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邪魅王爷与若府千金(4)
    水榭凉亭,繁花似锦,花团锦簇,鸟声啁啾,蓝天白云。“六哥,这糕点味道真不错,甜而不腻,清香爽口,真真是美味”,“你若喜欢,将那厨子送你府上如何?”,“甚好!只是六哥你虽不喜甜食,却也不想将这厨子留下给未来六嫂做甜食么?女儿家想来都是欢喜的”,“我自是有法子的,现在说来为时尚早”,“六哥,我们出去玩吧,现在已是申时,我们可在玉仙楼用晚膳,逛街消食;要知今晚有庙会和烟火晚会,最是热闹不过了,酉时戌时尤甚,美食美景美人和玩意儿,委实令人兴奋”,“也可”。蓝白相间锦衣的邪魅少年与灰青华服的美少年并肩而行,一冷一热,一动一静;俊美非凡,气质高贵;引得路人频频回头,更有热情奔放的姑凉抛掷花环、香囊、手帕,真是一道靓丽的人文风景。“六哥,像我的翩翩公子为甚收到的东西比你的少,怎的就喜欢你这种冷厉的?”,“你若喜欢拿去便是,得亏这都是轻便物品”,“六哥,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你的这张脸还是戴上面具再与我一同上街游玩吧!好在前面就是玉仙楼了”。走过满座的热闹一楼,来到三楼雅间,典雅安静。“两位客官点什么菜?”,“来一壶梅酒,再来几样招牌菜”,“好嘞,客官您稍等”。各色精美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全部上齐,半个时辰后,随从结账,陌景御戴好面具后往外面走去,另一俊秀少年紧随其后。

    “秋云,你看这个银铃铛挂饰如何?”,“姐选的这个饰品巧玲珑,着实漂亮可爱,与姐极配”,“秋云的嘴可是越发甜了”,戴着紫色面纱、外罩紫色绣花纱衣的白裙女子,气质斐然,清雅灵动,虽看不清此女的样貌,但是仅凭那双外露的水灵清澈的美眸,以及那周身的气度便可断定其是一位怎样的绝色佳人,身边的丫鬟都长得清秀可人,更不用说这位千金姐是何等的风华绝代。“秋云我们去前面看看”,“姐可要心了”,“嗯。秋云你看这个手链,设计新颖简洁精致又不失光彩。老板,这个多少钱我买了”,“姐真是好眼光,这条手链可是我摊子上的精品了,只需一两银子”,“秋云,给钱”,“给,老板”,“好嘞,姐可要再挑挑”,“不用了”。“姐,你看前面是什么?好生热闹,姐可要去瞧瞧?”,“既是如此,那便去一探究竟”。前方人山人海,人流辗动川流不息。“姐,姐你在哪?”秋云四处张望大声呼喊,边走边呼唤她家姐。另一头,“六哥,六哥~,六哥你在哪?”一俊秀少年满脸焦急,边找边喊。唉~,就是看了个花灯,一转身就发现秋云不见了,算了算了,这茫茫人海的,要找人比登天还难,还不知何年马月才能找到呢,挤也挤不出去,也只好随波逐流了。刚走没多远,不知道被何人给撞了一下,身子顿时往一旁倒去,难道我就要葬身在此了,还是以被人踩死这种屈辱的方式,本姐的一世英名啊!唔,一声低沉地闷哼声在耳畔响起,一股浓厚的男性冷竹香萦绕周身,落入了一个温暖宽阔的怀抱。“你没事吧”,走着走着,突然一个女子撞入怀中,带来一袭属于女子的茶香,身子娇柔软,耳中突然传来一声般的声音,低眸一双清澈灵气的大眼映入眼帘,心脏仿佛被鹿轻轻撞了一下,“无事,姐可有受伤”,“我并未受伤。多谢公子出手相救”,“姐不用客气,缘分使然”,“可否请教公子名字?”,“在下景之(陌景御的字,除了几个亲人知晓外,无人知晓)”,“多谢景公子,女子安然”,“姐可是走散了?”,“公子也是”,“嗯,相逢既是有缘,不如结伴一游,姐认为如何?”,“同是天涯沦落人,有何不可”。不曾想竟然遇到了陌景御,声音动听迷人,身上的气息也很好闻,也不愧是练武之人身形挺拔健硕,气质清冷,给人安稳之感,面具下的容颜想来俊美非凡、举世无双。两个气质非凡的人并肩而行,气场和谐,不见容颜也惹得身旁的人投来视线。眼见若安然又要被人撞到,陌景御搂着若安然一个转身将其护在怀里,然后将其虚搂在侧,“这里人太多以免你受伤,得罪了”,“理虽如此,可是我已有婚约在身,再与其他男子靠的太近,终究不妥当”,“敢问姐可是若府千金”,“女正是”。陌景御将面具取下,面对若安然缓缓道来,“我就是与你有婚约的六王爷陌景御,这下可便?”,若安然刚要行礼便被陌景御阻止,“你我现在就这样相处可好,不必行礼”,“好”,“唤我景之吧,安然”,“景之”,陌景御听后璀然一笑,仿佛清风拂过心间,令天地黯然失色。“哇,那位公子当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意气风发少年郎,芝兰玉树”,“我要将花送给他,真真是美男子”,“别肖想了,没看见人公子心翼翼地护着身边的女子吗?”,“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与之竞争也未尝不可(这个国家朝代民风比较开放)”。陌景御将手绕到若安然脑后轻轻柔柔地解开了面纱,等若安然反应过来的时候陌景御已经将面纱拿在手上了,嘶~,周围的人倒吸一口凉气,纷纷屏住呼吸,生怕将这个美若天仙、风华绝代的倾国佳人唐突了,飘飘兮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若不是佳人身边有了如此优秀丰神俊逸的男子,知道自己无法与之比拟,真想追寻此般佳人”,“绝世美人啊”,“无论是容颜还是气质恐无人能与之二人相比,他们二人之间气场相合无人能插足其间”,“那又如何,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没有撬不到的墙角,只有无用的锄头”,“就是,这样我就能撬那位俊美矜贵少年郎了”。陌景御若安然闻言齐齐抽了下嘴角,很是无奈,异口同声说道,“你还是戴上面纱(面具)吧”,两人相视一笑,互相给对方戴上面具(面纱),携手离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