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结局如何
    div  ign”ener”

    薛虬写完这句话,心一下就静下来了,他不知道林黛玉能否熬过去,他只知道这是他想到的唯一办法,如果林黛玉真得和自己一样,她就应该知道这话中的意思,而且这也是他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蒋冲斜睨到纸上的一句话,也是大感震惊,没想到将军居然还是一个痴情之人,只是不知道究竟哪家姑娘能有这么好的福气。

    薛虬没有在意蒋冲的想法,想着就算是熬过去这一回,但林黛玉的身子也实在令人担心,想到这里薛虬的心里很是沉重,眉头紧锁。

    真的是命中注定吗薛虬不再去想这个问题,只是赶紧让下人被这封救命的信送到京城。

    田庆安看着薛虬心事重重的样子,问道“云啸,事情很麻烦吗究竟是谁出事了”

    薛虬叹了一口气,“是很麻烦但一切都会好的。”至少我们心里都有彼此,不是吗薛虬想到这里,仿佛也看到一丝光明。

    田庆安看薛虬不愿多谈信中的事,也就不再过问,只道“你要记得你可是自请出兵的,可别只顾着京城的事,忘了眼前最重要的事”

    薛虬笑了笑,望着外面的阳光,道“你放心,我可不敢玩忽渎职,丢了我的命。我可还想多活几年。”

    田庆安笑了笑,对薛虬一副好奇地问道“云啸,只是你怎么还未娶妻”

    蒋冲也很好奇,望着薛虬,想知道原因,看刚才信中的话,将军应该有心上人了。

    薛虬摇摇头,神色莫名地道“不可不可”

    两广地带的气候很炎热,阳光很灼烈刺眼,落在门外的石板上泛着一丝光晕,没有一丝阴影。没有风,空气中全是干燥的气息。然而此刻,薛虬的心却是冰火两重天,忽冷忽热,不知究竟是何滋味。

    馆里面林黛玉看着那信上的唯一一句话,眼睛红了,想哭想哭却怎么也哭不出来,就算是想哭也是感动的泪水。

    你若不在,君便不存。林黛玉脸上是时而开心,又是时而伤心,酸酸甜甜万般滋味上心头。哥哥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林黛玉想着这简单的一句话,面色安详,嘴角含笑睡了过去。

    薛宝琴看着林黛玉面带笑意睡了过去,空空地叹了一口气,轻轻走到一旁坐下看着信。你若不在,君便不存薛宝琴反反复复地念着这句话,心里很是感动,但更加多的是难过。多美的一句话,只是听着却又让自己感到如此的悲伤。哥哥,难道你真的放不下这段情吗喜欢一个人真的能做到生死与共

    薛宝琴转过头望着躺在床上的林黛玉,心里莫名地担心起来,你们真的会有结果吗看着林黛玉脸上的笑容,薛宝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母亲,这件事怎么办”薛宝琴现在对于自己哥哥和林姐姐之间的感情很是纠结,一方面知道他们两个之间是没可能的,但另一方面又为两人的感情所感动,实在是不知道该阻止,还是该祝福。

    薛太太望着手中的这封信半天不曾言语,最后也只是叹了一口气,道“随缘吧”

    薛宝琴问道“母亲,难道他们两个之间一点可能都没有”

    薛太太眉目之间藏着忧虑,感慨道“虬儿,不一样了,自他父亲过世之后,他仿佛一夜之间就长大了,什么事都有自己的看法。他很好,真的很好,一直都在为薛家努力。我知道他不喜欢官场,但还是去考科举。要不是上次他哭着对我出那番话,我怕我都会忘记他才十六。琴儿,我很怕,我真的很怕。我怕他会真的因为这件事而彻底毁了。”

    到最后,薛太太哭了起来,“看着他的这句话,就知道他不可能就这样放下这段感情。虬儿,我苦命的虬儿为何要喜欢上她你们之间是真的没可能啊”

    薛宝琴看着母亲哭了起来,自己也控制不住流出眼泪,他也知道哥哥一直都很努力,为了自己,为了母亲,三年以来每天都是刻苦练功和读书,还要打理父亲留下的生意,在这单调重复的日子哥哥从来都没有放松过,整天都是笑言以对,但是没想到居然会经历这么痛苦的一件事。

    薛宝琴流着眼泪,声啜泣道“母亲,哥哥会好好的,一定会好好的

    哥哥会好好的吧哥哥这么好的一个人一定不会让他受这样的苦楚。薛宝琴心里这样想着。

    贾母身边的鸳鸯很是惊讶林黛玉的气色似乎好了许多,整个人看着也不再是那副死气沉沉的模样,虽还是很瘦,仿佛风一吹就会倒下,但比前几日可要好多了。

    鸳鸯这是代替贾母来看林黛玉的,有些疑惑和惊讶地对紫鹃道“姑娘看着好些了。”

    紫鹃点点头,道“是的今天王太医也很是奇怪。猜测是姑娘的心事解开了。”

    鸳鸯点点头,她也知道林黛玉是感染风寒,再加上忧思过度,才累垮了身子。现在看来应该是姑娘心病被治好,要不然不会一下子好的这么快,太医才过准备后事,只是不知道这林姑娘究竟是因为什么事才病倒的。

    鸳鸯问道“紫鹃,你知不知道姑娘的心病究竟是怎么回事”

    紫鹃摇摇头,看着旁边雪雁在忙自己的事,压低声音才道“不知道,只是应该与琴姑娘有关。”

    鸳鸯很是不解,怎么会与琴姑娘有关,疑惑道“这怎么”

    紫鹃只道“我只知道姑娘和琴姑娘了一会子话,神色似乎就有些恍惚。这次也是琴姑娘给姑娘看了一封信,姑娘似乎才好的。”

    鸳鸯点点头,心里想着这琴姑娘和林姑娘之间会有什么事,还害得林姑娘成这个样子,鸳鸯不待多想,赶着回贾母,对紫鹃了一句,“照顾好姑娘,我去回老太太了。老太太那还惦记着。”

    紫鹃点点头,送鸳鸯出了馆。

    林黛玉气色确是好些了,早上也吃了些,半靠在靠枕上,林黛玉望着纱窗外面的翠竹,想着薛虬的那句话,喃喃道“我们会好好的吗不跳字。

    浅雀没听清林黛玉的话,她心里也清楚林黛玉为什么这病会好些,心底里叹了一口气,实在是很想明白地告诉林黛玉,你们两个是没有可能的。但她知道这可能又会害死林黛玉,就是不知道薛大爷对姐的什么。难道薛大爷也是这样想的

    浅雀不敢再想下去。

    各位推荐一下啊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快来看 ”hongcha8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