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结婚!
    ,!

    嬴政点了点头,沉默不语。显然心情并不是很好!

    这并不是嬴政不给玉漱吃下长身不老药,而是长身不老药只有两颗,已经被司徒易和嬴政吃了。而且嬴政相信司徒易是仙人,有办法救玉漱。要是让嬴政知道,司徒易不但不是仙人,还要抢走他的丽妃给蒙毅,不知道会不会气死?然后把司徒易五马分尸?

    有人要问,嬴政之前不是答应了司徒易三个要求吗?可以用这个啊。首先玉漱是嬴政最宠爱的妃子。你去试试就别人一命,让人家把老婆给你,看看会有什么效果!退一万步说,嬴政为了不得罪司徒易这个“仙人”,真的吧玉漱给了司徒易,司徒易肯定会把玉漱给蒙毅。之后蒙毅怎么办?这不是怂蒙毅去死吗?千万别小看嬴政的情报网!

    又有人要问了,司徒易这回把玉漱偷出去,就不怕嬴政的情报查到?首先玉漱在其他人眼里已经死了!一个死的人,难道还调查她死后的尸体吗?

    司徒易把手中的药方交给了嬴政,道:“这是方子,能滋补人体。叫太医熬制给丽妃喝下吧。第一次免得被你之前吓到出错,我去监督者。”

    嬴政点了点头,命太监带司徒易去太医院。就迫不及待的进房看望玉漱去了。

    司徒易来到太医院后,吩咐了太医按照方子抓药。熬药。太医接过方子看了看,发现是一个比他们的滋补药方更好的一个药方。当下也不犹豫,连忙按照药方抓药,熬药。

    而司徒易在一旁监督着。趁着太医们忙里忙外的时候,不注意的时候司徒易走到药房,取了一点藁本。收进了系统空间。之后若无其事的走到熬药房,询问太医是否熬制好药汤。

    在熬制好药汤后,司徒易端着倒好的药赶回了玉漱寝宫。

    推开门,就看到了嬴政丝毫不嫌弃之前玉漱吐出来的秽物抱着玉漱,轻声说着什么。看到这一幕的司徒易停下了脚步,内心不禁有点迟疑。帮玉漱和蒙毅有情人终成眷属真的好吗?

    看政哥这个样子,明显是爱煞了玉漱。所以才不会在意这些东西。要是让政哥知道玉漱死了,那结果......蒙毅对我有授艺之恩,政哥对我也不错啊,而且还想把最宠爱的女儿嫁给我。这......帮谁?

    这一刻司徒易迷茫了。也烦躁了。到底什么才是爱?政哥爱玉漱,玉漱爱蒙毅,蒙毅爱玉漱。果然三角恋神马的最讨厌了。而且还要自己作死的参一脚进去!

    没有留给司徒易多少的时间,嬴政已经发现了推门进来的司徒易。现在整个天下能这样不用禀告,看似不尊重自己,喊自己为政哥?其实比谁都尊重自己的,也就司徒易一人了。笑着说道:“易先生来啦。药汤熬好了?”

    听到嬴政说道药汤,玉漱娇躯一颤,此刻怀抱玉漱的嬴政明显的感觉到了佳人的不安。怜惜的低下头,安慰着玉漱。

    看着发生在眼前的这一幕,司徒易又一次迷茫了。如果不是知道原由,司徒易会觉得这是在自己面前秀恩爱!肯定要发出来自单身狗的怒吼!

    不多时,嬴政的声音传来,打破了司徒易的沉思。“易先生?你还愣着干什么?”

    司徒易面不改色的翻了翻白眼笑道:“政哥这不是在安慰丽妃嘛。我一过去,岂不是破坏了气氛?真是不识好人心,来了来了。”

    嬴政闻言,哈哈大笑。丝毫没有在意司徒易言语中的不耐烦。

    给玉漱喝下了药汤的时候,司徒易从系统空间中取出之前拿到的藁本,暗中交给玉漱,使了个眼色,然后司徒易朝着嬴政使了个眼色。两人退出寝宫,让太监宫女进去清理之前玉漱吐出来的秽物。被子等。

    一出寝宫门,嬴政就连忙问道:“易先生,到底如何?不要骗朕!”别看之前嬴政在玉漱边上又是安慰,又是笑的。好像玉漱只是得的小病。但那只是演戏给玉漱看的,让她不要有心理压力罢了。现在一出寝宫,马上就原形毕露了。

    司徒易看着嬴政焦急的模样,脸色复杂的说道:“这......政哥,因为不知道是几种毒药混合,就算是炼制长生不老药的那群练气士也炼不出解药。我也只能给丽妃清理胃中的残留毒素,然后在以滋补的汤药来滋补丽妃亏损的身体。只是......”

    “只是什么,你快说啊!”

    “现在看上去和大病初愈一样,这只是表面现象。之前身体吸收的毒素,不知道丽妃是否能够扛过去!”

    嬴政并没有像一般人一样被打击到,反而勃然大怒。一甩衣袖,喊来代替赵高新的中车府令,王喜。对着他道:“王喜,给你十天的时间!给我彻查丽妃的饮食,一定要水落石出!不然你和御膳房一起全部就给丽妃陪葬吧!”

    王喜吓的腿软跪倒在地。“诺!下臣这就去办!”

    王喜真是恨死了下毒的人,自己可是刚刚才坐上的中车府令一职,想着怎么大(讨)展(好)拳(陛)脚(下),没想到,没几天时间,自己就要面临被陪葬的危险!招谁惹谁了这是!可是再怎么恨,在怎么不甘,事情还是要去办的!连忙站起身来,下去办事了。

    不提王喜如何,却说司徒易,在离开咸阳宫后,来到了蒙毅的将军府。

    刚一进门,蒙毅就急匆匆的冲了上来,虽未说话,但是焦急的眼神已经透露了一切!

    司徒易也给了个安心的眼神,示意一切都好。接着笑道:“蒙毅,刚才还没打完,我们继续。”

    蒙毅深深的看了会儿司徒易,也笑道:“好啊!继续。今天非要让你输的心服口服!”

    而另一边,在玉漱得病的消息传出来后,有人欢喜,有人愁!紫苑在自身的寝宫中,独自喝着茶,看着远方的天空喃喃自语:“好妹妹,你安心的去吧!一路走好!哈哈......”说道最后西苑发宛如夜枭一般的笑声。透露着疯狂!

    而另一边,赢颖正在自己的寝宫中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下毒的人太可恶了。真希望父皇早日找出凶手,严惩不贷!”赢颖气呼呼的挥舞着粉拳说道。

    玉漱自从进攻后,就独得嬴政恩宠,导致嬴政后宫的嫔妃并不怎么喜欢这个丽妃。而玉漱也不想交际这些个嫔妃。所以说得上话的也就没有了,反而对这个嬴政的小女儿,赢颖相处融洽。

    而赢颖的母亲死的也早。自己也没有兄弟姐妹。如果不是有着嬴政对于她母亲的愧疚,继而把这份愧疚放在了赢颖身上。对她是百般的宠爱。不然在这个后宫中一个没有了母妃的公主,相当于失宠的情况下肯定不知道被祸害成什么样了。看各种宫斗剧就知道下场了。

    “殿下不必担忧,陛下肯定能捉到凶手的。”

    边上一个和赢颖岁数相差不多身穿的秀丽小宫女也是同仇敌忾的说道:“不过,殿下,三天后,你就要成婚了,而且对象还是那位。殿下准备好了么?”

    闻言赢颖娇躯一震,面色绯红的看着眼前这位和自己一起长大亲如姐妹的女孩儿说道:“是啊,若梦,你到时候也要当做陪嫁丫鬟一起过去哦!嘻嘻!”

    名为若梦的小宫女闻言此时也不禁有些脸色发烫。时间过的真快,公主都要嫁人了呢。而我也要当做陪嫁丫鬟吗?真是羞死人了!不过表面却面带惋惜的说道:“是啊,奴婢只是陪嫁丫鬟,帝婿心情好,还可能宠幸一下奴婢,殿下可是会夜夜承欢呢。哈哈。”

    赢颖一听若梦这么一说,脸上红的更加厉害了,恼羞成怒的说道:“好你个若梦,枉费我这么多年来待你亲如姐妹,你......你居然如此取笑我。看我如何处置你!”说着赢颖就扑向了若梦,拉到了床上,两人闹做一团,春光乍泄。

    ......

    次日,司徒易被嬴政招进宫,一路上走来,看见咸阳宫里面张灯杰赛的,司徒易心里面不安的感觉越来越重!被小太监带着走进一间宫殿内,则看见嬴政正在处理政务,索性坐下来喝杯茶再说。哪知嬴政突然告知婚事已经安排好,三天后成婚。

    刚坐下来的司徒易,还没好好的喝一口茶,就全部喷了出去!

    “咳咳......政哥,不是吧,你来真的?”

    边上候着的嬴政随身小太监嘴巴张的大大的,心想,这国师大人也真是......别人想娶小公主都娶不到。当初小公主一出世就有无数的王公贵族想提前定下娃娃亲,不过全被陛下推辞了。这位国师大人倒好,还不乐意?这要是被外面那些个王公贵族知道了,他们虽然打不过您,但是您还不被唾沫给淹死?

    司徒易要是知道这个小太监怎么想的,肯定一个脑瓜崩打过去,怒吼:你想什么呢。啊?未成年啊!三年血赚......呸,犯法的,知道不!虽然这里不是现实位面,没有现实位面的未成年保护法,但是作为在红旗下生长的三好青年,道德底线还是要有的啊j淡!

    嬴政头也不抬,继续处理着政务淡淡的说道:“难道朕开过玩笑?之前被丽妃的病情耽误,现在可以开始进行了!”

    司徒易连忙放下手中的茶杯,急忙说道:“可是小颖这么小!”

    “不小了,已经及笄了。可以嫁人了!当年朕十三岁即位,便纳了妃子。小颖已经不小了。”

    司徒易翻了个白眼,没法接了。他知道,嬴政作为千古一帝,司徒易已经拒绝了这么多次,嬴政却还是这么耐心的和他交谈,无非是看着他是“仙人”的面子上。想把他绑在秦帝国的战车上。

    别说是“仙人”了。就算是一个普通人这么多次的拒绝,哪怕是一个普通家庭都会面上不堪,嬴政到现在还能心平气和的和他交流,胸襟已经很大了。在继续拒绝下去,保不准嬴政下一刻就会翻脸。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别给脸不要脸!

    嬴政抬头看了眼司徒易,见他沉默不语,嘴角勾起一道微笑,之后继续的埋下头处理政务,末了,嬴政带着一股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

    “待会儿会有人庚随你去你的府邸替你准备相应事物。三天后准备迎娶小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