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十一章 孤寂冷夜
    入夜寂静之时,墨色天空,寻不到一丝月光,漆黑的夜伴着间断的虫鸣,在这空荡的院子徘徊游荡,散着悠长的曲调。灯火明亮,来东南院里的丫环端着水盆,进进出出,神色凝肃,没有一丝倦怠。

    下人们一个个都听了周大夫的话,心里自然是惴惴不安,这大爷要是真的熬不过今晚,这后果没人敢想。

    要知道郡马可都是一直陪在大爷身边,他们哪里敢偷懒,只一个不注意自己的命可能就要陪大爷去了。

    薛无忧躺在床上,额头上还搭着又被浸湿的帕子,脸上不停出着汗,浑身发热,像一个火炉子。脸色苍白的吓人,神色痛苦,像是在忍受什么巨大痛楚。

    屋子里的人很多,但是却很静,静得有些瘆人。

    薛虬一动不动地坐在薛无忧身旁,紧握着薛无忧的手,平静地看着丫环给薛无忧擦汗换帕。

    周大夫自然是留下陪着,神色憔悴,这折腾了一天,周大夫的精力比不上薛虬,他已经很疲倦了。看着薛无忧的脸色,他已经想了很多法子都是不行,这药也喝不下去,寒气已经入了肺腑,一线生机渺茫的很

    周大夫心里清楚这一晚只怕是熬不过去了,他不禁为薛无忧感到可惜,明明应该是生龙活虎的少年,却是久病在身,现在居然还被自己的亲弟弟推进池子里,生死不知。

    水玲珑看着薛虬一直望着薛无忧,没有动,心里担心薛虬的身子,劝道“云啸,你要不要去吃点东西你这一整天都没有用饭,身子只怕受不住。”

    薛虬闻言望了水玲珑一眼,摇摇头没有话,又将目光移到薛无忧身上。

    看到薛虬那空洞的眼神,水玲珑浑身一颤,深幽古井般的眸子,找不到一丝光彩。死寂,正是死寂

    水玲珑想什么,但是却不出口,她感觉到自己浑身的力气被抽尽。望着薛虬平静的侧脸,水玲珑深吸了口气,努力不让自己流泪,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很想哭。

    秋扇扶着水玲珑,她感受到水玲珑在颤抖,摇晃的身子要不是她扶着只怕已经倒下了。她已经明白大爷是活不下了,这二爷不知道还会怎么样,附耳轻声道“郡主,二爷还指望你”

    水玲珑没回答,但是眼神瞬而一深。望着躺在床上的薛无忧,水玲珑不禁想到如果无忧他真的去了,薛虬会怎么对无伤。水玲珑不敢再想下去,她想着薛虬刚才的眼神,她真的不敢去想薛虬会怎么对无伤。

    水玲珑感到很冷,她知道薛虬心里对薛无忧看得很重,但她没想过或许薛虬把薛无忧看得比她还重,只是因为薛无忧是林黛玉的孩子,又或许薛虬的心里一直不曾放下林黛玉。

    薛虬不知道水玲珑心中所想,他只是望着薛无忧,盼着他不要离开自己,不要让自己一个人留在这世上。薛虬只希望十年前的那一幕不要再出现在自己面前。

    周大夫一看,也出声劝道“郡马,你还是做好准备,大爷他只怕真的不行了。你不要累垮了自己。”

    薛虬心里很清楚,但越是清楚,就越是不肯看着他离开。

    “你能让他活下来吗”薛虬望向周大夫,轻声问道。

    这祈求的目光让周大夫心头一酸,这只是一个即将失去孩子的父亲,周大夫声音很是伤感,低头道“郡马还是”

    薛虬轻轻一笑,喃喃问道“他活不下去了吗又活不下去了”

    周大夫默然不语,因为他知道薛虬的话是真的,薛无忧是真的救不过来了。

    “为什么呢这又是为什么呢周大夫,你能告诉我这究竟是为什么吗”薛虬望着周大夫,轻声问道。

    薛虬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人诉,淡淡的话语透出无尽的凄凉,一句一句在这静谧的屋子里乍响。

    水玲珑看着无魂的薛虬,含泪无语。

    “母亲”突来微弱的这一句话让众人都是一怔,薛无忧无力地喊出了这两个字。

    薛虬一看,刹那像是喘不过气来,急声道“他他醒了,周大夫,无忧他他醒了”

    周大夫却是明白这正是回光返照,已经表明薛无忧是真的就要去了,叹了一口气,无奈地出“回光返照”四个字。

    这四个字一下子将薛虬的心打的支离破碎,整个人像是一具空壳感觉不到一点生气。

    水玲珑欢喜的神情骤然凝滞,无忧真的活不下了,这一个念头让水玲珑感到绝望,不是因为薛无忧的死,而是因为薛无忧死后的事而感到绝望。

    薛虬看着薛无忧惨白的脸色,明亮的眸子,深吸了一口气,笑着问道“无忧,你怎么样了”

    薛无忧精神恍惚,望着帐顶,张了张嘴,虚弱地喊了一声,“母亲”

    水玲珑一愣,她没想到薛无忧一醒来会首先喊自己,但是没有多想立即走到薛无忧身边,关切地问道“无忧,怎么了”

    薛无忧却是没有回答水玲珑的话,有气无力地道“我我看见母亲了,母亲她她她想抱抱我。”

    水玲珑一怔,这声母亲喊得不是她,喊得是他的亲生母亲。水玲珑感到痛心,她亲眼看着薛无忧长大,而薛无忧的心里还是亲生母亲重,那薛虬呢薛虬的心又会是怎样

    薛虬没有话,只是望着薛无忧。

    薛无忧望着薛虬笑了,轻声问道“父亲,我是不是是不是就要死了”

    “不会的父亲不准你死。”薛虬急声道,

    薛无忧闭上了眼。

    寒冷孤寂的夜,很漫长,很漫长

    有些事往往会让人措手不及,十年前的那一幕终究还是又发生在薛虬眼前。即便不愿意,即便心里很痛,薛无忧还是去了。

    薛虬眼睁睁地看着薛无忧离开,正如十年前他看着林黛玉死在他面前。

    这种痛他又一次忍受。

    而这次他再也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了。rs关注 ”xinwu”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