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侯府喜事
    div  ign”ener”

    薛太太看薛虬又呆在书房里没有出来,忍不住对身旁的绿莲问道“虬儿一直都呆在书房吗不跳字。

    绿莲摇摇头,道“不是侯爷每天练了一会武,和太太用了饭,就回书房了,有时会吹竹箫,有时会弹琴,和往常没什么不一样。”

    薛太太没话,心里却在苦笑,怎么可能和往常一样

    薛太太走了进去,一眼就看见薛虬呆坐在窗边看着窗外的景色,出声问道“虬儿,你怎么了”

    薛虬回头一看是母亲,赶紧起身相迎,扶着母亲坐到椅子上,问道“母亲,怎么过来了刘太医可了,你这病可要好好静养”

    薛太太笑了笑,“那就那么虚弱了,你呀,别一整天就呆在书房”

    薛虬没话,只是叫蓝蕊给母亲上茶。

    薛太太看着一如往常的薛虬,心里很是不安,她总感觉薛虬身上少了什么,但又不出来究竟少了什么。

    “你的亲事该定下了”薛太太最终还是出了这句话。

    薛虬眼神依旧清明,转而笑着道“一切由母亲做主”

    十月初九,京城里绝大多数的人都知道今天是镇南侯嫁妹的日子,很多人都想着来瞧一瞧这热闹。

    薛宝琴穿着红色的百鸟朝凤嫁衣,坐在铜镜前,长裙及地,红色似火,长发束起,盘成牡丹样式发髻,金钗相间,相映成辉,明丽闪耀,雪白的脸颊透出一丝娇羞,眉眼描线,眼含柔情,殷红的嘴唇如玫瑰般娇艳,巧的鼻子沁出些许汗,双手紧紧握着同心锁,薛宝琴很是紧张,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巧儿拿着红盖头,递给薛王氏。这薛宝琴出嫁,自然大伯母薛王氏来束髻,旁边的几位婶婶,也都帮着检查薛宝琴的装饰有无纰漏。

    薛宝琴的舅母陈乔氏也在一旁看顾着,毕竟这薛宝琴就只有陈远桥这一个舅舅,作为舅母的自然要来送薛宝琴出嫁。

    现在薛宝琴的身份是镇南侯唯一的嫡亲妹子,宫里面也赏赐了一些东西,这让前来道喜的人心里是更加清楚皇上对于镇南侯的看重。

    贾府里面这次也来了不少人,就连嫁给孙绍祖的迎春也来了,这当然是孙绍祖的注意。现在在官场的人,基上没有人不想和薛虬攀交情的。

    但有一个人没来,那就是林黛玉。

    薛宝琴的闺房里,一时之间都快挤不下了,一些长辈也就移到偏房,闺房里只留着一些年轻的姑娘,像薛宝琴的一些堂妹表姐自然是凑过来笑笑,看着薛宝琴穿着这样精致的嫁衣,心里很是羡慕。

    “快一点,梅家的人快来了。别误了吉时”李嬷嬷走进薛宝琴的厢房,对着丫环们道。

    这句话一出,丫环们顿时不敢在笑,谁都不敢在这当头误了事,要不然那罪可就大了。

    薛王氏也就扶着薛宝琴往前院走去,身后跟着一大群亲戚姑娘,个个都是一脸欢笑,喜气洋洋。

    前院也是高朋满座,亲友满堂,推杯敬酒好不热闹。众人都是知道薛虬不能喝酒,一沾酒就醉,因此这敬酒的事也就交给薛虬的几位堂弟。

    白夏急急忙忙跑过来,气喘吁吁地道“侯爷,北静王来了。”

    薛虬一愣,北静王怎么会来,难道是因为玲珑郡主的关系,但自己统共也没和她见过几次,但还是立马起身对着桌席上的众人道“我先过去迎一迎北静王”

    众人也都听到白夏的话,心里也很震惊,这北静王一向是淡泊名利,不太与大臣们相交,怎么会亲自前来道喜。刑部尚书匡旭起身道“我们一起去迎一下北静王,千万不要怠慢王爷了”

    众官员都是点头,要知道现在的皇上对于北静王这位皇叔那可是相当敬重,虽北静王一向不爱参与政事,但皇上很多事还是与北静王相商。

    薛虬也知道北静王水溶的身份,也就带着众人往侯府正门走去。

    水溶则是一身常服,紫色长衫,墨色玉腰带,上好的盘云玉佩系在腰带上,手执一把绘竹折扇,长发披肩,虽已经四十多,但依然是儒雅俊秀,自有一股贵气。

    而北静王身旁在的一名美丽女子,正是北静王的独女玲珑郡主,一身鹅黄鸭水秋衫,浅红缀花披肩,头饰碧玉紫金钗,一看就知道是精心打扮了的,一瞥一笑如牡丹花开一般美丽动人。

    “参见王爷”薛虬并着众官员一起跪拜下,道。

    北静王水溶手一挥,手中折扇应声收起,笑着道“不需多礼,今天我是特地来道喜的,就是不知道这镇南侯欢不欢迎”

    薛虬躬身道“哪里,王爷能亲自前来,可不是我这镇南侯府的荣幸”

    水溶笑了笑,示意身边的下人将自己带的礼奉上去,并道“这我可还带着女儿前来,知道镇南侯是风度翩翩,一表人才,又年轻有为,当初我就问过你,想着有没有福气做你的岳父”

    众人心里都是为薛虬感到担忧,这玲珑郡主的名声真是不好,难听点,明明是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做人做事却像一个泼妇。

    薛虬脸色未变,心里依旧平静,堂堂北静王应该不会当着文武百官的面逼婚,躬身道“王爷厚爱,却不敢高攀。”

    水溶笑了笑,并没有什么因为薛虬的拒绝而恼怒,毕竟这个问题他早就问过薛虬了,只不过那次并没有今天的如此明白。

    水玲珑静静地在一旁,美眸一直看着三年未见的薛虬,心里万般酸楚,但看见薛虬额头上的那道伤口,又心生疼惜。

    薛虬并没有望水玲珑,他也听了一些关于水玲珑的传言,很是敬佩她,但是自己喜欢的人不是她,这件事薛虬心里无比确定,有些事不是或早就是或迟,但是发生了就注定不会再改变。

    谁也不能回到过去,改变开始,改写结局。

    这时候兵部尚书李大人走上前道“王爷,你能前来可真是给镇南侯面子,赶紧进去喝几杯喜酒吧”

    水溶点点头,带着水玲珑往府里走去。

    薛虬在一旁,让北静王和水玲珑走在前面。水玲珑经过薛虬身旁时,脚步一停,偏头望着薛虬,目光中含着浓浓的关切之意和淡淡的娇羞。

    薛虬脸色不变,依然挂着温煦的笑容,目光却清冷如水。

    两人的距离只一步之遥,风轻轻地吹着,鹅黄衣衫与暗红衣袖刹那间触碰,如蜻蜓点水般短暂,亦如微风拂面般无痕留下。水玲珑并不在意薛虬清冷的目光,略行礼道“镇南侯可还记得我”

    旁边的众人都是疑惑不解,怎么这薛虬还与玲珑郡主有什么牵扯

    “当然记得当初刚到京城时,可不就是我救了郡主纵马险些撞到的人”薛虬淡淡地道,仿佛就像是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

    水玲珑脸色一白,她没想到一见面薛虬就会出这样的话,不对他不应该是这样的。

    其他众人却是明白了,难怪玲珑郡主会这样的话,只是薛虬再怎么样也不应该直接出来,这不是让北静王难堪吗

    水溶微咳一声,回头对水玲珑道“玲珑,看样子,你和镇南侯很有缘啊”

    水玲珑没话,转头跟着水溶往府里走去,她猛然知道薛虬变了,三年前就算自己对他那样的话,他也不会像今天这样伤人,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他变成现在这样

    或许薛太太不知道的事,水玲珑猜到了。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美女 ”xinwu”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