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至此一刻
    div  ign”ener”

    薛虬一身大红喜服,描金绣玉,身形修长,墨色长发束于背后,俊秀的脸庞带着欢喜的红晕,挺秀的鼻子,红色的嘴唇微微向两边翘起,灿烂的眸子透出明亮的光芒,额前的伤疤并没有影响其魅力,端的是一个俊秀少年郎,意气风发,玉树临风。

    骑着马的薛虬带着迎亲的花轿正前往荣国府,一手握着缰绳,一手握着马鞭,手心都出了汗,在这一刻薛虬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耳边传来喜乐声,薛虬感觉到很兴奋,这种感觉让薛虬想策马狂奔,大声喊出自己心里压抑着的话,但薛虬只是紧紧握着,努力让自己冷静,看着不远处的荣国府大门,薛虬神情恍惚,一时之间竟忘了下马。

    白夏一看薛虬失神并没有下马,赶紧提醒喊道“大爷,大爷到了已经到荣国府了”

    薛虬回过神来,翻身下马,环视了一眼旁边那些看热闹的百姓,以及府里来的那几个宾客,心里感到有些可惜,妹妹出嫁时可不是现在这情景,但马上薛虬就抛掉那些想法,能娶她就是自己最大的幸福了,只是不知道她会不会在意。

    荣国府倒也没有因为薛虬被削了侯,而对这件事反悔。对于送林黛玉出嫁倒也舍得铺张一下,并没显得很寒酸。薛虬曾经过话让他们绝对不敢有别样心思,况且贾母知道以林黛玉的身子,薛虬才是最好的归宿。

    在大门等着薛虬是贾琏,贾赦贾政碍于现在与薛虬的身份差别,并没有出来迎接。

    贾琏知道自己孝中娶亲,还有印子钱的事薛虬都知道,不敢有所怠慢并没有刁难,直接让薛虬带着花轿进了大门。

    而现在大观园馆里面来的人却是很少,贾母倒亲自给林黛玉梳妆了,只是这荣府的金疙瘩贾宝玉魔障了,心里一直记挂着,也只是略伤感了几句,也就走了。

    林家的人都不在,也就没拜别双亲这一事。王夫人邢夫人作为舅母应该陪着,邢夫人倒还好一直都陪着,等着林黛玉上花轿,只是那王夫人只打发一个丫环来,自己则是去照料贾宝玉了。这林黛玉出嫁王熙凤操办,自然是在场的。探春惜春等姐妹也只送了一份礼聊表心意,她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老太太会答应这门亲事,在她们看来这们亲事是怎么也不能答应的。

    林黛玉并没有在意旁人的看法,在她听到薛虬真得来求亲时,她的一门心思就落在了这上面。心病还须心药医,这话得是一点也没错。

    浅雀看着林黛玉欣喜的模样,心里也为林黛玉感到高兴。雪雁等人也是一脸欢喜,在她们看来薛虬就是好的,对林黛玉是一片真心,有什么会比嫁得如意郎君还要高兴的。

    盖上了红盖头的林黛玉轻轻摸着身上的血红嫁衣,眉眼如画,浅描深绘,肌肤如白色丝绸,脸上全是幸福。

    “大太太,迎亲的人来了。”一名丫环跑进来道。

    邢夫人点点头,道“知道了,这就过去。”完,邢夫人就和王嬷嬷扶着林黛玉出了馆。后面跟着的就是贴身丫环浅雀雪雁以及紫鹃。

    紫鹃坚决不做陪嫁丫环,但奈何贾母发话,只能从命。贾母也知道林黛玉很难有孕的事传出来,必须要给薛虬一个交代,只能放手。

    薛虬对着贾政贾赦行了一礼,这是必须的,他们毕竟是林黛玉的舅舅,这荣国府是林黛玉的外祖家。

    贾政是一脸痛惜地看着薛虬,这好好的镇南侯都没了,但清楚这件事已成定局,改变不了薛虬的决定,只问道“云啸,你你这么做值得吗不跳字。

    薛虬并没有回答贾政的问题,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们早就知道了,一脸笑容地道“舅舅,我会好好的对玉儿”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笑闹声,薛虬知道是林黛玉来了。

    看着那步子迈进门槛,薛虬像个呆子在发笑,那身鲜艳的红色一瞬间就让薛虬失了心神,薛虬握紧拳头,他知道他要娶她了,他要娶她了,这是真的,这是真的自己真的要娶她了。

    薛虬额头上都沁出汗,嗓子很干,这一刻薛虬感觉到自己真正活在这个世界。

    一步,薛虬又迈出了一步,薛虬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林黛玉,张了张嘴唇,道“我来娶你了”

    这声音很是轻柔,轻柔的让人怀疑是否真的有人了这话。但林黛玉清楚地听到了这句话,她清楚地知道在自己面前的就是那个人,即便她看不见。

    作为义兄的薛虬是该背着送林黛玉上花轿,现在依旧是薛虬背着林黛玉上,只是身份不再是义兄,而是相扶持一生的伴侣。

    林黛玉并没有因为离开荣国府而感到伤心,也不是因为薛虬被削侯而难受,她知道薛虬不在意这些,只是她还是哭了。

    林黛玉想起了第一次在扬州码头上的初遇,薛虬明亮的眸子,带着忐忑,带着欣喜,问自己的那句话“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不跳字。

    这简单的一句话让他们两个都纠缠了命运,错了自己的路。这条路很难走,真的很难走,难的让他们几经放弃,几经绝望,但他们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而时间缓缓流淌,没有一丝眷恋,直流向未知的前方,没有人知道前方究竟会发生什么,那一句“你若不在,我便不存”,则像烟火乍然绽放,灿烂了那如墨的天空,留下永恒的记忆,让两条线紧紧缠绕再也分不开。

    林黛玉附在薛虬耳边,轻轻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这一句话只是轻声地呢喃,却是一股清泉缓缓流过薛虬的心田,一切的尘埃都被洗净消失,只留下诺言。

    薛虬步子走得更稳了。

    一段感情从相识,到相知,再到相恋相守,或许就是这样吧

    喜庆鲜艳的红色,一如既往的红色,如牡丹花一般,盛开在这个秋天,秋风轻轻拂过。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给力 ”hongcha8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