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梅家来人
    div  ign”ener”

    薛虬知道母亲和妹妹很快就要来京城,很是高兴,忙吩咐下人准备好房间以及用具,忙的不亦乐乎。下人们也都很是高兴,这座宅子虽,但也空了几间房,宅子还是有些冷清,想着太太他们来之后应该会热闹不少。

    薛虬看着手里皇上刚发下来不久的玉牌,这是出入皇宫的腰牌,凭这个才能进出皇宫每天参加早朝。想着自己不久之后就要入翰林院做编修这个六品官,心里又有些郁闷。当真的自己金榜题名,高中状元入翰林后,突然感到茫然,自己好像就做官了,一种恍在梦中的感觉。

    绿莲这时候走进来道“大爷,梅家的大老爷和宣少爷来了。”

    薛虬眉头一皱,才送走几位上门拜访的官员,又来了,不能消停会,自己也不过才六品官员。薛虬不知道的是,等他升了官,只怕到时候那些人就再也不能上门了。毕竟朝廷大员不是想见就能见的。这是先打好关系,以后薛虬飞黄腾达,有事也好上门。

    但这个梅家就真是让人无话可,以前就想着怎么摆脱薛家的这门亲事,现在却上赶着扯关系。薛虬叹了一口气,为了妹妹宝琴,少不得要和他们虚以委蛇,真是无趣。

    薛虬一脸假笑,亲切地道“世伯,真是侄的过错。没有前去拜望你,倒累得你亲自上门。”

    梅家的大老爷梅寒之也是在官场上打拼了这么多年,选择性地忽视掉以前瞧不起薛家的事,也一脸笑道“贤侄,要用心备考,不能分心,也是情有可原。伯父又怎么会怪罪呢”

    薛虬笑了笑,“还是伯父明白事理”

    梅寒之将他身旁一位十四岁的后生引见给薛虬,道“这就是犬子梅宣。”又对梅宣斥道“还不快见过你薛虬兄长。”

    薛虬知道这就是妹妹许给的人梅宣,薛虬仔细打量着梅宣,眉清目秀,粉面朱唇,身材俊俏,只是有些腼腆,倒也算得上是英俊少年。

    梅宣看着薛虬,有些激动,毕竟薛虬是三元及第的新科状元,对于读书人来都是崇拜的对象。梅宣腼腆地行礼道“见过薛虬哥哥”

    薛虬笑着点点头,又对梅寒之道“伯父,就不要叫我贤侄了。直接叫我的字云啸即可。”

    梅寒之听薛虬这话,就知道他是在拉近关系,这正是梅寒之所期望的。之前,薛家直视一介商户,答应那个婚约实在是太草率,想着拖延悔婚,但没有料到薛家的这个大爷薛虬居然会三元及第,高中状元,虽现在还只是一六品编修,但新科状元又受到皇上重视,可见前途无量,这亲家必须得做。

    梅宣听薛虬这样的话,很是高兴,他也知道自己和薛虬妹妹的婚约,之前父亲想着悔婚,自己虽没见过薛家姑娘,但不愿失信,对不起薛家姑娘,现在是门当户对,父亲也同意,心里也安心不少。

    “云啸,打算什么时候去翰林院上任”梅寒之一下就驾轻就熟地喊着薛虬的字。

    薛虬也不在意,笑着回道“打算后天就去。明天母亲他们就要到京城,我该接一下。”

    梅寒之听后点点头,等薛太太来之后就可以商量宣儿的亲事了。这要是让薛虬知道了,一定不会同意,这才多大就嫁人,简直是诱拐未成年少女。

    薛虬又道“这以后可要伯父多多关照了。”

    梅寒之知道这是薛虬在给自己面子,他这个新科状元可不是自己所能比的,瞧着薛虬这才十五岁的脸,却已经很是成熟,没有一点年少的张扬轻狂,心里有不禁点点头,笑着道“好云啸既然这样了,伯父自然也要看顾一二。”

    薛虬看着梅寒之那刻满皱纹一脸笑意的脸,不知道接下去该些什么,又望向自己这个未妹夫,问道“梅宣可有参加科举”

    梅宣见薛虬问自己话,恭敬地回道“才过了府试,院试没有过。”着又觉得有些惭愧,自己只不过比薛虬一岁,却连一个秀才都还不是,人家都已经是状元了。

    梅寒之却没想那里去,只道“这次我带他来就是希望云啸你能提点他一二。”梅寒之想着有新科状元指点,宣儿想必会有一些收获,况且宣儿以后走的路少不得要薛虬扶持。

    薛虬做惭愧状道“伯父这不是难为云啸吗伯父学识渊博,久在翰林院做事,怎么就让我来指点。云啸见识浅薄,实在是不敢”

    梅寒之却挥挥手,笑道“你还见识浅薄,你叫金陵其他学子怎么办。你可是金陵第一才子,三元及第的状元郎。”

    薛虬推辞不得,只好应下。这梅宣以后就要经常来薛宅了。

    不多久就到了午时,薛家下人早就预备下饭菜。三人就坐谈话,并没有饮酒。梅寒之也知道薛虬是沾酒就醉,也就吃些菜,着些闲话。

    送梅寒之梅宣出大门时,薛虬知道今天已经是梅寒之放下身架先来看望自己这个晚辈,改天自己必须亲自前去梅府拜望。梅寒之看着薛虬,感叹道“安怀兄,如果知道你已经中了状元,不知道会有多么欣慰。”着两眼角还有泪花。

    薛虬不知道梅寒之这话是真情还是假意,自己少不得陪着伤感,道“父亲泉下有知,相信一定会为儿子感到骄傲。”

    梅寒之点点头,“会的云啸你要注意,官场上比较复杂,你一定看清形势,不要得罪其他官员,否则不定他们什么时候就给你下绊子。你要牢记做官的唯一要诀就是谨言慎行。”梅寒之对于薛虬很是欣赏,两家关系又将会是亲家,梅寒之自然愿意指点薛虬一二。

    薛虬听着梅寒之的这些话,自然也知道这是他真心实意地提点自己,薛虬自然很是感激,俯身道“多谢伯父指点云啸一定会牢记。”

    梅寒之很受用薛虬的恭敬谦逊,笑着摸了摸胡子,道“我们就先告辞了,不用送了。”

    梅宣也抱拳行礼,道“薛虬哥,告辞”

    薛虬点点头,看着梅家父子走远。这些都是建立在自己有了地位,他们才会来给自己面子,如果有一天我失去了这些,他们又会是怎样的面孔薛虬想想都觉得胆战心惊,实在是不敢想象。又想到梅宣这个有些腼腆的少年,薛虬不禁有些想笑,他会不会是妹妹的良配

    大家看完之后,别忘了要加入书架哦可以的话,给一张推荐。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添加 ”hongcha8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