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穿越遇衙内,提赌定乾坤
    甭管想那么多东西去,穿越到三国位面才是要紧的事情。

    可是当他完成穿越后,面朝地下悲催的降落之后,张少华开始不由得恶意揣测“丫的。就是一个有恶趣味的系统,否则的话怎么会两次会穿越要么是悬崖、要么就是从天而降变平沙落雁式。”

    还有他真的觉得自己最好回去的时候应该买上一个降落伞,免得以后穿越的时候一不心脚踩空,又来一次自由落体降落,他真的不想在受罪了,哪怕能够获得很多很多的钱钱。

    “呼呼,还好是没有人看到,否则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张少华起身来观察自己此刻所处的环境,发现周围三面都是以墙围住的死胡同。

    显然应该是穿越到了一座三国时代的城里面,也方便他的行事。

    他自己缓步走出去的时候,可以一瞬间街上无数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张少华有过一次类似的经历,是他穿越到三国位面第一次时候的。

    原因就在于他身上穿的衣服在地球上面或许很稀松平常,但是在三国位面无异于奇装异服,很显眼,很容易就在人群中发现。

    加上他自己剪掉的短发,那就更是不想认出他都难。

    张少华自己到觉得无所谓,穿越之前他也想过要去找到服装租赁公司购买一件或者找到sy工作室定做一件汉服的,试穿一下之后发现实在不怎么适应,暂时性的就放弃,打算以后再换吧。

    “周围看起来挺繁华的,比之前所在的管子城的都还要繁华。”张少华看着一座座比管子城那些低矮土楼房都还要高,还要华丽的楼房,一时间在那里不再移步。

    “可惜可惜,如此完美的技术在地球上面没有保留,否则的话”张少华到一半已经不再了,一边往前面走,一边惊叹这楼房。

    关注着三国美轮美奂的城市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在他前方不远处有东西造成的骚动。

    以至于在人群纷纷避开,他却是一头就撞向那些造成骚动的人身上。

    “你子是不是眼睛瞎了,敢撞到爷爷我身上”那人龇牙咧嘴,带着一丝怒气道。

    “额,兄台不好意思,实在是不好意思,刚才在看东西没有注意到。”张少华是接受过大华夏良好教育的人,知道自己做错的情况下自然是第一反应就是道歉。

    一连几句道歉,对方脸上的愤怒没有减少“几句对不起就算是完了你子自己该怎么办吧。”

    张少华引起的情况,让周围的人感觉到好奇,纷纷跑过来想要看看,情况就是人越聚越多。

    “完了完了,没想到这个穿着怪异的人居然引起洛阳城里面煞星之一。”

    “唉唉,我估计也是。今晚上城郊又会多一具尸体吧。”

    “可不是吗前几天我听有个人惹了何衙内,结果想要逃跑的时候被抓住,关到牢里面去受皮肉之苦。”

    “前几天我也听一件事情,何衙内看上一个妹子,直接把人抢了去,家里面的人不愿意一样被关进牢房里面。”

    周围人开始唧唧喳喳的讨论,而讨论中心,与张少华怒而相对何衙内早就已经习惯类似的事情,见怪不怪,享受着周围的讨论。

    就好像他的恶名不是恶名,而是好名声,他的荣耀。

    “我擦,洛阳城何进的儿子或者孙子亲戚”张少华听到周围讨论得出来的信息目前也就是这么多。

    如果真的是如此的话,那么似乎情况并不是那么糟糕,处理好的话得到的比想象中的更多,比如通过眼前的人去更快途径见到汉灵帝。

    总之不管对方地位关系究竟如何,对张少华自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已经有了大致想法的他,要做的就是想出来一个办法,来化解困境,转危难与机会。

    刚才从旁边人收集到的信息,加上现在有收到的信息,结合自己理出来一条线,试探性的问道“请问是何进大将军家公子”

    语言要注意,表情要真挚,不管对方现在是如何的愤怒,都要平静对待。

    “衙内就是,子是不是怕了要是怕的话赶快跪下道歉,然后好好的想办法求衙内原谅,哈哈。”何衙内完发出哈哈大笑,周围的狗腿子同样发出大声。

    显然,已经是习惯欺压人,并且以此为乐了。

    “跪天跪地跪父母,还就是不能跪你,至于道歉我之前已经了,不可能在。”张少华也不知道怎么的,原来内心想的不要冲动顶撞的想法全部忘得一干二净,脱口而出。

    “好,好的很。以前顶撞过我的人不少,下场都是一样。”何衙内见过的人太多太多,所以很干脆的就要准备执行了。

    “我看那子真的是没救了。”

    “唉,多好的一个青年啊,就这么被何衙内给弄死,可惜。”

    “是啊,真可惜。”

    周围人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纷纷摇头表示惋惜。却没有一个人来阻止,不是他们不想,而是没有任何的权利去帮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张少华被欺压。

    换成其他人或许还真就是被吓得魂飞魄散跪下去求饶了,偏偏他就没有。脑袋高速运转,他真的认为现在是一个机会,一个大大的机会。

    不论是古代还是现代的衙内都是要面子的,欺压人是想要从另外一个方面证明自己与父辈们一样拥有权力,加上生活条件的帮助造成桀骜不驯的样子。

    天不怕地不怕,三国时期惹出人命,那也只能是人命贱。

    “我还真就不怕什么下场,要是有事可敢我与赌斗”张少华脑袋运转已经很快速,但是还是没有想到一个具体的办法,干脆的就头一热脱口而出。

    “赌斗你跟我赌斗哈哈,衙内从出生之日起就没有输过的,再你觉得我会跟你赌”何衙内胖胖的脸上露出更加张狂的笑容,仿佛张少华从出现之日起就是一个笑话。

    “赌,为什么不赌。反正你也不是没有事情可做吗赌注也很大,如果我输了我的命就是你的,如果你输了那么什么都听我的,如何”张少华旁若无人的出自己条件要求。

    “你觉得我会跟你赌吗”何衙内继续重复刚才问过的问题。

    张少华即为自信,道“我想不出来你不会跟我赌的理由。”

    豁出去了,反正到时候都是死,大不了死得早一些。更重要的是有系统在的他,还就不一定会死,情况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糟糕。给力 ”hongcha8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