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奔赴两广
    div  ign”ener”

    薛虬在出发之前没有去贾府见林黛玉一面,薛虬就是因为不知道接下来如何面对林黛玉才想着离开京城,努力去放下自己心中的这段感情,或许这仅仅只是自己的单相思。薛虬回头望着这繁华皇城古都,笑了笑,然后转身策马奔腾,留下一路尘土飞扬。

    薛虬不会知道他这一走就会是三年,而在这三年里会发生很多事。

    薛虬这一行人是走的驿道,每个驿都早就知道镇南将军会走这里直奔粤海,因此驿都会接应,不必担心干粮马匹等物。

    薛虬手下的那五百名亲卫,并没有因为薛虬年少,就没把他放在眼里。上次校武场的那场比斗他们也看了,亲眼看见薛虬打赢李大人,这可靠的是真事,他们都是练武之人自然可以看出薛虬武功的厉害。这样一来,也让薛虬少花费一番功夫去震慑他们。

    这五百名士兵由五名骑都尉统领,五名骑都尉也都和薛虬一一简绍过自己。

    “大块头”蒋冲长得异常魁梧,力气更是大得惊人,蓄着胡子,铜铃虎目,家里只是普通人家,蒋冲是自己入伍,再立功一步一步到骑都尉的这个位置。

    “风流鬼”何晟长得白白净净,总是一脸不羁的笑容,听其他人京城所有的青楼他都去过,是家里捐的这个官。何晟是吏部尚书何明的庶弟,但兄弟两人的关系并不好,其实也不难知道哪有嫡子和庶子感情很好的。

    “冷公子”白羽是个典型的闷葫芦,整天板着一张脸,活像别人欠他钱不打算还的样子,但功夫很厉害,也是自己走到这一步。

    还有就是一对孪生兄弟,哥哥李晨和弟弟李曦,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要不是性格不一样,绝对没有人能分辨出来他们两个谁是哥哥谁是弟弟。李家人世代都是武官,李晨的父亲李武珏现在就镇守在西北平川。

    薛虬年纪比这五人都要,并且蒋冲比薛虬大一辈。但薛虬管着他们并没有什么别扭之处,第一是因为薛虬活了两世心里很成熟,第二就是自己的武功并不比他们差,当然也不比他们强。

    蒋冲年长,并且是真的有事,薛虬对于他很是尊重,有什么事都会问一下蒋冲的意见。

    蒋冲奋斗了这么多年终于熬到了骑都尉这个不大不的官上,自然是有自己的一番为官之道,看着薛虬年少却不轻狂,心里实在是很佩服,要知道自己年少时总想着建功立业,自以为天下第一而吃了很多苦头,没想到这薛虬十六为将,却一点骄傲目中无人的样子都没有,又看他很多事都问过自己实在是太圆滑世故了,简直就像是一个活了很多年的老人,深知为人处事之道。

    薛虬如果知道蒋冲是这样看待自己,心里一定会很吃惊,平常人虽然觉得自己成熟,但也没有蒋冲分析的这么透彻,自己的确是活了很多年。

    从京城出发,走水路紧赶慢赶也要半个月才到广州。走陆路,天天骑马也要二十天。薛虬虽然会骑马,并且马术还行,但连续二十天一直骑马,薛虬两边大腿内侧都磨得青紫,但薛虬又不得不忍受,一直咬牙坚持,他可不敢延误军情,更加不想让自己手下的这些兵看轻自己。

    可是薛虬手下的那些亲卫,心里却是在叫苦不迭,怎么这将军每天骑马一点事都没有,怎么都不休整几天,在这样下去真受不了。

    驿里面也有大夫,薛虬并没有找大夫,只是要了一些跌打药酒,每天晚上自己揉那些浮肿的地方。

    看着自己腿上的那些青紫,薛虬不得苦笑道“这是不是自找苦吃”

    就这样这一行人马不停蹄地赶到了两广。两广,又称两粤,包括广西和广东两省,由两广总督管辖。东南沿海海寇猖獗,粤海一带海疆不宁,因为这件事两广总督都已经换了两个。现在担任两广总督之责的是前科举探花田庆安。

    田庆安起来还和薛虬有些关系,他就是当年第一个对出薛虬所给的千古绝对的田秀才,和薛虬一样都是金陵人。当年对出绝对之后,田庆安的名声就在金陵传开了,在接下来乡试中取得解元,最后殿试钦点为探花。

    这田秀才短短四年时间能升到两广总督,实在也是少见。只不过因为前两任两广总督都被罢职,这位置没人敢惦记,也就只有田庆安被推上这个位子,都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薛虬并不知道田庆安也是金陵人,现在他只是一边赶往位处两广交界的梧州,也就是两广治所,一边询问当地人关于海寇的一些事。

    蒋冲等人都很难相信,薛虬堂堂一个将军居然能自降身份去问那些渔民百姓,甚至有时还帮他们做事。他们也意识到薛虬是真的想为百姓除掉这些海寇。

    其实薛虬内心才没有那么高尚,他只是知道自己已经自请出兵,如果没有真正做出一些事,剿灭掉那些海寇,只怕自己的下场会比前两任两广总督的下场还要惨。他可不想害了自己,又害了薛家。

    经过这些天的询问,薛虬也已经大致了解了海寇的一些情况。海寇他们通常是夜晚出来烧杀抢掠,很少会在白天出现。四出抢掠时,常分成几队、十几队甚至几十队,用海螺号互相联络。刀枪磨得雪亮,且大多用武士刀,杀伤力极强。擅长近身格斗、惯于设伏偷袭,常用川字或一字长蛇阵。

    对于那些镇守海边的炮台根就没有用,因为当他们反应过来时,海寇都已经撤退。

    刚开始薛虬的感觉是倭寇,但现在实际看来并不是那么简单。很有可能当地人也混做海盗,借着倭寇的名号出来抢掠。听着很少有机会能反击到海寇,薛虬猜想也许有可能当地官员里面有海寇自己的人,不然不会专挑换防时出现,也不会每次反击都会失败。

    薛虬在心里留了一个底,带着五百亲卫到了梧州。

    为啥点击涨那么快,推荐和收藏就没有起伏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关注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