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心中魔障以及是走是留
    第19章心中魔障以及是走是留(第1/1页)

    在这毁天灭地一般的劫雷下白素贞没有害怕,相反的她兴奋的嘶吼一声,控制着整个蛇躯,一头撞上劫雷!刹那间一道无法直视的光芒在这天地之间亮起!

    在这道亮光中,白素贞的蛇躯直接碎裂!司徒易心神一紧,生怕白素贞出现什么意外,连忙定睛看去,只见白素贞浑身赤果的从这道亮光中走出!修长的大长腿,黑色的倒三角森林,盈盈一握的腰肢,高耸的胸脯,精致的锁骨,修长的脖颈,绝美的面庞带着羞涩的红晕,一头柔顺的秀发湿漉漉的随意披散在脑后,直至垂落腰间!

    “妖孽!”

    看到白素贞化成人形的一刻,哪怕是司徒易也不得不承认,变成人的白素贞更加的妖孽了!

    亮光开始逐渐的暗淡下去,司徒易清醒过来,连忙上前,一挥手,一件深黑色的长袍笼罩在浑身赤果的白素贞身上。

    直到此刻,自脖子以上全然绯红的白素贞才敢睁开眼睛。

    在她化为人形的一刻,就感知到了司徒易就在自己面前,羞的她连眼睛都不敢睁开,脑中一片空白,只能傻愣愣的站在那里。

    直到司徒易拿出衣服,替她穿上后,她才敢睁开眼睛,幽若空谷的声音自白素贞的口中传出:“谢......谢谢老师。”

    说完也不管司徒易,觉得脑中一片发晕的她连忙降落身形,直奔小青而去。

    噗通一声,白素贞消失在水面,只留下了司徒易给她的衣服独自的飘荡在荷花池水面上。

    “这妮子......”司徒易摇头一笑,也是跟着白素贞降下身影,回到了司徒府中。

    “老爷......”一落地,殷琯充满担忧的声音响起。

    司徒易转头望去,发现殷琯有些怯生生的牵着小殷素站在门口,眼中似有些害怕,有担忧,带着距离感,看着司徒易。

    司徒易叹了口气,白素贞和小青终究是瞒不下去了。

    “也罢!是走是留任凭你自己选择了。”当下司徒易不在犹豫,向殷琯道出了白素贞和小青等人的来历。

    待一切说明之后......

    “你是说,那老汉也是妖?还是一只蜘蛛精?为了报答你讲道和救命之恩自愿留下打扫府中的卫生?”

    “是的。”

    “你是说,每到夏天观赏的荷花池中就有着两条蛇妖存在?今天这一切的变化都是其中一条蛇妖在渡那什么化形劫?”

    “没错。”

    “两条蛇妖以姐妹相称,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那......上次我看见的蛇妖就是其中之一咯?”

    “然也!”顿了顿,司徒易接着说道:“我知道你有些不能接受自己和妖同在一个屋檐下相处了近三年的时光......可是小白和小青都是志在修行的好妖。”

    殷琯还是有些不相信,自己住了两三年的房子中居然有着妖的存在!要知道,她一家以及她丈夫就是死于妖的口中!如今居然和妖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了近三年时光?

    “如今真相你已经知道了,也知道你对妖魔有着不一样的看法,是去是留我不干涉,如果你选择离去,那么我会给你一处房产,一些营生,足够你们娘两安稳的生活。如果你能留下来......”

    殷琯沉默不语,边上的小殷素歪着脑袋,看了看自己的娘亲,在看了看司徒易,清脆的童声奶声奶气的说道:“娘,你是和叔叔吵架了吗?”

    司徒易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在小殷素的这一打岔下,选择了闭嘴。殷琯身子一震,回过神来蹲下身子看着小殷素,抚摸着小殷素光滑的小脸蛋,似哭似笑的说道:“没有,娘怎么会和老爷吵架呢。只是......只是......”

    丈夫的死,父母的死都和妖魔脱不了干系,这让她怎么能够敞开心扉的接受妖魔出身的白素贞和小青。这就是殷琯对妖魔有着成见,父母丈夫的死,让这个成见越加的深厚。几乎已经快要形成魔障了。

    只是,这近三年的时光在司徒府生活下来,渐渐的,她的魔障被消磨,且她早已熟悉了这里的花草树木,也舍不下这里的一切,包括着温润如玉的司徒易,记忆中不断的闪现出着近三年时光中众人所度过点点滴滴,心中的不舍越加的浓厚。

    司徒易叹了口气,离开了这里,殷琯的选择在沉默中已经让司徒易懂了。同样的,他也不舍得殷琯和小殷素离开这里,毕竟一起生活了近三年的时光,就算是条狗也早就有了感情。何况是人呢?

    “娘......娘,我们是要离开叔叔了吗?”小殷素看着离去的司徒易,拉了拉殷琯的衣角,怯生生的说道。

    “娘,我们不要走好不好?我喜欢叔叔,也舍不得叔叔。”看着沉默的殷琯,小殷素眼中逐渐的泛起了水雾,哽咽的说道:“娘,我不知道什么是妖魔,但是我不想离开叔叔,好不好?好不好,娘!”

    在小殷素的恳求下,殷琯心痛如绞,抱着小殷素,眼中努力忍住不让落下的泪珠,瞬间决堤。

    司徒易来到荷花池边,站在小桥上看着泛着波澜的水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是感应到了司徒易心情的复杂,白素贞缓缓的自水中浮现,只露出了一个小脑袋,想起之前自己全身被这个男人看了精光,白素贞的脸更加的红了。

    只是看着心情不畅的司徒易,白素贞的脸色渐渐的有些白了,小心翼翼的说道:“老爷,我化形了,你是不高兴吗?”

    “没有。怎么会呢,你能够化形,老爷我非常的高兴!”司徒易嘴角扯出一个难看的弧度,回应着白素贞。

    “那......那为何老爷如此不高兴!”

    “因为,在一起生活了近三年的家人要离去了。唉......”重重的叹了口气,司徒易说道:“殷琯要离开这里了。跟着要一起离去的是在你闭关后渐渐成长的殷素。”

    得到的不是心中的答案,白素贞暗自舒了口气,可是当听见殷琯来离开这里后,她的心再度的提起,联想到以前司徒易说的她的经历,白素贞只一瞬间就明白了,为何殷琯要离开。

    “是因为素贞和小青的存在吗?”幽幽的开口,尽管这在当初决定收留殷琯时就猜到了,只是想不到来的这么的快,原本是打算在化形之后和殷琯进行接触,这样一来殷琯也不会有抗拒,毕竟一个是人,一个是妖!

    可是如今这化形劫所闹出的动静之大是他们没有预料到的。

    :m.我的系统是废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