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回归
    ,!

    在司徒易拉过龙卷风头部的时候,龙卷风那几乎昏迷的状态,本能般的护住头部。

    龙卷风护住面部的双手在司徒易的重拳下几乎骨裂。龙卷风放弃抵抗后,司徒易夯实的拳头,砸在龙卷风脸部,砸的龙卷风鲜血横流。昏迷过去。

    “阿易,记住,我们华夏武术讲究的是仁,贵在中和,不争之争。若是好勇斗狠,那么这个人就不配学武术,只是一个街头混混。”叶问的教导,划过司徒易心头。使得司徒易心头一颤。停止了继续打龙卷风的势头。就这样呆呆的站在那里。

    而龙卷风在司徒易停止动作后,也滑落了司徒易的腿部。躺在地上一抖一抖,显然昏迷过去了,再不行去救治,就可能有生命危险。

    “一、二、三......”裁判过来读秒了。

    “四、五、六......”现场的华人观众们也齐声呐喊。

    “七、八、......”香港某个码头,所有人围着收音机边上,大声呐喊着。

    “九、十!”司徒易和叶问混战的鱼档,收音机边上站着许多的鱼贩,金山找及众鱼贩也在大声呐喊。

    这一刻,所有人都在大声的欢呼,鼓掌,拥抱。

    比赛场上。叶问欣慰的看着擂台上被众人抛起的司徒易。

    反观洋人观战席上,一个个都沉默不已。与华人观战席截然相反。

    “获胜者,咏春,司徒易!”裁判在读完秒后,挥了挥手,宣布获胜者。

    “大师兄,好样的!”

    “大师兄,打的真好!”

    “司徒师傅,好样的,为国争光!”

    擂台上,人头攒动,全部都将司徒易围在中间,大声的庆贺着,恭喜着!

    “司徒师傅,司徒师傅!”一位记者大声的道:“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听到这位记者的话,会场渐渐的安静下来。等待着司徒易的发言。

    被人群簇拥到前面的司徒易,不禁有些紧张,从小到大,自己也就在小学拿过三好学生奖,拿还没有发言,只是走个过场,拿个奖就下台了,就这还给司徒易紧张的要死要活的。

    现在忽然一下子万众瞩目,司徒易有些腿软了。宁愿在和龙卷风打上一场,也不想发言啊!

    一个念头划过脑海。有了主意的司徒易,腿不软了,手不发抖了。一口气能上五楼了。

    “大家好。”司徒易对着话筒道。

    翻译连忙将司徒易的话用英语翻译过去:“他说,你们好。”

    “我今天来,并不是为了证明,我们华夏武术,比西洋拳更优秀,我师父叶问,在我入门的第一天,就教我,华夏武术,贵在中和与仁,不争之争。更教会我做人的道理:‘互相尊重!!!’

    人的地位,虽然有高地之分,但是人格,不应该有贵贱之别。希望我们大家,以后能学会怎样去互相尊重!我讲完了,谢谢。”司徒易看着翻译一脸茫然,就知道,前面说的他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无奈只好自己用英文在说一边,省的道时候这死翻译,断章取义的。

    听了司徒易的话,不管是华人,还是洋人,全都站了起来,报以最热烈的掌声。

    “好,说的好啊,司徒师傅!”

    在场的许多武馆师傅,都不禁感叹,人家叶问不禁自己厉害,教出来的徒弟,也这般的厉害。不服不行。

    感受着这份原本属于叶问的荣耀,饶是以司徒易的厚脸皮,也不禁有些赫然。毕竟自己没有这样万众瞩目的经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总不能实话实说,我们华夏拳术确实比你们西洋拳厉害的多吧?这样一说,保证明天,不,今天咏春的名声就臭大街了。

    所以,司徒易只能剽了叶问的话。总归是糊弄过去了。长吁一口气,装作一副大战三百回合的样子“虚弱”的对叶问道:“师父,我们回去吧。”

    正当要回去的时候,一名记者站出来问道:“司徒师傅,你现在最想做什么?”

    司徒易笑了笑,回道:“我现在最想回家吃师母做的饭。我师母做的饭,可好吃了。”

    叶问哈哈大笑,拍了拍司徒易的肩膀,面带笑意,准备和徒弟们一起回家。

    一路上,行人都对司徒易一行人都礼貌的打着招呼。

    在招待会上,司徒易就被拍了下来,可以说,香港几乎没有不认识司徒易的。

    ......

    次日。

    “早啊,师父。”

    “早,你们有没有看见大师兄啊。”叶问在家门口的空地上和徒弟打着招呼,顺带问起了司徒易,以前,司徒易总是比师弟们来的早。今天却迟迟没有看见司徒易的到来。

    叶问也只当是昨天的大战,累到了司徒易,今天就睡晚了。也没当回事,继续教着徒弟。

    “师父,你看!”叶问正在教导着黄粱。却听黄粱提醒自己身后有人过来。

    却发现,来人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人。

    来人正是洪震南......的徒弟,阿基。阿基面有忧色的走过来。看着叶问,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毕竟昨天,自己也在场。

    昨天晚上,目睹了司徒易赢下华洋拳赛的阿基,跑回医院向师傅道喜,华夏武术,没有输给西洋拳。

    洪震南听了后,果然大喜过望。连连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阿基自然是一顿安慰。

    就在阿基陪着洪震南到傍晚的时候,华洋拳赛的主角司徒易,出现在洪震南的病房中。阿基和洪震南大吃一惊,今天司徒易是绝对的主角,不在和叶问他们庆功,跑来病房做什么?

    “什么?你要回大陆?”听闻司徒易表明来意后,洪震南和阿基大吃一惊:“你现在回大陆做什么,现在那里那么乱,还不安全。”

    “是啊,大陆现在很乱,但是我也有责任回到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去建设她,让她变得更美。这是一封我给我师父的信,这是房产证明。麻烦洪师傅托人送给我师父。”司徒易在编了一个理由后,拿出一封给叶问的信,一份房产证明。交给洪震南。

    见司徒易态度坚决,洪震南也不便在说什么:“那你去和你师父道别,找我干什么,还给我一份房产证明,你不怕我吞了它?”

    “洪师傅,您说笑了。不找我师父是因为,离别伤感,又不是生离死别的,我怕师娘到时候伤心,这对未出生的师弟不好。所以找您来了,至于私吞这个东西?”司徒易看着洪震南笑了笑道:“我相信以洪震南的为人,是不会看得上这一点房产的。”

    “唉,好吧,既然你意已绝。”洪震南叹了一口气对着阿基道:“阿基,明天你带着这两份东西,给叶师傅送过去。”

    “是,师父。”

    见洪震南答应下来后,司徒易松了口气。道了声谢。忍不住提醒道:“洪师傅,您现在身体您也知道,不宜在动武了,而且,您还有哮喘,也不宜在劳心劳力,您看的起我,就听我一言。我知道有两百多个兄弟跟着您吃饭,您也不容易。”看着洪震南快要发作,司徒易赶紧好言相劝。

    “你理解就好,”被说中心事的洪震南,叹了口气道:“那帮洋人宗师剥削我们华人,要不是我疏通关系,不止是我这两百个兄弟,全香港的武馆,别想平平安安的教拳。”看了眼司徒易,叹了口气:“唉......什么看得起看不起的,你只管说吧。”

    司徒易微微一笑道:“洪师傅,作为一名上位者,只要知人善用就好了,比如汉高祖刘邦,他就是知人善用的鼻祖,所以,他死的晚;

    在比如,三国时期的诸葛亮,事无巨细,都要过他的眼,才能实施下去。所以,他死的早!言尽于此,洪师傅,你不仅仅是我师父叶问最敬重的师父,也是我最敬重的师傅。告辞了。”

    司徒易拱了拱手,告辞了洪震南,至于最后一番话会不会惹怒洪震南,导致不送那份信,他才不会担心。洪震南不是心胸狭隘的人。

    行至无人处,默念了一声,“回归吧,系统。”

    白光一闪,人已消失!

    “你是说,阿易会大陆建设家乡去了?然后给我和永成留了一份房产?”听闻司徒易离去的消息,叶问面露苦涩。失魂落魄般的早早结束了一天的教拳。回到了家里。

    怀孕的张永成看着叶问衣服魂不守舍的样子回到家里,顿时吓了一跳:“问哥,你怎么了?”

    叶问回过神来,苦涩道:“阿易走了”

    “走了?去哪里了?”张永成愕然。

    “内地。他还给了我一封信,还有一份房产证明。这孩子,真是太不像话了。”虽然叶问嘴上骂着司徒易,但是心里却是暖的。只是不满司徒易不告而别而已。

    ......

    司徒易在回归后,看着熟悉的出租屋。满脸苦涩。

    师父,我会想你的。还有师娘,还有师弟们,阿梁,国坤。愿你们一切都好好的。

    暗叹一声,把自己整个人摔在床上,嘴里喃喃的念叨着,不知不觉睡过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