意望见书案上还没写完的信,心里一惊,莫不是

    京城贾府里自从林黛玉抬出那五万两银子,再也没有人敢一些闲话,并且林黛玉身边那个新带来的丫环浅雀实在是不能瞧,心里明镜似的,谁也不敢在她面前耍什么心眼。王嬷嬷自从薛虬仔细叮嘱了一番之后,林黛身边的事都上了心。雪雁也不再混过,一心为林黛玉着想。

    林黛玉看着浅雀几人的表现,心里也很是高兴,更加感谢薛虬。只是紫鹃心里就很不是滋味,感到烦闷。

    雪雁穿着一身蓝衫,拿着一封信走了进来,笑道“姐,薛虬大爷又来信了。这次还有一封是薛家姑娘写给你的。”

    林黛玉听见这话,连忙起身,一脸笑容地道“快给我”

    雪雁笑着把信递给林黛玉,并道“姐,薛大爷可真是关心你。”

    林黛玉美眸一瞪,“要你多话”

    雪雁呵呵一笑,浑不在意。

    林黛玉打开信,细细读来,读着笑道“可真好,哥哥已经是解元了。”又道“哥哥,过了年后不久就要来京城了。”

    雪雁还有一旁的浅雀一听皆是喜笑颜开。浅雀笑道“大爷,可真厉害”雪雁也这样道。

    林黛玉放好薛虬的信,又打开薛宝琴写给她的信,看着,林黛玉突然“噗呲”一笑。

    浅雀问道“怎么了,姐”

    “哥哥喝了一杯酒就醉的人事不知了”林黛玉笑着道。

    恰在此时,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妹妹,可有什么高兴的事”来的人正是贾府里的宝二爷贾宝玉。

    林黛玉没听见贾宝玉的话,手里拿着信,心不知是何感觉,喃喃道“哥哥快要议亲了”

    求推荐求收藏强烈求推荐求收藏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关注 ”hongcha8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