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公子不怕我是厄运之人吗?
    在司徒易问及男方家中现存几人后,少妇潸然泪下,捂着脸痛苦的说道:“在我被赶出家门后没多久,他们就......就......”

    “就怎么了?”司徒易追问道。

    “就被那吃了我丈夫的妖怪找上门来,全都给......吃了!!!呜呜......”在也忍受不住,少妇嚎啕大哭,丈夫的死以及被冤枉的痛和亲眼看着公公婆婆在自己面前被妖怪生吞活剥的样子再度浮现在自己面前,少妇伤心欲绝。

    司徒易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说着少妇克人吧,但是这一切都是妖怪入侵杭州城的锅,说这少妇运气吧,运气着实不错。每一次的杀身之祸都被她躲了过去。

    看着可怜兮兮的少妇,司徒易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的麻烦感。

    “所以说,自己这是救了一个麻烦回来了?”

    安抚好了少妇,在少妇心力交瘁之下昏睡过去后,司徒易帮其盖好被子后起身离开,来到池塘边,准备找白素贞和小青还有那只老蜘蛛商量一下。毕竟大家都在这屋檐下生活,总要有一个过程,他又不是真正的地主老财。

    唤出白素贞和小青,老蜘蛛倒是在看见司徒易的一刻就跟在了身后,把少妇的身世说了一边之后,司徒易摊手说道:“现在我们有两个办法,一则是给她一些银两,送其回家;二则是司徒府收留于她。你们如何看待?”

    平静的池塘面浮现出了两朵巨大的水花,一白一青的巨大蛇头浮现,因有着老蜘蛛在场,白素贞没有化作半人半妖的状态,而是保持着蛇躯。

    听闻司徒易的话后,小青第一个跳了出来,神识扩散开来传音喊道:“送她回家,送她回家!”

    白素贞尾巴一甩,在小青的蛇头上敲了一下,呵斥道:“小青别闹!”教训完小青后,白素贞的蛇头转向司徒易,垂着蛇头轻声说道:“老爷,这位......夫人不知姓甚名谁?”

    “她叫殷琯。”

    “殷琯这般可怜,我们就算是送了银两,她回到那满是妖魔的杭州城中,恐怕也活不了多久,更不要说她还带着孩子,我记得有些妖魔专门拿孩子来生吃修炼!对婴儿的嗅觉尤其灵敏!送其回家不是好的办法!”善良的白素贞终究压制住了内心的**,想要让殷琯留下来。

    “不如我们收留她吧!”

    “这也不妥,我和老爷尚且好说,但是你和小青却是尚未化形,如果有一日吓着了这位殷琯夫人,恐怕......”老蜘蛛这是发言道,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随时说白素贞和小青两人,但是小眼神却是看着小青。

    小青被老蜘蛛的眼神看的心中老大不爽,哼声道:“你这是什么眼神。你是怕我吓着那狐媚子吗?”情急之下,小青对于殷琯的感官全然说出。

    “小青!”

    砰!

    白素贞一尾巴一甩,重重的砸在了小青的头上呵斥着,小青被这一下突然的重击砸懵了,平日里对她爱护有加的姐姐居然为了一个狐媚子这般对她,这让小青心中非常的委屈!

    “呜呜......你们都欺负我!”

    唰的一声,小青的蛇头沉入水中消失不见,岸上的司徒易和老蜘蛛以及白素贞面面面相觑。

    白素贞歉意的说道:“老爷莫怪,小青被我给宠坏了。”

    司徒易摆了摆手说道:“无妨,小青的心性如孩童般纯真,这般赤子之心对于修炼来说非常的好!”顿了顿,司徒易借着说道:“那么就这样定下来好了,让殷琯住在司徒府,平日里可以帮忙收拾一番庭院,少几个可口的饭菜。”

    “至于小白和小青的化形问题,在她坐月子这段时间我多给她们讲讲道便是,想必这样一来化形就快了!小白,你先去安慰一番小青吧。我去找殷琯说一下决定,这还要通过她的同意。”

    白素贞点了点巨大的蛇头,沉入水中。

    在沉入水中后,找到小青,两条大蟒蛇如同麻花一般纠缠在了一起,这是她们在水底经常玩的戏码。

    “小青。”

    “哼!”

    小青和白素贞的身体纠缠在一起,但是对于白素贞的安慰却是有些不领情。

    这边白素贞安慰着小青,另一边,司徒易在白素贞沉入水中后打发走了老蜘蛛,去了偏房。

    吱呀......

    司徒易推门而入,看见的是已经醒过来在婴儿床边照看着婴儿的殷琯。殷琯脸上浮现着母爱的光辉,看上去是那么的耀眼夺目,让推门而入的司徒易呆了一下。紧接着回过神来的司徒易微笑着上前。

    “殷夫人。”

    “公子。”

    “殷夫人,你日后将何去何从?”并没有一开始就直接说出自己来的目的,而是问殷琯日后将何去何从,如此一来殷琯接受的程度也高一些。

    “贱妾不知道......”想到以后的去路,殷琯一时间有些迷茫,尤其是自己还带着一个孩子!关于有些妖怪喜欢吃婴儿的传说她又怎么可能没有听过!

    “如果,如果司徒府收留你,如何?每日待遇两百文钱,和我们一样一日三餐都有。”看了眼婴儿床中的婴儿,司徒易接着说道:“孩子也和你一样,在司徒府住下,日后等他长大了,我会教她识文断字,到了嫁人的年纪,为她寻一户好人家,你看如何?”

    殷琯呆呆的看着司徒易,良久,在司徒易再一次的询问之下,殷琯对着司徒易跪拜道:“感谢公子收留大恩!感谢公子收留之恩!”

    司徒易连忙扶起殷琯,感叹的说道:“就当我平时恶事做尽,难得做一回好事吧!”他想起这一生做的事情,不是杀人就是灭一方位面!更是亲手杀死了好朋友托尼。想起托尼,司徒易的神色有些暗淡。

    “公子说笑了,如公子这般心地善良之人可是天下少有,怎么可能会作恶呢。”顿了顿殷琯迟疑的说道:“公子......公子大恩大德收留我,但是公子不怕我是厄运之人吗?”想起自己曾克死了父母又克死了丈夫一家,殷琯再度潸然泪下。

    闻言,司徒易微微一笑,说道:“在你身上我可没有看见上面厄运,看见的是一片祥和!”我的系统是废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