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有话一问
    div  ign”ener”

    周嬷嬷看着手抱着的这个新生儿,看着躺在床上已经死去的林黛玉和肚子里面的另一个还没出来的孩子,脸上没有笑意,这不是一件喜事,哪怕生的是男婴,只道”是位少爷恭喜大爷,是少爷”

    薛虬没有反应,只是望着林黛玉,轻轻将林黛玉的双眼阖上,擦了擦林黛玉脸上的汗水。

    黄嬷嬷却是看着婴儿嘴唇发紫,心一紧,这别是死婴,就没有哭声,急声问道少爷少爷了,没有哭声”

    周嬷嬷一下子就慌了,赶紧拍了几下婴儿的屁股,还是没有哭声,结结巴巴地道大爷大爷少爷只怕只怕”

    浅雀一听,拔腿便往外面跑去,嘴上还喊着刘太医刘太医快来看一下少爷”

    外面等着的人却是突然就没听见林黛玉那撕心裂肺的喊声,心里都是猜到了结局。

    刘太医听到有人喊进去,立即快步赶紧去。

    刘太医从周嬷嬷怀里接仔细看了看,道怕是出生时吸入羊水,这这可难办了。”

    一众人都静了下来,大奶拼命的生下的少爷难道也就这样去了难道真的是一尸三命

    薛虬回头望着刘太医怀中的婴儿,猛地一下就冲道刘太医身旁,从刘太医手中抢过婴儿,将他轻轻放在床上,轻柔地撬开婴儿的嘴,,对着嘴不停地吹气。

    看着眼前带血看不清模样的男婴,薛虬突然就流泪了。林黛玉死在他面前,薛虬没有哭泣,没有流泪,但是现在看着这个生死不知,才刚刚来到世上的孩子,薛虬哭了。

    这是的孩子,玉儿为生的孩子。这是玉儿拼着的命为生下的孩子。

    你不能死,绝对不能死

    这短暂的像是度过了漫长的多少个岁月,众人都不敢作声,静静地看着薛虬不断地做着这看不明白的事。

    “哭了哭了少爷哭了”浅雀看见婴儿终于哭出声,一边哭泣,一边欢喜道奶奶保佑大奶保佑”

    众人都心头一喜,还好活下了一个

    孱弱的哭泣声让薛虬笑了,薛虬轻轻地吻了婴儿额头。

    周嬷嬷赶紧接过婴儿,用热水稍稍清理了一下婴儿身上的血迹,就用上好的衣物将少爷包裹好。

    刘太医看着婴儿的样子,就这只怕又是一个多病的,道薛大人,这少爷只怕要精心照料,不好会”

    “会夭折”薛虬走到林黛玉身边,望着安详似沉睡的林黛玉,正声道不会的,他一定会平安长大的”

    薛家发生的事,很快就传到其他人耳中,都薛虬的那个义妹难产而死,还带走一个未出世的婴孩。

    贾家贾母自然也了这件事,听后直接晕了,这一尸两命,还有一个不能不能活下来,这一下子打击实在是太大了。贾家其他众人向也感到些许难受,毕竟贾家是林黛玉的外祖家,可能不在意这件事。就连王这件事后,也没有幸灾乐祸,沉默不语,想着心里也有点难受。

    但京城里其他人却是给出薛虬命中带煞的传言,克死的父母,现在又克死的和孩子。

    薛虬不这些事,他脑海里只有一个画面,林黛玉最后死在他眼前的那一刻。精神恍惚的薛虬只有在看见那个活下来的孩子时,才会露出一丝笑容,可能只有那个时候才是薛虬清醒的时候。

    薛虬一天只呆在屋子里不肯出来,薛宝琴看着心里很是担心,她怕薛虬真的会失了活下去的念头,只能派丫环盯着,有事赶紧告诉。

    浅雀看着薛虬一脸胡茬,两鬓已经添了几缕白发,神情是无助落寞,也不该劝才好,只能希望大爷不要一直因为这件事颓废下去,再也振作不起来,道大爷,少爷的名字还没有取。姑奶奶洗三的日子不能操办了,但是还是要个名字。”

    薛虬转过头望着浅雀,声音嘶哑,问道大奶有没有过取名字”

    浅雀回道大奶想了好几个女孩的名字,大奶要是男孩就大爷取名,要是女孩就按着她的想法。大奶,大爷你是不会反对的。”

    薛虬笑了,眼神有了几分光彩,轻声问道大奶取得名字”

    在一旁的雪雁一听薛虬这样问,一脸笑容,抢着回道薛灵、薛茹、薛雅音,大奶要是,一定会好好教导她琴棋书画,还有”

    浅雀隐秘地扯了雪雁的衣袖,示意不要再了。

    雪雁也明白了的话只会让大爷更加伤怀,赶紧问道大爷,少爷的名字取”

    薛虬望着桌子上那些林黛玉为孩子做的衣物,脑海里想着生产那日的情景,最后道薛无忧”

    “薛无忧”浅雀和雪雁都轻声念着,都明白了这名字的含义。无忧,大爷是希望少爷一生都无忧无虑吧。

    浅雀又问道大爷,姑奶奶还问一件事,大爷打算时候回金陵”

    “金陵”薛虬喃喃自语,像是在怀念,道七七过后,就回金陵吧你去告诉王管家,要他安排好,可能再也不会了”

    “再也不了三年后孝期一满,大爷你不是还要回京赴职”雪雁不解,直接问道。

    薛虬摇摇头,语气有些伤感地道不想再回这里了”

    浅雀沉默不语,并没有问,这件事不是她能做主的,看大爷现在的样子是已经下定决心了,只道大爷,这宅子里可还留人”

    薛虬点点头。

    薛宝琴听到这个消息,自然是十分吃惊,赶直接问道哥哥,难道你不打算再回京城”

    薛虬望着薛宝琴的肚子,含笑道不定你和我的外甥都好好的额,以后或许看你们。”

    薛宝琴气愤道那你不打算再出仕为官了”

    薛虬走近薛宝琴身边,解释道这件事我已经和皇上了,以后即便我做官,可能也会留在尽量留在金陵。”

    薛宝琴有些委屈,这样一来京城不是只留下一个人了,低着头问道哥哥,难道你就屈ig  rfyiidjg靡桓鋈肆粼诰┏牵恳院笠泣ig  rfyiidjg有事可办”

    “京城不是还有大伯母他们一家吗你放心,我可能会不管你,你可是我的亲妹子。梅宣他会好好对你的。”薛虬安慰道。

    薛宝琴却是有些激动地问道哪你为不回京城,要留在金陵”

    薛虬望着外面院子里面的花草,轻声着,像是对薛宝琴,又像是自言自语,“你就当哥哥懦弱吧京城哥哥是呆不下了。为了无忧,哥哥会好好活着的”

    薛宝琴不再争辩,她哥哥忘不了嫂子,当初哥哥过那一句话你若不在,我便不存,薛宝琴还记得。

    薛宝琴望着薛虬,问道哥哥,你不打算再娶无忧,他还那么,母亲对于他来很重要。”

    薛虬回头笑了笑,“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他如果有必要,我会为他找一个疼爱他的母亲。”

    看着薛虬明亮的眼神,薛宝琴这才意识到薛无忧现在是薛虬的全部,无忧早产,身子弱,要是有一天无忧出了事,只怕。薛宝琴越想心里就越害怕,立马道哥哥,你也要好好的。不只是为了无忧,你也要为了为了嫂子好好的活着。嫂子一定希望你能好好的。”

    薛虬点点头,“你放心”

    如今林黛玉的丧事梅宣帮着料理的,来薛家拜祭的那些人都没有见到薛虬,不能猜到这肯定是因为丧妻悲伤过度,不能出来。当初薛虬不在意的前途,都要娶的义妹,现在出了这件事,肯定是为情所伤。

    这一时之间又传出薛虬是痴情之人。

    北静王府自然也了这件事,在林黛玉去世时,水玲珑不是感受,一开始薛太太死的时候他就已经成了那样,现在出了这样的是他又该是怎样痛苦难受

    秋扇看着水玲珑自从薛家发生的事后一直都是心不在焉,叹了一口气,这又是何必了,薛虬的心里明明就没有郡主,郡主为要一直想着薛虬。

    秋扇不懂,这水玲珑又何尝明白。

    秋扇看着水玲珑一直都是郁郁寡欢的样子,心里一直在犹豫该不该把薛虬今天离京的事告诉水玲珑,想了想,还是道郡主,今天薛大人就要带着薛太太和薛大奶的棺材回金陵安葬了。”

    水玲珑一怔,起身问道时候他们时候离京”

    秋扇一看水玲珑急切的样子,就忍不住为她感到难过,只道这时候怕是已经在路上了”

    水玲珑立马道去让田伯准备好马,我要去送一下他”

    “郡主,王爷要是了只怕只怕会生气”秋扇劝道。

    水玲珑没再,只是已经往王府大门赶去。秋扇在后面追着,嘴上一直喊着,希望水玲珑能打消这个念头,只是水玲珑早已不见人影。

    梅宣带着薛宝琴在薛家大门处送别薛虬。薛虬一行人都是素服,后面马车上时两副楠木棺材,这一行人在这大街上特别显眼。薛虬不愿久留,对着梅宣道好好照顾宝琴和我的外甥,要是他们受了委屈,我不会放过你的”

    梅宣扶着薛宝琴,恭敬地点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待琴儿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你保重有事就写信给哥哥。”薛虬望着薛宝琴,道。

    薛宝琴红着眼睛,点头道哥哥你也保重”

    “王管家,这里就交给你了”薛虬了一句,就翻身上马。薛无忧早就由李嬷嬷和陈奶娘带着进了马车,陈奶娘一家也是早就找好了,他们一家不想离京,但是薛虬给的条件很好,他们也就同意了。

    看着薛虬一行人渐渐远去,薛宝琴忍不住靠在梅宣身上低声哭泣,梅宣安慰着道以后有机会带你回金陵”

    薛宝琴却哽咽着道我和母亲来的时候是欢欢喜喜,现在却看着哥哥带着母亲和嫂子的遗体回金陵,感觉好难受”

    薛虬像是听到有人喊的名字,回头一看,却见一身浅紫色水玲珑骑着马往这里赶来。

    水玲珑一看薛虬一行人停了下来,嘴角上扬,赶直接问道薛虬,你你还会吗不跳字。

    薛虬望着水玲珑额头上的汗水,猜想怕是策马赶的,翻身下马跪下道见过玲珑郡主”

    薛虬这一跪,后面的人也都跟着跪了下来,就连马车里面的李嬷嬷和陈奶娘也都赶紧下马车跪着。

    “你这是做快起来”水玲珑看薛虬跪在身前,下马怒问道。

    薛虬起身恭敬疏远地道郡主身份贵重。”

    水玲珑看着薛虬那冷淡的样子,心生委屈,问道你你为要这副样子对我”

    薛虬沉默,身子弓得更低了。这态度就已经表明薛虬的意思了。薛虬很早的时候就明白水玲珑对的心意,现在看来她依旧如此,薛虬真心为水玲珑感到惋惜。

    水玲珑望向陈奶娘抱着的薛无忧,走问道这就是林的孩子吧我能看一下他吗不跳字。

    陈奶娘不知所措,在身前的是郡主,这个身份让陈奶娘心生畏惧,望着薛虬想问他该做。

    看到薛虬点头同意后,才将手中的薛无忧交给水玲珑。水玲珑翼翼地接过,望着怀中的这个孩子,水玲珑蹙眉问道他看着这般瘦弱看着像会”

    后面的话水玲珑没,薛虬等人都。

    薛虬走问道不郡主有事下官还要赶着上船回金陵。”

    水玲珑问道他的名字是”

    “无忧,薛无忧”薛虬恭敬地回道。

    “无忧”水玲珑轻念一下,一双水盈盈的眼睛望着薛虬,轻声问道你还会吗不跳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阅读器给力 ”xinwu”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