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病情如何
    div  ign”ener”

    薛虬额头上的伤口,给那俊秀的脸庞添了几分冷漠,倒不是难看,只是少了以前的儒雅。林黛玉瞧着那伤口,道“云啸,你的伤”

    薛虬身子一怔,低声问道“是不是吓到你了”

    “没有”林黛玉急忙摇头,赶紧道“那一定很疼吧”

    薛虬摇摇头,看着林黛玉水雾弥漫的双眼,笑道“都过去了”

    浅雀这时候走过来,给林黛玉披上一件翠云金外套,并道“姐,可别受凉了。侯爷过来了,还是进屋去吧”

    林黛玉点点头,转身往屋内走去,只是目光一直停留在薛虬身上。

    薛虬面带笑容,如清风拂面,迈着步子走了进去,道“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别不爱惜自己的身子。这次我特地从太医院请来刘太医来给你看看。”

    林黛玉望了一眼薛虬身后的刘太医,躬身行礼道“多谢刘太医了。”

    刘太医已经将近五十岁,头发黑白相间,但气色很好,并没有穿官服,穿着一身靛青色长衫。刘太医一直都是为皇后和妃子把脉诊治,这次是薛虬特地请他过来的。刘太医自然知道薛虬的身份,恰好今天不当值,也就愿意给薛虬这个面子,过来看一看。毕竟薛虬堂堂一个镇南侯亲自来请自己了,自己也不好拒绝。

    刘太医笑着摆摆手,“不敢当,这是镇南侯来请的老夫,你要谢就谢镇南侯吧”

    林黛玉低头浅笑,不在话,走到红花沉木四方桌旁坐下,并吩咐下人给薛虬和刘太医上茶。

    刘太医放好自己的药箱,打开取出手枕和丝带,就给林黛玉把起脉来。薛虬也不敢在话,心里不免有些紧张,望着刘太医生怕他出什么话来。

    林黛玉倒不在意自己这病来来回回一直不见好,倒也没太大的指望,只是看着刘太医渐渐严肃的表情和紧皱的眉头,心里还是有些担心,问道“怎么了,刘太医我这病是不是”

    刘太医瞧了一眼薛虬,才问道“你是不是每逢刮风下雨之时,就会犯病以前是不是还险些撑不过去”

    薛虬心里很是慌乱,很怕林黛玉会像红楼梦中写的那样,很早就去世。

    林黛玉点点头,“刘太医,我这病自生下来之后就一直有,现在也就是吃些外祖母给配得药丸。”

    刘太医脸色一正,“药怎么随便吃,要知道药有三分毒。虽是什么调养身子的补药,也不能随便吃。把那个药丸拿来给我瞧瞧。”

    一旁着的紫鹃赶紧把收好的药丸拿来给刘太医瞧一瞧。

    刘太医拿着药丸反复瞧了瞧,又碾碎闻了一下,尝了些许,良久才把药丸放下,道“以后这药就不要再吃了。”

    林黛玉心里很是不解,问道“刘太医这药怎么了有什么事吗不跳字。

    刘太医点点头,“你的病是先天不足,再加上忧思过滤,寒气入体,这药身没问题,只是烈属补药,这一阴一阳在你体内纠缠,会直接耗了你的元。”

    林黛玉一知半解地点点头。

    薛虬却是直接焦急地问道“刘太医,那这要不要紧会不会”

    刘太医望着薛虬,没什么话。薛虬却是心里一沉,他已经看出了刘太医眼中的含义,心神恍惚,却强撑问道“刘太医,你看要不要开个方子”

    刘太医点头道“自然是要的。”起身走到书案旁。早就有丫环已经在书案上准备好了纸笔,刘太医提笔写完之后,拿着方子道“林姑娘,以后还是不要太过忧思。”

    林黛玉点点头,想了想又道“刘太医,我这病是不是很严重”

    刘太医摇摇头,并没有回答林黛玉的问话,只是道“这方子是固培元的,里面的一些药材都很普通,只是补血顺气。等过段时间我再来看看。”

    薛虬赶紧躬身行礼道“那就多谢刘太医了”林黛玉一看也赶紧起身谢过刘太医。

    刘太医没话,只是深深地望了一眼薛虬,眼神中的意味不需多想,是要出去谈一下。

    薛虬心中忐忑,但面上依旧平静,对林黛玉道“黛玉,我先送一下刘太医”

    林黛玉点点头,不疑有他,只是对刘太医道“刘太医,恕不远送了”

    刘太医不再多和薛虬一同走了出去。

    “你什么”薛虬很难相信刘太医的话,震惊地问道“难道没有办法了”

    刘太医叹了一声,道“只是很难有孕,但也不一定。她的身子虚弱,就算以后有孕,能不能生下还是一个问题。她这病只能慢慢调理,我不敢用药性太强的药,只能是温药慢理。看她现在这个样子,要是一直服用那个药丸,只怕活不了多久了。现在就算是停了那药,只怕寿命也不长。”

    薛虬头一阵眩晕,恍惚不知身处何地。回过神来,一把抓住刘太医的衣袖,横眉冷皱,一脸煞气,厉声道“你一定要救她一定要救她”

    刘太医并没有因为薛虬的失态而生气,只道“我只能尽力而为了。”

    薛虬冷眼直视着刘太医的目光,最终只是陡然地松开了手,沉声道“你一定要救她一定“

    刘太医沉默着没话。

    “碰”地一声,紫鹃在不远处,手中的茶杯跌碎,白瓷碎几块,尖锐的破裂处闪着冷芒,茶水很快地浸湿了那石砖。

    薛虬红着眼睛,回头冷冷地瞧着紫鹃,不发一言。

    紫鹃看着薛虬的目光浑身发抖,自己仿佛置于冰窖之中,冷风袭来,寒意逼人,冷彻心肺,冰入骨髓。

    良久,薛虬才冷冷地了一句,“你要是敢把这件事出去,后果我会让你会知道的”薛虬清楚地知道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如果传出很难有孕,并且寿命不长,这件事有多严重。

    紫鹃战战兢兢地不知该做何反应,只是呆呆地在,薛虬刚才那眼神给她的压力太大了,仿佛就像是一匹饿狠了的狼,随时都可以将她撕碎。

    薛虬转头对刘太医道“刘太医一路好走,我就不多送了,这件事还要刘太医尽力。”

    刘太医没话,他知道那个丫环是自己撞上来了,自己明明想着避开下人,但没想到她还是跟上来,怨不得谁。刘太医点点头,往馆门口走去,那里自有婆子会带他出去。

    薛虬冷哼一声,不再多,一挥衣袖,进了屋内。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添加 ”songshu5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