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二章 剧情翻转
    ,!

    要比心狠,龙炎无疑是最狠的,因为他们劫持了朱雀语彤,不彻底震慑到他们,根本不行。

    这本来就是以武为尊的世界!

    直到第三具尸体,在空中爆炸开,那主持方丈,终于眼神震惊的看向龙炎身体虚弱到了极点。

    “施主,求求你了,不要在这样杀下去了,我是不能说啊,因为那个人背景太强大了,就算说出来,你们也对付不了,而且如果我要是说了,恐怕我们整个普光寺都会惨遭灭门。”

    “刷!”稍微恢复过来的智光和尚,瞬间被龙炎吸了过来,甚至龙炎根本不想听他废话,也不在给他机会。

    一手按在智光头顶,智光可是他最得意门徒,如果智光都死了,他将痛不欲生。

    “啪!”鲜血喷溅……智光脑袋被完全捏碎。

    “老秃驴,我给过你机会,这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我的手段十分残忍,想必你一定听过邪魔教徒吧,五百人,全部被我杀死,不要怀疑我说过的话!看来你不说,那我就替你说吧。”

    龙炎贴近他耳朵:“皇甫熙!”

    当龙说完这三个字,普法已经彻底的震惊说不出话来。

    “你之前的那些人,恐怕就是他派人杀死的,那样的强者模仿我的气息,甚至我的功法战技,完全不在话下,皇甫熙让你们估计陷害我,让整个云中城都以为是我对你们下的毒手,告诉你,他在玩火!”

    龙炎说完,已将他丢在地上,智光早已死的不能再死。

    而全身瘫软的主持方丈全身颤抖无比,恐怕今日龙炎带给他们的恐怖,绝对不是一星半点,让他从心底完全的震撼到。

    因为他从龙炎的眼神中看到了这如此强势霸气的少年,恐怕将来是要与天斗的人,甚至他的胆子,足够大,二皇子居然都不放在眼里。

    强大气势,和霸道手段,是龙炎唯一对付这些秃驴的手段,他们表面看上去,一本正经,但是每个人,心中都存在一丝贪念。

    噬魂摄瞳,完全将他们心底都看穿,这恐怕是他们永远不会想到的,能探知他们的思想,和支配他们身体的神通。

    到了这个时候,帝释天冲到龙炎身边,他看着龙炎,内心也在颤抖,龙炎从当初被他从外围招收进内族,短短几个月时间,竟然成长了如此地步。

    “炎儿,你……”

    龙炎双手抓住帝释天手臂。

    “师尊,您放心吧,是不是以为炎儿真的很凶残,如果今天不这样对他们,你觉得他们会怎么对我?没错,想必我刚才对他说的话,您也听到了,此事,想陷害我的人正是二皇子,于其说,他想害我,不如说他是在考验我,二皇子殿下,当真用心良苦,这方丈,自然是知道这一切。”

    龙炎说完,已经抬头朝着最高的一座塔顶望去,那道黑影刷,居然凭空消失了。

    “师尊,您觉得这些人性命对于二皇子来说,重要吗?恐怕在他眼里,我们全部都只是蝼蚁吧,但是他一定不会想到,我的实力,可以战胜这老秃驴。”

    跟着龙炎再次靠近普法,手掌轻轻按在他后背,一股雄厚的真气,开始灌输进他体内,同时龙炎顿用归元神效,帮助他恢复身体。

    短短不到一炷香时间,普法盘膝而坐,重重舒缓了一口气,当他再次睁开眼睛,已经神采奕奕。

    这无比巨大神通手段,更是将在场所有的光头和尚,震惊不已。

    龙炎不在废话:“朱雀语彤,我今天必须带走。”

    普光震惊龙炎的实力,这次也勉为其难,老实许多,颤微道:“龙,龙施主,那女施主,被关押在了地牢中,不过有三位我们普光寺的高僧守护,凡是被关押在地牢中的人,只有通过打败我那三位师叔,得道高僧,才能将那女施主救出来。”

    “你,说,什,么……”龙炎睁大眼睛,盯着他。

    帝释天一把将龙炎按住:“炎儿,不可冲动,那三位得道高僧,确实非常厉害,恐怕今日玄武老祖,和白虎老祖前来,也救不走她了,而方丈是管束不了他们的。”

    “什么?师尊,你是说,那三位高僧竟然有这么强悍的实力,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吗?”龙炎看向手中的信息手牌,这是他和龙灵相互联系的信息牌,不知道云老头,能对付他们不能,不过转念,龙炎便将这个想法打破了。

    帝释天跟着说道:“渡呃,渡劫,渡难三位圣僧,不问世事,而且一个眼瞎,一个下身瘫痪,另外一个是耳聋,但是三人配合攻击,却是非常厉害,其中参悟多年的金刚伏魔阵几乎是无人能破。”

    帝释天说完,当下心意已定。

    “炎儿,不如这样,我去那地牢中,将朱雀语彤换回来,今日你已经在这里,杀了寺中三位和尚弟子,师尊相信你,总有一天你会变得强大无比,然后来到这里,将我救出去。”

    “师尊,这怎么可以?那我回去,该怎么和师母交代。”

    帝释天无奈道:“毕竟我身为语彤的舅公,岂有看着她受苦,而且二姐差不多已经哭瞎双眼,你师母可以理解我的,而且,炎儿接下来的路,你和小狮二人去,为师也比较放心。”

    龙炎无奈点头:“那好吧,师尊放心,我一定会将你救走的。”

    跟着龙炎看向普法方丈,态度也不像刚才霸道:“普法方丈,方才多有得罪,打败你,也是我无奈之举,刚才杀你三位徒儿,那是他们死有余辜。”

    跟着龙炎伸手一指地上三具残缺尸体。

    “他叫智广,看管易经阁,七年前,为了偷学经书,竟然残害同门师兄智凡,这位智雨,看管炼药房,八年前,为了一株地阶一品,地火莲子灵草,将三位同师兄杀死,而接下来,我要说你这最该死的宝贝徒弟,智光。”

    “智光本名叫做孟云然八岁进入万慈普光寺,恐怕你做梦也想不到,身边会养一个仇家的儿子,当年你杀戮太重,放下屠刀,剃度为僧,以为可以抵消一切仇恨,超度孟家的亡灵,你以为将孟家族的人全部杀死了是不是,孟云然,只有六岁,那晚却真切看清了你的嘴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