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年下之事
    div  ign”ener”

    贾宝玉穿一件二色白金蝶穿花大箭袖,下面半露松花撒花裤腿,锦边弹墨袜,厚底大红鞋,颈上是金璃璎珞,一根五色丝绦系着一块美玉,还带着护身符,寄名锁等物,面若桃花,目似秋水,好一个翩翩公子。贾宝玉俯身贴近林黛玉,望着林黛玉手中的信轻声问道“妹妹,究竟是谁要议亲了”

    林黛玉一愣,连忙起身避开,怪道“作死啊男女授受不亲。”

    贾宝玉一怔,疑惑道“妹妹,可是怎么了自从上次回来之后,就不大于我亲近。”

    林黛玉转过身盯着手中的信,叹了一口气,道“你我终究是大了,不比往常了。”

    贾宝玉却奇怪道“妹妹,你是怎么了眼睛怎又红了”

    林黛玉眼睛红红的,怪道“还不都是你惹的,以后还不仔细些,心我告诉舅舅。”

    贾宝玉一听是自己惹得林黛玉红了眼睛,连忙赔罪道“好妹妹,快别生气了,我再也不敢了。”

    林黛玉对贾宝玉道“回吧,以后注意些”自己却是拿着信躺倒床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

    贾宝玉一看林黛玉躺下歇息了,也不好打扰,打算改日再来看林黛玉。雪雁浅雀送贾宝玉到门口,就回了。

    却紫鹃却是到了贾母房里着这些天在林家发生的事。贾母听后,躺在青云大墨榻上,眯着眼,问道“他就是这样的”

    紫鹃点点头,想了想又道“薛大爷还,会来京城的。”

    贾母点点头,嘴角含笑,对紫鹃道“你先回吧,玉儿那你好生照看着。”

    待紫鹃出去后,贾母望着鸳鸯问道“鸳鸯,你这薛家的薛虬究竟是打什么主意。”

    鸳鸯看着贾母的神色,想着道“要我,这薛家的薛虬是真的为林姑娘考虑。”

    贾母不置可否,只是那脸上的笑容却已经告诉别人她很满意,想了想只是叹道“但那林家的家产就应没有他的份,我这女婿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鸳鸯这话没接,只是半坐在榻上给贾母捶腿。

    正着话,门外一个丫环进来道“老祖宗,东边宁府的大少奶奶没了。”

    贾母一惊,坐起身来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那丫环接着道“酉时左右没的。”

    贾母挥挥手让那丫环出去,自己已经知道了,心里叹了一口气,神情有些哀伤,又有些解脱的感觉。

    远在金陵的薛虬知道贾府里秦可卿没了,心里没什么感觉,想的只是原来秦可卿的死只是贾府的一次投诚,希望能得到皇上的饶恕。看样子义忠王已经真的没办法扭转局势了,贾府都舍了秦可卿以求自保。

    薛虬笑了笑,贾府真是妄想,以为只要交出了秦可卿,皇上就会饶恕他们在义忠王那边的过错,真是大错特错。一个秦可卿与大局根就没有什么关系,皇上可能还想留着义忠王的一点血脉。

    薛虬看着天空中飘着的雪,笑了笑,自言道“义父,你可以安息了。义忠王翻不了身了。”

    绿莲拿着几件衣物,道“大爷,太太问你过了年打算什么时候去京城”

    薛虬直接道“三月就要举行会试,我打算二月初就走。”

    绿莲点点头,放好手中的衣物,道“等下我去回太太。”

    薛家从腊月开始忙年事,今年是薛家出孝后的第一个年,并且这一年薛家大爷考中解元,是金陵第一才子,因此这次薛家过年显得十分热闹喜庆。薛太太一直忙个不停,但都是一脸笑容地忙着。一直到过了元霄,这年才是过完了。拜祭灶王爷,拜祭祖先,又接着是除夕吃年夜饭,守岁。桃符大红灯笼等物都张挂好了,整个薛家,乃至整个金陵都是红色点缀在白雪之间,一片喜庆。

    薛太太今年过年给家里的下人们和店铺的伙计每人发了两套新衣和许多赏钱,薛太太一点都不在意。光是薛家的那家酒楼就赚了很多,因此薛太太格外大方,给亲戚好友准备的年礼也格外丰厚。

    下人们也都很是高兴,别有这么多赏银,就只他们的大爷就能让他们底气很足的到处炫耀,金陵第一才子,今年的解元。想的就是不久之后,薛虬当大官了,他们就会很有面子。因此办起事来格外卖力,希望能受到主子的赏识,让自己地位能再升一下。

    白色的雪覆盖在这片大地上,晶莹美丽。薛宝琴望着这银装裹的世界,转头问薛虬,“哥哥,二月初就走”

    薛虬点点头,笑道“妹妹,是和我一同去,还是和母亲一路。”外面的风有点大,薛虬紧了紧身上的红色大棉袄。

    薛宝琴穿着一件大红羽纱面白狐狸里的鹤斗篷,戴着雪帽,笑道“当然是和哥哥你一起去了。”

    薛虬想了想,觉得不妥,道“妹妹,还是和母亲一起去吧。我在那里一时半会自己可能都顾不过来,那里就顾得上你了。”

    宝琴却问道“婶子不是也在京城,我们何不去他们那里”

    薛虬自然也知道薛蟠他们也在京城,但只不过是住在贾府中,心里对贾府很是反感。想了想,道“我们不好就要在京城长住,尤其是你,还要,我们必须要住自己的宅子。”

    薛宝琴红了脸,点头道“好了,不用了,我和母亲一同去。可是哥哥你一定要好好考,来一个三元及第。”到这里,薛宝琴很是兴奋,“哥哥一定要来一个三元及第,不定还会名留青史。”

    薛虬白了薛宝琴一眼,“你以为三元及第那么容易”

    薛宝琴却满不在乎地道“我相信哥哥,哥哥是金陵第一才子,一定也会是天下第一才子。哥哥你也相信吧”

    薛虬摇摇头,“不相信”

    薛宝琴望着漫天大雪,自顾自地道“自从父亲去世后,我觉得没有哥哥办不到的事。”

    求推荐求收藏快到京城了,那里的故事会很精彩的。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关注 ”xinwu”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