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洪师傅!你是我叶问最敬重的师傅
    ,!

    铛!

    双方走到擂台中间。

    “打!”

    “嗬!”刚过几招,洪震南突然哮喘犯了。龙卷风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个华夏啊武师突然站立不动,但是他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上前就是一套连环拳,把洪震南又一次打趴下。

    叶问见满脸是血的洪震南,立刻拿起白毛巾,想要代表洪震南认输。不想洪震南用力的抓住了叶问,阻止了叶问的行动。

    洪震南满脸是血看着叶问,咬着牙,对着叶问微微摇了摇头。再次站起来。比赛继续。

    看着一这幕,虽然司徒易已经在电影中见过。但是在现场,这一幕的震撼是电影给不了的,哪怕号称在你眼前上演的3d影院也给不了。

    洪震南,可敬!可佩!

    华夏就需要这样的武师!

    这样一个人,不应该憋屈的死在擂台上。

    龙卷风看着洪震南,笑了起来,他知道,这局比赛,他赢定了。这个华夏拳师,支撑不下去了。

    几招下来,洪震南再次寻找到龙卷风的破绽,一招锁喉,遏制了龙卷风的进攻之势,可惜,没锁住一秒,就哮喘发作,动作无力了。

    而龙卷风则抓会,施以重拳,几招重拳下来,打的洪震南意识模糊。

    洪震南向后倒去,倒在了绳子上,依靠着绳子不至于难看的倒地。最后的信念支撑着自己不能倒地。不能让洋人看不起我们*夏武术不能受辱!

    司徒易知道,最后洪震南为了心中的信念,会死抓住绳子,不松开,导致了被龙卷风活活打死在擂台上,才松开了绳子倒地。

    台下的司徒易看着洪震南敬佩不已。

    洪师傅,大家都知道你尽力了,所以,接下来就看我们的了,你可以休息了。

    司徒易猛然发动念力,化作一只大手,抓住绳子往后拉了一拉,导致洪震南抓不住绳子,身体只能依着绳子滑落在地。

    而龙卷风显然不想放过洪震南,看着他还没倒地,还在绳子上依着。想上前继续补上最后一记重拳。司徒易看着这一幕,脸上闪过一丝狰狞。

    洪震南明显没有了还手之力,只需几息的时间就会倒地不起,而龙卷风显然想置他于死地!

    司徒易用念力控制着洪震南的身体,重新站了起来。

    台下的观众,看着原本要倒地的洪震南,居然再次重新站起来了,一个个都是兴奋不已。

    “洪师傅!”

    “洪师傅!”

    “洪师傅!”

    司徒易脸上带着微笑,控制着洪震南的身体,做出一个出拳的动作。龙卷风顿时往后退了几步。惊疑不定的看着洪震南。

    洪震南上前,再次出了一拳,龙卷风只觉得一股无法反抗的力量打在自己的脑袋上。

    砰!砰!

    连续两声倒地声音响起,台上的洪震南和龙卷风,两人都已倒地不起。而裁判,观众,都被这一幕惊的目瞪口呆。一时说不出话来。

    两个人同时倒地,这算什么?

    刚才好像是洪震南快要倒地了,突然站了起来,只打了两拳,龙卷风就倒地不起了?

    龙卷风也没打洪震南啊,洪震南怎么也倒地不起了?

    观众们当然不知道,这一切的主导者是司徒易。开始司徒易并没有想控制洪震南的身体,因为这是对洪震南的尊重。而且,控制一个人要做出自己想要的动作,司徒易现在并没有这样的能力,除非那人想洪震南这样,一是昏迷,失去抵抗。现在他只能做到压制,比如鬼头。做到托起,比如托起自己,效果就是飞行。

    两人同时诡异的倒地。台上裁判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不由的吧目光看向了台下裁判席。

    倒地是拳王,不一会儿,龙卷风用力的摇摇脑袋,站了起来。

    看到龙卷风站起来,裁判松了口气。走向洪震南,开始读秒。

    “一,二,三......九,十。”裁判挥了挥手,宣布比赛结束。

    洪震南,败!

    “获胜者,拳王,龙卷风!”

    在场的华人,看着台上被一众洪拳弟子抬下来的洪震南,没有人吭声。没有人会责怪他输了比赛。而是全部敬佩和担忧的看着洪震南。

    反观洋人那边,一个个全部站起来为龙卷风鼓掌,欢呼。

    而台上的龙卷风则从爬起来的迷茫,到现在台下洋人为他所欢呼,让他下意识的忽略了,刚才的诡异情况。其实不止是龙卷风,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忽略了刚才的诡异情况。

    洋人则被胜利的喜悦冲散了刚才的思虑,而华人这边,则担心不已的看着洪震南。没时间去思考为什么明明要倒下的洪震南为什么会打出那诡异的两拳。

    龙卷风恢复了往日的嚣张,将口中的护齿吐像华人观众席这边,嘲笑道:“回家吧,小鬼!”而后转过身,张开双手,迎接洋人的欢呼。

    龙卷风的嚣张态度,引的华人愤怒不已,但是没办法,比赛已经打输。洪震南重伤,只能沉默不语。

    重伤昏迷的洪震南,被弟子们送往医院救治。

    发生这样的事,华人们也没心情继续待下去,黯然离场。

    叶问也心情不好的带着徒弟们离去。

    路上,看着沉默不已的弟子们,暗叹一声。对自己的大徒弟司徒易道:“阿易,明天陪我去医院看望洪师傅。”

    “好。师父”司徒易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在回去的路上,司徒易和叶问说自己今天看了比赛,心情有点不好就不去练拳了为由,转身去了报社。

    有过一次经历的报社主编,见到司徒易后,比见到脱光衣服的美女还要高兴。

    谁让司徒易在这些主编中是大财主呢。

    但是当司徒易说出自己来的目的,报社主编沉默了。

    现在的香港,还是洋人掌权,报社报道洋人看不起华人?报道拳赛洋人胜之不武?这样报道,这是在找死啊!

    能做到主编的不会是傻子,前面报道咏春还好说,毕竟只是一家武馆,现在报道洋人的黑事,岂不是在找死?风险太大了!

    可是在司徒易拿出大把的钞票,和少数的金条。报社主编的态度来了个180°的大转弯。拍着胸脯表示,保证完成任务,往死里抹黑洋人。有的没有都写上去。什么“西洋拳侮辱华夏武术!”“洪拳宗师战败,西洋拳王羞辱华夏武术界!”“从华洋拳赛上看出,洋人从来没有尊重过华夏人!看不起华夏人!”

    司徒易和报社主编商量雀翎好事情后,付了报酬后就离开了报社。

    ......

    第二天一早,出现了大量的报道洋人的报纸。许多的重磅消息在香港疯传。

    香港警署中的一间办公室。

    警署署长看完今天的报纸,正深色阴沉的看着面前站立的鬼头。

    “大卫,你看到本地的报纸是怎么样说我们的吗?我只是要你主办一场拳赛而已,一场!你看现在......你把我们都陷入了巨大的麻烦里面!”署长愤怒的大骂道。

    现在报纸在司徒易的指使下全在报道对大不列颠不利的负面消息,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大不列颠人在香港人眼里的“光辉亲民”的形象,完全和国内定下的政策背道而驰。

    如此消息完全的违背了国内一直想把香港变成大不列颠国土的政策。可以想象,一旦消息传回国内,他将要接受怎样的惩罚。撤职都是轻的!

    “对不起,长官,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会处理。”

    “你会处理?你最好知道怎么处理,我不想再被舆论抨击我们欺压华夏人。”

    “没问题,长官。我保证,从现在起不会再有任何麻烦。”鬼头咬牙切齿的保证。自从上次劫匪抢了自己的钱财,顺带弄碎自己的蛋蛋,现在他已经不能玩女人了,钱财,权力就是他现在以及以后唯一的兴趣爱好了。

    不提鬼头如何处理麻烦。最终鬼头决定和龙卷风开一场记者招待会,做出“解释”,出于对龙卷风实力的自信,准备在举办一唱洋拳赛,要让华夏人输的心服口服。

    ......

    叶问带着司徒易来到了洪震南救治的医院后看着脸被包的像个粽子的洪震南,叶问心情很是复杂。

    “叶师傅,你来啦。”洪震南已经苏醒,看到叶问到来之后,沙哑的说道。

    “来了,这是我徒弟,司徒易。你见过的。”叶问指着司徒易说道。

    “是啊,在鱼档嘛。这小子胆色不错,你收了个好徒弟啊。”洪震南感慨的道:“拳赛过去多久了,我怕家家里人担心,就没问他们。”

    “昨天的事。”

    “昨天......”洪震南想起昨天发生的种种,不禁心下黯然。

    “洪师傅,你是我叶问这辈子最敬重的师傅。如果不是......”叶问见洪震南沉默,以为洪震南会想不开,就开口劝解道。

    洪震南摆摆手,阻止了叶问,道:“输了就是输了,没有那么多的借口。现在也好,我老了,有些事该交给年轻人来做了。”

    “您想开就好。那我先带阿易回去了,您好好休息。”叶问见洪震南想开了,也就带着司徒易回去不打扰洪震南养病了。

    “阿易,我们回去吧,阿易?你在想什么?”叶问见司徒易脸色难看的站在那儿不禁关心的问道。

    “啊?哦,没什么,回去吧,师父。”司徒易回过神来暗叹一声。

    就在刚才叶问和洪震南对话的时候,系统突然传来了提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