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

    “阿问,今天这件事,影响真的很大。街坊们都很有意见,这房子,恐怕是不能在租给你们了。”

    当初帮叶问找房子的老乡,根哥,正在房子里面和叶问交谈。

    听到老乡好友的话,叶问满是尴尬,不好意思的道:“对不起啊,根哥,给你添麻烦了。”

    根哥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点点头,拍拍叶问的肩膀:“阿问,我报社还有事,就先走了。”

    想到以后没地方教拳,叶问苦涩不以。

    但是这地方是根哥介绍的,现在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叶问也不好意思在开口求人了。只能送根哥走。

    “根哥慢走啊。”

    根哥出来后,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眼司徒易他们。叹了口气,走了。

    根哥走后,叶问有些苦恼,现在没地方教拳了。以后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整理好心情,走出屋子。

    “我想大家都知道了吧。以后这里不能练拳了。”

    听了这句话,弟子们都很气愤。

    “师父,这不怪我们啊,使他们不让人上来学拳的!”

    “是啊,师父,他们还打了大头。要不是大师兄,大头他们可能被打的更惨啊。”

    “就是,他们欺人太甚,走,我们找他们理论去。”

    叶问摆摆手,淡然道:“好了,把东西收拾干净再走,木人桩就先搬我家去。”

    丢下这句话,叶问背着手转身走下天台。司徒易知道叶问这是去和洪震南理论去了。最后和洪震南大打出手。叶问虽然嘴上不说,但绝对是一个护短的好师傅。

    “这件事就不要想了。先收拾干净这里再说。”

    “是,大师兄。”

    打扫完天台,吧木人桩搬回叶问家。

    叶问这时候也刚好回来。把木人桩放好后,对着众人道:“都回去休息吧,明早,来这里练功。”

    众人看着狭小的屋子,迟疑道:“啊?来这里练功?”

    “对!”叶问肯定的点点头。“明天早点来。”

    “是,师父!”得到师父的肯定,众人只好点头表示明白。

    “师父,那我们先走了。”

    “师父,晚安。”

    叶问挥了挥手,看见黄粱还站在门口,不禁疑惑道:“阿梁,你还不回去睡觉吗?”

    “师父,......”

    ......

    不提黄粱留在叶问家接受教育,我们的主角司徒易,现在很头疼。

    因为身上没钱了!

    而银行最近也不知道是上次抢的太狠,还是怎么的。已经关门大吉了。

    如果银行知道这个匪徒认为银行关门大吉,那银行真是要大笑三声了,因为他们已经转移阵地了,原先被司徒易抢劫的银行,现在当然要关门。

    “对了!”司徒易一敲手心,想起了剧情中,那个剥削洪震南的洋人警察。鬼头!

    “这个鬼头在剧情中,没少剥削国人,想必应该很有钱,虽然最后被捕了,但是现在香港还没回国,还是属于大不列颠的,那么,我很怀疑,这个鬼头回国后会不会得到应有的惩罚。会不会是做出来给国人看看的?既然,不确定。那么......嘿嘿。就有我来惩罚好了。”一念至此,司徒易坏笑着步入黑暗。

    香港英租界

    司徒易不知道鬼头住在哪里。作为“高贵”的大不列颠人,肯定是住在租界里面好的地方。而好的地方,莫过于别墅区了。那么只要在外等着就行。

    在租界别墅区对面一家饭馆里,司徒易边吃边等。

    这一等,司徒易就等到夜晚,就在司徒易耐心快要耗完的时候。就见驶过一辆老式的车子,从车窗中,司徒易看见了脸色酡红的鬼头正坐在车子后面。

    嚯!司徒易赶紧结账,跟随上去。

    车子在一座别墅前停了下来。鬼头步履蹒跚的下了车。走进别墅。

    看着鬼头进了别墅,阴暗的角落中,显现出了正在坏笑的司徒易。

    躲在角落的司徒易,换上上次抢劫银行的穿着。飞过别墅围墙,朝着鬼头所住的别墅,摸了过去。

    装饰奢华的别墅房间中,躺在床上的鬼头很高兴:自己不仅促成了拳赛,还搭上了国内一个大人物的线,这对于自己的官途来说太重要了。以至于今天晚上和拳赛负责人还有那位大人物多喝了几杯。还去了酒吧找了几个小姐。

    鬼头高不高兴,司徒易不知道,他只知道,等下这个鬼头,肯定高兴不起来。

    感到口渴的鬼头,挣扎着起床,想到客厅喝一口水。刚走到客厅,迷迷糊糊的摸向茶几。还没等倒水。就感到一股自己无法抗拒的力量包裹着自己的喉咙,使自己无法呼吸和说话。瞬间鬼头吓得魂飞魄散。

    “嗬,嗬,嗬。”

    这时耳边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是不是觉得无法呼吸?”鬼头瞪大了眼睛惊恐万分。眼珠四处转悠,想找到声音的来源。

    “呵呵,我可以让你说话,但是你果然敢大声吼叫,那么,后果自负!不过为了防止你不老实的动作。必要的压制还是要有的”说完司徒易放开对鬼头喉咙的念力,转而把念力分布在鬼头整个身上。

    “砰!”

    鬼头一获得自由后,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还没等做出什么,就被刚才的力量瞬间压到在地。

    “ok,ok!我不大喊大叫,阁下想要什么,直接说,我都给。”明明没有人,没有东西在自己背上,却明确的感到一股自己无法抗拒的力量在压着自己,鬼头知道,恐怕这力量的来源就是之前抢劫银行的匪徒了。

    就在鬼头胡思乱想的时候,那道沙哑的声音继续传来并越来越近:“很好,你很配合。如果接下来你继续配合的话,那么你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司徒易端着一杯红酒,走到鬼头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位不断点头生怕受到伤害的警司大人,不屑一笑。

    “先生,你要什么。只要我有,我都给。”

    “钱!我只要钱!”司徒易淡淡的道:“警司大人,能不能活命就看你的诚意了。”

    “ok!ok!”

    收回压制鬼头的念力看着鬼头忙不迭的爬起,前往酒柜,打开一个暗格,拿出里面叠的整整齐齐的钱。转着眼珠瞥了一眼地毯后恭敬的递给司徒易。

    “大人,我所有的钱都在这里了。自从您做了银行那件事后,现在我的钱都存在自己家里。”

    对于鬼头的“孝敬”司徒易并没有动手收下。反而淡淡一笑道:“呵......你到是聪明,知道我是谁。不过鉴于你的不配合,我决定收点利息。”

    听到司徒易的话,前半段,鬼头还在为自己的小聪明而沾沾自喜。后半段就惊恐不已了。直接跪倒在司徒易面前。哭喊着。

    “大人!大人!我......我已经把所有的钱给您了,我没有不配合啊。大人!”

    “哦?是吗?我怎么不这么觉得。”

    “砰”

    说着司徒易念力喷涌而出,又把可怜的鬼头压倒在地上。接着喝着不知名的红酒,慢慢渡步到地毯前,停了下来。笑着对鬼头道:“警司阁下,你说这地毯贵不贵呢?我觉着吧,这地毯毛色不错。”

    该死的毛色不错,该死的劫匪,他怎么知道那里有问题。我的天。

    躺在地上的鬼头脸上阴晴不定。司徒易对着地毯一挥手,地毯飞了出去。露出了地面。在一挥手,地面上其中一块大理石飞了出去。砸向鬼头。

    面对砸向自己的大理石,鬼头惊恐不已,要不是司徒易又用念力束缚了鬼头,鬼头早已大喊出声。

    “砰!”

    大理石直接砸向了鬼头边上不远,小石子,四处乱飞,不少是飞向鬼头的脸上,砸的鬼头苦不堪言,喊又喊不出,只能默默承受。

    没了障碍,司徒易看向地底的暗格,暗道一声:“果然,搜刮民脂民膏的鬼头怎么可能就一点纸币,看来大头都在这里。”

    只见暴露的暗格中有一个木箱子,盖子已经随着大理石飞向了鬼头,暴露出来的是摆放整整齐齐的金条。看到自己最大的财产已经暴露,鬼头面如死灰。这是他这些年搜刮来的大部分财物了。剩下的都已经被自己用掉了。而现在已经便宜了这个可以称作“神”的劫匪了。

    “呵呵,警司大人,鉴于你的配合,我决定......”司徒易说着抬起手对准鬼头的某个部位,用力一握。

    而鬼头,因为巨大的痛苦,又被司徒易重新遏制了喉咙,喊也喊不出,顿时就昏死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