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两难无解
    div  ign”ener”

    “刘太医,我母亲怎么样了”薛虬一看刘太医已经诊治完,赶紧问道。

    刘太医望着薛虬,心里也很同情薛虬,摇摇头道“只能尽力而为了”

    这一句话像是最后的宣判,直接判了薛虬死刑,他已经猜到了结局。薛虬神情恍惚,他笑了,笑得有些瘆人,他又哭了,泪水晶莹却已破碎。

    薛宝琴在床边,静静地抹着眼泪,她心里很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没想到母亲的病已经到了如此严重的地步。

    刘太医一边整理着药箱,一边道“薛太太患的是痰症,痰在肺多为燥火,盖肺为娇脏,既不耐湿,更不耐燥。燥热伤肺,肺阴不足,虚火灼金,炼液为痰,其痰少而难出,是为燥痰。只能先静养着,记住切莫不要让她再动气,这病也只能静养着。”

    薛虬茫然地点点头,他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面对母亲,更加不知道如何面对林黛玉,她们一个个都这样,薛虬心里感到很冷,接下来的路该如何走。

    刘太医看着薛虬精神恍惚,心里猜想着接二连三这样的事,任谁都会受不了,叹道“侯爷,你不要太过悲伤,天意如此”

    “天意天意天意”薛虬像是一具空壳,眼神空洞,嘴里反复念着这两个字。

    刘太医也知道这一时半会薛虬是接受不了,将手中的方子交给旁边的李嬷嬷,并叮嘱道“枇杷叶、天花粉、瓜蒌实,这些一定要是新鲜的”

    李嬷嬷抹了抹眼角的泪水,点头道“是太医放心”着就带着两个丫环下去,想来是去煎药了。

    薛宝琴声音哽咽道“刘太医,我母亲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

    刘太医看着躺在床上的薛太太,道“不久后,应该就会醒来。”

    王福一看薛虬根就心不在焉,只好对刘太医告罪道“刘太医,我待我家侯爷送送你”

    刘太医没在意这些事,望了薛虬一眼,只道“你们看着点镇南侯”完,刘太医就跟着王福走了出去。

    薛宝琴看着自己的哥哥魂不守舍的样子,心里一慌,流着眼泪道“哥哥,你还好吗不跳字。

    “我我很好啊”薛虬木然地看着薛宝琴,回道。

    薛宝琴一看心里更是不安,声道“我知道哥哥很喜欢林姐姐,但是哥哥你能不能看在母亲现在这个样子,就不要再提这件事了”

    薛虬没有任何回答,没有任何反应,良久才点头。

    这简单的一点头,薛虬知道自己的心也随之死了,就让自己对不起她吧

    既然不能在一起,就让自己心死吧

    不是死心,而是心死

    薛宝琴看着薛虬毫无生气的眼神,心被深深刺痛,张了张嘴唇,但最终还是没有什么。

    “母亲你醒了你还好吧”薛宝琴一看母亲睁开了眼睛,立马欢喜地扑到薛太太身旁,高兴地问道。

    薛太太对着薛宝琴点点头,接着目光落在薛虬身上。

    薛虬望着薛太太,一绽笑颜,如往日一样美丽的笑颜,轻声道“母亲,你感觉怎么样还好吗不跳字。

    薛太太直直地看着薛虬的眼睛,她不知道怎么了,薛虬的眼神太过正常,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薛宝琴轻声地道“哥哥,刚才答应了,不再提那件事。”

    薛太太这才恍然,想起自己突然晕倒,问道“我这是怎么了大夫怎么”

    薛宝琴头一低,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母亲事实。

    薛虬却是已经端过来一杯茶,跪下道“刘太医,母亲只是一时气急,不妨事。这件事是儿子不孝,害母亲生气伤身了。”

    薛太太看着薛虬,又看了一眼薛宝琴,知道自己的病绝对不会是这么简单,但自己也就当做不知吧薛太太一抬手,道“快起来吧只要你不再那件事,母亲就不会生气。”

    薛虬起身来,将茶递给薛宝钗,脸色平静地道“母亲放心,儿子不会再提那件事了,不会再让母亲费心劳神了”

    薛太太点点头,略起身抿了一口茶,接着就吐到薛虬端过来的漱盂,才又躺下,看着薛虬平静无澜的样子,薛太太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只能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自己做的是对的。

    “紫鹃,你怎么了”林黛玉看紫鹃似乎心不在焉,问了一句。

    紫鹃一愣,回神望着林黛玉,心里一慌,赶紧道“没什么”

    林黛玉笑了笑,指着紫鹃手中的那个青瓷白鱼盘,问道“那你怎么一直在擦那个盘子”

    “啊有吗不跳字。紫鹃手一抖,手中的盘子跌碎在地,碎成几块。看着破碎的盘子,紫鹃想起薛虬那个杀意横生的眼神,心里惴惴不安,冷汗直流。

    林黛玉走了过去,瞧着紫鹃的脸色苍白,额头直流冷汗,问道“紫鹃,你究竟怎么了身子不舒服吗要不先休息会”

    紫鹃点点头,出了屋子,但是不是去休息了,而是去了贾母所在的东正房。

    贾母睁着眼睛,盯着紫鹃,疾声严厉问道“你的可都是真的玉儿真的很难有孕,并且还寿命不长”

    紫鹃跪在地上点点头,道“太医,那个药丸害了姑娘”

    贾母徒然地半躺在榻上,道“这件事你绝对不能对任何人起,知道吗不跳字。心里却已经在盘算林黛玉不能嫁给宝玉了。

    紫鹃惶惶然地点头道“老祖宗放心,我绝对不会出去的。”我也绝对不敢出去,紫鹃心里这样想着。

    贾母摆摆手,“你先下去吧把鸳鸯给我叫进来”

    紫鹃恭敬地点头,走了出去,并对鸳鸯了一声,就往馆去了。她不知道她这一,后面会发生什么事,她只知道她的卖身契就捏在贾母手里。

    紫鹃看着这一路上园子里的美丽景色,心里却是沉甸甸的,心里感到惶惑不安,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事。

    当初宁府里面的赖大就曾过爬灰的爬灰,养叔子的养叔子这些私密事。这么大的一个家族,里面又会有什么秘密可言。所谓的不为人知,只不过是自欺欺人。

    没过几天,荣府里面就传出了林姑娘不能生孕,并且还是短命的事,而这一切才刚刚拉开了序幕。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福利 ”xinwu”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