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五章 十年划过
    “伤儿,怎么又出了这么多汗”水玲珑一身蓝衣长裙,发髻已是妇人妆束,眉眼弯弯,含笑对着一约七岁的男孩问道。

    男孩虽才七岁,但模样已是俊俏,可见长大后又是一位风度翩翩的佳公子,白玉般的肌肤,不厚不薄的嘴唇,挺拔的鼻子,一双灿烂明亮的眸子像极了薛虬,神情有些倨傲,浑身自有一股贵气散发出来。

    这男孩正是水玲珑和薛虬的孩子薛无伤。

    薛无伤手中拿着一把木剑,急急忙忙跑到水玲珑身边,抬头问道“母亲,父亲又带哥哥出去了。父亲为什么不带我出去玩”

    水玲珑拿出帕子为薛无伤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轻声解释道“你父亲应该是带你哥哥去周大夫那里。”

    薛无伤却是猛地将手中的木剑一摔,满脸戾气,愤懑道“根就不是,哥哥想去白马湖玩,父亲就带他去了。父亲心里从来都只有哥哥。”

    水玲珑笑了笑,对着身边的秋扇使了一个眼色。

    秋扇立刻会意,捡起被薛无伤丢弃的木剑,并笑着对着薛无伤问道“二爷,这木剑你不要了这可是郡马为你卖的。”

    薛无伤听到之后更是生气,转神跑了,并大声道“不是,百画姐姐,这是那个病秧子不要,父亲才给我的。”

    水玲珑一看薛无伤转身跑了,赶紧对薛无伤的贴身厮五虎道“快快跟着二爷别让二爷出什么事”

    五虎立即应是,往薛无伤那边赶去。

    看着薛无伤跑去的方向,水玲珑凝眉沉思,转而望着秋扇手中的木剑问道“这木剑当真是郡马给无忧准备的”

    秋扇摇头,想了想道“应该不是,听郡马好像特地准备了两把木剑,一把是大爷的,一把是二爷的。”

    “那百画你怎么看她怎么对二爷这些话”水玲珑又问道。

    秋扇恭敬地道“郡主放心,这件事奴婢会处理好。”

    水玲珑却是沉默不语,看着院子里面的牡丹花,良久才问道“秋扇,你郡马他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秋扇想都没想,直接回道“这是自然的,郡马心中自然是有郡主你的,不然郡马为什么会向王爷求娶你”

    “是吗他心里是有我的”水玲珑有些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不确定了,喃喃道。

    秋扇一看水玲珑这样,赶紧道“郡主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郡马的心意难道你还不知道吗当初你陪着郡马去了金陵,这一去就是三年,郡马的心里怎么可能没有你”

    水玲珑轻轻一笑,道“是啊我怎么会不明白他的心思要不然我也不会同意嫁给他”

    秋扇点头,附和道“正是,郡马对郡主一直都是体贴入微。当初你怀二爷的时候,郡马可是一直都陪在郡主身边,照顾郡主。”

    水玲珑听到秋扇这话,心里很是开心,却想到刚才薛无伤喊薛无忧病秧子,有些担心,自言自语地道“就是不知道伤儿为什么对他哥哥无忧一直都很讨厌”

    秋扇想了想,道“大爷的身子一直都不好,郡马难免会多疼爱大爷一些,这二爷见了心里肯定有些不舒服。”

    “的确,无忧他的身子一直都不好,要不是托生在这样的人家,只怕早就”水玲珑点点头,又道“父王派人送来的那些人参灵芝先别用,给无忧留着。”

    秋扇笑着应下,并道“郡主对大爷真好,就像是对亲生的一样。”

    水玲珑长舒一口气,悠悠地道“我自然是疼爱无忧的,我可是看着他长大。他和无伤对我来是一样。以后不要再什么亲生不亲生的话了。”

    “是是奴婢记下了。”秋扇躬身应是,又转而道“郡主,姑奶奶派人送了一些礼品,还齐星少爷已经中了秀才,问我们什么时候回京城。”

    水玲珑笑道“齐星他真是厉害,才十岁就成了秀才。要是无忧的身子没那么弱,只怕现在也是秀才了。”

    秋扇也点头道“这是当然的,郡马当初可是三元及地的状元郎,并且还是金陵第一才子。想想都知道大爷和二爷的才华怎么样,再等几年,二爷也一定会中秀才,没准薛家又会出个状元。”

    水玲珑听着秋扇的话,一脸笑容,道“但愿如此,伤儿他还是爱贪玩。”

    “郡主,不必太在意科举,有王爷在,不用担心二爷的前途。二爷可是王爷嫡亲的外孙。”秋扇又问道“郡主我们什么时候回京城啊”

    水玲珑摇摇头,叹道“郡马是不想回京城的。虽他去京城迎娶我了,但是却没有留在京城。”

    秋扇道“郡主是不是想王爷了这自从来了金陵之后还没有回去过上次你生二爷时,都是王爷特地从京城赶来。到现在王爷都还没见过二爷的样子。郡主,郡马对你那么好,你要不要跟郡马,回京城看一下王爷。郡马一定会同意的。”

    水玲珑点点头,神情也有些伤感,道“是啊父王一个人呆在京城,是我的不孝。今晚就跟郡马一下吧”

    秋扇立即眉开眼笑,道“郡主放心,郡马一定会同意的。以前都是郡主你不愿勉强郡马回京城,因此没有提起这件事。相信只要郡主你一提,郡马就会点头同意。”

    水玲珑却是横眉一撇,对秋扇问道“是你想回京城了吧”

    “呵呵,还是郡主你清楚。”秋扇笑了笑,没有否定。

    水玲珑并没有怪罪秋扇,只问道“郡马真的带大爷去白马湖游玩了”

    秋扇摇摇头,道“不知道,要不要奴婢去问一下”

    水玲珑摆摆手,轻声道“仔细一想就知道这是真的,郡马他对无忧的确比对伤儿更好一些。”

    “郡主,你怎么又这么了刚才你不是还是因为大爷的身子不好,郡马才会更加疼爱一些。要知道郡马对二爷也是很好的。周大夫不是了,大爷的命悬得很,你怎么也跟二爷一样吃起大爷的醋”秋扇很是不解水玲珑为什么自己又这么,问道。

    水玲珑笑道“有些事就是这样明明知道原因,心里还是会很在意。更别伤儿他了。”

    秋扇也知道事实正如水玲珑所,但还是劝道“郡主既然明白,就不要再往那里想了。二爷他也会想明白的。”

    水玲珑却是走到牡丹花前,轻折下一支嫣红的牡丹,道“怕是很难,就是不知道郡马是怎么想的。”

    “云啸,今天你带无忧去白马湖了”水玲珑一边替薛虬解着衣裳,一边问道。

    薛虬望着水玲珑点点头,心里有些奇怪水玲珑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疑惑道“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水玲珑将薛虬的衣衫搁在衣架上,又问道“无忧的病怎么样了还好吧”

    薛虬叹了一口气,走到床边坐下,看着案桌上的灯火,轻声道“还是那样,只能希望病情不会更坏。”

    水玲珑望着铜镜中的自己,自己动手卸妆,道“梅家派人送了一些礼品,齐星他已经中了秀才,现在身上已经有了功名。还问我们什么时候回京城。”

    薛虬听到这个消息,立即笑了,并道“齐星这孩子才十岁就已经是秀才了比自己当年还要厉害。妹妹她一定很高兴。”

    水玲珑却问道“云啸,我们什么时候回京城”

    薛虬一怔,问道“你怎么突然提起这件事是不是京城有什么事”

    水玲珑摇摇头,叹道“京城没什么事,只是我们到现在都还没有回京城看望父王。我想我们应该带无伤他们去京城一趟。”

    薛虬没有话,望着水玲珑的背影,眼神有些晦暗不明。

    “怎么了云啸,你怎么不话了”水玲珑回头望着薛虬,蹙眉问道“难道你不同意我们回京城”

    薛虬摇摇头,声音很是平静,“你要是想去京城,那就去吧只是还是我们不会一直留在京城,还是要回金陵的。”

    水玲珑听到薛虬同意了自己的话,立即点头笑道“好你的,那我们就就过几天就启程去京城吧”

    “这件事你看着办吧交代齐伯就行了。”薛虬转身上了床,掀开被子躺下。

    水玲珑心情一下就很好了,不停地道“父王只怕早就不认识无伤了这一去无伤一定会很高兴,他一直都盼着去京城见父王。还有我们可要多准备一些金陵的土仪,梅家那边也要送一些。对了,无忧他曾外祖母贾家那边要不要也准备一些”

    “你自己拿主意吧”薛虬翻身背对着水玲珑,淡淡地道。

    水玲珑想了想,也上了床,道“还是备下,这些都是必须的。”水玲珑一看薛虬都睡了,也就没有再做声,只是心里还是很高兴,含笑闭上眼睡去。

    薛虬却是睁开眼,望着水玲珑,长发半遮住眼睛,让人看不清眼神。rs关注 ”songshu5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