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碰瓷
    第19章碰瓷

    越不凡再次来到报国寺古玩早市上,想起祁晓薇,越不凡不禁觉得有些唏嘘,虽然印象有些模糊,却是实打实的有些印象,自己是抱过她的,当时是她送自己到宾馆的套房里面,她把自己扶到床上,自己鬼使神差的拉住她的手,把她拉到自己身上抱着她,后来她好像有些生气了,起身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出去,只留下一个渐去的背影,自己真是混蛋!以后再也不能喝酒了,酒会乱性,也会迷失心性!

    唉!越不凡也没有留她的电话和联系方式,就只知道那四合院,但她明显不是在那四合院住的,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次见到她!!

    越不凡自己也不敢确定,他和祁晓薇还会不会有再见的机会,真的很后悔为什么没有留个联系方式,更觉自己的行为可耻可恨,祁晓薇对不起了!

    虽然与祁晓薇认识才一天,但却感觉与她已认识很久很久了,那是心中的熟悉感,是心灵的默契,这不关乎认识多久,只是一种感觉!

    越不凡一边走在报国寺的古玩市场上逛着,一边心不在焉的思虑着,心中有些兴致缺缺的!

    忽然前面一阵吵杂声响起,把越不凡的思绪拉回了现实中,只见前边不远处好像有人在发生激烈的争吵,越不凡不太想凑那种热闹,不过隐约听见有人说是有人打碎了某位摊主的东西!

    越不凡便走过去,驻足在看得清现场的地方,看了看!

    只见一位六十来岁的老人,被几名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围着,一名年轻小伙更是拽着老人的一边臂膀衣袖,不断的叫骂着要老人赔,似乎是老人家打烂了人家的东西!

    只听老人颤颤巍巍道:“哎呦儿!这这··,我真不是故意要打烂那东西的,是你们把东西搁得太出来了,我拎着袋子走过,袋子边角不注意轻轻碰了一下,那东西就摔倒了!

    几名年轻人可不听这个,只见拽着老人手臂衣袖的年轻小伙恶狠狠道:“妈的老东西,打烂东西,你还有理了是吧,甭管你说什么,今个儿你也得赔,我也不要多,你就给回成本就成!

    旁边围观的某人这时对着老人劝道:“老人家既然打烂了东西,就随便赔点给人家就算了,人家做生意也不容易,东西也要成本的!”

    “是呀,是啊!各让一步,没必要闹得太僵!”

    老人听罢,也只能自认倒霉,便对那年轻人道:“唉!罢了,罢了,你们那摔碎的东西要多少钱呢?”

    年轻小伙嘴角露出一丝得逞的阴笑,佯作大方道:“这是清三代的五彩瓷器,见你一把年纪了,也不要你多,就给回成本价算了,今,算我倒霉,赔我八万,此事就算了了!”

    老人听罢,差点腿软站立不稳,哆哆嗦嗦道:“你·你·你们·这·这是讹诈,一·一个破瓷器竟·竟然要·要·要八万!”

    年轻小伙可不管那老人哆嗦,笃定道:“八万还是我的成本价,如果你不赔,就叫你家人来赎人,要不然我们就去找你家人要去!”

    老人浑身更是哆嗦得紧,一方面是气的,另一方面是惊的!

    越不凡看了眼地上那裂开好几段的瓷器一眼,便知这老人遇上了碰瓷了!

    碰瓷一说起源于清末时期,因朝廷没落式微,满洲王室八旗的一些紫醉金迷惯了的子弟,为了花天酒地,而使出各种手段,在各种场合对行走匆匆的路人,以近身相撞的伎俩,故意把握在手上的瓷器摔碎,之后便对那与他们相撞之人进行不法讹诈勒索的行为,此类行为,后世便称之为碰瓷!

    越不凡最是看不惯的,就是此类明目张胆的恶劣行为,眼见老人孤立无援,周边谁也不敢淌这浑水,无多少人出声,方才出声劝说老人息事宁人的,便也是这帮碰瓷党的团伙!一些老行家是心知肚明的,但却选择了在一边看热闹,默不作声,表明他们是忌惮这伙人的!

    越不凡思量再三,觉得自己不能袖手旁观,便越过人群,来到老人与几名年轻小伙旁,道:“我说,你们拽着老人家,万一人家要是有个高血压或心脏病的,这你们负责得起吗!你们没看见老人家现在的嘴唇发白,脸色发青,具有随时爆血管的趋势吗?尤其是你,拽着老人家的手臂,你是要付主要责任的”

    越不凡指着拽着老人的那年轻小伙!

    几名年轻看了看老人家的脸色,的确如此,那再看看越不凡,均露出孤疑之色,那拽着老人的年轻小伙有些紧张道:“他摔烂了我们的瓷器,我们只是要他赔给我们成本就行,并不是想为难于他!”

    年轻小伙说得有些底气不足了,被越不凡这么一说,其实他也怕了,这老人要真是因为他们出事,那他们就是真的要负主要责任的了!

    “哦”越不凡哦了一声,便走过去,拾起地上的瓷器碎片,看了看,便对着几名年轻小伙道:“这的确是底款印着乾隆年制的瓷器,不过它还没我老呢,你们看这样吧,我付你们一百块的成本,你们赶紧将老人送去医院,要是耽搁了,就是你们要付给老人家八万块钱了!”

    几名小伙脸色有些不好看,只是思前想后,有些进退失据了,毕竟摊开的架势,若就此罢手着实不甘!

    拽着老人的年轻小伙,有些不忿道:“你又是谁啊,我劝你别多事哈,这不关你的是,最好你不要插手,要不然以后你就吃不了兜着走!”

    越不凡佯作摊手状,有些恨铁不成钢道:“我是医生,是好心给你们提个醒的,老人家不经吓,他有病在身,再耽搁下去就晚了!你们要信我就把老人家交给我,让我送他去医院,要是不信就算了,我也只是不想看到有人出事,毕竟我是医生!”

    越不凡说得很笃定,说的很自信,不错,他也没算说大话,他是医生,不过是诊断古玩新老的医生!

    越不凡说完摊了摊手,便做出一副事不关自,任君选择状!

    碰瓷团伙几人相互眼神交流了一下,最后便妥协让越不凡把浑身颤颤巍巍,喘着粗气的老人送往医院,临了还不忘说些场面话,说是什么看在他人老了,算自己倒霉等,下台阶的话来···!

    越不凡扶着老人到路边打车,到就近的医院,挂了号,并陪老人去做些检查,确定只是受到一些堵气和惊吓而已,休息一下就会没事后!越不凡也就放心了!

    越不凡在老人的万分感谢下,出了医院,因为老人的子女也正赶来了,所以越不凡也没必要再为老人家担心了!

    越不凡当时想过报警,但古玩这类事情是最难断对错的,尤其是老人是真的碰摔了人家的瓷器,此类不明不白的事情最是难理,就像一些人买了摊贩的古董,回家之后发现打眼了,再找回去也没有用,古玩买卖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摊主可以反咬一口说他卖的是真品,是客人自己调包了,客人没有办法出具当时现场交易的证据证明,那东西就是在那买的,此类也是无法申述的,毕竟是自己眼力不够的事情,谁也不想面上无光,给自己脸面丢份!

    古玩这行当,是极具诸多潜规则的行业,要理清,要参透,要明悟,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得到的事情,要不断的参悟,要不断的经历,要不断的实践,要有持之以恒的决心,这样才有可能学到一些皮毛经验!

    越不凡再次出发,而这次的目标便是,拥有好几百年历史北京琉璃厂···!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