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可有婚配
    div  ign”ener”

    其实薛虬的六品官翰林编修,平常也没什么事,翰林院着是传统社会中层次最高的士人群体,但只不过是负责充经筵日讲、掌进士朝考之事、论撰文史、稽查史书、录书、稽查官学功课以及考选、教习庶吉士等。翰林院无关政治高低,入翰林对于士人学子来是一件很光荣的事。薛虬这个状元只不过是来翰林走一下过场,很快就会被皇上当成亲信培养,可谓是前途无量。

    翰林院的众位官员一点也没有托大,对于薛虬是给足了面子。在梅寒之的一一简绍下,薛虬笑得脸部肌肉都僵硬了。

    薛虬知道这笑脸对人在官场上是必须的,但千万不要相信这笑脸的背后就是善意,笑里藏刀的人多了去了。薛虬可不敢在官场上掉以轻心,尤其是在这封建王朝,动不动就株连九族,实在是不敢有所怠慢。

    梅寒之笑着道“云啸,你这功夫可真轻松,每天只不过是整理一下史书。”

    的确,薛虬负责的事很简单,就算是文武百官上早朝,皇上也只不过问四品以上官员话,也轮不到自己这个六品官员向皇上汇报工作。但薛虬却不能透出一丝开心,只能装作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哭笑道“哪里就那么轻松伯父。”

    梅寒之笑了笑,“你做这样子,给谁看我可告诉你,明天早朝可别迟了。”

    寅时,也就是凌晨,大臣们就要到达午门外等候。当午门城楼上的鼓敲响时,大臣就要排好队伍;到凌晨五点左右钟声响起时,宫门开启。百官依次进入,过金水桥在广场整队。官员中若有咳嗽、吐痰或步履不稳重的都会被负责纠察的御史记录下来,听候处理。通常,皇帝驾临保和门或者保和殿,百官行一跪三叩头礼。四品以上的官员才有机会与皇上对话,大臣向皇帝报告政务,皇上则提出问题或者做出答复。

    薛虬整理着案桌上的书籍,道“这是自然。”

    梅寒之也没有和薛虬多,两人同是在翰林院做事以后会有很多接触的机会,不必急于这一时,当然不包括薛虬被调离出翰林院。

    薛虬仔细打量着房间周围的布置,真是古色古香,书架上摆满了竹简纸质之类的书籍,从历史典籍到九州地理,再有就是历年一些科举所著,真是样类齐全,看着就能感觉到一股浓厚的书卷气息,这里真不愧是文人学子所向往为之奋斗的地方。

    “在看什么”刘昇走了进来,看见薛虬翻看着一些书架上的一些书籍,笑着问道。

    薛虬望了一眼刘昇,将手中的书放回原位,并道“没什么,随便看看。你怎么有空过来了”

    刘昇跟薛虬的关系很是奇妙,明明两人见面的次数没有多少,但却已经可以得上是故友知己。刘昇走到薛虬身旁,也随意从书架上拿下一书翻看着,道“比不上你这个三元及第的状元,我那个就是一个闲职。”

    薛虬白了刘昇一眼,道“什么话,我不也是编修”

    刘昇随意地瞥了薛虬一眼,眼神有些奇怪,里面似乎夹杂着一丝莫名的意味,放好书道“那你可看见有多少官员和我打交道”

    薛虬不知道刘昇心里的想法,拿着一九州志很是感兴趣,走到案桌旁坐下准备细细品读,只问道“你现在还住在槐花巷里”

    刘昇抛掉脑海里的一些想法,回道“没有,上次赏赐的那些财物足够买下一座宅,已经打算接母亲过来了。”

    薛虬听后笑了笑,道“我也打算换一座宅子。现在母亲和妹妹都过来了,金陵的那些下人也来了不少,西偏街的宅子实在了点。”

    虽然知道薛虬这话并没有什么其它意思,但听着心里却还是很不舒服。刘昇望着薛虬,心里没来由地有一瞬间嫉妒起薛虬。只是一瞬间,刘昇就意识到自己失了心,赶紧回过神,对薛虬急忙了一句,“我先走了。”就匆匆忙忙地走出屋子。

    看着刘昇匆忙的背影,薛虬笑着摇摇头,在薛虬心里刘昇一直都是一个温润君子,对什么事都是风轻云淡的模样,看的很开。想不到他也会有这样急忙的时候,真不知道是什么事让他失了往日的温和。

    薛虬不再想了,而是把注意力集中在手上的九州志上,细细翻看起来。

    在翰林院其实一般都没什么事,只有遇到科举考试以及皇宫里面一些重要的日子才会变得很忙。下了早朝,翰林院一般只每天轮着两个官员值日守着,万一有什么大事,也好有个人知道。

    薛虬编修之责也很轻,每月只轮着初三和初四两天负责在翰林院当值,其他时辰都是相当自由的。

    还没到寅时,薛虬就被绿莲唤醒,早早的洗漱,换了朝服,吃了些点心垫垫肚子,早朝的时间虽不长,但也没准发生什么事,就给延迟。薛虬赶到保和殿外等着上早朝,不敢有什么殿前失仪的事,毕恭毕敬地跟着百官进殿,叩拜,接着就像是木头人在保和内殿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但就算是特别无聊,薛虬也不敢分心,万一有什么事,皇上叫到自己,那可不是好玩的,没准等着自己的就是廷杖。

    其实薛虬多虑了,穿着六品朝服,在不起眼的角落处,皇上很难认出薛虬。

    薛虬听来听去,也只有一件大事,就是粤海一带海寇之事。好像一些大臣吵得十分厉害,让皇上很是烦闷,早早地散朝。

    “你就是新科状元薛虬”水溶走到薛虬身边问道。他自然是知道的,但一开始还得这么问。

    旁边和薛虬一起的的梅寒之轻声告诉薛虬这位是北静王水溶,皇上的亲叔叔,薛虬不敢多想,立马躬身回道“回王爷,下官正是。”

    水溶其实对薛虬很是看重,年纪轻轻就三元及第,但他又让自己的女儿那么伤心,心里又有一些不满,直接问道“薛虬,你可有婚配”

    梅寒之心里一颤,难道王爷是想将玲珑郡主许配给云啸。想到这里,梅寒之担忧地望着薛虬,这玲珑郡主在京城里可没什么好名声。

    薛虬心里一动,怎么着北静王突然就问这个问题,但还是恭敬地回道“回王爷,下官并无婚配。”

    “那么王替你指一门亲事如何”水溶开门见山,直接出了自己的目的。

    梅寒之却是眉头一挑,王爷果真是打的这样的主意,只是可惜了云啸。

    薛虬却是赶紧回道“下官谢王爷好意,只是下官心里已经有人了。”

    梅寒之为薛虬的话,心里捏了一把汗,怎么就这么直接的回绝了。

    水溶实在是没想到熟读儒家经典的薛虬,居然会这么直接地自己心里面有人了,并且还回绝了自己的话。水溶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薛虬,想到自己当初没有对父皇不愿意,心里很是沉重,转而叹了一口气走了。

    薛虬受着水溶的打量,心里很是发慌,这样一口回绝北静王的好意,真不知道北静王会不会恼羞成闹。却看着水溶只是叹了一口气,转身走了。薛虬心里很是不解,这北静王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各位别忘了收藏和推荐释家在这里谢过各位了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美女 ”songshu5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