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裤子都脱了,你给我看这个?
    ,!

    时光飞逝,一眨眼,已经是司徒易迎娶赢颖的日子了。三天前系统的一番话,让司徒易翻然醒悟,决定遵从本心,迎娶赢颖。

    “那边的那个,赶紧把这个拿过去放好,待会儿要用。”

    一领头的小太监叉着腰站在大厅中用着他那公鸭嗓子对着手下的宫女太监,呼来喝去。

    没多久,时辰已到,该出发迎接赢颖了。司徒易骑着高头大马,头戴爵弁形似无毓之冕,上衣玄色(玄色:先染红一次,在染黑一次,形成黑里带微赤的颜色),象征着天,下裳纁色(浅红)象征着地。有黑色缘边,喻阴阳调和之意。蔽膝随裳,棕红色。大带黑色。鞋履为红色复低鞋。身后带着嬴政派来的使者,侍者,一辆马车。拿着彩礼,前往了咸阳宫。(秦朝结婚,新郎迎娶新娘一般在黄昏时刻,所在在秦朝婚礼也称昏礼。)

    司徒易坐在马上不安分的动来动去,极为的不舒服,倒不是衣服的问题,而是帮他穿衣服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和他有仇,内衣,外衣绑的太紧了。差点给勒不过气来。

    可能有人要说了,你去迎娶皇帝的女儿,为什么身穿玄色礼服?怎么不是身穿红色?敲锣打鼓的迎娶赢颖?其实,大家所熟知的男女皆着大红色婚服的制度是在明朝才正式成型。并且就算在明朝,也不是每家每户的新娘,新浪都是身穿大红色婚服的。

    而敲锣打鼓,抬花轿,那是在清代才形成的制度。并且清代的婚服是男黑女赤。而清代距离现代很近,所以基本也就流传下来了。结婚,喜庆,要穿大红色的婚服,要抬花轿敲锣打鼓的迎娶新娘。再者说,秦朝是水德,崇尚黑色,所以秦朝人们婚礼时穿着黑色是非常的合理的。

    没多久,便到了目的地。赢颖的寝宫。晨曦阁。

    晨曦阁外,一众公卿大臣还有嬴政正分列两旁等在门口。一见到司徒易到来后纷纷恭敬的行礼喊道:“恭喜国师大人和晨曦公主喜结良缘!”

    司徒易下马拱了拱手,并没有理会公卿大臣,虽然看上去有些不礼貌,但是谁让司徒易现在地位高!又是国师,又是帝婿的。看着嬴政笑着说出了令大臣们颤抖不已的话:“政哥,我来迎娶小颖了,可是以后我们的辈分如何算啊?跟着小颖叫你父皇?不行不行。我觉得还是叫政哥怎么样?”

    嬴政还没说话,边上的一众公卿大臣则抖了几抖。妈呀,这国师大人还真的如传说中的......恩,不拘小节啊。偷偷瞄了眼最前方的陛下。见其丝毫怒气没有,反而露出了微笑。

    之后就听到了嬴政的话语:“随你意。小颖就在里面。去吧。”

    司徒易收起了嬉皮笑脸,正经严肃的朝着嬴政行了晚辈礼,并没有多说什么。他相信嬴政会懂的。之后就站在了嬴政的身边。

    没多久,一身黑色婚服的赢颖被两个陪嫁丫鬟带到了嬴政身边。赢颖庄重的对着嬴政行了一礼,红着眼眶语气哽咽的说道:“晨曦日后不能常伴父皇左右了。父皇要要保重,不要把身体累垮了。”赢颖不知道嬴政已经吃了长生不老药,这事情知道的一只手的数的过来。基本上都是亲信中的亲信。比如......武安君白起!

    嬴政内心感慨着,自己这个最小,最宠爱的女儿要嫁出去了。想想还是有一点不舍。伸出手把赢颖快要掉落的泪珠抹去。拍了拍她的小手,说道:“又不是生离死别的,以后想父皇了,就回来看父皇不就好了。”

    说着嬴政瞥了眼司徒易,眼中的意味不言而喻,“你性子柔弱,以后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回来告诉父皇,父皇命人平了他的国师府。记住了吗?”

    正在落泪伤心不舍得父皇的赢颖闻言不禁扑哧一笑,伤感的气氛也消了不少,头一昂,瞥了眼苦笑的司徒易嘴角勾起一道弧线,娇憨道:“记住了,父皇。”

    “去吧。”

    赢颖一恩,一步三回头的走上了马车。

    司徒易再次恭敬的行礼一礼,毕竟是娶了人家最宠爱的女儿,该有的尊重还是要有的。转身上了马,带着马车前往了国师府。期间也没有拜堂,敬酒之类的事情。一切都非常的简单。(要加快剧情了,所以没写那些婚礼制度,秦朝是有一套完善的婚礼制度的,即六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和亲迎。)

    很快,司徒易带着赢颖回到了国师府,路上的行人,看到司徒易,纷纷献上了自己的祝福。

    到了国师府,司徒易挥了挥手,示意其余人退下。自己亲自把赢颖抱回了房中。看着怀中眼波流转,面色绯红的赢颖,司徒易恨不得狠狠的亲上一口。

    把赢颖放在了床边,司徒易对着跟来的两个陪嫁丫鬟说道:“下去吧,这里不需要你们伺候了。”

    若梦拱手说道:“奴婢叫若梦。请国师大人完成最后一步。结发礼。”

    司徒易疑惑的看着这个说话的丫鬟,“怎么做?”

    “请国师大人和公主各自剪下对方的一缕头发,装入此袋。”若梦说着拿出了一个红色锦袋。“象征着从此结发为夫妻。”

    司徒易挠了挠头说道:“我这头发也不长啊。”

    噗嗤!

    房中的三女看着司徒易这一副困扰的样子。都是掩嘴一笑。最后没得办法,司徒易只好拿过剪刀为赢颖剪下了一缕头发,而赢颖则从司徒易的头顶找了一缕最长的剪了下来。并交给若梦。若梦则把两缕头发打了一个司徒易看不懂却觉得好看的结。放入了红色锦袋,并说了几句祝福语。

    做完这一切后两个陪嫁丫鬟也退下去了。临走前若梦朝着赢颖挤眉弄眼了一下,羞的赢颖脸色更红了。之后若梦就和另一个陪嫁丫鬟一起下去了。

    等司徒易关上门,回头看了眼赢颖,却发现她面色平静的看着自己,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害羞模样。

    司徒易看乐了,合着你压根不紧张吗?之前不是在脸红害羞吗?咱家昨晚可是紧张的一宿没睡。现在也还紧张着呢。好吧,其实是司徒易第一次结婚,也还是c男。遇到这种非人生大事难免有点紧张,失眠的。

    这厮仔细的瞧了瞧赢颖,就发现她双手紧握着衣角,显示着女主人内心的不平静。

    看到这一幕的司徒易反而不紧张了,嘴角勾起一抹坏笑,原来都是假装的啊!走上前去,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床上的赢颖,伸出食指勾起了赢颖的下巴。接着俯下身子把脸凑近赢颖,轻佻的说道:“以后你就是本大爷的了。”

    赢颖的脸唰的一下,又红了。之前被司徒易抱回了房中,已经让她羞得不行了,再加上之前若梦的挤眉弄眼的。其实她还是很紧张害羞的。

    之前的平静只不过是鼓起勇气的伪装罢了,现在被司徒易这么一“调戏”什么伪装,什么平静,全部如潮水般的褪去了。露出了少女在心上人面前最羞涩的一面。

    看到这一幕的司徒易哪里还忍得住,直接吻了上去。

    ......此处省略一万字。......

    次日清晨。

    司徒易从芙蓉软帐中起床,坐在床边怜惜的看了看还在海棠春水的赢颖。低头看了眼弟弟一柱擎天,回想起昨夜自己只是抱着她睡觉,除了最后一步,该做的都做了,该看的也看了。也不禁苦笑不已。

    还是不忍心就这样吃掉她,严格算起来还是未成年呐,发育还未成熟呐。抱着睡觉也是挺爽的。恩,就是这样。绝对不会是因为自己是第一次,所以没什么经验。怕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造成那啥恐惧。绝对不是!

    不过虽然如此,但是自己的jty·指功果然已经如火纯情。想到昨晚某人的求饶,司徒易得意洋洋。

    喊来昨天的两个陪嫁丫鬟,在享受了一把地主老财的起床模式。吩咐了若梦不要吵醒赢颖,前往前厅,吃了早饭,也就去练剑了。

    “夫君。”

    正在专心练剑的司徒易蓦然听到背后喊自己,微微一笑。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身看着含羞带怯的赢颖。柔声道:“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睡不着了嘛,看见夫君不在身边,就知道夫君正在练剑,就过来看看。”赢颖温柔的看着司徒易,眼眸中的柔情蜜意浓的几乎化不开。手上端着一壶茶水,一块毛巾。说着,她也不嫌地上脏乱与否,直接坐在台阶上,小手捧着脑袋,静静的看着司徒易。

    司徒易咧嘴一笑,默然不语,继续着刚才练习的剑术。

    就这样,一个看着。一个练着。

    看到司徒易专心练剑后,赢颖目光复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在两人一个内心复杂的想着什么,一个专心致志的练着剑的时候,一小厮慌忙的闯了进来。跪地大声道:“禀报国师大人,宫里传来消息,说是......说......”

    司徒易停下手中的动作,皱着眉头说道:“吞吞吐吐的,说!”

    “说是丽妃......丽妃去世了!”

    玉漱去世了?是了,系统说过,药效三天后发作,算算时间,是差不多药效发作了。现在是时候执行当初自己许下的承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