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久别相聚
    div  ign”ener”

    薛虬没有话,因为他根就不出话来,也不知道该什么。薛虬抱着薛太太,闭上眼睛任凭泪水沿着脸颊缓缓流下,心里感觉很幸福,很高兴。

    薛太太比薛虬已经快矮了一个头,靠在薛虬的肩上,轻轻抚着薛虬的背,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看着母亲和哥哥在那抱头哭泣,薛宝琴也流下眼泪,赶紧用手帕擦了擦,走了过去,嘴角含笑道“母亲,哥哥回来应该高兴才对,快别伤心了。”

    薛太太低下头用帕子擦拭这自己的眼泪,道“对对对”又转过头对王福道“今天的饭菜你们要记得多做些大爷喜欢吃的,像八宝鸭、珍珠丸子、洪字鸡丝黄瓜、芫爆仔鸽、花菇鸭掌、五彩牛柳,还有别忘记了大爷不爱吃软饭,只吃硬饭。哦,对了。大爷不喝酒,只爱喝龙井,别忘了这个。还有”

    “母亲”薛虬看着薛太太不住嘴地叮嘱个不停,心里暖暖的,但还是道“母亲,这些不用。他们也知道。”

    薛太太又叮嘱了一句,“让厨房里面的人快些”这才转头望着薛虬问道“虬儿,你饿不饿”

    薛虬想在宫里皇上已经赐了一顿饭,但看着薛太太眼神中的关切子,还是点点头,道“是儿子饿了”

    着薛虬扶着薛太太的的右手,往正堂走去。王福也赶紧往厨房那边交代去了。

    薛太太眼神一直留在薛虬身上,并心急地问道“除了额头上的伤,身上还有没有其他伤,你可别瞒着我。”

    “母亲放心,儿子绝对不敢欺瞒母亲”薛虬笑脸以对。

    薛太太轻轻拍着薛虬的手,眼中全是欣慰,道“你回来了就好了,就好了”

    薛虬扶着薛太太进了正堂,又扶着薛太太坐在正椅上,跪下道“儿子不孝,害母亲担心了”

    薛太太看着薛虬跪在地上,心里一时间不知道作何感想,只叹了一口气,才道“你起来吧”

    薛虬起身笑道“母亲,你知道吗儿子这次要被封侯了,皇上亲口对我的,只待明日早朝时颁旨了。”

    薛太太看着薛虬欢喜的样子,其实心里没怎么高兴,只叹道“我宁愿你不做什么侯爷,也不想你受那些伤,吃那些苦。”

    “儿子没有吃什么苦,吃苦的都已经死在那里了,再也回不来了。”薛虬道最后声音渐渐隐没,仿佛是自己在呢喃,眼神里透出一丝悲凉。

    薛太太瞧薛虬的神色似乎很是悲伤,赶紧问道“怎么了,虬儿”

    薛虬摇摇头,自己过要忘记那些日子的,怎么又想起了,“没什么,只是想起一些事。”

    薛太太也没多问,她也知道薛虬是上过战场,肯定会有些变化,只道“你堂兄被带到大理寺了,这件事你知道吗不跳字。

    “刚刚妹妹是堂兄被衙门带走了,并没有是大理寺。”薛虬摇摇头,道。

    薛太太脸色不大好,又咳嗽了几声,才道“这件事我也是刚知道,匡太太薛蟠的性命无虞,只是不知道会怎么判”

    薛虬当然知道是怎么判的,薛蟠会逃过一劫,现在有自己这层关系更加容易脱罪。但薛虬此时并没有把心思放在薛蟠身上,看着母亲的咳嗽,薛虬猛然惊醒,红楼梦中母亲似乎很早就去世了,并没有如今活得久。薛虬提声急问道“母亲,身体怎么了可有找过大夫”

    薛太太摆摆手,“不用了,只是这些天累了些,不妨事。”

    薛虬心里不放心,劝道“但母亲还是要找个大夫好好的瞧一瞧,不然做儿子的心里也不放心。”

    薛宝琴也道“是的,母亲还是找个大夫瞧一瞧,别真的”

    “好好好听你们的”薛太太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都如此孝顺关心自己,心里是十分高兴,笑着道。

    “什么听我们的明明就是听哥哥的,我不是过,但母亲根就没有放在心上。”薛宝琴故意撒娇道。

    看着薛宝琴吃醋,薛虬笑着道“你还吃你哥哥的醋,你哥哥一开始可是把母亲交给你照顾的,你可是保证过一定会好好的照顾母亲。”

    薛宝琴一听这话,也就不大好意思,只低着头道“我有好好的照顾母亲”

    薛太太笑着道“是是你有,你有可是再过不久你就照顾不了我了。”

    薛宝琴明白母亲话中的意思,脸一红,低着头不再话,双手绞着手中的帕子。

    薛虬一听母亲的话,再一看妹妹娇羞的模样,问道“是不是妹妹的日子定下了”

    薛太太点点头,“你已经启程回京,就没有告诉你。梅家的人迫不及待地想把琴儿迎娶过去,他们怕有什么变故。”

    “妹妹可见过梅宣那子,可还愿意”薛虬只在乎薛宝琴的想法,要是妹妹不愿意,凭他现在的地位自有办法让梅家退步,但绝对不会坏了妹妹的名声,于是直接开口问道。

    薛宝琴知道自己哥哥是为了自己着想,才会这样的话,红着脸轻轻地点了点头,“他很好”

    薛虬很是惊讶,望着薛太太,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薛太太眼含笑意,道“她见过梅宣一次,两个人就在梅府花园巧遇了一次,了一会话。之后回来就一直发呆,你她会不愿意”

    “母亲”薛宝琴听着母亲这样自己,感到很是难为情,不想让薛太太再下去。

    薛虬点点头,心里清楚了,对薛宝琴道“妹妹,你放心他以后要是敢欺负你,我会让他尝一尝我的拳头。”

    薛宝琴笑了笑,“好啊以后我就靠哥哥撑腰了。”

    三年过后薛虬才回来,薛虬和母亲妹妹一直聊着这三年来自己在两广的一些事,薛太太也提了三年里京城的一些人和事,一直聊到很晚,但在这期间始终没有提起一个人。

    不是忘记,是不愿提起,或许谁都不愿破坏这难得的平静。

    求推荐求收藏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福利 ”xinwu”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