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会试在即
    div  ign”ener”

    对于外面的那些传言,薛虬并没有太在意,事实上是没有精力去计较。会试马上就要开始。会试分三场举行,三日一场,第一场在初九日,第二场在十二日,第三场在十五日,亦先一日入场,后一日出场。三场所试项目,四书文、五言八韵诗、五经文以及策问,与乡试同。

    实话薛虬一点都没有松懈,对于古代这些考生学子薛虬心里很是佩服,不敢掉以轻心。而远在金陵的薛太太和薛宝琴心里也很是不安,毕竟这是薛家这些年来最重大的事。薛太太去庙里求神拜佛,希望保佑薛虬能高中。这些事薛虬自然不会知道。

    绿莲走进书房,道“大爷,贾府的宝二爷和蟠大爷来了。”

    薛虬一愣神,他们两个怎么来了那天薛蟠根就没有出现,因此薛虬也没有见着薛蟠。薛虬放下手中的书,起身问道“来了有多久”

    绿莲道“没多久,就在正厅等着。”

    薛虬快着几步来到正厅,一眼就看见一身红衣的贾宝玉,旁边还着一穿紫金绣祥云长衫,身材较魁梧的男子,不需多想这就是自己的堂兄薛蟠。薛虬一边走进去,一边笑道“让你们久等了”

    听见薛虬的声音二人皆是望向门口,贾宝玉最是不拘礼,连忙从椅子上起身笑道“薛哥哥,今天我和薛大哥哥特地来看你”

    薛虬笑了笑,走到薛蟠面前躬身道“见过堂兄”

    薛蟠也不在意这些礼节,伸手扶着薛虬的双臂,笑道“虬弟昨天来,正巧我不在家。这次是特地来看望一下虬弟。”

    一听这声音,看着薛蟠那笑容满面的样子,薛虬就知道这堂兄也是一个丝毫没有心计的人,明白点就是一个二愣子。薛虬从红楼梦也知道薛蟠就是被养的不成器,心里什么都没想过,做事也不考虑,别人也就称他薛大傻子。

    薛虬笑了笑,“哪里就劳烦堂兄跑这一趟。”薛虬只能应付着这两个不速之客。

    薛蟠望了一下四周,皱眉道“只是我虬弟你这住的地方实在是太偏僻,太差了,要不要我帮忙另找一个”很是嫌弃的样子。

    贾宝玉也道“是啊这宅子真的是太旧了。要不然就住我们贾府”

    薛虬知道他们看着都是嫌弃,看不起这宅子,但心里也是好意,因此也没与他们计较,只道“不必,我要读书,这里安静些很好。”

    薛蟠满面红光的样子,笑道“早就听母亲虬弟你是金陵的解元,真是可喜可贺。”

    薛虬笑了笑,看见贾宝玉脸色不愉,不愿多谈这个话题,道“堂兄,要不就留下来在这里吃过饭再走”

    薛蟠看着这旧宅子,实在是不想久待,笑道“那里应该是我们为未来的状元爷洗尘,要不就去醉春楼”

    薛虬一听这名字,再想到是薛蟠的,心里就明白几分,不准就是青楼一类的地方。薛虬面露难色道“只是明天就是会试的日子,实在”

    薛虬还没完,薛蟠就道“那正好,今天又不是会试的日子。”薛虬实在是很无语。

    贾宝玉却不傻,对薛蟠道“薛大哥哥,明天就要参加会试,还是让薛哥哥好好准备。改天再请薛哥哥吧”

    薛蟠听后,方才作罢,只道“虬弟,那就改天再请你吧”

    薛虬从来没有觉得贾宝玉也会这样有眼色,笑了笑,对两人道“好,就改天”薛虬心里却想着最好忘记。

    北静王府里,水玲珑正呆坐在长廊旁,一身粉红纱衣,简单又不失大雅,不施粉黛,却依然清丽雅致。一双灿然的星光水眸,直愣愣地望着前方,不知道想些什么。

    秋扇穿着青衫,走过来道“郡主,王爷叫你过去。”

    水玲珑回头皱眉,问道“又有什么事”着便起身。

    秋扇瞧着水玲珑的脸色,忐忑不安地道“郡主,你还是去了就知道。”

    水玲珑一看秋扇这反应,心里就明白了几分,自己心情正不好,谁又来惹自己。水玲珑一脸寒霜,直接朝水溶书房走去。过了长廊,穿过垂角门,到了书房门口自有下人进去通报。

    北静王水溶已经快四十了,却依旧风度翩翩,英俊不凡,抬头看见自己的女儿走了进来,直接道“史家的事,我给你解决了。但是你也要给我做件事。”

    水玲珑并未见礼,直接坐到水溶对面,问道“什么事”

    “这次科举考试里面的考生学子都是人中龙凤,皇上已经答应要在里面选一个给你指婚,这件事你不能反对。”水溶一脸严肃地道。

    水玲珑想也没想,直接拒绝道“不行,这件事我早就跟你过,我不同意。”

    水溶听完水玲珑的回答,眉头紧皱,板着脸呵斥道“你都十五了,其她公主郡主这个时候不是指婚,就是已经出嫁。你看你整天只知道疯玩,哪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

    “我怎么没有大家闺秀的样是不是我应该再柔弱一点,再憔悴一点”水玲珑丝毫不退让,讽刺道。

    水溶自然明白水玲珑话中的是谁,却不接话,只道“你前天是干的什么事那是大家闺秀应该做的”

    水玲珑冷眼看着自己的父王,冷问道“我做错了笑话”

    水溶不愿再这些问题上多,沉声道“皇上已经答应了,并且会让你自己看一下,有没有合适的。”

    “没有”水玲珑起身道。

    “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你不要想着抗旨”

    水玲珑听着水溶的话,心里一阵烦闷,没理他,直接打算出去。

    “玲珑,你还在怪父王吗不跳字。水溶的声音很是疲惫。

    水玲珑停住脚步,在门口,没有回头,只冷冷地道“你为什么还要我走你走过的路”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给力 ”songshu5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