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一章 以子相挟
    薛虬没有想到水溶居然会出这样的话,一脸质疑地望着水溶,想知道为什么要这样的话。

    水溶望着门外明丽的风景,心里却很是沉重,自己这话心里又何尝不是很难受,自己这个女儿偏偏又认准了不肯放手,出了这样的事也不会再有其他好的亲事了,况且她也不会答应。

    “玲珑的性子相信你应该了解了,她认准了就不会改变。她不可能一辈子都这么耗着,你不爱她,你也应该感到愧疚,她已经等你四年了,你还打算让她等多久”水溶像是在喃喃自语,又像是在对薛虬低声着,“这都是我对不起她,是我让她亲眼看着她母亲的悲剧,她一直都很骄傲,不肯向他人妥协。但是现在因为你,她变了,学会改变自己,学会等待。这些都是我造成的,她不愿意学她母亲,可她又何尝知道她现在就是在走她母亲的那条路。”

    薛虬没有话,一直静静听着,这个时候保持沉默是最好的做法。

    水溶看着薛虬,声音透出一丝凄凉,“所以你答应我三年后娶她,哪怕你没有爱上她。这件事不要让她知道,就让她认为你是因为爱才会娶她。不然她真的会一直等你,一直这样耗着。”

    看着水溶那祈求的目光,薛虬不知道该什么,但还是道“我不能答应。”

    “为什么”水溶问道“你不是过你为了你的孩子会娶妻吗那为什么不能答应我娶玲珑”

    薛虬摇摇头,直接道“这样做是在欺骗她。”

    “那你怎么办让她就这样一直耗着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难道你就打算置身事外”水溶很是气愤。

    薛虬轻敲了几下茶几,道“我从来都没有要求过她这样做。”

    “可是就是你害她成了这副样子,你就真的打算不管不顾让她一直陪在你身边,无名无份”水溶已经得上是处在爆发边缘,薛虬的态度让他很是愤慨,这明摆着是不愿娶玲珑。

    薛虬苦笑道“让她陪在我身边王爷,你这话只怕是错了。郡主是自己非要赖在自己身边,相信这件事王爷你自己心里也清楚。”

    水溶直接一下子起身来,横眉大声叱问道“你必须要给我一个答复,给玲珑一个交代。不然我会让她长痛不如短痛。”

    杀气,突如其来的杀气

    这话里面的意思在明显不过了,如果薛虬真的没有办法给水溶一个很好的交代,只怕水溶真的会直接杀了薛虬。

    薛虬看着水溶杀意弥漫的眼神,却并没有感到畏惧,只淡淡地问道“王爷,你这样做又是何必呢即便我这样答应娶水玲珑,她也不会开心的。”

    “那你就让她开心”水溶身为北静王,一直以来都是温文儒雅的样子,很少会对人这样怒目而视,直接大声呵斥道。

    薛虬摇摇头,道“王爷,你应该知道我根就不爱郡主,又怎么能让她开心”

    水溶却是冷笑道“哦,想到了一件事,刚才你不是会为了你的孩子考虑续弦。看来你很看重那个孩子,那不知道如果他出什么事了,你会是什么反应”

    冰凉的语气,赤o裸地威胁

    薛虬听完水溶的话,猛地一下就起身来,惊愕地望着水溶,颤着声音问道“王爷,难道你你”

    水溶知道自己刚才的是什么,以薛虬的孩子来要挟薛虬,虽然心里清楚自己这是卑鄙行径,但为了玲珑,只有这样薛虬才会答应,冷声道“看样子,薛大人真的很看重那个孩子,就是不知道他能活多久”

    薛虬看着水溶已经下定决心的目光,心里一寒,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无忧无忧要是出了什么事自己该怎么办

    “王爷,你真的要这样逼下官”薛虬脑海一片空白,北静王居然会出这样的话,他竟然用无忧来要挟自己

    薛虬那一刻就笑了,笑得很是心酸。

    水溶看着薛虬那空洞的眼神,心里就知道那个叫做薛无忧的孩子是他的软肋,就算薛虬他自己不怕我的要挟,但是为了那个看的比他自己还重的孩子也只能答应。要不是逼不得已,自己又怎么会这样做。

    “不是我要逼你,而是你在逼玲珑,逼我”水溶依然冷着一张脸道“我只在乎玲珑,就像你只在乎你的孩子一样。”

    薛虬低着头,沉声问道“王爷,你就不怕我把这些事告诉郡主”

    “不会的你不会的你是聪明人,你知道什么才是对自己有利的。”水溶笑了笑,只是那笑容在薛虬看来却是异常狰狞。

    “王爷,你这样做真的值得吗”薛虬已经知道这件事应该就这样定下了,轻声问道“要是玲珑有一天知道我不是”

    水溶直接打断道“所以你必须要让玲珑认为你是真的爱上她了,才会娶她并且会好好对她。”

    薛虬自嘲地笑了笑,问道“王爷不觉得这太难了,王爷凭什么认定我能一直让郡主有这种感觉。”

    “你不是爱过吗我相信你一定会好好对玲珑的,一定会让玲珑感到幸福的。”水溶其实自己也知道这件事很难,但是难不代表不可能。

    薛虬望着水溶,摇着头笑了笑,心里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但最后还是点头道“好我答应王爷,三年后我一定会娶郡主。”

    水溶笑着道“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薛虬不置可否,只问道“王爷,这要是我没做到”

    “你应该猜到后果了。长痛不如短痛,这句话我已经过。”水溶一字一句道。

    薛虬只笑不语,他心里很清楚水溶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他却不知道假的就是假的,再怎么样也成不了真。

    两人一时之间只剩下沉默,在这沉默之下却是惊涛骇浪,没有人知道三年后会是怎样,也没有人能猜到结局究竟是悲是喜。

    水溶不知道自己这样的决定究竟是对还是错,这往后又究竟会怎样,但他确定薛虬一定会好好对水玲珑,就像他对自己的亡妻一样,而玲珑也一定会很开心。

    有些事正是这样,直到最后的结果出现才会知道这究竟是对还是错。

    水玲珑不知道薛虬和水溶的谈话,看着父王笑容满面地望着自己,薛虬也是面带微笑,水玲珑猜测两人的谈话应该很好,应该没有产生矛盾。

    但事实却恰恰相反,只是水玲珑无法知晓罢了。

    水玲珑试探着道“父王,我真的不会跟你回京。你不要担心,我一定会好好的。”

    水溶瞥了薛虬一眼,故作无奈地道“罢了我是拿你没有办法了,只是你你可要记着回京城,不要一直呆在金陵。”

    水玲珑看着父王一脸憔悴的样子,心里感到有些酸涩,但还是笑着道“父王,你相信我一定会好好的,也一定会给你带一个郡马回京城。”

    着水玲珑却是看向了薛虬。

    看着水玲珑欢笑的样子,水溶也跟着笑了笑,父王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些了,你一定要好好的。

    薛虬看着水玲珑的笑脸,眼神一变,但旋即就恢复过来,并没有让水玲珑觉察到什么,冷着一张脸道“王爷,你难道不再仔细考虑一下,郡主要是出了什么事,可不是下官能担得起责任的。”

    水溶对薛虬的态度很满意,相信他一定会做的很好,正声道“还希望薛大人能好好照顾女”

    薛虬冷眼看着水溶的态度,面上却是一副恭敬样子,道“哪里,只希望王爷能早一点劝郡主回京,毕竟这金陵也没什么美景值得游玩。”

    水玲珑却是看见了薛虬那一瞬眼神变化,不清是什么,水玲珑还来不及想,再仔细一看薛虬却是已经和往常一样。

    水溶真是不得不佩服薛虬的机智,把玲珑私自跟着薛虬离京是来金陵游玩,要是薛虬真的能心甘情愿地做自己的女婿该有多好啊

    水玲珑一看自己不用回京了,也就眉开眼笑,但又想起柳姨娘的那件事,对水溶道“父王,那封信你收到了吧信中提的那件事”

    水溶点点头,皱眉道“我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这件事有些棘手,苏三思在京城有人。”

    “怎么父王你也不能”水玲珑有些奇怪,凭父王的地位应该不需要太顾虑京城里的其他官。

    薛虬问道“王爷,这件案子柳北峰一家可能是冤枉的,还请王爷能帮一下。”

    “你放心,虽然有些麻烦,但柳家一家人的性命应该能保住,只是苏三思这个巡抚位置很难动摇。”水溶淡淡地道。

    薛虬一听水溶这样,心里松了一口气,这苏三思连北静王都顾虑几分,那自己就更别翻案了,有了北静王这句话,也就够了,道“能把柳北峰一家从牢里捞出来,就已经够了。”

    这不是薛虬冷血,看见这样一名父母官都不肯想办法扳倒他。而是他根就有心无力,再世上有那么多不平事,自己有能管几件。

    水溶却摇摇头道“你不必这样,费些精力苏三思也跑不了。”

    薛虬不再话,要是能把苏三思给撂下马就更好了。

    水玲珑一看柳家的事有结果了,对着薛虬笑问道“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启程去金陵”快来看 ”songshu5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