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十三章 与你无关
    薛无伤跪在地上,听着薛虬平静地的话语,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哭。他恨父亲,恨父亲偏心,可是现在看着已经白头的父亲,他感到心慌,仿佛这个父亲就要和哥哥一样,离开自己,离开薛家。

    “父亲,对不起”薛无伤望着薛虬,哑着嗓子道。

    薛虬望着薛无伤笑了笑,蹲下为薛无伤擦掉脸上的泪水,轻声道“没有谁对不起谁无伤,你要好好的。以后父亲不在你身边,你一定要好好的”

    薛虬的这一句话让众人都是心头一紧,他们不明白薛虬这话的意思,他们没有往那方面想,在他们看来这绝对是不可能。

    水玲珑却是猛地睁大眼睛望着薛虬,张了张嘴唇,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声音颤抖地问道“云啸,你打算做什么”

    薛宝琴是了解自己哥哥的,当初他在林黛玉死后,可能就是靠着薛无忧才能活下来,现在薛无忧去了,难道哥哥就真的活不下去了

    想到这里,薛宝琴焦急地对薛虬道“哥哥,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薛虬听着水玲珑和薛宝琴的话,起身笑了笑,对着众人轻声道“你们放心,我会好好活着这就是我的路,一个人活着,就这样一个人活着”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自己都一个人。

    “那你为什么不在无伤身边,你是要离开薛家,离开我们”水玲珑对着薛虬厉声问道。

    薛宝琴也望着薛虬,等着薛虬的答案,她希望薛虬能给出一个与她所想相反的答案。可是事实却正如她所想,答案让她心很痛。

    薛虬望着水玲珑,眼含笑意,嘴角上扬,正声道“你带无伤去京城吧这里无伤已经呆不下去了。”

    水玲珑立即问道“那你呢你打算一个人留在这里”

    薛虬摇摇头,望着外面西斜的阳光,叹道“我自有我的去处,你放心我会好好活着”

    水玲珑直视着薛虬,良久,水玲珑莞尔一笑,抿着嘴唇,只道“我知道了,我会带无伤去京城,我和无伤会等你回来的。”

    薛虬转而望着水溶,眼神平静,没有恨也没有怨,直接道“无伤他就拜托王爷了这件事相信以王爷的能力一定会处理好的。”

    水溶并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看着薛虬,不知道他究竟想干什么,出声问道“你恨我”

    “不王爷想错了,我不恨王爷。”薛虬回道。

    水溶点头道“你放心,无伤是我的外孙。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

    薛虬对着水溶躬身行了一礼,道“那就谢过王爷”

    薛无伤却是双手扯着薛虬的衣裳,对薛虬哭着大声道“父亲,你真的不要伤儿了吗伤儿真的不是故意的,伤儿不是故意害死哥哥的父亲原谅伤儿吧父亲不要不管伤儿了”

    薛虬蹲下双手撑着薛无伤的脸庞,一字一句地道“无伤,你要记住,你哥哥不是你害死的,他是是,你哥哥的身子来就弱,这都是命中注定,与你无关听到了没有你哥哥不是你害死的”

    薛无伤摇头道“不我知道是我害死哥哥的,是我把哥哥推进池子里,害死他的这都是我的错”

    薛虬听着薛无伤的哭诉,抱着薛无伤轻声道“不,这不是你的错你要记着,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你没有害死你哥哥,你没有害死你哥哥”

    薛无伤抱着薛虬痛哭流涕,他真的知道自己错了,他知道是自己亲手害死了疼爱自己的哥哥,他的生命中再也没有人会以哥哥的身份出现了,再也没有人会像薛无忧那样关心他了。

    薛无伤知道这一切都是他自己亲手造成的,是他亲手害死哥哥的。薛无伤抱着薛虬使劲地哭着,大声地哭着,没有人知道他心中的恐惧,没有人知道他是多么的后悔

    旁边的水玲珑看着痛哭得薛无伤心里更是悲痛,她在这一天知道她所拥有的爱只不过是谎言,她曾经所不屑的事,她却做了。

    眼前的一切将水玲珑的梦打破了,她所爱的夫君并不爱她,这一切只是她的父王为她编织的梦,现在也到了梦醒的时候。

    薛虬轻轻抚摸着薛无伤的头,他知道薛无伤心里面的害怕,他知道薛无伤必须哭出来,必须让自己心中的恐慌全部发泄出来。

    薛宝琴看着眼前发生的事,陡然地叹了一口气,对着梅宣道“我们还是先离开吧”

    梅宣点点头,他早就这样想了,这里真的不是他们一家子所能呆的,他们就不应该知道这些事。

    完这句话,薛宝琴就带着梅宣梅齐星离开灵堂,跟着带路的下人去了厢房。

    水溶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对薛虬问道“云啸,你为何要这样玲珑她是一心对你,为什么你要这么辜负她再则,你的心里难道就没有一点玲珑和无伤的位置,他们一个是你的妻子,一个是你的孩子,你为什么就是不能好好的对他们”

    薛虬没有回答水溶的话,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究竟是什么,他娶水玲珑是因为水溶的要挟,但是他对无伤真的是看做自己的儿子,他真不知道水玲珑在他心里算什么,他只知道他对水玲珑是不同于他对林黛玉。或许这就是他不能留在他们身边的原因吧

    “无伤,你要记着这件事与你无关,以后也不要再去想这件事”薛虬轻轻地为薛无伤擦拭眼泪,道“这一切都会过去的”

    水玲珑听着薛虬的话,像是在交代后事,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劝薛虬和他们一起去京城。她知道他是不爱他的,虽然很难受,但是她的心还是割舍不下。

    薛无伤看着父亲慈爱的目光,心头一酸,把头埋在薛虬胸口,道“父亲,不要抛下伤儿伤儿以后一定会听父亲的话,一定会好好的。”

    良久,薛虬都没有话。

    灵堂里面有的只是阴冷的气息,或许唯一的暖意只有那滴落的泪水。除此之外,一切都是冰凉的。rs添加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