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格米拉
    ,!

    时间过的很快,这几天,司徒易和寡姐娜塔莎一直在斗智斗勇,寡姐想从司徒易这里掏出他是如何知道神盾局的资料情报的。而另一边,司徒易却想法设法的想获得寡姐的好感,毕竟任务失败会遭受神盾局的追铺,到时候上天入地都没有司徒易的容身之处。千万不要怀疑神盾局的能力。

    神盾局的创立目标说起来非常的狗血,维护世界和平。任何的威胁,他们都要扼杀在摇篮中。不要看现在司徒易获得潇洒,托尼的朋友,自己的“资产”也有个10亿,但是神盾局一旦确定司徒易具有威胁。那么肯定是司徒易倒霉。

    所以目前只能拖住寡姐,获得好感。可截止目前为止,司徒易非常苦恼,因为好感度进展不大。

    努力几天,除了第一天从0上升到了10,后面几天不管司徒易如何的献殷勤,也只是提升了10.达到20.之后再也没有进展。

    这一天,司徒易没有出去和寡姐约会。反而垂头丧气的坐在地下室的沙发上喝着闷酒。托尼见此,一边调试战甲一边嘲笑道:“嘿,伙计,还没有拿下吗?看你的样子,似乎遇到挫折了。如果是我的话,肯定比你强。”

    对于托尼的嘲笑,司徒易显得不屑,道:“我要的是爱情,不是***。你这样荒淫无度的生活,迟早一天会玩坏自己的。以前几分钟,现在几分钟?”看着托尼面色微变,司徒易笑了:“意识到了?哈哈!”

    托尼强自道:“你,你这是嫉妒我。对,没错,你嫉妒我每天都有女人。而且不比你的娜塔莉差。”

    司徒易懒得和托尼辩解这些,边打开了电视。

    “格米拉外围的十五英里地区,只能用人间炼狱来形容......”托尼在听到这一则消息,停下了手中的调试,抬起头来看着电视,面色阴沉。显然,格米拉这个词让托尼想到了为自己牺牲的伊森。

    “这股军阀背后有着新势力的支持,难民们流离失所,四处为家。或者在这个前苏联留下的炼油厂避难。而该造成该灾难的罪魁祸首就是当地人成为自由战士的军阀势力......”

    司徒易看着托尼,知道他心里在向什么。于是说道:“我们该出动了。”

    托尼面色严肃,丝毫不减以往的轻佻。点了点头,道:“贾维斯,组装装甲!”

    格米拉小镇。

    “快点,女人装上卡车,武器往这边堆。把房子里面的人赶出来,快点,快点快点。”

    一家四口被赶出原本属于自己的家,父母护着孩子惊恐无奈的走了出来。却被所谓的自由战士抓走父亲,女人孝赶往卡车。

    “和其他人一起毙了。”

    父亲被迫无奈的下跪,被人用抢指着。孩子看着父亲即将被杀,挣脱了母亲的怀抱。跑向父亲。父亲也挣脱了军阀,跑向自己的孩子,一把抱住。恋恋不舍的劝着孩子,去母亲那边,自己只是睡一觉。

    这一行为,导致军阀头领大怒。“这特么怎么回事?”上前一把拉起孩子,扔在地上。几下把孩子父亲打到在地,对着孩子父亲拳脚相加。对着手下下令道:“毙了他。你们这帮废物!”

    孩子的惨叫,父亲的被逼无奈。一对父子即将生死永隔。在这时候。两道破空声响彻上空。

    砰!砰!

    司徒易和托尼两人穿着钢铁战甲到了。听着难民漫天的惨叫,枪声,炸弹声。军阀的恶行。司徒易和托尼两人不禁怒火中烧!“托尼,不必留情,杀光他们。”司徒易沉声道。

    托尼并没有回答,直接上前一拳打飞其中一个自由战士,司徒易抬起一只手,掌心能量炮发射,直接贯穿被托尼打飞的自由战士的胸膛。继而转身继续战斗。

    由于穿着钢铁战甲,并不惧怕枪械的威胁,司徒易和托尼两人,没多久就杀光了自由战士。战斗平息,女人们软倒在地,掩面哭泣,孩子们找到自己的父母。找不到的一直在喊爸爸妈妈。

    司徒易环顾一周,下令道:“贾维斯,找出那个头领。”

    “好的,易先生。”

    在司徒易下令贾维斯找出头领的时候,托尼已经走向一面墙壁,抬手,直插进墙壁,拉出一个人来。扔在地上。

    “哦,看来不用找了。托尼已经找到了。”

    这个头领,司徒易知道并不算真正的头领,头领是那个光头装逼男。被仍在地上的小头目,显然没想到自己会被找到。不过以他的脑袋,怎么可能会想到还有贾维斯这种人工智能呢。

    司徒易走到头目身边,伸手扭断了头目的四肢。防止逃跑。至于为什么不用掌心能量炮,或者子弹,司徒易表示因为用了之后,肯定会流血,流血而死太便宜他了,还是被打死好一点。司徒易可不是什么圣母,或者圣母女表。说道:“交给你们处置。”面罩下,低沉的电子合成音响起。

    说完和托尼双双升空飞走,前往下一个目标。前苏联炼油厂!

    途中,托尼沉闷的赶路。一言不发。司徒易为了安慰托尼,并没有看清楚下方已经有炮弹瞄准了两人。刚要开口,就被一发炮弹击中,坠落地面。

    要不是钢铁战甲避震能力非常强大,这一回指不定就摔死了。为此司徒易恼羞成怒。“特么的,敢阴老子,你们完蛋了。”骂骂咧咧的爬起来后,开始了杀戮。小型导弹,掌心能量炮,念力,咏春拳法。司徒易无所不用其极。

    待托尼赶到现场,被血流成河的现场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好一会才道:“嘿伙计,我们只是救人,加上摧毁斯塔克武器不流出来的武器。没必要这样吧?”

    司徒易闻言挑了挑眉,道:“托尼,你还是太仁慈了。要知道,这些所谓的自由战士,杀的人可不在少数。而且,你在阿富汗遇袭,他们可是主谋,你不会不知道吧?杀他们,可是在做好事!”

    托尼闻言耸了耸肩,说道:“我可没有说他们不能杀,只是被你吓到了,没想到一向宅男的你,杀起人来这么疯。现在,摧毁斯塔克武器制造部流传出来的武器吧。”说完托尼就飞到半空,聚集能量,轰向摆在地上的各种导弹。

    一时间爆炸声响彻天空。司徒易连忙起飞,大喊道:“托尼,你绝对是故意的。我都还没起飞。你就引爆那些导弹。”

    “哈哈,我就是故意的,你来追我啊,追到我,我就让你嘿嘿嘿......呸,追到我,我就把红后给你。”托尼经过司徒易的打岔,怒火渐渐平息。

    “红后做好了就还给我,那是我的。你个混蛋。”司徒易闻言也是“大怒”道。

    “之前是你的,现在是我的。谁让她现在在我手上。”

    “该死,停下!”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炼油厂。在两人离开后没多久,几辆车子停在炼油厂附近。从车里探出一个光头,正是托尼在逃出山洞的时候,炸伤的光头装逼男,自由战士的首领。光头装逼男看着眼前的一切,怒火中烧。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

    不管光头装逼男和谁联系,都和司徒易无关,大不了杀了就是。现在司徒易和托尼两人已经陷入了麻烦中。

    在返程过程中,被加利福尼亚州的爱德华空军基地发现,派出了两架f-22前来追击两个“不明飞行物”。现在两人正躲在飞机的底部避难呢。

    “嘿,我说托尼·屎大颗混蛋。现在这样,迟早会被发现的,赶紧联系你那个罗迪上校。”司徒易的声音在通讯中响起。

    “好吧好吧,我马上联系他,嘿罗迪是我,你刚才说的飞行物是我、我在那个飞行物里面。他只是一个外壳。我和易都在里面。”

    就在通话完没多久,两架战斗机准备返航,却意外的发现了躲在机身下的司徒易。f-22几个翻滚,甩掉了司徒易。也导致了司徒易控制不了自身,撞碎了落后一点的另一架f-22的机翼。

    没多久,驾驶员弹射后,整个战斗机爆炸开来。驾驶员迟迟没有打开降落伞,而司徒易也还在空中翻滚着。司徒易对着通讯大喊道:“托尼。”托尼了然,现在司徒易还没控制好自身。只能自己去救。

    唰!

    托尼追上驾驶员,打破降落生关,保下了驾驶员的生命。而司徒易这时候也“敲”控制住了机身,说了一声,两人开始逃亡。至于一架f-22飞机。托尼表示在大土豪眼里,根本不算什么。至于为什么是敲。司徒易才不会告诉你,他根本不想救那个驾驶员。至于一条人命?司徒易杀的人还少吗?额......貌似司徒易只杀过丧尸。

    次日。电视中,罗迪上校正在和媒体解释昨天一架f-22坠毁的消息。

    “很不辛,在昨天的训练中,有一架f-22猛禽战绩坠毁。所幸没有人员伤亡,至于格米拉地区发生的意外事件......”

    “托尼,你这个朋友不错啊,给你掩盖事实。”司徒易在看完新闻后,对着托尼道:“你们是不是有基情?”

    “少来了,罗迪算是我的好朋友了。以往武器制造部还没关闭的时候,我们的交流很多,一来二去也就成为朋友了。”托尼正在编写着红后的编码。头也不回的道。

    “哦?那我算什么?”司徒易挑了挑眉,饶有兴趣的问道。

    托尼闻言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身子认真的对着司徒易道:“你算是兄弟了。以后我们穿着钢铁战甲打击罪犯,恩......”托尼托着下巴想了一会道:“我们在战甲里面,战甲又是金钛合金做的,那么就叫天使二人组吧。”

    噗!

    司徒易一口吐出刚喝道嘴里的红酒。翻了翻白眼。显然对托尼起名的方式感到无奈。问道:“这个和天使没什么关系吧?再说,你们的信仰的主,鸟人,我们东方人的信仰可是道教三清。完全和我不搭边啊。”顿了顿,司徒易接着道:“再说,我是时空旅行者,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离开这个世界了,到时候维护世界和平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我拿着我的那一副钢铁战甲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