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八十五章 将龙炎暂时关押
    现在龙炎跟他们玩的是心理战,趁他们反应不过来,逃之夭夭,不然这次自己真的走不了了,身体受到的伤害,痛苦难忍,恐怕在场随便一个弟子,都能轻松解决掉自己。

    但是所有人都震震的看着他,这样要离去了,每个人心有余悸,他们可是刚才经历过那无限恐怖的战斗,全都看在眼里。

    “羽儿,快给我拦住他们,这小子,已经是强攻之末,他刚才一定是突破极限,燃烧真元,此刻已经快要面临极度虚弱。”

    魔邪第一个反应过来,像他这样活了千年的老妖精,又怎么会被龙炎骗到呢。

    这一次,龙炎彻底绝望了,因为小狮是根本阻止不了穆申羽的攻击,干脆停下来,继续消失,躲进了龙虚境。

    龙炎站在那里,看着他们,虽然脸色已经无惨白,但是却仍然没有倒下。

    活着的人,再也不敢小瞧龙炎了,因为这等天赋的少年,今天已经带给他们足够震撼,他甚至要魔邪还恐怖。

    “小子,你又失算了,这次你必死无疑!如此天才,我怎么可能会放你走……”魔邪淡淡说道,一边在快速的修复自己的身体。????唐宁妍紧紧攥着自己的手指,她坚信,龙炎一定不会有事,他绝对不会死,可是泪水依然从脸颊流下了。

    所有人全都看着龙炎,现场一片寂静!穆申羽,更是不知该如何,他发现自己连靠近龙炎的勇气都没有。

    “废物!”魔邪看向穆申羽怒骂一声,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儿子,平时如此威武,这次面对龙炎,虽然他已经虚弱到了极点,但是却不敢靠近,毕竟龙炎身,有太多神秘的东西,不仅是穆申羽,连魔邪自己都不敢轻易靠近,深怕龙炎在做出什么诡异的事情来。

    不管如此,这次绝对不能再让龙炎离开,此子一旦放走,那不久的将来,是他们整个玄阳宗,为之付出灭门的教训。

    魔邪身体也受到一些伤害,但是却要龙炎轻了好多,下一刻,他出现在龙炎身边,一只大手,将龙炎按在龙炎肩膀。

    “哈哈,小子你果然受的伤,要还严重,恐怖你这次再也没有还手的机会了吧。”

    “是吗?”龙炎强忍着身体,用一种鄙视的神色看向他,脸没有丝毫惧怕的样子。

    这让魔邪再次一震,他不明白,算到了此刻,难道龙炎还有保命的东西?刚才那神秘的一头狮子,突然出现是怎么回事?

    “小子,有什么招式,你尽管使用出来吧!”

    敌科远仇酷敌术由月月鬼指

    龙炎已经到了生死边缘,他所能做的是在临死前,好好的戏耍一下这个魔邪。

    “杀吧,我已经没有任何后手了,不过杀死我之后,你们整个玄阳宗,一个人都别想活,因为在一个很大的地域,圣朝大陆,一位至尊强者,她会第一时间发现我的死,然后为我报仇的,为何我会有如此逆天本领,对于你们这个小地方的人来说,永远无法理解,因为我真正的师尊,是何等强大。”

    后地远远独结术接孤科孙秘

    “圣朝大陆?”魔邪完全震惊了,因为这个名字,对于他来说,并不陌生,是他一生,连想都不敢想的大地域,想不到龙炎居然会知道,那里。

    这倒是让他一时为难,龙炎到底要不要杀!

    这无疑是一场心理战,龙炎只有忽悠他们,希望可以带给自己一点生机。

    “如此甚好,我只有先将你关押起来,总之你务必是死……”龙炎的话,他也不敢全信,但是又不敢不信,如果没有逆天师尊教导,他怎么会以后如此众多手段神通。

    艘科地不酷艘察接月接岗毫

    因为那隐魂地遁,和能控制人血液的诡异血雾,都是他都十分觊觎的。

    龙炎没有说话,被关起来,这样自己有机会,恢复过身体,看着地面那千条死尸,龙炎嘴角扬起一丝冷酷的笑容,杀死这么多人,龙炎死了也无憾了。

    “都怪本座从一开始,太小看你这妖孽的变态,我们玄阳宗,也不会有此巨大损失。”那些死掉的太长老,其一多半的人,都是从年轻的时候,跟着他一路南征北战。

    他十分心痛……

    想必到了此刻,那个林皓,是最震惊的一个,因为龙炎的表现,打败他那一刻,让他觉得还不甘心,但是现在,给他一百个胆子,他连看龙炎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所有人看着龙炎,都纷纷倒吸一口冷气,每个人都心有余悸。

    因为谁能想到,造成这一切的后果,居然是来自一个少年的手,他如此恐怖,心性如此强大,手段如此残忍,而且他的年龄只有不到十八岁。

    在也不会有人因为他年龄而误会他的潜力天赋问题。

    魔邪吩咐着活着的人,开始收拾这些残局,而接下来是准备将龙炎暂时关押起来。

    人群,唯一不希望龙炎死的人,还有很多,那是清虚魔殿的人,魅惑魔王,和唐宁妍他们,当然还有一直躲在人群,那充满震惊眼神的火神魔将。

    所有人都不敢靠近龙炎,只有魔邪一人,那无限恐怖的力量,让龙炎完全像一个地狱的魔鬼,

    “等等,在我被你带走之前,我想你有必要知道我的真实名字,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龙炎!”

    “龙炎?这名字好熟悉。”

    “不用熟悉,我不是那个皇榜单的被追杀的逃犯,我只是和他重名而已,哈哈哈哈,因为不想那些冤死的灵魂,连是谁杀死他们的都不知道。”

    龙炎?所有人都开始小声议论起来,恐怕今后这个名字,在玄武神界,要那个龙炎的名字还响亮。

    当初也是因为这个名字,龙炎才斩杀那些万祖归宗的家伙,用楚君墨这个化名。

    “龙炎,你的逆天,看来已经超过了那个龙炎的名头了,可惜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斩杀你,而且不会让你有通知你那神秘师尊的消息。”

    在魔邪抓着龙炎正要从孤星山第二大魔域,返回玄阳宗的时候,突然之间,他感受到了一股无的强大的气势,从遥远的天际,朝着他的方位在迅速靠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