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章 水溶有话
    水玲珑看着在自己眼前的父王,不知道该些什么,最后也只是低着头问了一句,“父王,你怎么来了”

    水溶看着不顾一切跟着薛虬私自离京的女儿心里有气,有的更多却是担心,现在看见后心里却是放下心了,但还是板着一张脸冷声问道“怎么,你这私自还不准我来带你回去”

    起来也是水溶知道水玲珑跟着薛虬回了金陵之后,心里不放心,想来看一下玲珑究竟怎么样了,也想着能不能就借此机会让薛虬答应娶玲珑。

    因此便跟在薛虬一行人身后,并没有赶上来,还好途中接到水玲珑的书信知道薛虬停留在扬州,要不然就会错过。

    水溶开门见山地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看着水玲珑脸上的不甘,薛虬则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水溶就知道自己猜想的是对的,水玲珑的确是一厢情愿跟着薛虬回金陵。

    薛虬看着一身普通妆束打扮,只带了四名贴身侍卫,道“王爷,还是进里面吧”

    水溶淡淡地瞥了薛虬一眼,大步就往里面走去,身后的四名侍卫也都是普通装束,紧跟着水溶不落一步,但一看那步子眼神就知道是高手,薛虬也连忙跟上前去,想着该怎么对王爷一下柳北峰的事。

    水玲珑望了薛虬一眼,想什么但终究什么也没,也只是跟着水溶进了正堂。

    下人听坐在上位的是王爷,这可是他们一辈子都没见过的人,一个个都低着头上了茶,生怕出什么错。

    水溶坐在正堂上的黑木大椅上,四名侍卫在水溶左右。正堂的气氛一下就变得很冷。

    薛虬不知道该些什么,来打破这冷滞的局面,端起一杯茶,装着品茶的样子,只先等着水溶和水玲珑之间的事解决。

    却不想水溶却是对着薛虬开口问道“不知道薛大人把我这女儿从京城带到这里是和居心”

    薛虬一怔,怎么就是自己把水玲珑带走的莫不是王爷想把这责任推到自己身上,让自己负责。一瞬间,薛虬脑子里就转过了无数念头,但还是放下茶恭敬地回道“王爷,此言差矣。这郡主可是自己非要跟着下官的,下官还多次劝过郡主回京。奈何郡主不听,下官也无能为力。”

    水溶眼光一闪,他知道事情的真相,但是为了水玲珑他不得不这样,刚准备还质问薛虬,水玲珑就开口打断道“父王,这件事是女儿自己非要赖着薛大人。”

    水玲珑这话,并没有感到太难堪,毕竟这是事实,任谁也改变不了,况且自己当初敢做出这样的决定,就能够面对这件事的后果。

    水溶重重地一拍高几,对着水玲珑呵斥道“你还敢,居然做出这样不知廉耻的事”

    水玲珑脸色不变,反问道“我怎么不知廉耻了”

    “你这样不清不楚地跟着一个男子离家出走还不是不知廉耻”水溶怒问道。

    旁边在的下人都低着头,听着北静王发火,心里都惴惴不安。只求别突然拿自己撒气。

    水玲珑没回答,只是表情已经明她根就不后悔,也没有感到羞耻,问道“难道父王来只是向女儿问罪的吗”

    看着水玲珑一副不认错的样子,水溶心里真是十分气愤,但还是问道“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薛虬听着水溶的话,心里却感到不安,这样听上去好像王爷会要自己为水玲珑受损的名誉负责。

    水玲珑也猜到了水溶的想法,叹道“父王,这件事从头至尾都是我赖着薛大人的,你不要想着让他为女儿负责。”

    水溶脸色微变,水玲珑这样直接出来是直接破坏自己的想法,水溶心里现在很是郁闷,明明有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玲珑不珍惜,非要死皮赖脸地这样耗着。

    “薛大人,这玲珑的名声已经毁了。不知道薛大人有什么的吗要知道玲珑可都是为了薛大人,才会这样做。”水溶不相信薛虬回置身事外,哪怕他根就与这件事没太多干系。

    水玲珑也没话了,她也想知道薛虬会给出什么答案,虽然水玲珑心里对薛虬的回答根就太大的指望,但是也希望听到薛虬的一句回答,一句让自己开心的回答。

    薛虬听着水溶的肺腑之言,心里很是别扭,又不是自己求着她做的,为什么就要让自己负责但薛虬嘴上却是道“王爷这话不是为难下官吗”

    水溶没想到薛虬会直接出自己是在为难他,难道娶玲珑真的让他那么为难吗他的夫人不是已经过世,难道他也会和自己一样不再续弦

    水玲珑打从一开始就料到薛虬的答案,只是她心里还是抱着一丝侥幸,水玲珑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真的不知道。

    “这么,薛大人是想着推卸责任了。要知道玲珑现在的名声可是因为你毁了,她很难有一门好亲事了。”水溶还是希望薛虬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

    薛虬一脸很是愧疚的样子,低声道“出了这样的事,下官也很抱歉,只是下官真的没有办法给王爷和郡主一个交代。”

    薛虬知道水玲珑是真的很难在找一门好亲事了,再加上水玲珑的年龄,这样是难上加难。但自己真的没有办法给她一个很好的结果,至少现在不能给。

    水溶一看薛虬现在的态度,也就明白了,也不愿做出强人所难的事,心里却是为水玲珑感到心疼,望着水玲珑问道“明天就跟我回京城吧”

    水玲珑摇头,态度十分坚决地道“父王,我不回京城”

    水溶很是无奈,问道“你不回京城,难道还打算跟着薛大人去金陵”

    水玲珑点点头。

    薛虬心里却是叹了一口气,对着水玲珑劝道“郡主,还是跟着王爷回京吧郡主真的不必这样做,下官承受不起”

    水玲珑却是展颜笑道“薛大人,不必如此。我做的都是心甘情愿。”

    看着水玲珑明媚的笑容,薛虬心里产生一丝愧疚,道“可是郡主这样做会让下官很为难”

    水玲珑望着薛虬,道“薛大人,我不是过吗我会看着你,不会再晚一步了。”

    水溶看着水玲珑执着的神情,很是心疼,玲珑你为什么要这样水溶想了想,还是道“有些话,我想单独跟薛大人谈一下。”

    水玲珑听到水溶这样一,立即道“父王,你不要”

    水玲珑的话还没完,水溶就摆手道“你放心,父王不会以势逼人”

    水玲珑听见父王这么一,心里就松了一口气,她不想薛虬恨她。水玲珑起身望了薛虬一眼,便走了出去。

    那些下人也都赶紧出去,王爷都发话了谁还敢留在这里。

    水溶对着身边的四名侍卫道“你们也先出去吧就在外面候着。”

    四名侍卫恭敬地应了一声,也都退下。

    屋子里面一下子就只剩下薛虬和水溶两人,静谧的气氛下两人都没有开口话,只是沉默。

    水溶仔细看着薛虬,心里对薛虬很是满意,只是可惜他对玲珑没有想法,良久才问道“薛虬,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以后还打算续弦吗”

    薛虬老实地回道“这个问题下官还没有想过。”

    “那你现在就想一下,你会不会再娶妻”水溶想知道薛虬的答案,想知道水玲珑这样一直等究竟有没有机会,究竟有没有结果。

    薛虬摇摇头,继续实话实,“这个下官不知道。但是如果有必要,下官会再娶。”

    “有必要”水溶有些不明白薛虬的意思,问道“这有必要是什么意思”

    薛虬回道“如果无忧需要一位母亲,下官或许会娶妻。”

    水溶听到薛虬的回答,眉头一下就紧锁,问道“无忧是谁难道是你的孩子”

    薛虬点点头。

    “那么也就是你是为了孩子才会再次娶亲你不会再爱上其他女子”水溶现在心里很是矛盾,薛虬的回答让他很为难。

    薛虬的回答证明他会续弦,但不是因为爱上那名女子,只是为了自己的孩子。

    爱上其他的女子这个问题薛虬没有想过。

    薛虬沉默了片刻,抬头望着水溶问道“听王爷也一直没有另娶王妃,敢问王爷自己又是为何”

    水溶一愣,他没想到薛虬回反问自己,自己又为什么没有再娶忘不了莲儿,哪怕是过了这么久自己也没有忘记她,那自己又凭什么要求薛虬

    为了水玲珑,水溶还是问道“你既然这样了,你能不能答应娶玲珑,她不能这样下去,一辈子不嫁人,她很爱你。”

    薛虬看着水溶的目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道“王爷,你应该知道我是为了无忧,而不是”

    水溶目光有些黯淡,挥手打断薛虬的话,叹了一口气,轻声道“你不要告诉她这件事,永远都不要。”关注 ”hongcha8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