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十四章 各人归宿
    偌大的宅子里面空荡荡的,静悄悄的只有风吹过树叶的声音,丫环下人都很少,无论是走廊,还是院子,都没有人经过。鸟雀倏地一下飞过,打破了这静得发慌的情景,却给人一种阴深深的感觉。

    人迹罕至的地方或许就是这样,花开的正好,娇艳欲滴,树影婆娑,斑斑碎碎的只是一地光影,错开了时间。

    如今的薛宅比起以前更是安静,蹲在那个地方一动不动,任凭岁月流过,它却冷眼看着这人世的变迁,故人的离去,始终不发一言。或许它是在嘲笑,又或是在叹息,无论如何它只能一直呆在这里,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这是它的宿命。

    薛无忧的头七已经过去,这不是长者逝世,只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因此在这里关于那一件事的人或事都会渐渐淡去,逐渐被人淡忘,因为这是一段悲伤的故事,没有人愿意去提及,去触碰。

    遗忘或许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只有忘记,才能重新记起,只有过去,才会有未来。

    正如薛虬所的,水玲珑要带着薛无伤离开金陵,离开这个有过开心,也有过痛苦的地方。水玲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会回来这里,但是薛无伤是不会再回来了,这里对于薛无伤有的只是伤痛和悔恨。

    即便水溶帮着掩盖了这件事,但事情并没有因此消失,只是遮掩。如果薛无伤愿意,只是一瞬间,他就会记起是他亲手把自己亲哥哥推进池子里,害死他。这段往事会一直存在,存在于薛无伤的心里,那就像一块已经结痂的伤疤,如果去撕开那块伤疤,他依然会痛,痛得发颤,痛得无法呼吸。

    有些事情不会随着人们的意愿而改变,它是真正存在过的,在那天那个时辰那个瞬间就像是被定格了一样,岁月的力量并不能冲刷那印迹,模糊已经是故事最好的结局了。

    薛虬看着痛哭的薛无伤,笑着为薛无伤擦拭眼泪,并道“不是已经好了,跟外公去京城怎么还这样难过”

    薛无伤仰头望着薛虬,脸上泪痕清晰可见,哽咽问道“为为什么,父亲你不跟我们一起去京城为什么,父亲”

    望着薛无伤稚嫩却忧伤的面孔,薛虬笑着回道“父亲有自己的去处,你要好好的一定要听母亲的话”

    薛无伤立即问道“父亲你要去哪那你会来京城看我和母亲吗”

    薛虬望向停靠在岸边的大船,想了片刻才轻声道“父亲也不知道父亲应该去哪也不知道究竟哪里才是自己的去处父亲也不知道该怎么走下去”

    “既然父亲不知道,那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去金陵”薛无伤经历那一件事后,即便他的心里已经开始成熟起来,但是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薛虬不愿意跟他们一起回京城。

    薛虬笑了笑,脸上的憔悴随着这笑容浅了不少,抚着薛无伤的脑袋,道“不定父亲会去京城的你要好好的,不要别再惹事”

    薛无伤低下头,低声道“父亲,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听话,等你来京城看我”

    秋扇将薛无伤带到一边,她知道薛虬和水玲珑应该还有话。

    薛虬看着在一旁的水玲珑,良久才道“对不起,玲珑”

    水玲珑轻抚了一下发丝,望着薛虬道“不用跟我对不起,正如你所的,这一切没有谁对不起谁我会和无伤在京城等你来,希望你不会让我们一直等着。”

    薛虬望着一只已经远去的船,沉默了片刻,才问道“玲珑,你为什么会爱上我”

    “为什么”水玲珑也望着远方,平静地回道“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只是爱了,就爱了,没有为什么。”

    薛虬笑了,又问道“那你现在还爱我”

    水玲珑却是没有回答,望着薛虬反问道“那你呢你的心里还是只有林黛玉一人”

    薛虬也没有回答。

    他们两个人的心里都知道答案是什么,答案也一直都没有变过。

    凉风轻轻吹过,撩起了薛虬的白发,水玲珑的青丝。两人并肩而,望着远方,享受着这一刻宁静,这一刻的美好风景。

    即便水玲珑让自己淡然,但是她知道薛虬可能不会去京城,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只是可能。

    水玲珑望着薛虬的侧脸,轻声问道“你会来吗”

    薛虬没有作声,看着已经消失踪影的船只,心里不禁感到有些落寞,离开了就真的是离开了,再也见不到了。

    水玲珑见薛虬并没有回答,又问道“你会来吗你还会让我一直等下去吗”

    薛虬摇了摇头,深呼了一口气,道“我也不知道。如果我不会,你是不是也会一直等下去,哪怕没有结果”

    水玲珑自嘲地笑了笑,道“是啊谁让我这么傻,一门心思都在你身上。你要是不来,我只能就这样一直等下去了。”

    薛虬却道“如果可以,我宁愿给你一封”

    “你,你别想”水玲珑立即打断薛虬话,厉声道“要不是因为无伤,我还是会一直缠着你,就像十年前一样缠着你,直到你真心真意地愿意娶我。”

    薛虬看着水玲珑一如十年前的神情,却想起十年前那个时候薛无忧还在襁褓里不谙世事,眼神一黯,低声道“这已经不是十年前了,很多事都变了。”

    水玲珑一瞧薛虬神情,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立即道“但还有些事是没有变,一直都没有变,以后也不会变”

    “以后,不要相信以后”薛虬看着水玲珑执着的样子,却是道“我们连现在都掌握不了,还谈什么以后”

    水玲珑厉声反对道“什么叫做掌握不了现在,明明是你选择了逃避,十年前你选择了逃避,十年后你又选择了逃避。这根就是你自己不愿去面对”

    看着水玲珑发怒的样子,薛虬一怔,他没想到水玲珑居然会这么自己。

    水玲珑自己也似乎意识到自己有些激动,话的语气有些激烈,赶紧低下头,却是问道“你打算一直留在金陵”

    薛虬望着水玲珑,道“我不知道,或许正如你所的我是在逃避。”

    接下来只是沉默,两人都没有再话。

    这时候,薛宝琴带着梅齐星走了过来,对着薛虬问道“哥哥,难道你就一直留在金陵”

    又听到这个问题,薛虬苦笑着摇头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如果可能,我会去京城看你们的。”

    薛宝琴不相信薛虬的有可能就去京城,当初薛虬离开京城时也是这么对薛宝琴的,可是十年里面除了一次进京迎娶玲珑郡主,薛虬就再也没有进过京城。

    但是薛宝琴也没有再追问,对着薛虬道“堂兄家现在已经有了一儿一女,大伯母的身子还很好。堂姐现在又怀上了,这已经是第三胎。”

    薛虬点点头,自从林黛玉死后,他再也没有过问贾家的事,但是想想也知道贾家不会在更差了,只怕会越来越好,贾兰现在在翰林院做官了。

    薛宝琴转而对着梅齐星道“齐星,给你舅舅道个别吧”

    梅齐星一心来金陵见自己崇拜的舅舅,却没有想到会遇上这些事,心里很是伤心,尤其是看着薛虬已经花白的长发,心里更是难受,只道“舅舅保重如果如果可以,还希望舅舅能去京城毕竟金陵这里只有只有舅舅一个人了。”

    薛虬看着梅齐星腼腆的样子,再想着已经死了的薛无忧,心骤然一痛,面上却是对着梅齐星笑着道“齐星,十岁就已经是秀才,你以后一定会比舅舅更厉害的。”

    梅齐星却是低头道“哪里,我哪里比得上舅舅,舅舅可是三元及地的状元郎。只这一层,我就比不上舅舅”

    薛虬笑了笑,不再多,看着薛宝琴道“妹妹,一路保重”

    薛宝琴望了一眼薛虬,又望了一眼水玲珑,点头道“哥哥你也是,你也要保重”

    水玲珑带着梅齐星转身离开,她不知道薛虬和水玲珑之间究竟会怎么样,当初在知道哥哥是被要挟才会答应娶玲珑郡主之后,她的心里就没有平静过,她为哥哥感到委屈,却又为玲珑郡主感到可惜,更加为薛无伤感到难受。

    现在薛无忧已经死了,薛宝琴不知道薛虬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她感觉到薛虬像是已经看开了这红尘,不再眷念,心里很是怅然。

    水玲珑知道是时候上船了,时辰快到了。

    “云啸,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水玲珑直视着薛虬,正声问道。

    虽然不知道水玲珑要问什么,但是薛虬还是点点头,并问道“什么问题”

    水玲珑一字一句地问道“当初你为无伤取名字的时候,那一句无伤究竟是为谁的”

    薛虬却是一愣,眼神一凝,他不明白水玲珑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水玲珑看着薛虬发愣的样子,却是笑了,笑得很开心,脆声道“云啸,我会在京城等你的,一直等你的”

    完这句话,水玲珑就转身准备上船。水玲珑一身白衣,眉眼弯弯,眼带笑意,风姿绰约。水玲珑知道她会等薛虬,一直等他,不管这时间会有多久,她都会一直等着。哪怕不能再陪在他身边,她的心意都是一样,不会改变。

    薛虬看着水玲珑的背影,看着在船头向自己挥手的薛宝琴和梅齐星,看着流泪哭泣的薛无伤,心莫名一沉,转身离去。

    薛虬不愿看着他们离去,他只能转身让他们看着自己消失在人海,消失在他们眼前。或许那样很自私,但是薛虬还是会这样做。

    水玲珑在船头,抱着薛无伤看着薛虬的背影一点一点消失在眼前,眼泪就那样流了下来。

    薛无伤哭着问道“母亲,父亲他会去京城来看我们吗”

    “会的他会的他一定会来的”水玲珑坚定地点点头道,她在心底不停地这样告诉自己,右手抱着薛无伤的肩却更紧了。

    两年后。

    水玲珑并没有带着薛无伤回薛家在京城的老宅,而是跟着水溶回了北静王府。水玲珑并没有怪水溶要挟薛虬娶自己,她知道水溶是真心对她好的,因为他是她的父亲。

    水溶努力让薛无伤忘记金陵的那件事,一心一意疼爱薛无伤,还好薛无伤并没有并没有养成纨绔的性子。

    看着笑容满面的薛无伤,或许他的心里一直都没有忘记过是他亲手害死自己的哥哥,他只是选择埋葬,他也已经长大了。

    水玲珑每隔几天就会给薛虬写信,但是从来就没有收到一封回信,她已经很久没听到薛虬的消息了,仿佛金陵对她来真的已经过去了,再没有一点联系。

    水玲珑却一直等着,就那样等着。

    初九这一日,如往常一样。

    秋扇却是急急忙忙地跑向水玲珑居住的院子,手里还拿着一封信,神色匆忙,满是急切的样子。

    一进门,秋扇就大声道“郡主,金陵来信了金陵来信了”

    清脆一声,水玲珑手中的扇子跌落在地。

    水玲珑震惊地望着秋扇,颤着声音问道“你什么,金陵来信了”

    秋扇立即点头道“是的,这封信是金陵来的,一定是郡马写信给郡主的。”

    水玲珑红了眼睛,眼泪还没有出来,颤抖着手接过信,有些不相信地问道“他真的来信了”

    秋扇望着水玲珑问道“郡主,这信里面写的什么”

    水玲珑却是泪水两行,笑着道“他来京城了,他来京城了他终于肯来京城了他终于”

    水玲珑大声笑着,眼泪却一直流下。

    “他来京城了”

    秋扇看着水玲珑像是受了什么刺激,脸上的笑容很是瘆人,再加上那泪水,更是让人心慌,不禁焦急地问道“郡主郡主你怎么了”

    水玲珑手中的信飘然落下。

    七月初八,薛虬乘坐的商船入京,途遇暴风雨,商船沉没,船上众人尽不知所踪。rs添加 ”songshu5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