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洪震南
    ,!

    因为洪震南与英国政府的官员疏通了关系,香港的武馆才能平平安安的教拳,所以洪震南隐隐的成为了香港武术界的代表人物,在香港武术界有着举足轻重的身份地位。

    看见洪震南,阿基大喜过望,尤其是看见洪震南身后的带的人,还有边上的警察,阿基心下大定,便开始颠倒黑白的道:“师父,我和他切磋,他带他师父师兄过来闹事。”

    对于阿基的颠倒是非,司徒易很无奈,上前一步说道:“想必您就是洪拳的馆主,洪震南了,久仰大名。这位呢是我师父,这是我师弟。我们是佛山咏春派的。”司徒易边说边指着叶问和黄粱道:“事情呢,是这样,我师弟,和令徒阿基切磋。年轻人嘛,下手难免重了,这都是......”

    话还没说完,就见洪震南脸色一变,眼神摄人心魄,指着司徒易喝问,:“你的意思是,我洪拳打不过你咏春了?”

    司徒易没想到洪震南这么霸道,听不得不顺心的话。司徒易只能回道:“洪师傅,并不是洪拳打不过咏春,试问,这世上有最强的拳,还是最强的人。所以,这都是误会一场。误会嘛,解开就好了。”

    “误会?现在你手上拿着刀,和我讲这些,然后说是误会?”洪震南开始被司徒易的“没有最强的拳,只有最强的人”给震慑住了,但是现在自己徒弟在自己的地盘上被打,而且面对这么多人,洪震南不可能去质疑自己的徒弟,并且也可能靠一句误会就能放过的。

    显然,司徒易并没有想到这一点。

    面对洪震南的咄咄逼人,司徒易并没有冲动的持刀冲杀出去,如果司徒易持刀冲杀出去,司徒易倒是能离开这个位面,可是叶问,张永成,黄粱,金山找这些人怎么办?肯定要以叛乱同党为由被英国政府镇压处理。

    而处理的结果就是枪毙。这是司徒易不想看见的。

    洪震南也没有抓着一点不放,转而对叶问问道:“谁批准你教拳的,你知不知道规矩。”

    叶问是一头雾水,没人说教拳还要什么批准的啊:“我真的不知道有什么规矩。”

    看叶问不似作伪的神情,洪震南知道,叶问是真的不知道什么规矩,只能开口解释:“你不知道是吧,那我现在告诉你,你得站出来,接受各门各派的挑战,一炷香内,你没有倒下,你才有资格教拳。”说着洪震南上前几步,走到叶问面前沉声道:“这就是开武馆的规矩,现在知道啦?”

    在这时,边上传来一道声音:“别说这么多了,武馆有武馆的规矩,警局有警局的规矩,你们打架伤人违反了香港法律,这事我得管,一,二,三,三个混球,锁上带走。”肥波拿出手铐,示意手下警察带走叶问三人。但是并没有带走金山找。

    随着肥波身后的手下想要拷走自己的时候,司徒易站了出来,道:“等等,警官,你这样的做法不对吧。”

    “哦?有什么不对的?”面对司徒易的质问,肥波笑眯眯的问道。

    “明明是他们打伤了我师弟,并且还绑了我师弟,让我们过来交赎金,这样的做法和黑社会一般了吧。现在你却只抓我们,不抓他们,香港好像没有那条法律是这样的吧。难道你们蛇鼠一窝?”

    “首先,你说你师弟是被打伤的,但另一方还说是你的师弟打输了,不甘心,带你们来闹事呢;其次,我只看到他有伤,而你们却安然无恙;第三,洪师傅是我朋友,我这样说,你明白了?”肥波依旧笑眯眯的解释道。

    “啪啪啪。”司徒易笑着拍了拍手,笑道:“精彩,真是精彩,想必,最后一个才是你要拷走我们的理由吧。”

    “那又怎么样,这里,我说了算。铐上带走。”肥波笑眯眯的脸色徒然沉了下来,挥了挥手道。

    这一次,肥波手下在没有犹豫,每个人拿出手铐,直接“咔,咔,咔”三声,铐上了司徒易三人。

    看来,有了自己的介入,倒是让金山找少了牢狱之灾。自己反倒要进去‘享受’一番。司徒易摇了摇头暗道。

    司徒易见自己说不过肥波的“道理”只能按灼粱,示意不要冲动。任由警察带走自己三人。

    “拿好你的东西,鬼头在里面等着呢。”看着手下带走司徒易一行人,自己向洪震南说道。

    ......

    警局。牢房中。

    司徒易和叶问坐在石头上,黄粱把铁栅栏当做木人桩,练着拳。

    “师父,放心,警察只是摆摆样子罢了,前几日我给了师娘一笔钱,待师娘来保释我们了也就没事了。”看着叶问一脸忧愁的样子,就知道在心烦:家里好不容易有了起色,现在自己和两个徒弟又进了警局,保释金又是一大笔开销。不知道怎么和永成说了。

    “阿易,你......唉,麻烦你了,阿易,阿梁,还不谢谢你大师兄,今天要不是你大师兄,你我都不知道能不能从鱼档出来。”叶问听闻司徒易又帮了自家一个大忙,虽然是自己的徒弟,但是也挺不好意思的。况且今天在鱼档,要不是司徒易在后面挡住敌人,光自己和黄粱两个人都不知道能不能从鱼档脱身。

    如果司徒易知道叶问的想法,尾巴肯定翘到天上去,并且洋洋得意。再说了就算司徒易不在,他也相信叶问能和黄粱脱身,再继续进这个牢房,只不过要加上金山找。

    “师父哪里的话,师父有其事,弟子服其劳。天经地义的事儿,以后这种话就别说了。”

    “好。”叶问欣慰的拍了拍司徒易的肩膀,显然有这样的弟子,他很满意。

    “谢谢大师兄。师父,原来你真的能打十几个啊,当初我还以为是大师兄骗我的呢。”在门口把铁栅栏当做木人桩来练习的黄粱先是对司徒易表示感谢,然后就兴奋的对叶问道。

    面对黄粱的话,叶问无奈的摇摇头,显然,对于自己这个惹事徒弟很无奈:“阿梁,最好不要打架,练武只是为了强身健体。并不是打架斗殴,不然和街头混痞有什么区别。这些我在教拳的第一天就告诉过你。你怎么就记不住。”

    对于叶问的教导。黄粱似懂非懂。

    “师父,对于之前洪师傅所说的开武馆的规矩,师父要去挑战吗。”司徒易为黄粱开脱,转移话题问起了香港开武馆的事。

    原本对于洪震南所说的规矩,叶问是打算自己一个人前往的。可是现在自己徒弟问起了,那也只能说了:“为师打算前去挑战。正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如果真有开武馆规矩一说,那这所谓的挑战,自无不可。”

    司徒易微微一笑,不在言语。

    ......

    “阿sir,我想保释几个人。”

    “钱带了没啊。”

    “带了带了”

    “名字。”

    “叶问,黄粱,司徒易。”

    时间拉回几天前。

    这天,司徒易和叶问照常吃完张永成送的饭后,趁着叶问出去教徒弟,司徒易对着张永成道:“师娘,接下来我说的,你不要和师父说。也不要有任何疑问,因为徒弟我是不会害你们的。”

    张永成虽然不知道司徒易在说什么,但是司徒易的话没错,他是不会害叶问和自己的。点点头后就听见司徒易说道。

    “师娘,过几日呢,我和师父,可能还要加上黄粱,会被警察局请去喝茶。”司徒易话还没说完,就见张永成一脸焦急,急忙道:“师娘别急,没什么事的。相信我,到时候你只要拿钱去保释就好了,来,师娘,这是保释用的钱。你拿着。别让师父知道,就当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司徒易拿出一笔钱交给张永成后,就出去接下叶问教徒弟的活了。

    而叶问看到司徒易出来,也乐得清闲,捧着大茶缸,点上一支烟,是不是的指点司徒易来不及教导的弟子。

    而司徒易提前告诉张永成的目的便在于,现在叶问一家的生活状况是好了,但也拿不出保释三人的钱,所以,司徒易便打算先提前告知张永成,先安下她的心,免得到时候心急火燎的,万一出了事故,导致肚子里叶问的孩子没了,那玩笑就开大了。

    ......

    这时候,外面走过来一个警员:“叶问,司徒易,黄粱,可以走了。”

    待得司徒易三人走到门口,就看见张永成一人焦急的站在门口。

    “永成!”

    看到张永成,叶问连忙迎上去。

    “问哥,你没事吧。”

    张永成一看到叶问,连忙担心的四下查看,关切之情溢于言表。虽然有司徒易的预防针,可是一听到消息,张永成还是忍不住的担心起了叶问的安危。

    叶问谈谈一笑,连忙安抚住妻子:“我没事。”

    看着三人安然无恙的,张永成心中放下了担忧,转而好奇为什么司徒易会知道今天会进警局。

    对于张永成的疑惑,司徒易毫不知情。

    看见张永成,司徒易和黄粱连忙跑过来,恭敬的行了个晚辈礼:“师母您好。”

    在司徒易三人寒暄的时候,洪震南和肥波刚好从里面走出来。

    看见洪震南,司徒易微微一笑道:“洪师傅,有劳你准备一下,后天下午,我师父想要请教一下在香港开武馆的规矩。”

    洪震南之前就受了鬼头一肚子气,现在面对司徒易几人,没好气的道:“希望你师父能挺住一炷香。”

    “放心,我相信我师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