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9章 炎溯日
    ,!

    一年一度的炎溯日,是凡界最为隆重的节日,因为在这一天,会有无数的孩童踏上真正的修行之路,会有无数的少年被招进各大学院深造。

    这就好比地球上那些幼儿第一天上幼稚园,亦或者是高考那一天,所有主城、都城、郡城的试炼场都是人山人海。

    在这一天,各个城池的城主都会把试炼场中间的那个检测台打开,为三岁孩童或者九岁少年检测灵根天赋或是修为。

    天赋异禀的弟子学员,各大学院都会争相招揽,向他们的家长抛出一个个橄榄枝,不需要学费不说,反而还倒贴送福利。

    “王嫂,你带着你儿子来凑什么热闹?他不是没有修炼灵根吗?再说他都已经**岁了,你是带着他来看戏法的吗?”一个打扮得富饶的肥胖妇人,满脸戏虐笑容的讥讽着另外一个妇人。

    “我是不是看戏的,你一会儿就知道了,别以为你儿子好运,从小便拥有修炼灵根便目中无人,我儿现在也同样是个修士,这次是来检测修为的,没打算进那个学院。”被称作王婆的妇人听到那声音便眉头紧锁,一脸的不耐烦。

    这时一旁的另外一名妇人先是一惊,随后恭喜道:“王嫂,恭喜呀,最近这几年,你那小茶摊赚的钱,都花在了给你儿子买耳灵机上了吧?真是苦了你们夫妇咯。”

    “哪里哪里,我儿他能踏入修行,又岂是一点点金币能比的,总得来说也是他争气,没有浪费我们的一片苦心。”

    耳灵机的出现,却是帮助了不少的人踏入修行,但是绝大部分都是成年人,像王嫂儿子这么小,数量连一成都占不到。

    检测台是没有限制使用的,不过为了防止部分人恶意捣乱,所以检测台会象征性的收取一金币的费用,若是情况特殊,还能申请不支付这笔费用。

    一金币说多那是肯定不多的,但说少,那也不算少了,没有人会闲着无事来贡献金币,只有那些真正想要检测的人才会出这枚金币。

    相比于成为修炼者,一金币的投资并不算多,所以就算是再穷的百姓,也会在自家孩子三岁前凑齐这笔钱,到试炼场检测台检测。

    到试炼场来的,不止是那些想要检测灵根检测天赋的还有来挑选学院的少年,以及无数看热闹的百姓。

    一场盛事必然是备受瞩目的,因此前来看热闹的观众数不胜数,这些百姓从县城等级别小城内赶来,亦或是从城外的那一个个村庄赶来。

    不看热闹也会在城中的大街小巷闲逛、淘货,让整个城池,整个凡界都想的生机腾腾的。

    一辆辆单车停在试炼场的一角,堆满了一大片空地。

    奇异城作为目前整个凡界独树一帜的大品牌,在这一天也依旧是人满为患,为此奇异城被迫实行排队进城,出来一个人便放进一个人,出来两个人便放进去一双,如此周而复始的。

    至于元齐等人,则是结伴来到皇城的试炼场,来观看一年一度的学院招生,同时身上也肩负着任务。

    萧石与张悦隐藏在人群之中,装作若无其事的凡人结伴游走在试炼场内。

    “萧兄,这试炼场可是在公西皇室的眼皮底下,哪会有什么人前来搞刺杀呀,丁兄他之前说的会不会太假了?”张悦好奇的问道,声音很小,只有二人能听见。

    萧石耸了耸肩说道:“虽然我也觉得不太可能,但丁兄既然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是收到什么消息了,不然不会妄下定论的,至少这么久以来,丁兄所说的都是没出过错的。”

    “竟然如此,那我们还是多留意一下吧,免得出了什么问题到时候难以补救。”张悦听完他的话,转念一想好像确实是这样,于是点头说道。

    元齐此时则是站在紫山学院分区的区域内,像个保镖一样站在紫山学院导师们的身后。

    坐在这些导师中间的,便是紫山学院的院长云霄成,脸上始终挂着微笑,看上去似乎并不在意丁星所说的刺杀。

    但实际上却是,他的灵识一直笼罩着紫山学院被划分出来的这片区域,在这范围内,只要有一丝风吹草动,他便会立马知道。

    前期并没有什么人员会前来咨询,因为都在检测台那边检测各自的修为,然后再决定是否能加入学院,再到选择学院。

    检测台检测的方法很简单,只要把手掌按在那检测台上,若是有天赋或者有灵根的,便会在掌心处留下一个亮光,分别有五种颜色,分别代表灵根的属性。

    而检测修为则是会在掌心处留下一段小字,写得是炼气几层那便是炼气几层,除非是凡人,否则掌心处都会出现各自的修为。

    检测的作用其实并不大,因为一旦到了各大学院的划分区,那些导师、院长之类的,瞬间便能知道这些少年的修为。

    唯一的作用便是手上必须要有检测信息,而且达到要求才能走进学院通道,随后再选择任意一个学院进入。

    相当于是进行一个初选,主要原因便是来到试炼场的人实在是太多。

    紫山学院分区内,元齐无所事事的来回踱步,实在是有些无聊的他,来到云霄成的身后问道:“云院长,你觉得丁大哥他说的那些刺客有几成可能会来?这丁大哥也真是的,如此重大的时刻居然不在,而且还联系不上,真是急死个人了。”

    “元齐你是不是觉得太苦闷枯燥了?依老夫所见,那些刺客沉浸了这么久,肯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的,听丁星说的那些,对方明显是想要把我紫山学院打入谷底,让紫山学院永无翻身之日,至于丁星他没来,想必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耽搁了吧!”

    元齐点头说道:“云院长你说得很对,丁大哥几日前连夜离开时,跟我说是有件重要的事,需要即刻出门,问他何事也不说,直说与秋雨歇他俩的爹娘有关。可这都六七日过去了,还没有什么消息传回来,着实让人有些担心呀!”

    云霄成闻言转头看向身后的元齐,问道:“你确定丁星他说是因为歇爹娘的事?看来他又找到新的线索了呀!”

    元齐不知其中的细节,所以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只要回答道:“我确定丁大哥他当晚就是这么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