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想偷我老婆......的尸体?
    ,!

    砰!

    赢政把手中的酒杯砸落在地。脸上甚为平静,只不过地上的酒杯碎片告知了白起,此刻的陛下内心中多么的愤怒。

    遇到这种事情,任谁都无法平静,虽然已经定下了紫苑的未来,但是赢政心中还是怒火滔天!

    良久......

    “朕知道了,此事押后,当务之急先把丽妃厚葬。”

    白起大惊失色:“丽妃?厚葬?”

    “在你们去了后没多久,丽妃就坚持不住......”赢政面无表情,但是眼中的悲伤怎么都掩饰不住。“该死的贱婢!朕要她生不如死!”

    知道丽妃在赢政心中地位的白起,心中后悔不已:“要知道老臣当日就应该冲进去杀了那两个叛徒!”

    听闻此话,赢政摆了摆手道:“无妨,白叔,你做的是对的,朕要郭明死在那贱人的眼前。让她知道失去爱人的痛苦!”

    “那......国师大人......”白起有些迟疑的说道,毕竟之前两人可以肯定,司徒易对着丽妃有着自己的图谋。

    可是现在......丽妃死了......

    “是了......白叔,命令整个咸阳宫晚上宵禁,违令者,斩!”赢政心中灵光划过......好似想起了什么。对着白起下令道。

    另一边,司徒易把哭昏过去的赢颖抱回了国师府,安顿好以后,去了药店买了几味药材,就回到了国师府,安心照顾赢颖了。

    看着面带泪痕我见犹怜的赢颖,司徒易怜惜的抚摸着她的秀发。轻轻的把赢颖皱着的眉头给舒展开来。

    许是知道了自己的夫君守护在身边,赢颖轻轻顶了顶自己头上的温柔大手。像极了一只受伤需要安慰的小猫咪。

    ......

    当司徒易乔装打扮飞到咸阳宫上方。却发现整个咸阳宫静悄悄的,好似......鬼蜮。

    “有点不对劲啊,怎么静悄悄的,难道政哥因为玉漱死了,杀光了宫女,太监?”司徒易看了看天空,月黑风高,整个天空像是被人盖上了一层黑布,漆黑不见五指,正是杀人放火,偷东西的好时候啊。

    可偏偏咸阳宫完全不似以往的热闹样子。

    “嘶......不是没有可能啊!按照政哥那个性子,完全可能啊。

    自以为想通了的司徒易,把这个问题抛在了脑后。向着玉漱寝宫飞去。

    没多久,司徒易飞到玉漱寝宫,寻了个角落降下身形。探头探脑的看了看四周。

    快速的潜进了寝宫内。从系统空间内拿出一个小手电。

    自从开启系统空间后,司徒易就准备了各种物资在系统空间内,里面除了在华夏严禁的枪支弹药外真是什么都有,一百立方,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能放很多东西了。

    顺着手电的光亮,司徒易并没有像电视剧内一样,碰到什么,引来侍卫。顺利的到达床前。

    叹息的看了眼玉漱,司徒易掀开被子,把玉漱抱在怀里。正准备离开咸阳宫,前往蒙毅府衙,外面突然火光冲天,人声鼎沸。

    “快,不要让贼人跑了。围起来!”

    显然玉漱寝宫已经被包围了。

    司徒易一惊!我可没有告诉别人我今晚要开“偷尸体”啊。怎么突然有人保卫玉漱寝宫了。卧槽!!!

    他哪里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被赢政看穿了。

    确实,司徒易的行动太明显了!

    之前就已经被赢政发现他不是仙人。虽然司徒易并不知道,或者说司徒易对于发不发现自己是仙人处于一个无所谓的态度。

    “反正我没明确的说我是仙人,你们自己这么认为,我能怎么办。”

    而他和玉漱根本不认识,或者说两人的关系并没有说到了如此的地步。却关心的太过了。

    瞒瞒别人还行,但是想瞒住赢政?那是不可能的。

    在司徒易思考自己如何暴露的时候,外面传来一句话。

    “里面的人,你自己被包围了,放下武器赶紧出来。陛下可以从轻发落!”

    司徒易在听到后傻眼了!难道这个喊话的人也是穿越人士?怎么喊的和警察一样。然后这厮情不自禁的回了一句:“外面的警察听着,给我准备一辆车子,否则我就撕票!”

    “警察?车子?这些都是什么东西?撕票?里面就一个丽妃娘娘的尸体,他撕谁的票?哎哟......谁打我!啊......统领......你打我干嘛?”

    “你找死?丽妃娘娘不是你能编排的。也不容有失,否则你我全给娘娘陪绑吧!”

    别人听不见,站在副统领边上的李玉还听不见吗?赶紧一巴掌打断了副统领的话。以免召来杀身之祸!

    屋内的司徒易在喊完就给了自己一嘴巴子,“这他娘的说的什么哟,我在秦朝啊!!!果然还是想想怎么出去吧!”

    环顾了一圈发现周围已经被彻底的包围住了,除了......他抬头看了眼屋顶,除了天上!

    可是自己刚刚娶了赢颖,现在又来盗取丽妃玉漱的身体,肯定会被当成恋尸癖的变态的吧!

    “真是的,当初怎么会想出这么烂的想法的!”

    司徒易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一到声音:“陛下驾到!”

    司徒易脸色顿时变了!

    “卧槽!政哥怎么来了!!!完了完了!这可真是......老丈人啊,你不来我还可以直接冲出去......可......”

    司徒易还没想到怎么处理的时候,赢政已经走到了寝宫门口,虽然声音轻,但充满了威严,并说出了令司徒易大惊失色的话:“易先生......你到底还是来了!”

    “什么?是国师大人?”

    “这怎么可能!!!”

    “国师大人怎么可能会来这里!”

    这回司徒易可是真的被惊到了!

    “这是......已经发现我了吗?唉......”叹了口气,司徒易走到门口,把门打开后就看见了面无表情的赢政。

    “政哥,你来啦。进来吧。”

    司徒易面色复杂的看了眼赢政,邀请他入内。

    而边上的侍卫在看见里面的人真的是国师大人的时候,一个个全部大惊失色!

    “真的是国师大人!”

    “......”

    赢政转头对边上的王喜说了一句在外等我,也不管别人如何劝阻,径直走了进去。

    看到赢政没有让别人进入的打算,司徒易也无所谓,反正都已经暴露了。

    随手关上了门,看到赢政已经坐在了玉漱的床边。目光柔和的看着床上的这个可人儿。

    好似不敢打扰玉漱的沉睡,轻声说道:“易先生,朕自问待你不薄,更是把小颖赐婚与你。为何你要如此?”

    司徒易闻言不禁舒了口气,没有认为自己是恋尸癖的变态就好。

    略一沉吟,开口道:“政哥待我确实不薄,除了有限的几人,政哥可以算得上是对我最好的人了。”

    “那你为何做出这种事情?如果你喜欢玉漱,朕赏赐给你又何妨?”

    “哈?我?喜欢玉漱?”司徒易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赢政。

    “难道不是吗?你和玉漱根本不熟悉,却在她生搀那般的悉心照料。难道不是喜欢玉漱吗?

    朕知道,自从玉漱成为丽妃后,朕就没有见过她笑,可是你在照顾她的时候,她却笑的那么开心。”赢政说着怜惜的抚摸着玉漱的秀发。

    “可恨!”赢政的目光中闪烁着怒火:“可恨那贱人害死了玉漱。朕要她生不如死!”

    司徒易沉默不语。现在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玉漱对着我会笑,完全是我答应了玉漱会把她带去给蒙毅。

    叹了口气,司徒易看着赢政,暗道:“真是......哪个魂淡想出来的办法?自己现在是赢政的女婿,现在又要偷他老婆送给他属下?卧槽!!c像是自己想出来的!!!这......简直不是人干的事儿啊!!!”

    摇摇头,甩出杂念。司徒易说道:“政哥,不管你信不信,我并没有喜欢玉漱,现在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政哥,对不住了。”

    司徒易说完,抬手对准玉漱,五指收缩。玉漱整个人就飞到了司徒易的怀中。

    抱着玉漱,他带着歉意对着赢政说道:“抱歉了,政哥,自己装的逼,含着泪也要装完。至于小颖......你如实告诉她吧。我先走了。”

    言罢,司徒易抱着玉漱走到空旷之处,一甩手,念力喷涌而出,对准屋顶轰击而去。顿时破开整个屋顶。

    “发生什么事情了?”

    “陛下还在里面,快¥驾!”

    在司徒易破开屋顶的刹那。外面的咸阳宫侍卫一个个心急如焚。毕竟赢政还在寝宫内!

    当破开屋顶后,带着玉漱离开咸阳宫后。司徒易看着自己怀中的玉漱,苦笑不已。

    “你呀!!!你和蒙毅可是欠我一个大人情呢!嘛......现在和你说你也听不见。算了,到时候再说吧?”

    摇头甩出杂念,虚空中两人的身形。径直往外飞去。

    玉漱寝宫中。

    赢政面无表情的站在破洞下。抬手望天。

    下面跪了一地的侍卫,太监。

    “属下救驾来吃,请陛下责罚。”侍卫统领李玉跪地一脸惶恐不安的说道。

    良久,想象中的话并没有出现。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眼站在那里的赢政。迟疑道:“陛下?”

    赢政面无表情的下令道:“传旨,撤去司徒易的国师之职。并通缉天下。生死无论n捉或杀死者,接替国师一职。接回赢颖......打入冷宫。”

    王喜大惊失色!这......这这......难道国师和陛下闹翻了吗?

    “嗯?”

    “诺!下臣王喜即刻去办!”

    还在前往蒙毅府的司徒易,丝毫不知,自己失去了国师一职,赢颖也要被打入冷宫。

    失去国师职位还好说,司徒易并不媳那个职位。主要是赢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